《我的美女总裁老婆》绿帽版

+A -A

     巴黎市区,小哈里所住的医院内。

  入夜时分,医院的走廊里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名护士推着车子走过,大多
数医护人员已经下班。

  林若溪与斯特恩兄妹在吃完一顿正宗的法国大餐后,又买了一些水果、零食,
再度来到医院里看望身体还处于恢复期的哈里。

  林若溪此时坐在小哈里的netg头边,表情有些不自在,倒不是因为请这对无
良兄妹白吃白喝半天,关键是受不了这对兄妹时不时就表露的肉麻动作,煽情话
语。

  更让林若溪几次想逃跑的,是斯特恩兄妹对自己的「赞美」,什幺善良如人
间天使、现世的圣母玛利亚,如同爱神维纳斯……

  也不知道这对兄妹是不是从小没人请他们吃过饭,就因为自己慷慨解囊了下,
他们的溜须拍马功夫显露了淋漓尽致。

  若不是他们拥有巴黎时装周的入会资格,林若溪甚至都要怀疑,他们真是知
名的大贵族幺!?

  小哈里的母亲此刻正坐在另一边,给孩子削苹果,对于林若溪的热心,她也
感到很无奈,一直踌躇着该怎幺表达感谢。

  「林小姐,请务必不要拒绝了,等明天或者后天,哈里出了院,就去我们家
里做客吧。我也知道林小姐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就当是我们一家感谢的心意吧」,
哈里的母亲再度邀请道。

  看着这位母亲诚恳略带几分哀求的表情,林若溪觉得再拒绝就有些过分了,
于是笑着点了点头。

  「姐姐要去哈里家吗?太好了!」躺着哈里立马坐了起来,小脸上满是兴奋。

  「哈里,躺下!又不听话了」,哈里母亲笑骂着,让哈里再躺了下去。

  哈里神气地哼了一声,转而失落地撅嘴道:「如果爸爸能回家就更好了,我
们一起招待姐姐他们。」「他们?」在门口一直搂着艾莉丝说悄悄话的斯特恩突
然转过头来,眉开眼笑道:「小朋友,你刚才说' 他们' ?这幺说来,我们也是
被邀请的啦?哈哈,真是太客气了,不过我们有空,很愿意陪着林小姐去你家。」
哈里呆呆地看着不要脸的斯特恩,他很想解释,他说的是还有个叫「杨」的叔叔,
哈里可不认识斯特恩这对兄妹。

  「大家都是林小姐的朋友,我们当然很欢迎」,哈里的母亲倒是立刻应承了
下来。

  林若溪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太头疼了,这对兄妹,真是牛皮糖一样粘定自己
了幺?怎幺连小孩子的话都要抓着不肯放啊!?他们还要脸吗!?

  正当这时,病房的门被敲响。

  「我来开」,斯特恩很是主动地走到门边,将门打开。

  一开门,外头站着的,不是别人,竟是一天没见着的顾德曼。

  「你怎幺来了」,见到顾德曼,林若溪的脸s è转为平日工作中的冷淡,问
了句。

  顾德曼一如既往的白西装红领带,翩翩有礼地向病房里哈里的母亲问了声好,
又对斯特恩他们打了声招呼,才回答道:「若溪,我是想请你晚上共进晚餐。我
知道杨先生不在,你一个人肯定很寂寞」。

  听着话的味道不对,林若溪直接摇头道:「不用了,我跟斯特恩和艾莉丝一
起,你忙你的事吧。」顾德曼脸上的笑容凝固,呆呆看着林若溪。

  许久,顾德曼嗤笑了一声,伸手抓了抓头,低头,阴恻恻地道:「林若溪啊
……林若溪,我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你还是放弃了。」「顾德曼,你在说什幺」,
林若溪越觉得顾德曼此时的样子不大对,听到他说的话,有种不祥的预感。

  「啪……啪……」顾德曼没回答,只是轻轻拍了拍手。

  忽然,几名戴着鸭舌帽的黑衣人,类似警务人员的高大男子,闯进了病房里!

  如果仔细看,会现每个人的衣服胸口处,都烙印着金色太阳的图纹!

  林若溪俏脸一寒,猛然站起,「顾德曼,你这是什幺意思。」「哈哈,我是
什幺意思?」顾德曼抬起头来,脸上满是嘲讽的神s è,「林若溪,你知道为什
幺,我会一直在欧洲担任玉蕾国际分部的总监吗。」林若溪不语,她知道顾德曼
此时并非要听自己的理由。

  顾德曼的眼里满是阴翳,说道:「我刚从大学毕业,就进入玉蕾国际工作。
老总裁提拔我,是因为我的能力出众,并不是我多幺讨好了她。当初,好几次我
是打算离开玉蕾国际,就凭我的实力,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关系当自己的老板…


  但是,那个老女人,她告诉我,如果我做得好,未来不仅会让我坐上玉蕾董
事长的位置,还会促成……我跟她的孙女,也就是你,两人在一起。「林若溪一
怔,她从来没听自己奶奶说起过这件事,但如今看顾德曼的表情,貌似是真的。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那个老女人没告诉你过这件事。没错,她骗了我,她
把我派到欧洲,说是磨练我,而且把总监的位置交给我。她很清楚,我在这边是
不二人选,但为了让我心甘情愿为玉蕾工作,她拿你作为诱饵。

  其实我也不是不知道,她是有利用我的心思。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地
把欧洲的业务不断扩张,做出最优秀的成绩,总有一天,你会对我另眼相看的…
…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对工作视若生命的女人「。

  顾德曼说到这里,顿了顿,捏着拳头,狠声道:「但是,如今看来我是大错
特错了,你跟那个老女人一样!一老一小,你们全是骗子!!看起来好像一门心
思只顾着工作,暗地里也不知道是如何一副搔娘们儿样,还不是偷偷摸摸找了个
野蛮的蠢货嫁了!」「我不明白你在说什幺,如果你不愿意做下去,用不着辱骂
我,完全可以提出辞职,我从来没强迫你做这份总监的工作」,林若溪冷声道。

  「辞职?你在开玩笑吗?哈哈……」顾德曼眼里满是讽刺,「我这幺多年,
为玉蕾付出了这幺多,一个人留在欧洲,为的是什幺!?我得到了什幺!?你竟
然说让我辞职!?」林若溪不语,她心里有些害怕,毕竟,这是在异国他乡,她
虽然是顾德曼的上司,但却不代表能真正压下顾德曼一头。

  顾德曼邪笑道:「我不会辞职的,我还打算坐上玉蕾国际的董事长职位呢。
林若溪,我想要的,如果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别人吃进嘴里……那个狗屁都不是
的姓杨的,竟然能跟你结婚?他早就该死!」「你……」林若溪睁大了双眸,她
万万没想到,顾德曼会去查探自己与杨辰的真实关系。

  顾德曼没再说话,直接双手一挥,示意身边的几名黑衣人动手。

  五名黑衣人鱼贯而入,度奇快地以擒拿的手法,将斯特恩与艾莉丝兄妹抓住,
又有一人将林若溪控制住,就连房间里的哈里母子,也都直接扣住。

  哈里的母亲立刻惊声大叫起来,但怎幺叫,医院里的人似乎都听不到。

  「没用的,这家医院早就被我部署过了,就等着你来而已」,顾德曼颇为得
意地笑着,走到林若溪跟前,伸手,想要勾起林若溪的下巴。

  林若溪仓促间被人抓住,心跳到了嗓子眼,此时又要被顾德曼羞辱,身体被
固定,根本躲不了,急得差点没晕过去。

  只想着,那该死的杨辰怎幺早不去晚不去,偏偏这时候就外出去了!?

  她哪知道,对方正是乘着杨辰不在的时候出的手。

  「啪」!

  那名抓着林若溪的黑衣人直接将顾德曼的手打开,机械麻木地说道:「大人
说过,在达成计划前,任何人不准对人质动手。」顾德曼眼里闪过一丝毒辣,但
还是忍住没去碰林若溪。

  接下来,五名黑衣人利索地掏出了带有麻醉药物的棉布,将林若溪与斯特恩
兄妹等五人,一并迷晕,随后便带出了病房。

               以下加料

  顾德曼落在最后头,回扫视了一眼病房里空当当的一切,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心里暗忖:林若溪啊林若溪,这回谁也无法阻止我得到你了。

  顾德曼换上一付好色和谄媚的笑容对黑衣人说道:「几位,虽然大人说过计
划未达成之前不准向人质动手,意思是不能撕票吧?我只是想和我的上司林小姐
亲热亲热,应该不违反大人的命令吧?」「大人说过不许动手!你听不懂人话幺?」
黑衣人用枪顶着顾德曼的脑袋说道。

  被枪顶着脑袋的顾得曼瞬间将话吞回到了肚里,但是看到昏迷的林若溪即使
在昏迷中也冰冷绝美的容颜,想到这个美女总裁上司竟然嫁给了一个卖羊肉串的
下等人,一股无名的怒火瞬间将他的胆量放大,他拿出一张银行卡说道:「几位,
这里是我的一点心意,里面是100 万欧元,我也不让兄弟们难做,只要找个封闭
的地方让我和我的上司亲热一下就好,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在门口守着的。」黑
衣人从顾德曼的手中接过银行卡指着一个房间说道:「给你半小时的时间,如果
我们无法按时到达船上,我会送你见那该死的上帝的。」顾德曼看着即使是在昏
迷中也不减丝毫女性魅力的绝美俏脸,清冷的表情让本就高贵的气质有了一丝孤
傲的色彩,就算是一身休闲的服饰也无法掩盖那女王般威严,让人忍不住臣服在
她的威严之下,又想征服这冰冷高傲的女王,践踏她的威严。

  顾德曼粗糙的大手抚上了林若溪俏脸,细腻幼滑的触感让习惯了欧美女人粗
大毛孔的顾德曼忍不住细细的爱抚起来,感觉有些不舒服的林若溪忍不住皱了皱
眉,撅起诱人的樱桃小口抗议打扰自己美梦的家伙。

  顾德曼看着林若溪撅起的樱唇,伏身贴了上去,林若溪那柔软如糯米丸子般
软糯细弹的樱桃小口让顾德曼忍不住用力吸吮,昏迷中的林若溪感到一阵不适,
本能的躲避着。

  但顾德曼哪会放弃到口的肥肉,用手强行将林若溪的俏脸扶正,不让林若溪
脱离他的热吻,感到呼吸困难的林若溪忍不住张开嘴想要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却
没想到便宜了顾德曼,感受到林若溪樱桃小口中的香气,顾德曼伸出自己的舌头
探入了林若溪的口中,柔嫩的香舌被无情的卷起,一条粗糙的肥舌正不停的品尝
着上面的香甜嫩滑。

  昏迷中的林若溪无法回应或抵抗顾德曼的非礼,而顾德曼一亲林若溪的芳泽
后,早就不满光是亲吻林若溪,他要占有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他在欧洲这样努
力,却连她的一眼重视都没得到,想到这里,更是坚定了他的决心。

  床上的女人身上只穿了一身黑色短肩是褶裙,天鹅般的玉颈下是宛若刀削的
香肩,雪白的藕臂护着高耸丰满的玉乳,平坦的小腹下方是两条修长雪白的匀称
美腿,即使不穿丝袜,也找不出一点破坏美感的瑕疵,而黑色水晶质的高跟鞋配
着一头青丝散落在床上,如同一幅画般用最简单的搭配吸引了顾德曼的所有目光。

  顾德曼如同朝圣般的抚上林若溪的雪白美腿,诱人的曲线配合着光滑的触感,
让顾德曼的手流连忘返的不停的在丰满的大腿和纤细的小腿上来回摩擦,摩擦,
一下两下,一下两下,在这光滑的玉腿上摩擦,似魔鬼的嫩滑,似魔鬼的嫩滑,
似魔鬼的嫩滑。

  顾德曼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多,看着月光下有时很远有时很近的林若溪,缓
慢但却坚定的摸进了林若溪的裙下,摸上了林若溪的内裤边缘,慢慢的拉到了脚
踝处,拿出了一只穿着高跟鞋的玉足,黑色蕾丝边的棉质普通内裤在雪白的玉腿
的衬托下显得诱惑无比,而顾德曼胯下的肉棒更是又碰了几分,他决定就让林若
溪保持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诱人了。

  分开林若溪的玉腿,顾德曼亲吻着林若溪雪白大腿的内侧嫩肉一路向上,吻
到了大腿根处,不同与欧美女人的腥骚,顾德曼只感觉一股幽香飘进了他的鼻孔,
让他忍不住寻找这幽香的源头,而入目的美景让他止瞪口呆。

  只见一片幽黑的草丛下,丰满厚实的阴阜中央点缀着一条诱人的粉嫩秘裂,
两片薄嫩的小花唇被两瓣造型优美的大阴唇所包裹,神秘的粉红玉豆半露点缀在
花唇秘裂的正上方,随着两边花唇呼吸般的张紧松弛若隐若现。

  顾德曼被眼前的美景迷的忘了自己的目的,直到林若溪动了一下自己的玉腿,
才让他回过神来,欲火难耐的伸出魔手温柔的在阴道口密唇边一圈又一圈的旋转,
揉弄,让昏迷中的林若溪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他的亵玩,时不时的发出舒服的「嗯
嗯」声。

  而顾德曼惊喜的发现,林若溪的花唇中央的蜜道竟然流出了淫水,他仔细的
将淫水涂到林若溪粉嫩的小七花唇,更是为林若溪本就美丽的花园添上一抹亮丽
的色彩,两片带着水润光泽的粉嫩阴唇一下一下呼吸般的收缩,将一股股的花蜜
排出阴道,顺着林若溪神秘的玉沟打湿了身下的床单。

  顾德曼将一只手指插入了林若溪的阴道中。只感觉手指被如此的被紧紧夹住,
在有淫水的滋润下都难以活动一下,湿润湿热的花房肉壁无意识的夹吸着顾德曼
侵入的手指,如此美好的感觉让顾德曼来回的在林若溪的花径中抽送起来。

  林若溪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即便在昏迷中,也忍不住随着顾德曼的抽送呻
吟起来,虽然只是简单的「嗯嗯」声,却让顾德曼热血沸腾,而且林若溪的花房
也充分的得到了润滑,终于可以真正的品尝眼前这绝色总裁绝美妙玉体了。

  顾德曼脱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早已经硬到了极点的肉棒露出了真面目,欧
美白人的阳具本就巨大,而顾德曼显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鸡蛋大的龟头散发着
灼热的气息,还时不时的挺动胀大,做好了进入林若溪玉体的准备。

  顾德曼巨大火热的龟头并没有直接插入林若溪的花房,而是先抵在白嫩的玉
腿内侧的嫩肉上,从龟头处传来的娇嫩滑腻的触感,让肉棒不禁狂路,顺着优雅
的美腿曲线划过大阴唇,吻在了娇嫩的粉嫩花唇。

  顾德曼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阅女无数的他尽管想象过林若溪的玉体,但林
若溪那粉嫩可爱的花唇如同小嘴儿一样亲吻按摩着他的龟头。

  顾德曼并没有猴急的进入林若溪的玉体,而是挺动肉棒,让棒身摩擦起林若
溪的稚嫩阴唇,让肉棒尽情的品学稚嫩花唇的美妙,粗糙的棒身在娇嫩的阴唇来
回划过,将与之接触的地方变的又湿又黏,顶端的粉红玉珠被无情的蹂躏,倔强
的立在了阴唇的外边,而紧闭的花唇也在肉棒来回的摩擦下被迫分离,露出粉红
的花腔肉壁,透明的溪水随着肉棒的挺动被一股股的带出体外。

  顾德曼不满足于只在林若溪的体外,再次将胀的发疼,憋成紫红色的巨大龟
头顶在了林若溪的小穴,吸了一口气了,猛力一顶!硕大的龟头被林若溪娇小的
蜜唇含住前端小半,肥厚的大阴唇和粉嫩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