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总裁老婆绿帽版】(三)

+A -A

    
  李建河看着正躺在沙发上娇喘的林若溪,只见其雪白坚挺的玉峰随着呼吸起
起落落,峰顶的红梅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水润的光泽,两条修长的黑丝美腿
夹在一起轻颤,显然高潮的刺激还没有完全过去,而在林若溪的裆处,黑丝的颜
色明显比周围要深了些许,显然是刚刚高潮喷射的阴精打湿。

  李建河捧起林若溪的一条黑丝美腿,看着手中美腿修长笔直的诱人曲线,纤
细小巧的玉足在黑丝的包裹下更显神秘和诱惑,忍不住用林若溪的黑丝玉足踩到
了自己快要爆炸的巨大肉棒上。

  林若溪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时间保养自己,连美容院都很少去,但是美
女就是美女,经常穿高跟鞋的玉足不仅没有因为缺少保养而有长出老茧,反而是
娇嫩无比,柔软弹滑,尤其是林若溪的的黑丝裤袜也是高级货,柔软娇嫩的足底
加上丝滑细腻的丝袜踩在李建河的肉棒上,只让李建河舒服的倒吸一口冷气,更
是用力的将林若溪的黑丝玉足往自己的肉棒上按,挤压着自己巨大的肉棒。

  林若溪此时也从高潮中恢复过来,感觉自己的一条玉腿被抬起来,接着从足
底传来一阵火热的触感,忍不住睁开美眸想要看清是什幺东西在灼烧她的玉足,
入眼的情景让林若溪娇羞不已。

  只见自己的一条黑丝美腿被李建河宛如珍宝的捧起,而包裹在黑丝中的玉足
则是被李建河握在手中,正使劲的向他那比自己的丈夫还要粗长的多的肉棒上按
压,自己的玉足甚至无法完全踩住李建河的肉棒,从玉足脚指端露出的一截肉棒
还有宛如鸡蛋般的龟头顶端的马眼处,还因为自己黑丝玉足的踩弄而流出一滴滴
黏稠的液体,滴落在自己的玉足和玉腿上。

  林若溪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这样玩弄自己的玉足,虽然和丈夫杨辰有过几次
性经验,也被古德曼迷奸到了极点的高潮,但那些都只是正常的性交,而这样的
足交还是林若溪第一次见到和亲身经历,如此刺激的场景映入眼帘,第一个反应
就是闭上眼晴不要看这样羞人的场景,赶快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晴,但是从足底
传来的阵阵灼热还酥痒的感觉,又让林若溪忍不住想要观察李建河下一步会怎幺
做,偷偷的张开手指,从指缝中观察着李建河的动作。

  在这样的矛盾下,林若溪忍不住将玉腿从李建河的手中抽回,娇羞的说道:
「学长,你在做做幺呀,拿人家的脚踩你的,你的……」李建河的肉棒失去林若
溪玉足的按摩,只感觉一阵说不出的难受,立刻蹲下捧起林若溪的一只被黑丝包
裹的玉足说道:「若溪,你不知道你的脚有多美,形状纤细,却又不像那些没有
一点肉的鸡爪子,软软嫩嫩的,别提多舒服了,让我好好的享受一下你的玉足好
吗?」说完,生怕林若溪后悔似的,将手中的黑丝玉足捧到自己的面前,仔细的
亲吻起来,没有一丝死皮和老茧后跟,柔嫩光滑的脚掌,以及宛如珍珠斑的脚指,
不仅没有一丝的脚臭,反而是带着一种皮革味道的诱人香气,李建河忍不住伸出
舌头,舔了一下林若溪的黑丝美脚,没有一丝异味的美脚在黑丝袜的包裹下,竟
然是如些的销魂,圆润的脚根,细腻的足心,还有柔软的脚掌,让李建河着魔一
样不停的舔着林若溪美脚的没一个角落,生怕落下一寸地方,然后将林若溪的如
同黑珍珠般的脚指隔着丝袜含弄起来。

  林若溪看到李建河竟然含住了自己的脚指,还用舌头不停的舔弄着它们,忍
不住娇呼道:「啊……学长……不要,那里好脏,我还没有洗澡。」李建河则是
看着林若溪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若溪你一点也不脏,而且还很香呢。」说完,
深深的吸了一口林若溪黑丝玉足所散发的香气,然后又亲吻起林若溪的黑丝玉足,
再次含住了还没有含弄过的脚指。

  「啊……学长你……不要……」林若溪只感觉从自己的玉足上传来的感觉快
要让自己融化了,忍不住想要将玉足抽回。

  但早有准备的李建河怎幺可能让林若溪得逞,强硬的将正在含弄的玉足握在
手中,并且将林若溪的另一只玉足也一并捧到了自己的面前,看着两只形状优美
的黑丝玉足,李建河狠狠的深吸了一口气,从玉足上传来的香气让他胯下的肉棒
更加的胀痛。

  李建河亲吻着林若溪另一只没有动过的玉足对林若溪说道:「若溪,你知道
你的脚有多美吗?就算是我们公司请的一些腿模脚模,也不及你的万分之一,要
是早知道你的脚有这幺美,我肯定会请你来拍我们公司的广告的。」说完,又将
林若溪的脚指含到嘴里,一一仔细的品尝过后说道:「真是怎幺爱也爱不够你的
这双美脚呢。」林若溪看着自己被口水浸湿的足尖,没有一点恶心和反感的感觉,
比起自己的丈夫只会半强迫的逼自己和他上床,还有那卑鄙的迷奸自己的顾德曼,
这种被人当成珍宝捧在手里的感觉,是任何男性都没有给过自己的,包括那个当
国家总理的虚伪父亲。

  林若溪不再将玉足抽回,而是主动的放松身体靠在沙发上,将玉足交到李建
河的手里。

  感觉到林若溪放松的动作,李建河站起身再次将肉棒贴在了柔嫩的黑丝玉足
上,可以好好享受林若溪丝袜玉足爱的他用肉棒仔细体会着林若溪的美好,先用
宛与鸭蛋般的巨大龟头来回划过林若溪的足底,从马眼处不停流出的透明黏稠液
体将林若溪的黑丝玉足完全打湿,更加的润滑,也让林若溪的足底的温度更加的
灼热。

  感觉已经差不多的李建河用林若溪的两只玉足的足心,夹住了自己的肉棒,
尽管他和申雅馨有过夫妻的生活,但是和林若溪的黑丝玉足一笔,简直是云泥之
别,仅仅是被这黑丝玉足一夹就有这样美好的感觉,李建河更是对接下来的事充
满了期待。

  李建河一手握住林若溪的一只黑丝玉足,将自己的肉棒牢牢的夹住,龟头和
一截棒身被柔嫩的脚心夹在其中,从上面传来柔软丝滑的触感让肉棒时不时的膨
胀一下,在胀痛中夹杂着舒爽到了极点的感觉,让李建河情不自禁的挺动起腰来。

  林若溪则是感觉自己的两只玉足中间夹进了一根火热到了极点的钢筋,已经
看到刚才情景的林若溪当然知道自己的脚心中夹的是李建河的肉棒,尽管已经有
过两个男人的性经验,而且两个人的肉棒都不容小看,但是在李建河面前还是要
甘拜下锋。

  光是那鸭蛋大小的龟头就已经超出了林若溪的想象,更何况棒身的长度和粗
细,连顾得曼那样的欧美品种都比不上,可能也只有那些非洲黑人才有这样的规
模了。

  林若溪胡思乱想的时候,只感觉玉足中的那根火热到了极点的肉棒开始摩擦
自己的足心,只见一个巨大的龟头突破自己的玉足的前端,棒身也随着龟头的突
破而摩擦着自己柔嫩的足心,当自己的玉足接触到李建河的小腹时,李建河又将
突破林若溪玉足的肉棒收回,享受着林若溪柔嫩滑润的足心温度,想用火热的肉
棒龟头温度将丝袜上的液体蒸发。

  但享受到林若溪柔嫩足心夹弄的龟头在这样的刺激下不停的从马眼处流出大
量的透明黏稠液体,将本已湿透的丝袜弄得有了水润的光泽,让林若溪的足心更
加的湿滑,连肉棒在其中抽送的时候,都会发出轻微的「滋滋」水声。

  李建河听到这样的声音,更加的兴奋,挺动的速度更加的快速,喘着粗气居
高临下的看着靠在沙发上俏脸通红的林若溪说道:「若溪……呼……呼……啊…
…你的……你的脚……真……真的好棒……夹得我……好舒服……真……真的…
…好舒服啊,听,你的……你的……丝袜脚……已……已经被……被我的前……
前列腺液……给……湿……湿透了,操起来都……都有……都有声音了……」听
到那种羞人的声音的林若溪本就已经羞涩万分,此时听到李建河说出来,更是羞
的将通红的绝美俏脸捂住娇嗔道:「学长……你……你不要说了啊,这种声音好
……好丢人的,人家好羞的,你不要说了啊。」而李建河一边享受着林若溪黑丝
玉足的夹弄,一边挺着腰说道:「若溪,你真是个让人沉沦的尤物,你知道吗?
我和申雅馨做爱也没有你这丝袜美脚来得舒服,若溪,我爱死你这双美脚了,以
后你一定要给我玩你这双美脚,要穿上这种丝袜让我玩。」说完,将林若溪那沾
满自己肉棒中流出的液体了黑丝玉足离开自己的肉棒,捧到自己的嘴边亲吻了一
阵后,才重新将胀痛的肉棒插进林若溪的足弓中。

  而褪下冰山总裁外表的林若溪则是被李建河的话感动,忘记了自己的羞涩,
动情的回应道:「学长,人家的脚是你的,人家的身子也是你的,你既然喜欢玩
人家的丝袜脚,那若溪不仅让你玩人家穿丝袜的脚,若溪的身子也让你随便玩。」
林若溪说完这些话,连自己也吓了一跳,她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大
胆而羞人的话,但是这样的话说出来,林若溪也认识到了自己的本心,原来自己
一直没有忘记这个学识渊博,乐于助人,而且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学长,自己和杨
辰,果然只是夫妻间的义务罢了。看清自己的本心的林若溪对李建河动情的说道:
「学长,我爱你,好好的爱你的若溪吧。」李建河听到林若溪的深情告白,对林
若溪说道:「若溪,我也爱你,我已经爱你好久了,今晚让我得到你好吗?让我
们将失去的那些美好找回来好吗?」林若溪听了李建河的话,有些黯然的叹道:
「学长,对不起,我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我处子之身也给了我的丈夫了,那些
美好我们还能找回来吗?」李建河看着林若溪充满爱意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若
溪,我也已经是结过婚并且和别的女人上过床的男人了,所以你不要觉得亏歉了
我什幺,我们要做的事就是珍惜我们现在所有的东西,你知道吗,若溪,在得知
你结婚的消息后,我一度已经以为我失去你了,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甚至在那
次同学会上,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让你出丑,想要让你知道我才是配得
上你的人,幸好你当时没有丢人,要不然我永远原谅不了我自己。」「学长,你
不要这幺说,如果当初不是因为家里出事,我想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吧?」林若溪
捂住李建河的嘴,打断了他的表白。

  李建河则是将林若溪的手拿开说道:「不,若溪,我要说,是我先对不住你
的,如果我当时没有被申雅馨诱惑,我们可能早就在一起结婚生子了。若溪,这
样的我,有资格去爱你吗?」林若溪主动上前搂住李建河的脖子认真的说道:
「就凭学长一直还爱着我,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仍然信任着我,知道我不再是完
璧之身还为我开脱,这样的学长怎幺没有资格爱我?学长,只要你不嫌弃人家已
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就尽情的来爱若溪吧?」说完,林若溪闭上了双眼,主动送
上了自己的樱唇。

  李建河将林若溪拥入自己的怀中,大嘴再次吻上了林若溪的樱唇,不同于刚
才发泄欲望的吻,这次两人充满爱意的吻更是配合无间,两人一边亲吻着对方的
嘴唇,有时林若溪主动将香舌送到李建河的口中任其品尝,有时将李建河的舌头
引到自己的口中温柔舔刮,而李建河也毫不示弱,将林若溪口中香甜的津液吸入
自己的口中一滴不漏的喝下,又将自己的口水送给林若溪品尝,而林若溪也毫不
客气的全部接收,两人虽然是第二次舌吻,却不比拥有十余年经验的老手差到哪
里。

  直到两人有些呼吸困难,两人才喘着粗气分开,林若溪丰满的玉乳压在李建
河健壮的胸膛上,挤出一片诱人的雪白,柔软坚挺的触感让李建河将林若溪搂的
更紧,一只手则是探到林若溪早已湿润不已的花房处说道:「原来若溪已经准备
好了吗?」林若溪娇羞的将头埋在李建河的胸口处小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了李建河的问题。

  李建河得到林若溪的回答,爱怜的对林若溪保证道:「若溪,放心吧,我今
天会好好的满足你的,我会让你体会到幸福的。」说完,将林若溪放在沙发上,
分开林若溪的两条黑丝美腿,将早已吸满了林若溪的蜜水的蕾丝内裤拉到一边,
将自己已经胀痛了好久的肉棒顶在了林若溪紧闭的大小阴唇上,美妙的触感让李
建河的肉棒又是猛的一胀。

  林若溪只感觉自己的花瓣处被一个火热光滑的物事顶住,从花瓣处传来阵阵
的酥麻让她无力的靠在沙发上,醉眼朦胧的看着李建河玩弄自己无力的玉体,当
她看到李建河那宛如鸭蛋的龟头和从未见过的粗壮棒身时,忍不住惊叫道:「学
长,你的……你的东西……好大……好烫……我怕……」见林若溪俏面通红,含
情脉脉,雪白的玉体穿着诱人的黑丝裤袜,宛如一朵绽放的空谷幽兰,脸上那羞
涩中带着怕怕的表情,与平时清冷高傲、目空万物的冰山总裁形象相差甚远,更
是让李建河胯下的肉棒坚挺抬头。

  李建河伸手按住林若溪宛如刀削的香肩,将这千娇百媚的绝色总裁娇嫩无暇、
柔软雪白的绝美玉体压在身下,腰部用力带着胯下的肉棒向前一顶,火热而巨大
的龟头顶开了并拢的花瓣,肿胀到了极点的肉棒被一层柔嫩娇软的肉圈紧紧的包
住,带着一点吸力的花瓣好像在欢迎新来客一样,想让这个客人更深入的进入自
己,品尝更加幽深蜜处的甜美。

  肉枪一挺,巨大的龟头就进入了两片娇嫩羞涩的花瓣中,林若溪「啊」的一
声,玉手按在了李建河的腹部,皱着眉说道:「学长,不要动,人家痛。」李建
河品尝到林若溪蜜道口就有这幺美好的感觉,仿佛一张柔嫩香软的樱唇在轻吻自
己的龟头,恨不得一股作气将肉棒全部插入林若溪的花径,被林若溪一挡,忍不
住向林若溪看去。

  只见林若溪那绝美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的神色,让李建河大是爱怜,停
止正在强行打开林若溪花径蜜洞的肉棒,抬起一只手爱抚着林若溪的俏脸说道:
「若溪,对不起,我太想完全的占有你了,放心吧,我这回会很温柔的占有你的。」
说完,俯下身吻住了林若溪的樱唇,而一只手按握住了林若溪胸前如同凝脂白玉
的雪白丰满,不停的爱抚揉捏,让这坚挺的丰满在自己的手中变纪出千万种形状。
但林若溪的丰满雪脂无论怎样揉捏,都很快的恢复成原本完美的半球形,如同两
只倒扣的玉碗,又似熟透的蜜桃,顶着嫣红的玉珠傲然挺立。

  而在爱扶林若溪的同时,李建河也不忘记胯下的动作,虽然不能强行顶开林
若溪的花径,但却可以用龟头去细细的品尝林若溪的花径玉门,扭动起自己的虎
腰,带动在林若溪花径口的大龟头旋转摩擦着阴道口的柔软肉圈,让龟头全方位
的享受林若溪阴道口嫩肉的吮吸。

  林若溪被李建河三线夹击,柔软坚挺的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