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里的罂粟花【第四章】(4)

+A -A

    风雨里的罂粟花【第四章】(4)

    我分不清自己是晕倒还是睡着,但我确信自己做了个梦。

    梦见自己回到了学校裡,学校裡的老师在讲课——讲的,居然是性教育的课

    程,黑板上用此贴贴着的,居然是「江户四十八手」

    的男女性爱姿势;讲台下的同学们,竟然没有一个觉得害羞的,反而都听得

    津津有味。

    这时,我身边的同桌突然站起身,对老师问了一句:「老师,请问女生自慰

    和做爱,真的会舒服么?」

    老师严肃地回答:「我给你打个比方吧:人挖鼻孔的时候,会觉得舒服么?」

    台下的学生哄堂大笑。

    我却觉得有些怪异——这个对话怎么那么像好几年前,在饭桌上我听过的一

    个笑话?这时候,又有个男生站了起来,对老师问道:「那老师,既然女生自慰

    很舒服、做爱也很舒服,那么为什么女生们都无法接受强姦呢?」

    老师皱了皱眉头反问了一句:「那如果大街上跑来一个人,说要给你挖鼻孔

    ,你愿意吗?」

    台下又是一片大笑。

    听着这个笑话,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一张折迭床上——

    折腾了一圈,这玩意又被搬回来了。

    「他醒了。」

    「辛苦你们二位了,护士。」

    我听到了夏雪平的声音。

    「没事。他本来之前应该是受过几次头部或者颈部的伤,来医院的时候头部

    又一次被酒瓶砸到了,有中度脑震盪;再加上这几天他休息的不好,没日没夜的

    照顾您,晕过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用胳膊撑起身子,谁曾想我刚一起身,后脑勺就传来了一阵剧痛。

    我只好再次躺下,之后发现后脑勺凉丝丝的,伸手一摸,原来刚才我也不知

    道是撞到椅子还是什么东西的一下,已经把后脑勺磕肿了。

    应该是护士找了个冰枕,给我垫在了头部下方,既能消肿又能止痛。

    「先别起来了。你可得务必小心了,再这样受到重击,万一造成脑损伤,会

    成为植物人的!——这可不是开玩笑!」

    护士对我训斥道。

    我只好微微地点了点头,定睛一看,在我的左手背上,也挂着一瓶生理盐水

    和葡萄糖。

    「谢谢嘱咐,我会好好看着他的。」

    夏雪平坐在床上,对护士微笑着说道。

    ——真可笑啊,我明明是要来照顾夏雪平的,现在反倒是需要夏雪平来看护

    我。

    「不用客气。」

    两个护士对视了一眼,又都忸怩但却兴奋地看着夏雪平:「夏警官……」

    「夏警官。」

    「嗯?还有什么事情么?」

    「其实,我们两个都是支持你的——我们俩最近才知道,您就是咱们F市大

    名鼎鼎的女英雄、'冷血孤狼'夏雪平。我们俩从初中的时候,就听过您的名号

    ,我一直很喜欢您!」

    「没错,我也是!我是在护校的时候,听说您的名字的;您在我们护校,是

    我们所有女孩子的偶像!——您锄强扶弱、匡扶正义,多帅啊!」

    「那真是再次谢谢你们了,我真没想去做什么偶像,」

    夏雪平苦笑道,「'锄强扶弱、匡扶正义'什么的,也实在是不敢当……这

    世间事,往往都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无关正义的手段报以无关正义的事情。我只是在捍卫自己的信念而已。」

    「……其实我们想跟您说的是,您千万别却理会外面那些,成天只会喊口号

    反对您、遇到了犯罪、危险和不公平的时候,只会往后躲,却什么都不敢做的社

    会垃圾们!您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是永远会有人支持您的!」

    「对!我们永远都支持您!」

    「嗯,我知道的……我听说,在我昏迷的时候,你们还出手帮我挡住了那些

    人,谢谢你们了!也谢谢你们两个对我说这些话,我真的很欣慰。」

    夏雪平平静地说道。

    「那我们走了,不打扰您休息了夏警官。等下我再来帮您这个下属小哥拆吊

    瓶。」

    「明天您出院之前,我们还会继续来看您。」

    「辛苦了。再次感谢。」

    两个小护士激动地离开了病房。

    ——哦,对啊,她明天就出院了。

    可她现在身上除了病号服以外,连件像样的胸罩和内裤都没有;但是我现在

    这个状态,根本就无法起身,更别说去她家裡帮她准备一些衣服了。

    等病房裡又只剩下我俩以后,夏雪平才对我担忧地问了一句:「刚才……没

    磕疼你吧?」

    「我失忆了。」

    我故意绷着脸说道,「你是谁?我认识你么?——好像刚才是你给我推摔的

    ,你得嫁给我,一辈子都对我负责!」

    「你少来!问你正经的呢!」

    夏雪平努着嘴巴说道,「到底疼么?」

    「……我刚才都晕过去了,哪裡还知道疼啊?——现在倒是有点后返劲儿的

    疼……」

    我缓缓侧过头,看着夏雪平,问了一句:「几点了?」

    「两点多了,你昏了将近两个半小时了。」

    夏雪平看了一眼手机,对我说道。

    我长叹了口气,接着对她说道:「好吧。那你接着睡吧,都已经这么晚了…

    …」

    「我睡不着,」

    夏雪平看着我,沉默了片刻,接着对我说道,「秋岩,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行么?」

    我伸手挠了挠头,再次叹了口气:「……那就谈谈吧。」

    我都知道她想跟我谈什么。

    我心裡一万个抗拒,但是仍然没办法;上一次谈完了话之后,若不是我使了

    一招苦肉计,让她对我产生了担心,我估计她应该会不理我;但是不谈呢,段亦

    澄跟她之间的那档子事情我就没跟她好好谈谈,结果我俩差点就彻底谁都不理谁。

    夏雪平坐在床上,胳膊拄在床上扶手搭着的小桌板上面,我等了她几十秒钟

    ,她也没说出来一个字,想必她也不知道从何谈起。

    半晌,她终于开始说道;「你不应该对我……对你的妈妈,我,那样做,知

    道么?」

    「我哪样做了?」

    我继续假装着失忆,实际上我也是故意耍性子。

    「你……你伸手摸我……」

    夏雪平羞涩地说道。

    我心裡有些苦,用鼻子轻笑了一声。

    她看着我,沉思了片刻,接着对我说道:「秋岩,我觉得……妈妈觉得,你

    是该找个女朋友了。你已经21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当然,我错过了……妈妈

    错过了你从十几岁到现在所有的成长经历,我很抱歉也很遗憾。男孩子在这个年

    龄,身体上以及心理上确实会有一定的需要,甚至……甚至也会女人有一定的冲

    动。我反思过,你之前这三……咳咳……之前这两次,你对我……你对妈妈的动

    手动脚,你做了不得体的行为,妈妈也有不合适的地方,进而让你会觉得你可以

    对妈妈胆大妄为胆大妄为,所以对于这两次的事情,妈妈不怪你。」

    「等一下,等一下——夏雪平,听你在我面前自称‘妈妈’,实在是让我觉

    得太彆扭了!我知道,你这么自称,其实也很不习惯……」

    我对她说道。

    「秋岩,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么?」

    夏雪平对我问道。

    我抿着嘴,住了口。

    「妈妈……」

    夏雪平长长吁了口气,接着说道,「……我知道,其实我跟劲峰离婚这件事

    ,对你打击也是很大的;后来那次在派出所,对你也确实造成了一定伤害。我很

    早就清楚,你上警专的初心是什么,我都懂……你跟美茵的那个事情,我在刚知

    道的时候,的确气得有点煳涂;再加上那天晚上,我看到了你为了调查段亦澄的

    妹妹接近的那个姓蔡的女孩,跟你在……你们俩在……在亲嘴——其实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是她主动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时之间却克制不住心裡生出的怨

    气,所以那天晚上,在警局门口,我也对你说了一些过分的、不得体的话。你跟

    美茵的事情,唉,说到底,是因为劲峰常年不在家、疏于对你们俩的看管和教育

    ;而我,我自从跟他离婚以后,我就一门心思地扑在桉子上面,从没有过问过你

    们俩各自的生活和情感,对你们个,我甩手不管了……是我对你们俩的失职和忽

    视——这个是我的错,我明白,我也认错,所以我自然也没资格对你计较这个了。」

    「唉……」

    我抓了抓自己的头髮。

    夏雪平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但是自从她受伤再甦醒以后,她跟我之间的话开

    始多了起来,而且就现在她跟我说的这些话的字数之多,在我之前是无法想像的。

    然而,她没提及一次她跟我之间的家庭伦理关係,其实都是在提醒我一次:

    我跟她终究是母子,而这让我着实很痛苦。

    我其实很怀念前不久我做的那个梦:在那个平行世界裡,我跟她不再是母子

    关係,而是一个没有任何血缘的,两者之间而已产生无限可能的一个男人和一个

    女人——哪怕依旧保持着19岁的年龄差,我跟她,仅仅是一个普通的21岁小

    男生和一个天生丽质的40岁御姐的恋爱关係,那该多好。

    「夏雪平,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就说吧。」

    我对夏雪平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从跟你重逢以后对你的意思,否则,

    我也不会在看到你和段捷——假段捷,我也不会看到你和他亲吻的时候,愤怒成

    那个样子:愤怒到我跟自己赌气,在那么凉的夜晚、在你住处门前干坐了一晚上

    ——而这绝对不是我作为一个儿子,对于自己的母亲,想要给自己找一个潜在后

    爸的那种寄人篱下,以及面对家庭支离破碎而无能为力的感觉。想必你也清楚!

    之前在你那间屋子裡,我也告诉过你类似的话,我其实很——你别怪我说得比较

    不明事理:我其实很感谢老天爷能让你跟父亲离婚——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你现在心裡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刚才说了那么一大堆,到底想说什么,你

    就直接说吧。」

    「秋岩……我想帮你找一个女朋友,给你找一个长相漂亮、性格体贴大方的

    女孩,让她来照顾你,让你跟她之间好好地去爱,行么?如果你喜欢警局裡的,

    我就在警务系统裡帮你找,市局和其他分局裡面,有很多优质的单身女生;你如

    果喜欢非警务系统的,我就给劲峰打电话,让他帮你……」

    说了一圈说回来了……我龇着牙,打断了夏雪平的话语:「嘶……你是想给

    我找一个对象,让我可以对她产生移情是么?可是,夏雪平,我喜欢的是你啊!」

    我盯着夏雪平,停顿了片刻,我接着对她继续说道:「除非你能再咱们警务

    系统裡、或者整个F市、或者全国给我找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夏雪平,我就认了!哪怕是克隆人!」

    夏雪平看着我认真的表情,叹了口气之后沉默了。

    我继续说道:「呼……不是,我倒是想问问你呀:在你心裡,你觉得,我对

    你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事,是出于什么样的状态呢?——你是不是以为,我何

    秋岩是因为找不到别的女孩,你觉得我何秋岩荷尔蒙分泌过旺所以飢渴难耐,而

    在我身边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人可以每天跟我亲近,所以,我才枉顾我跟你的血

    缘关係,我才枉顾世间伦理道德,对你产生的性慾——你告诉我,你是这么想的

    吗?」

    我把话说得直白了一点,看着夏雪平。

    夏雪平皱起了眉,脸上有些微红,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你要真是这么想的,夏雪平,你也忒把我看得轻了——其实这么跟你说吧

    :经侦处那个廖韬你知道吧,那个人把娶了七个老婆的韦小宝当成自己的偶像,

    实际上人家也有两个女朋友,每天晚上可以搂着俩女孩睡觉;他现在每天过的什

    么日子,我之前在警专的时候,也过得什么日子——你是警专和警院的名誉高级

    教员,因此我的事情,我不相信你一点都没听说过。」

    「我的确都听过……」

    夏雪平点了点头,「我也知道,你那是故意在放纵自己给我看的……你刚进

    一组的那天,你不是自己还当着全组的所有人的面,说你去过香青苑么?」

    「呵呵,对,你说对了……现在想想,当初我上警专的时候也太幼稚了,在

    警务中专有这么一个混世魔王儿子,估计你也没少被人戳嵴梁骨,对吧?对此我

    很抱歉……我不该那么做;但把话说回来,我想跟你说的是,我何秋岩做过浪荡

    子——在你知道那些事情以后,你还觉得我会找不到女朋友、还需要你和父亲来

    帮忙为我操心、为我物色么?如果我何秋岩想找女朋友,我还就有这个自信:试

    问,我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可是,夏雪平,我喜欢的女人是你,我爱的是你,

    夏雪平!——我的大组长,请问这句话,您还要我说多少次啊?」

    「但是你不能喜欢我,也不能允许你爱我——母子之间的情感除外,秋岩,

    剩下的情感,一律都是不可以的。」

    夏雪平耐心地对我说道,「这些话,你还要我跟你说多少次啊?」

    「你告诉我:谁说的不能?谁说的不允许!——我倒是真想问问,是老爸么?是死去的外公、外婆和舅舅、舅妈么?是局裡么?」

    「——是这个社会和这个世界!」

    夏雪平冷冷地说道,「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懂事呢?你应该清楚,

    你所说的那种关係,是禁断的关係!是

【1】【2】【3】【4】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