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02季~第35-39章

+A -A

    【乱欲,利娴庄】(第二季)(第35-39章)

    胡媚娴束着马尾,扎了一个精美的头胶圈。

    王希蓉则挽起秀发,夹了一枚精致的发夹。

    两人身上的短款按摩衣实在太暴露了,又薄又小,刚刚好遮住她们硕大高耸

    的乳房,激凸异常明显,奶子的轮廓那么清晰,两位身材丰腴的超级美熟女走出

    浴室时都难以淡定,不相上下的大肥臀都略显不安,湿润的阴户传来阵阵酥麻,

    有时候,男人的目光也能抚摸女人的下体,两位美熟女都能感受到乔元灼灼目光

    停留在肥美之地。

    扭着大肥臀,两位大美人充满自信地经过乔元身边,佯装不知乔元的猥琐目

    光,一落坐在柔软的鹿皮沙发,就毫无忌惮地聊着话儿,两位大美人还是第一次

    真真切切地见识了对方的身材,两人都是倾城绝色,且年纪相仿,诸多之处令她

    们惊叹,不同之处也让她们惊喜,彼此指指点点,互有攀比,都不惧在乔元面前

    谈论各自的隐私部位。

    「哎呀,希蓉,你的毛毛都露出来了,让阿元看见多不好。」胡媚娴故意大

    惊小怪,按摩小裤如此薄小,王希蓉的阴毛又如此茂密,怎能不显露,只是经胡

    媚娴这么一喊,反倒令王希蓉难堪,她本能地用手掌去遮掩阴部,随即指向胡媚

    娴的双腿间,吃吃娇笑道:「媚娴,你别说我,你下面也没整理好,都见到凹陷

    了,我儿子看见怎么受得了。」

    两位超级大美妇美脸娇红,妩媚娇娆,各自把双足放入热水木桶,乔元表情

    轻松,内心却血脉贲张,一边揉捏着热水桶里的两只极品玉足,一边将隆起的裤

    裆部位顶在木桶上,顶得很辛苦。

    知道胡媚娴跟儿子上了床,王希蓉的内心有了依仗,正所谓母凭子贵,既然

    胡媚娴是儿子的女人,王希蓉的腰杆自然就挺了,不像以前那么谦卑。

    胡媚娴自有贵妇的气度,她是三个绝美女儿的妈妈,三个女儿都嫁给乔元,

    她手上无异于于拿着三张大牌,何况乔元痴迷她胡媚娴,所以胡媚娴显得更加从

    容。

    乔元口干舌燥,脑子在飞转,他琢磨着如何才能一箭双雕,这得找借口,可

    找什么借口呢,乔元一时也想不到好办法。然而,近在咫尺,两位美熟女都瞧出

    了乔元在勃起,她们不由得芳心剧跳,都假装没看见,嬉笑着互相恭维对方的雪

    肤滑肌。

    王希蓉无疑更白一些,她的皮肤闪耀着牛奶般的光泽,而胡媚娴的肌肤是白

    中泛红,晶莹如玉。

    乔元的大水管有顶破木桶的冲动,他大声赞道:「不用比,不用比,都好看,

    两位妈妈的皮肤都很棒,都很滑手。」

    胡媚娴眨了眨她的桃花大眼睛:「阿元,你来说,我身上哪点不如你妈妈。」

    王希蓉也不甘示弱,眨了眨她的大杏眼:「阿元,你说说,妈妈身上哪点不

    如你岳母。」

    乔元懵逼了,很难回答,不回答也不好,想了想,他的目光落在了四只玉足

    上:「妈妈,你有点不如胡阿姨。」

    「哪点。」王希蓉脸色不佳,胡媚娴顿时芳心大喜。

    乔元狡猾道:「胡阿姨的脚趾甲经常换颜色,几乎每天都不同,妈妈的脚趾

    甲就始终是红色,粉红,偶尔有其他颜色,基本没换。」

    「我。」王希蓉娇羞,这小缺点没伤及脸面,她心里过得去,忸怩了一下,

    嗔道:「是妈妈懒。」

    胡媚娴眉飞色舞:「希蓉,晚点回家了,我给涂脚趾甲。」

    王希蓉一听,顿时大吃一惊:「哎哟,看媚娴你说的,我给涂脚趾甲差不多,

    哪好意思让你帮涂。」胡媚娴如今爱屋及乌,知道乔元深爱王希蓉,她必定讨好

    王希蓉:「不用客气的。」

    这话乔元爱听,手上使劲,悄悄挑逗胡媚娴的脚底敏感穴位。

    王希蓉哪好意思,连连摇头:「不不不,我自己涂就行。」

    胡媚娴柔声道:「自己涂不好的,我都是要春萍帮我涂脚趾甲,要我天天自

    己涂,我也没耐心,这样吧希蓉,我帮你涂,你帮我涂。」

    「呵呵,原来是这样,阿元你听到了么。」王希蓉心里豁然开朗,狠狠瞪了

    儿子一眼,那意思说,胡媚娴的脚趾甲之所以天天换颜色,那是有人使唤帮忙涂。

    乔元佯装没见,笑呵呵的,也在王希蓉的玉足上使出挑逗手法。

    王希蓉有了感觉,悄悄呻吟一下,也不好拒绝胡媚娴的好意:「既然这样,

    那我帮你涂,你帮我涂。」

    两位美熟妇相视一笑,百媚丛生,都禁不住呻吟:「啊,咝……」

    胡媚娴半眯着眼睛夸道:「每次给阿元捏脚,我就很舒服。」

    王希蓉百脉畅通,快意无限,禁不住深喘:「阿元,好好给你岳母捏脚,好

    好待她,她想要多舒服,就给她多舒服。」

    「希蓉。」胡媚娴似乎听出了什么,两位大美妇再次相视一笑,都愉悦地享

    受着乔元的精湛手活,那简直就是百骸舒爽,灵魂飞扬,一时间,两位美妇都沉

    浸在无边的舒惬之中,下体湿润了也浑然未知。

    乔元瞄了瞄两位超级大美妇的阴部,见水印斑斑,不禁暗暗好笑,扬声道:

    「胡阿姨,妈妈,你们换换位置。」

    乔元要同时给两位大美妇捏脚,所以捏完了胡媚娴的左足和王希蓉的右足后,

    需要两位大美妇调换位置,捏揉她们另外的一只玉足,哪知调换位置的一瞬间,

    胡媚娴和王希蓉都发现自己座位下湿了一片,登时羞臊万分,你不说我,我不说

    你,赶紧落坐。

    两位大美妇绝世芬芳,艳若桃李,水汪汪的大眼睛都看向乔元,见乔元一脸

    坏笑,两位大美妇又是羞得面面相觑,芳心乱跳。王希蓉赶紧说话儿避免尴尬:

    「媚娴,你的手指甲也是春萍帮涂的吗。」

    「嗯,好看不。」胡媚娴举起了两只纤美的小手,王希蓉抓住一看,连连点

    头:「好看,好美。」

    胡媚娴眼尖,也瞧出王希蓉有一双比拟自己的嫩白玉手,她不禁赞道:「希

    蓉,你的手也很漂亮,这样吧,以后让春萍也帮你涂手指甲。」

    「这。」王希蓉哪好意思答应。

    乔元疼母心切,忙道:「妈,你还不谢谢胡阿姨,有人帮你涂脚趾甲,我要

    天天看你换脚趾甲颜色。」王希蓉一听,娇嗔乔元要求多,语锋一转,就顺势答

    应了:「谢谢媚娴,谢谢你。」

    胡媚娴有了浓浓的欲火,她今天来洗足店找乔元,就是想换个地方和乔元做

    爱,她已沉溺在欲海中无法自拔,这会给乔元挑逗得全身敏感热烫,恨不得立刻

    让大水管插入,可惜王希蓉就在身边,胡媚娴也不敢过于大胆,芳心里暗暗着急,

    美脸酡红一片,故意悄悄的扯了扯按摩小裤,让肥美的阴户更突显,好诱惑乔元。

    哪知这小动作被王希蓉察觉,她佯装闭目享受,暗地里偷偷观察胡媚娴和乔

    元。

    胡媚娴见乔元半天没反应,索性暗示:「阿元,我脖子有点酸,可能是昨晚

    睡落了枕。」

    乔元一瞧胡媚娴的大眼眸,立刻心有灵犀,这种默契是在缅甸时就建立起来

    的,眉目传情只在那瞬间,乔元忙捞起了胡媚娴的玉足,用毛巾擦干:「妈,我

    给胡阿姨全身按摩了,你泡着脚,等会我也给你按。」

    「嗯。」王希蓉懒洋洋的应着,她倒要看看儿子是如何给胡媚娴全身按摩的。

    想起乔元那一次全身按摩就被大水管插入,王希蓉忍不住一阵脸热心跳,阴道里

    酥痒难耐,她的春心也在激荡,幻想着让大水管插入。

    「在这里按吗,到床上去不好吗。」胡媚娴忙对乔元使眼色,如果在贵宾一

    号的床上按摩,可以在王希蓉没有察觉之下偷偷插入,胡媚娴就想着插入,哪怕

    被王希蓉察觉,也没这么露骨。

    哪知乔元假装未知,给胡媚娴的后腰垫了一只枕头后,笑嘻嘻道:「在这里

    按也好,胡阿姨,要脱按摩衣了。」

    「好的。」胡媚娴白了乔元一眼,怪他不解风情。

    一旁的王希蓉瞠目结舌:「媚娴,你全脱啊。」胡媚娴娇娆道:「全身按摩

    当然要脱光了,有什么不对么。」

    王希蓉忸怩警告:「阿元,她可是你岳母,你按摩归按摩,别胡思乱想。」

    乔元笑嘻嘻道:「不会,不会。」王希蓉抿嘴娇嗔:「不会么,你看你下面成什

    么样子。」

    两个大美妇都向乔元的裤裆看去,都羞得脸红,乔元脸皮厚,揉了揉剧胀的

    裤裆,坏笑:「有反应而已,没有胡思乱想,那敢对胡阿姨胡思乱想。」

    胡媚娴羞道:「希蓉,你不说还好,说了阿元反而会胡思乱想。」王希蓉一

    时尴尬:「是的,是的,啊,不是,不是。」

    「咯咯。」胡媚娴浪笑,给乔元眨了眨一边眼,妩媚之极。乔元赶紧利索,

    脱去了胡媚娴的按摩衣,一具珠圆玉润的绝美身材完全袒露在乔元面前。

    乔元好不兴奋:「妈,你看胡阿姨的身材,好性感。」王希蓉美目异样,连

    连赞同:「确实很性感,比妈妈性感。」无意之中,王希蓉也暗示自己的性感,

    有较比之心。

    胡媚娴难能听不出王希蓉的弦外之音,她娇娆地挺起了胸脯,乔元候个正着,

    双手齐出,握住了胡媚娴的超级双乳,轻轻揉动开来:「胡阿姨的奶子好挺,结

    实的要命,弹性极佳,不按摩也想摸。」

    王希蓉一愣,觉得儿子这话有点怪怪的,可一瞧胡媚娴的媚惑之态,就觉得

    不奇怪了,儿子都和胡媚娴上了床,自然对胡媚娴的美乳迷恋,连她王希蓉都觉

    得胡媚娴的乳房漂亮,何况是男人。

    胡媚娴浑身电流肆虐,已情不自禁:「啊,希蓉,阿元最喜欢按摩我胸部。」

    乔元连连点头,竟然大胆炫耀:「妈妈,以前胡阿姨的奶子没有这么挺的,经过

    我的多次按摩,胡阿姨的奶子越来越挺了,你看,多挺。」一边说,一边双手推

    高胡媚娴的双乳,害得胡媚娴呼吸急促。

    「是吗。」王希蓉有感而发,她也希望儿子的手揉她的奶子。

    胡媚娴呻吟:「是的,啊。多亏了阿元……」

    乔元狡笑,一直手顺势摸下:「妈妈,你的肚子和胡阿姨的肚子差不多,肉

    肉的,滑滑的。」

    胡媚娴听出了蹊跷:「你怎么知道你妈妈的肚子是什么样子。」乔元反应快:

    「我也给我妈妈按摩过。」胡媚娴好奇问:「也是这样全身按摩吗。」

    乔元还没说,王希蓉赶紧抢先回答:「偶尔,偶尔让阿元给我全身按摩。」

    胡媚娴略有所思:「原来早给你妈妈全身按摩了。」

    「就是普通按摩。」乔元讪笑,他可不想过早让胡媚娴知道她和王希蓉早已

    经乱伦。

    胡媚娴当然也没想过这层,不过,她现在很想促成乔元和王希蓉乱伦,因为

    她知道乔元想和王希蓉上床。笑了笑,胡媚娴暗示道:「我说的就是普通按摩,

    难道还有特殊按摩吗。」

    王希蓉芳心剧跳,赶紧辩解:「没有什么特殊按摩,媚娴你别乱猜。」

    乔元娴熟施展他的按摩技艺,秀气有劲的双手已然摸到了胡媚娴的小腹,手

    掌刚好覆盖胡媚娴的肥美阴户:「妈妈,你的毛毛比胡阿姨的多,但胡阿姨的毛

    毛比你的整齐。」

    胡媚娴娇羞,一条修长美腿悄悄勾住了乔元腿弯。王希蓉张望了几眼,脸红

    红的颔首:「是很整齐,媚娴经常梳理毛毛吗。」胡媚娴忍不住扑哧一笑:「哪

    有闲心梳理毛毛,我天然这样的,希蓉,你下面是不是乱糟糟的。」

    王希蓉白了儿子一眼,娇嗔道:「也没阿元说得那么夸张,就没你的整齐。」

    乔元嬉笑,手指轻揉胡媚娴的湿润阴唇:「胡阿姨的穴穴和妈妈的穴穴都很

    肥,妈妈的像包子,胡阿姨的像馒头,我都喜欢。」说着,手指悄悄用劲。

    「阿元,啊……」胡媚娴禁不住呻吟,因为乔元狠搓了肉瓣,胡媚娴有大面

    积触电的感觉。乔元兴奋道:「妈妈你看,胡阿姨很敏感,轻轻碰一下就有强烈

    反应。」

    王希蓉调侃:「媚娴,你这么敏感,给阿元按摩的话,你受得了吗。」胡媚

    娴媚眼如丝:「只要舒服,就什么都不在乎了。」紧接着又是一声销魂呻吟,原

    来乔元的手指头滑入了娇艳欲滴的肉穴口。

    「妈妈,胡阿姨的穴穴很紧,手指头一插进去,就被吸住。」乔元调皮地将

    中指徐徐插入胡媚娴的肉穴,拇指则按住阴蒂,轻轻抽拉,胡媚娴顿时娇媚得如

    发了情,腴腰轻轻地配合摇动。

    王希蓉佯装吃惊:「阿元,你怎能把手指头插进去,她是岳母。」乔元正色

    道:「按摩当然要插进去,穴穴里面也要按摩,岳母的穴穴也是穴穴。」

    「嗯啊。」胡媚娴似笑非笑,挺胸呼吸。

    王希蓉关切问:「媚娴,你是不是觉得很难受,阿元这样子,是不是很没礼

    貌。」

    胡媚娴娇羞不语,只是摇头,修长的腴腿自然张开。

    忽然,王希蓉瞪大了眼珠子:「阿元,你脱衣服干什么。」乔元不紧不慢道:

    「按摩啊,要插进去给胡阿姨按摩穴穴。」脱下短裤,只见巨物凌然,乔元在剽

    悍硬挺的大水管上涂了点润滑油,一阵撸动,大水管如钢枪般裎亮,黝黑的龟头

    如鹅蛋般圆粗。

    王希蓉不说话了,她屏住呼吸。

    只见乔元手握钢枪贴上去,枪口对准了胡媚娴的肥美馒头,触了触湿润肉瓣,

    腰腹一挺,大水管扎入了馒头穴,胡媚娴张嘴就喊:「啊,好粗。」

    喊声在持续,因为插入也是持续,足足插了一分钟,大水管才完全插到尽头,

【1】【2】【3】【4】【5】【6】【7】【8】【9】【10】【11】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