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01章

+A -A

    
【作者:小手】



◆ 第一章




  月色暗澹。



  坐落在承靖市城北郊区的利娴庄园蒙上了一层诡异。



  音乐悠扬,庄园内的饭厅里,只有两人在吃晚餐,他们是庄园的主人利兆麟,一位五十多岁,成熟绅士的男人,还有一位是他的儿媳洗曼丽。



  晚餐很愉快,红酒飘香,妙语如珠的利兆麟至少让儿媳笑了十五次,这是丈夫利灿去了美国后,冼曼丽最开心的一晚。



  不知不觉中,冼曼丽喝下了第十五杯拉菲红酒,她几乎每笑一次,就喝一杯。



  透明的玻璃高脚杯最适合盛着红色液体,勾人慾望,催人多饮。



  喝了十五杯后,即使有酒量的男人也会有醉意,何况酒里放了一些能让女人情慾勃发的东西,所以冼曼丽醉了,她醉眼朦胧,娇娆妩媚,醉酒的女人比平时更迷人。



  利兆麟也醉了,他不是酒醉,他是被儿媳的美色深深吸引,他陶醉于冼曼丽身上那一袭暗红色的连体紧身裙,女人的身体线条勾勒得几乎完美。她婀娜多姿,鼓鼓的胸部浑圆高耸,袒露的低领下,那一片雪白令人遐想。



  利兆麟的呼吸有点浑浊,下腹的热火在熊熊燃烧,他大胆欣赏冼曼丽的乳沟,他喜欢儿媳的气质,喜欢她的火辣性感身材,喜欢她的一切,利兆麟等待这一刻等了很长时间。



  酒醉的人都喜欢马上去睡觉,冼曼丽也不例外,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不能喝了。



  利兆麟很慇勤地搀扶冼曼丽回卧室休息,他搀扶得很稳,几乎将冼曼丽抱在怀里。



  冼曼丽脚步踉跄,似乎醉得很深,她完全没意识到鼓鼓的胸部被利兆麟握在手中,也没有意识她的翘臀正摩擦利兆麟的裆部。



  利兆麟已经很兴奋,他没有羞耻感,更没有罪恶感。



  他几乎半抱半扶地将冼曼丽扶倒了大床。



  轻轻放下,娇躯性感,冼曼丽趴伏在床,双腿垂伸在床外,这是一双晶莹雪白,修长结实的美腿,那紧身裙包裹中的臀部浑圆挺翘。



  利兆麟很想慢慢抚摸这浑圆的臀部,慢慢地亵玩,可突然间,他的呼吸变得很急促,表情很痛苦,甚至有点狰狞,他迅速改变主意,疯狂地脱掉衣服,全部脱光,伟岸的大肉棒高高挺举。



  接着,他一下子就推起了冼曼丽的连体裙,露出了白嫩嫩的臀肉,继而拉下了丁字形小蕾丝,没有一刻耽搁,伟岸的大肉棒迫不及待地插入了冼曼丽的肉穴,巨大的快感令两人都在呻吟。



  酒醉的冼曼丽以为是丈夫,儘管她丈夫利灿远在美国,但朦胧的意识里,她以为是丈夫压在她身后。



  利兆麟挺动大肉棒,用力挺动,他不在乎冼曼丽酒醉还是清醒,他的阳具剽悍粗大,他深信空窗已久的儿媳需要性爱,那红酒里放了不少的催情药,哪怕冼曼丽再坚贞,也难以克制情慾。



  冼曼丽在呻吟,嘴里断断续续地讚着:「老公,好厉害,好厉害,用力爱我,啊啊啊……」



  她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是她丈夫的父亲在姦淫她。



  ※※※



  天昊天房地产开发公司营销部的会议室里。



  营销总监吕孜蕾神色严峻,这几个月的销售记录非常糟糕,作为营销部的主管,吕孜蕾已是殚思极虑,竭尽所能。



  会议室的气氛极度压抑,没有人说话,市道不景气,神仙也无能为力。



  这时,一个电话打进了吕孜蕾的手机,她本不愿接听,可一看来电显示,她还是迅速接通,「孜蕾,我要见你,马上。」



  对方的语气很急迫,是个女人的声音。



  「有什幺事,等晚上我到利娴庄了再聊好幺,我正在开会呢。」



  吕孜蕾好不心烦,就算是最好的闺蜜来电,她也语气不善。



  「我不管,我马上要见你,我已经快到老地方了。」



  电话突然挂断,吕孜蕾更气恼,她把手机轻轻放在会议桌上,神情冷峻地环视着与会人士,那细边黑框眼镜背后,一双犀利的大眼睛隐隐有了一丝倦意。



  会议已持续进行了三个小时,吕孜蕾想想也该停止会议,让大家休息,她简要布置完公司的下周营销计划后,便宣布了散会。



  电话是她好闺蜜冼曼丽打来,在这世上,也只有冼曼丽敢这样命令吕孜蕾。



  身为承靖市十大房地产开发商,天昊天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营销总监,吕孜蕾从来都是命令别人,没有别人能命令她,哪怕是公司的董事长陈铎也要对吕孜蕾客客气气,不仅因为吕孜蕾为公司带来巨大利润,还因为吕孜蕾是他陈铎心目的三大美女之一。



  承靖市是一个超级繁华大都市,美女多不胜数,陈铎阅女无数,能让他如此评价三个女人绝不容易。



  巧的是,陈铎心目的三大美女都互相认识,都关係极好,她们是吕孜蕾,冼曼丽,郝思嘉。



  其中后两位都已嫁作他人妇,唯独吕孜蕾依然单身,朋友圈谣传她还是处女。



  「吕总监,晚上有空幺。」



  一位很有型的公司职员大胆向吕孜蕾发出邀请。



  对于下属的邀请,一般情况下,只要工作不忙,吕孜蕾会欣然赴约,不是答应下属的追求,而是给下属一个面子,下属有了面子,就算追求被婉拒,也会更加努力工作,这是吕孜蕾笼络下属的手段。



  这次,吕孜蕾依然温言拒绝:「打消约我的念头啦,我都快累死了,我现在就想睡觉。」



  「您好好休息。」



  男子没有多少失落,更多的是心疼,在这场国际金融风暴的席捲下,买房子的人少了,天昊天的业绩几乎腰斩,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吕孜蕾为公司操碎了心,她真的累坏了。



  大家惊讶地发现,吕孜蕾一手拎着手袋,一手提着两只高跟鞋,赤着脚离开公司,她累得都不愿穿高跟鞋了。



  吕孜蕾穿高跟鞋的身姿是难以形容的美,她身材高挑,修身衬衣搭配一条半身窄裙永远是她的经典白领打扮,至少陈铎是这幺认为,他在公司大门等候多时,很绅士地截住了吕孜蕾:「孜蕾,晚上我请你吃饭,赏个脸吧。」



  吕孜蕾招停了一辆出租车,微微浅笑:「晚上再说,我现在有急事去办。」



  对待公司大老闆,吕孜蕾需要技巧,既不能单独接受大老闆的邀请,也不能断然拒绝。



  吕孜蕾从来没给过陈铎一次单独约会的机会,去吃饭可以,必须五人以上,吕孜蕾不想招致任何闲言碎语,在天昊天工作了四年,如此美丽的吕孜蕾居然没有任何绯闻,这不能不算是一个奇迹。



  望着出租车远去,陈铎冷笑:「一个星期内,我得不到你,我的姓倒着写。」



  十五分钟后。



  吕孜蕾在一家名叫『足以放心』的高级洗足会所一八零室vip豪华单间里见到了冼曼丽,这是一位极美少妇,桃颊粉腮,肌肤嫩白,有着一双水灵灵的杏眼,她的美色能匹敌吕孜蕾。



  很显然,冼曼丽在发小脾气,她端坐在一张柔软豪华的贵妃椅上,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瞪着吕孜蕾:「太过份了,你让我等了十五分钟。」



  声音很嗲,很软,不像责怪人的口气。



  吕孜蕾没心思解释,她扔掉手袋和高跟鞋,懒懒地坐在冼曼丽身边,有气无力问:「这幺急着找我,有什幺事。」



  「我……」



  冼曼丽刚想说话,VIP豪华单间被人推开了,从外走进一位圆脸,看起来很憨厚的男子,他一见房间里的两位美丽女士,马上堆起了满脸笑容:「吕总,曼丽,你们来了啊,好久不见,两位美女越来越漂亮了。」



  「张经理会说话。」



  吕孜蕾和冼曼丽都半笑不笑。



  跟着张经理鱼贯而入的是一男一女两位身穿会所制服的服务生,女的伶俐,专门泡茶招呼;男的眉清目秀,清瘦的脸上略显稚气,他背负着双手笔直站立着,表情木讷。



  紧接着,又有两名健壮男子各提来两只小木桶,木桶里盛着大半桶冒着热气,气味微香的泡足热水。



  寒暄了几句,吕孜蕾笑盈盈道:「张经理,你去忙吧。」



  「好的,好的,有什幺要求需要,随时吩咐他们。」



  张经理点头哈腰,态度非常热情,他刚想转身离去,吕孜蕾似乎反应了过来,她蹙着月眉,喊住了张经理,脸色微愠:「等等,张经理,我们是有两月没来了,你不会就因此不待见我们吧。」



  张经理愣愣道:「吕总,这从何说起,我不是很明白。」



  吕孜蕾斜了一眼身边的制服男孩,直截了当说:「你竟然叫一个小孩子帮我们洗脚?」



  张经理明白了,他笑呵呵道:「吕总,你误会了,如果你不满意,我马上给你们换另一位师傅……」



  话没说完,一位服务小姐疾步跑来,苦着脸说:「张经理,刘局长说要赶飞机,问你能不能先让阿元过去帮他洗脚。」



  张经理刚想点头,一直沉默不语的冼曼丽开声说:「别换,就他了。」



  「好好好,你们慢慢享受。」



  张经理笑眯眯地侧过脸,叮嘱男孩:「阿元,你要好好给这两位美女姐姐服务,知道吗。」



  「知道。」



  男孩的声音不大,大家都能听到。



  张经理满意离开,顺手关上了一八零室的房门。



  其实,冼曼丽早留意这个神情木讷,眉清目秀的男孩,他年纪不大,但胸戴金质椭圆形徽章。



  冼曼丽和吕孜蕾都是洗足会所的常客,知道这里的技师分为四个级别。



  水平最差的是实习生,收入一般,胸口佩戴铁质徽章,他们要经过严格考核后,才能升为银质徽章,拥有银质徽章的洗足技师佔了会所的绝大多数,他们的收入相应大大提高,基本月入五六千。



  再上一级就是金质徽章,这级别基本属于领班以及技艺超群的老技师,人数很少。



  最后一种是紫金徽章,据说,整个会所只有两人得到过紫金徽章,一个已死,还有一个就是刚才那位圆脸张经理,他的紫金徽章不再佩戴身上,只放在他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



  因此,冼曼丽认为这男孩的技艺必定不差,加上刚才有客人专点男孩去服务,冼曼丽就决定留下这男孩,管他是什幺局长,部长。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足以放心』洗足会所是一座奢侈的地方,是一座专门为富人服务的宫殿,这里装饰富丽堂皇,设施一流,服务绝对周到,令客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当然,这里消费的价格也不菲,洗一次脚,最低消费也要三百元。



  冼曼丽和吕孜蕾经常来这里洗足聊天,说最闺蜜话,谈最隐私的事儿,有时郝思嘉也来,只要一说老地方,她们三位都知道是在这里。



  「喂,背过脸去。」



  吕孜蕾冷冷说,她有点不喜欢这个男孩,她是这里的VIP消费客户,她希望得到慇勤服务,包括笑脸,可这男孩的表情有点呆木,像有谁欠了他几十万似的。



  此时,冼曼丽已脱去高跟鞋,把双足放入木桶的热水里,一丝惬意爬上了她娇俏的瓜子脸。



  可吕孜蕾还穿着黑色丝袜,她必须先把丝袜脱下来,才能泡足。



  男孩很听话的转过身去,面对着宽大的等离子电视,电视上播放的是女人如何去痘,如何减肥丰胸的节目,这种节目,男孩绝对不喜欢看。



  冼曼丽想笑,可一想到自己的事,她笑不出来。



  吕孜蕾本可以先去洗手间更衣,脱丝袜,做好泡足的准备,可疲累的身子一坐在柔软的贵妃椅上,她就再也不想站起来。



  好在丝袜不是吊带的那种,很容易脱下,不到一分钟,吕孜蕾就脱去了丝袜,露出一对修长美腿。



  她把双脚放入木桶,整理好窄裙,遮好隐私处,这才叫男孩转身。



  男孩捲起袖子,探手入桶,一瞬间,吕孜蕾和冼曼丽都瞧出了异样,这男孩长着一双很像女人的手,从手背上看,细润白嫩,手指修长。



  她们还发现,男孩手心有厚茧,十指的指头个个都有厚茧,估计是干重活多了手才长茧,两个美女都露出鄙夷之色,因为只有穷人才干重活。



  「到底怎幺了。」



  吕孜蕾把脑袋靠在冼曼丽的肩上,冼曼丽的脸蛋儿则贴着吕孜蕾秀髮,两美交映成画,美不胜收。



  只可惜男孩不懂欣赏,只顾着低头为两个美人洗脚。



  犹豫一会,冼曼丽幽幽道:「我失身了。」



  吕孜蕾忽地坐直身子,两眼瞪圆,气得咬牙切齿:「我说冼大小姐,你有没有搞错,你就为了这事十万火急似的找我?拜託,我当时正在开会,我要为公司很多人的饭碗着想。」



  在吕孜蕾看来,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失身给一个男人并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儿,她身为公司的营销总监,又拿着公司的股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