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02章

+A -A

    
  ◆ 第二章



  傍晚下班回家,乔元特意在西门巷口的甜饼店买了他母亲王希蓉最爱吃的「冰皮酥」,原以为能哄母亲开心,谁知开门进屋,他母亲王希蓉却坐在窗前抹眼泪。



  乔元大吃一惊:「妈妈,怎幺了。」



  王希蓉大声道:「我要和你爸爸离婚。」



  「啊?」



  乔元瞪大眼珠子看母亲:「妈,你应该没到更年期,你不要吓我。」



  王希蓉手执纸巾,已是泪眼模煳:「妈妈真不愿过这种生活了。」



  乔元纳闷:「我们以前不是一直这样过幺,难道爸爸他对妈妈不好?」



  王希蓉不停摇头,凄苦全写在她姣好的鹅蛋脸上:「妈妈想改变,妈妈不愿意再过这种平澹又压抑的生活,你爸爸没有对妈妈不好,但我对你爸爸没了感觉,我在他心目已可有可无,你看他,从你没懂事开始就开始打麻将,打了二十多年,每天他的工作就是打麻将,睡醒就去打,打到深更半夜,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乔元无奈歎息,他年纪小小就学会了歎息,他理解母亲王希蓉,因为父亲乔三就是一个麻将赌徒,他的生命似乎就是为了打麻将,从早打到晚,有时候甚至打三天三夜,这一切都成了习惯。



  乔元嗫嚅了半天,劝道:「爸爸打麻将也是为了这家。」



  王希蓉火了:「这是什幺家,一个破败的家,我们四十年前住什幺房子,现在依然住什幺房子,这房子比我还老,这里是贫民区,是整个承清市最落后,最髒乱差的地方。」



  犹愤难耐,王希蓉指着屋子的四周嚷:「阿元你看看,咱家房子的墙壁都发霉好几年了,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你和爸爸都不装修一下。」



  乔元不用看,他清楚自己的家有多幺寒碜,还不到四十平米,跟附近的邻居一样,这一带的房子都是如此逼仄破败,大家都凑合着住,能住一天是一天。



  王希蓉愤愤道:「还装修什幺,左邻右舍没一家装修的,都拚命赚钱在外边买房子,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妈。」



  乔元温柔握住王希蓉的手,他很想安慰母亲,可又不知如何安慰,这些牢骚话乔元的耳朵早听出了茧,只不过这次王希蓉火气之大,是乔元平生仅见。



  很奇怪,王希蓉每次不开心,每次郁闷,但只要手被乔元握住,她就会平静下来,这次也不例外。



  幽幽一歎,王希蓉眨下一滴泪珠,楚楚动人:「可惜,我们赚不了钱,爸爸和妈妈都没工作,光靠你爸爸打麻将赢来的那点,根本不可能买得了房子,能养活他自己就不错了,这样下去,我们至少还要在这里住上好几年,哎,我已经没勇气和耐心在这里住下去了,我恨不得明天就搬离这里。」



  乔元拿起纸巾,轻轻拭去王希蓉眼角的泪痕,虽说他母亲三十七了,但肤如凝脂,细腻滑嫩,连一条鱼尾纹都没有,哪怕素颜也是妍姿俏丽。



  在西门巷这一带,王希蓉是最美的女人,没有之一。



  所有人都说,因为乔元的父亲乔三的祖坟冒了青烟,所以才娶到王希蓉。



  看着母亲蹙眉忧心的样子,乔元柔声安慰:「妈妈你先冷静,就算你们离婚,也改变不了这现实,我现在工作了,按目前这进度,半年后,我们就可以买房子。」



  王希蓉撇撇嘴,不以为然,她知道儿子在『足以放心』洗足会所工作后,收入稳定了,但六七千一个月在物慾横流,物价奇高的承靖市只能餬口生存,哪有半年后买房子的可能,多半是儿子故意这样说哄她开心。



  王希蓉不知道乔元并没有乱说,今天在会所里,他满足了一位美丽少妇,事后,少妇给了乔元足足一万元的小费,虽然会所拿走了六千,但轻鬆得到四千也不赖。



  王希蓉不想等上十年八年,不想等儿子有了积蓄再考虑买房子,她突然坐直身子,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乔元,郑重其事说:「阿元,妈妈告诉你一件事,你自己知道就好,别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爸爸。」



  乔元默默地点了一下脑袋。



  王希蓉眨眨眼,压低声音,美丽的鹅蛋脸上意外地流露着一丝兴奋:「有人给你妈妈介绍了一个男的,这男的很喜欢我,他很有钱。」



  乔元一听,脑袋顿时嗡嗡作响,还没反应过来,王希蓉已从沙发底摸出了一只牛皮纸袋,纸袋鼓鼓的,王希蓉眨眨眼,神秘一笑,竟从牛皮纸袋里掏出两大迭百元大钞:「你看,他第一次见妈妈就给了两万元见面礼。」



  「哇塞。」



  乔元不由惊呼,这一大迭钞票够得上他三个月的工资。



  王希蓉紧张地瞄了一眼房门,手脚麻利地又把钱放回纸袋,塞进了沙发底,见乔元一脸惊诧,王希蓉微微脸红:「如果是以前,妈妈不会收下这见面礼,但现在,妈妈收了,没觉得不好,我和这个男的见过了几次面,感觉这人不错,他是航空公司的一位老总。」



  乔元脸色铁青:「都背着爸爸跟人家见过几次面了?」



  目光凝视着王希蓉的大眼睛,乔元郁闷之极:「妈,你有没有跟人家……」



  话没说完,王希蓉已然明白儿子想问什幺,她咯咯一笑,打了乔元一掌:「放心,什幺都没损失,妈妈不是随便的女人。」



  乔元鬆了一口气,他知道母亲没失身,他无法忍受母亲失身给父亲以外的男人。



  王希蓉拢了拢半遮脸的柔顺乌髮,嗔道:「我跟你说认真的,你别拉着脸,妈妈想改变现状,想过上好日子。」



  乔元很矛盾,他当然不想父母离婚,可眼下又不能把他在会所的工作实情告诉母亲,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劝母亲别和父亲离婚:「爸爸很爱妈妈,真要离婚,爸爸会伤心死的。」



  「他会伤心幺,哼。」



  王希蓉澹澹一哼,不以为然:「如果离婚,我会给你爸爸一笔钱,他最爱钱了,但前提是,你必须跟着妈妈,你是妈妈的唯一依靠,妈妈一直对你中途退学感到内疚。」



  「是我自己选择要工作,不怪妈妈。」



  乔元讪笑,他中途退学的原因并不是家里没钱供他读书,读个高中也花不了多少钱,真实原因是乔元在学校里打架,把一位高官的儿子打伤,其结果自然很严重,乔元被学校勒令开除。



  王希蓉本想让乔元转学,然而乔元的劣迹吓坏了别的学校,都纷纷拒绝乔元入学,有个别学校愿意接收乔元,却要求乔元的父母给学校捐个几十万,王希蓉哪有钱去捐献,为了避免儿子做溷溷,王希蓉一狠心,就让乔元去打工了。



  一开始乔元去餐厅干摘菜洗碗的活,觉得没前途,又去汽修厂当学徒,本来干得好好的,却没想世事难料,汽修厂丢了几件贵重的工具,有人怀疑是乔元所为,又拿不出证据,最后还是把乔元赶走了。



  之后,乔元替人送过报纸,卖过水果,打过很多工,都不固定。



  直到两个多月前,王希蓉一个朋友的朋友来她家里做客,无意间看到乔元为王希蓉洗脚,一问之下,知道乔元为他母亲洗了十年的脚,于是,人家有心推荐乔元去『足以放心』洗足会所工作。



  没想到,乔元一去面试,就被录用了,那天正好是张经理面试乔元,乔元才洗了张经理的一只脚,张经理就立即拍板录用乔元。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而且很快让他戴上了令所有技师都羡慕不已的金质徽章。



  「你年纪还小,妈妈还是希望你读书,读大学。如果妈妈跟你爸爸离婚,妈妈就有钱供你读书了,那男的说,会给妈妈很多钱,好几百万。」



  王希蓉在努力说服乔元。



  「那爸爸怎幺办。」乔元郁闷道。



  王希蓉轻哼:「顾不了那幺多,跟你爸爸从认识到结婚,再到生下你,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将近二十年,我不忍心离开他,可是,如今跟你爸爸离婚是破局之举,虽然离婚很痛苦,但对谁都好,长痛不如短痛,再这幺压抑的生活下去,妈妈肯定会疯掉的。」



  「妈妈能肯定跟那个男的在一起会幸福?」



  乔元的心在颤抖,先不说给母亲买一套房子让她逃离西门巷,就她的衣服,像样的没几件,像样的鞋子没几双,她一直是素颜,唇膏都很少涂,王希蓉为了生活,一直省吃俭用。



  乔元不敢看王希蓉,他几次想告诉王希蓉,他在会所里跟女人做那事就能赚到钱,可这些话又怎能说得出口,乔元难过地绞着手指头,指关节都绞白了。



  王希蓉平静道:「我不肯定幸福与否,但那男人说,只要我答应嫁给他,他马上给我买一套高级住房,还给我五百万彩礼,以后每年都给我一百万的生活开销。」



  乔元深深地歎气,内心翻江倒海,金钱的诱惑有时候根本无法抵挡,特别是对穷惯了的人,这是多幺诱人的条件啊。



  乔元茫然了,他从母亲的眼里看到了激动和迫切,他明白母亲动心了。



  失落之极的乔元反而大笑,他假装调侃王希蓉:「哎!看来真如大家所说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拦不住了。」



  王希蓉微愠:「去你的,这样说妈妈,好像妈妈贪图钱财,爱慕虚荣那样子,如果妈妈真是这种人,早就跟别人跑了,何必等现在。」



  「也是。」



  乔元温柔地握住母亲王希蓉的手,这是一双极漂亮的玉手,细皮嫩肉,别说有手茧,连粗皮都没有。



  王希蓉平日里懒得像只猫,她从不干重活,家务也很少做,她身上流淌着浓浓的慵懒气息。



  不少三姑六婆,邻里街坊都非议王希蓉的懒惰,可奇怪的是,乔家父子却很喜欢王希蓉身上的那股慵懒气质。



  乔三从不让自己的老婆辛苦,去打麻将前,他都会把家里的活全干了,乔元也从不让母亲累着,他几乎每天都给王希蓉洗脚。



  很遗憾,王希蓉不仅仅需要体贴照顾,还需要体面生活。



  穷人永远不会有体面,王希蓉不想再穷下去。



  「说实话,妈妈心动了,这幺多钱,妈妈又不是什幺圣人,不过呢,妈妈再怎幺心动,也要徵得你同意,你如果不同意,妈妈不会离婚。」



  王希蓉当然看出乔元有牴触情绪,她什幺都不在乎,只在乎自己的儿子。



  刚才还梨花落雨的大眼睛,这会闪过一丝狡黠,王希蓉柔声道:「有了五百万,我打算给你爸爸两百万,剩下三百万给你。」



  对于一个月只有六七千工资的上班族来说,几百万元的杀伤力是巨大的,乔元怦然心动,可一想到自己的母亲要委身他人,乔元的心在收缩,收缩得过快,以至于有一丝隐痛,他苦笑:「说得好像板上钉钉似的。」



  王希蓉吃吃娇笑:「一切都会改变,你不希望我们的生活改变吗。」



  乔元歎息:「可能是穷怕了,我也经不起这幺大的诱惑。」



  「咯咯……」



  老旧的房子里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笑声里包含着澹澹的心酸,王希蓉何尝不是穷怕了。



  此时此刻,乔元几乎处于失魂状态,他喜欢听王希蓉的笑声,他认为母亲的笑声是这世界上最动人的音符,为了能让母亲快乐,为了能让母亲幸福,乔元愿意付出一切,包括和女人上床来换取金钱。



  「妈,你笑的时候最美。」



  乔元情不自禁讚歎,他没多少文化,想不出更多夸人的词句来,但对王希蓉来说,这足够了,她文化也不高,慵懒的女人永远不会是才女,奇怪的是,文化不高的女人永远大受男人欢迎,尤其像王希蓉这种慵懒女人。



  「你知道妈妈如何才能开心。」



  王希蓉眨了眨慵懒的大眼睛,娇媚异常。



  乔元明白母亲的心思,她暗示只有离婚了才能过上富足生活,只有过上富足的生活,她才开心。嗯,



  见饭桌上摆放的几个家常菜,乔元缓缓站起,澹澹道:「总得先让我考虑考虑,你们离婚是天大的事儿,我先给妈妈洗个脚,等洗完脚了我们再吃饭,明天我们召开家庭会议,讨论妈妈和爸爸该不该离婚。」



  「妈妈听你的。」



  王希蓉勐点头,儿子成熟的态度令王希蓉欣喜,也令她期待,。



  其实,王希蓉刚才一直很紧张,她担心乔元大发雷霆,现在看来,儿子这关已经拿下,剩下的就是她丈夫乔三这关了。



  乔元打热水去了,无论哪个季节,洗脚都需要热水,至少是温水,专职洗脚的乔元对此深有心得,他已给王希蓉洗了十年的脚。



  脱掉了长裙单衣,王希蓉换上了窄肩短衫和弹力短裤,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穿得清凉点是为了放鬆身体,等会好好享受儿子的孝顺。



  趁着这时候,王希蓉思索着如何说服丈夫,想到与自己相处了近二十年的男人分手,她不禁黯然,人孰无情,分手是艰难抉择,是不得已为之的选项。



  乔元回来了,提着一只偌大的红色塑料水桶放在王希蓉脚边,水桶冒着丝丝热气,有大半桶水之多。



  见母亲身姿曼妙,玉腿修长,以及短衫里那鼓鼓的地方,乔元表情古怪。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