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04章

+A -A

    
◆ 第四章



  胡媚娴等郝思嘉哭了一会,便轻拍她的背嵴柔声安慰:「好啦,好啦,别哭了,跟我说说你家里的情况。」



  郝思嘉收起哭声,依然抽泣,她断断续续地把她丈夫邱宜民的电子厂巨亏,以及他们邱家即将破产的事告诉了胡媚娴,听得胡媚娴不胜唏嘘:「天啊,原来你家已沦落到了这地步,为何你不早点跟我说,生意场上的东西,我和兆麟可以帮上一点忙的。」



  郝思嘉轻擦眼角泪痕:「我哪好意思跟媚娴姐说,宜民爱面子,他还要我不要对曼丽,孜蕾她们说。」



  「你现在有什幺打算。」



  胡媚娴柔声问。



  「没有打算,走一步算一步。」



  郝思嘉低头抽噎。



  胡媚娴柳眉轻佻,乌黑的眸子转了转,歎息道:「哎,你老公就是那种爱面子活受罪的典型,现在他还拉着你一起受苦。破产不是那幺简单的,光有从头再来的雄心没用,破产法有规定,破产人五年内不能经商,你今年都二十七了,等过了五年,你老公再经商,就算他勤奋勤力,头脑灵活,他也要再奋斗几年才能成功,前后需要十年,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你在拿你的青春赌明天,试问一个女人有多少个黄金十年。」



  郝思嘉一听,本来以干的脸颊又湿了,泪珠大颗大颗地滚落:「呜呜,媚娴姐,你说我该怎幺办。」



  「你真想听我的想法,我就说。」



  胡媚娴爱怜地递上手绢,郝思嘉急抱住胡媚娴的双手,用力点头:「我想听,媚娴姐的话我全听,我现在已六神无主。」



  「你有两条路选择。」



  胡媚娴端正了身姿,严肃道:「第一,趁着你现在还年轻,赶紧离婚,虽然狠心了点,但对双方都是解脱,邱宜民可以毫无牵挂地重头再来,你呢,也重新开始新生活,找个有钱人嫁了,该享受的享受,该生孩子的生孩子。」



  「宜民有提出离婚,我不同意。」



  郝思嘉轻轻摇了摇头。



  胡媚娴明亮的大眼睛闪过一丝喜色,她干咳两声,甜笑道:「世上自有真情在,我胡媚娴很感动,但真情不是喝白开水,还得要麵包,如今只能走第二条路了,你得全力扶持邱宜民,帮他渡过难关,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实话,他现在缺口六千万并不算很多,只是金融风暴下的市场很低迷,你丈夫那种电子厂首当其冲,不容易融资,银行怕深陷泥潭,自然也不敢给你们贷款。」



  「是的,银行都躲着宜民。」



  郝思嘉郁闷不已。



  「那你想不想走第二条路呢。」



  胡媚娴微微紧张。



  郝思嘉考虑都不考虑就应承了下来:「我走,我选第二条路,不知我如何才能帮助我丈夫。」



  胡媚娴竖起葱白食指,娇声说:「呐,我胡媚娴只想帮你,我有一句说一句,无论你听不听,我只说一次,以后绝不再说,如果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建议,你就当我胡媚娴放了一个臭屁。」



  「媚娴姐,你直说就是,我不会不听。」



  郝思嘉急得顿足,她从胡媚娴的表情上看到了挽救丈夫的机会,她后悔为什幺不早点找胡媚娴帮忙。



  「好吧,你仔细听着啊。」



  胡媚娴妩媚一笑,神秘问:「思嘉,你知道你有多漂亮吗,你知道有多少男人喜欢你吗。」



  郝思嘉一怔,有点不好意思。



  胡媚娴接着说:「你要善用你的本钱,你的本钱就是漂亮,既然你现在深陷危机,你就应该利用你的本钱化解危机,思嘉,你明白我意思了吗。」



  郝思嘉无语,她不笨,她马上就明白了胡媚娴的意思,心一下就凉了下来,甚至还有一丝愤怒,即便面临破产边缘,郝思嘉也没想过要出卖自己,利用色相,她知道自己依然漂亮,哪怕结婚了,也有很多男人投来炙热的目光。



  「你很聪明的,你应该明白了我的意思。」



  胡媚娴仔细地看着郝思嘉,内心越发紧张。



  「我……我不知道该怎幺办。」



  郝思嘉眼光闪烁,不敢直视胡媚娴,心里寻思着:先听听她如何说,我郝思嘉可不是随便出卖身体的女人。



  「你信媚娴姐吗。」



  胡媚娴小声问,郝思嘉轻轻颔首:「我现在除了自己,就信媚娴姐了,我连宜民都不信,我担心他还有什幺事瞒着我。」



  「这你就不用去管了,你全心全意帮他就是。」



  「我怎幺帮他,我什幺都不懂。」



  胡媚娴神秘一笑,挑明道:「你也知道,媚娴姐经常办派对,在社交场上有点小名气,这社交场就是多认识人,能认识到各种各样的人,其中也包括特别喜欢美色,又特别有钱的男人,如果思嘉能放下女人的自尊,我敢说,半年之内,你可以拿到六千万,甚至更多。」



  郝思嘉大吃一惊:「六千万!」



这三个字重重地击在她心坎上,她有点发懵,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问:「媚娴姐是说,要……要我跟男人上床?」



  胡媚娴颔首:「你可以选择,你不是被动的,只有你满意了,你愿意了,你才跟某个男人上床,从某种意义来说,你没有耻辱感。」



  「我觉得一样。」



  郝思嘉怦然心动,如果有了这一大笔钱,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似乎每个人的道德和尊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有价的。



  既然话已说开,郝思嘉也掏了心窝:「就算我愿意,宜民的厂子也等不了半年,他只能支撑三天。」



  胡媚娴彷彿早预知郝思嘉有这层顾虑,她嫣笑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先借六千万给你,不计利息,不过话说回来,六千万可不是小数目,卖了我胡媚娴值不了六千万,所以,我得正事正办,你们夫妻俩要给我立个字据,顺便拿你丈夫的厂子做抵押。」



  郝思嘉抬起头,瞄了胡媚娴一眼,美脸一片苦楚:「那我是不是要跟很多男人上床,三个月后,我岂不是成了残花败柳。」



  「跟男人上床而已,不是去工地搬砖头,你跟你丈夫结婚了几年,没见你残花败柳,只见你越来越漂亮,当然,跟陌生男人上床和跟丈夫上床是两回事,但实质是一样的,我说过,你不是被动的,是你选择别人,不是别人选择你,你就当结交新朋友,以重新谈恋爱的心态认识男人,素质不高的,你不结交。没有感觉的,你不结交。没有钱的男人,你更不能结交。」



  「啊。」



  郝思嘉被胡媚娴的奇谈怪论逗乐,她脑筋急转,一五一十地跟胡媚娴计算起来:「先不说对男人有什幺要求,就说我三个月内要获得六千万,平均每月要拿到两千万,平均每天要有七十万,如果一天跟七个男人上床,以每个男人给我十万算起,三个月下来,我至少要跟六百个男人上床,六百个男人啊,我还能挑选吗,恐怕随便给钱,我就男人上了,人尽可夫,还不如死掉算了。」



  「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可不这幺认为,你算得够清楚的了,可是你算得太死板。」



  胡媚娴揶揄一下郝思嘉,更来劲了,她娇笑着扳起了手指:「首先,以我们思嘉的容貌身材,我敢打包票至少能一百万每次。当然,每次不仅仅是做一次,应该是一天或者半天,这样一来,你只需做六十次就行,就权当过普通性生活,我透露个秘密给你,冼曼丽跟利灿几乎天天做,三个月时间的话,他们肯定做不止一百次。」



  郝思嘉扑哧一笑,笑完了,还一愣一愣的。



  胡媚娴接着怂恿:「再有,我之前说至少每次一百万,或许有男人疯狂迷恋你,那他们给你的就止一百万了,可能是两百万,三百万,甚至一千万或更多,这种事很多。」



  「给你举个例子,『多滋味』美食广场的大股东刘淑芬,她原是一家公司的打字员,相貌比你郝思嘉差远了,可她认识钢铁大王朱涛才一个星期,朱涛就给了她八千万投资。介绍刘淑芬和朱涛认识的,就是我胡媚娴。刘淑芬事后会做人,封了两百万红包给我。」



  「啊。」



  郝思嘉不由得惊呼,她当然听过刘淑芬的大名,也听过刘淑芬和朱涛的风流韵事,但她没想到是胡媚娴撮合他们,更没想刘淑芬能因此获得巨大利益。



  郝思嘉肚子暗暗寻思:朱涛我见过,挺有涵养,挺有魅力的一个男人,如果他给我八千万的话,我立马跟他上床。



  胡媚娴眼尖,见郝思嘉都心动的迹象,她不无得意道:「远不只刘淑芬这一例,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出来,你一定奇怪我为何这幺热心帮你,我之所以帮你,是希望你也能帮我一个忙,互相帮助。」



  「我能帮媚娴姐什幺忙。」



  郝思嘉惊愕。



  胡媚娴诡笑:「你答应了这桩交易,我才能说出来。」



  郝思嘉心乱如麻:「如果我真的像媚娴姐说的那样去做,万一传开了,我哪有脸活在这世上。」



  胡媚娴耐着性子哄劝:「我介绍给你的人,非富即贵,都是有头有脸的,说不准人家还怕你到处宣扬,当然,你担心也有道理,只要小心点,就不会有人发现,很多人有私人飞机,你们飞到国外去,神不知鬼不觉。」



  「我……我……」



  郝思嘉的内心在激烈挣扎,她已偏向交易,心如鹿撞中,郝思嘉明白这种交易就是卖身,跟妓女没多少区别,只不过价钱更高而已。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郝思嘉不得不承认一百万一次的价格很难抗拒,尤其是处境艰难的当下,只要做够六十次,所有的生活都回归以前,丈夫不用破产,可是,毕竟是出卖身体,郝思嘉很犹豫。



  胡媚娴握住郝思嘉的手,柔声道:「时间紧迫,你只有三天的时间考虑,你自己看着办,无论你选择哪条路,你依然是我们利家的好朋友,是我三个女儿的英文老师,OK?」



  犹豫再三,郝思嘉最终低下了头:「媚娴姐,我答应了,但你要替我安排好。」



  胡媚娴一听,美目迸射出耀眼的火花:「你确定吗。」



  「嗯。」



  胡媚娴无法抑制的欢喜:「那你可能马上就要得到一百万,不,是三百万。」



  「什幺意思。」



  郝思嘉六神无主,就像只木偶似的听任胡媚娴操纵。



  「我已经帮你物色了一个男人。」



  胡媚娴眉飞色舞道,俨然把男女性交易当成了一桩好事。



  郝思嘉好不紧张:「这幺快?」



  胡媚娴撇撇嘴:「你有选择吗,钱来得快对你不好吗。」



  「是……是谁。」



  郝思嘉不得不同意胡媚娴的话,她的话一针见血,郝思嘉恨不得现在就有六千万,她已经放弃了底线。



  「一个老男人。」



  胡媚娴说。



  「有……有多老。」



  「像我丈夫利兆麟那样老。」



  「他是做哪一行的?」



  「金融界的,和利兆麟一样。」



  「长什幺样子,他今晚来参加派对了吗。」



  郝思嘉紧张地朝人群中张望,心儿又乱了。



  胡媚娴吃吃娇笑,回答道:「他来了,模样嘛,跟利兆麟差不多。」



  郝思嘉噘嘴不满:「媚娴姐,你在跟我开玩笑吧,哪有这幺一个完全像利叔叔的男人,利叔叔是世界上最优雅,最有风度的男人,他一点都不老。」



  郝思嘉原本是拍拍胡媚娴的马屁,谁知,胡媚娴竟然不笑了,她美丽的脸蛋儿蒙上了一片无奈:「那太好了,我给你物色的男人就是你的利叔叔,我丈夫利兆麟。」



  「什幺。」



  郝思嘉惊得眼冒金星,脑袋嗡嗡响,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胡媚娴澹澹道:「利兆麟刚才对我说,如果你愿意,他先付你三百万,预约三次,马上给钱。」



  「媚娴姐,我快被你搞疯了,你开什幺玩笑,我走了。」



  郝思嘉以为被胡媚娴戏耍,一下站起来,作势要离开。



  胡媚娴微笑着拉住她,轻歎道:「你别走,我说认真的,不是开玩笑,我能开这种玩笑吗。」



  郝思嘉坐了下来,焦虑道:「我不明白媚娴姐的意思。」



  胡媚娴温柔地将郝思嘉的玉手放在手心,轻轻抚摸:「我知道思嘉你心里一下子无法接受,你等我慢慢跟你说,你就明白了。」



  顿了顿,胡媚娴娓娓道来:「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自从我生了君芙后,我就再也不能和我丈夫过性生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道家法师告诫我们,如果我和利兆麟再过夫妻生活,我不仅无法追生男孩,也不能生女孩,最后还会怀上畸形怪胎。」



  郝思嘉蹙了蹙眉:「媚娴姐,你信这个。」



  胡媚娴颔首:「我信道,利兆麟也信道,所以从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