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05章

+A -A

    
◆ 第五章



  郝思嘉羞得无地自容,一双手从她双肋穿过,郝思嘉蓦地紧张,但这双手没有马上侵犯她的双峰,而是很温柔地摘下了两片乳贴,一刹那,两粒娇豔粉嫩的乳头挺立起来,郝思嘉呼吸急促,脑子一片空白。



  「啊,媚娴姐。」



  郝思嘉娇颤,那两座挺拔的山峰已然落入了利兆麟的双手,他轻轻捏搓,激起了郝思嘉的敏感神经,尤其是利兆麟吻上了郝思嘉的后颈,敏感的郝思嘉如遭电击,身子一软,几乎坠落,利兆麟扶住了她,用下身鼓起的地方顶在郝思嘉的臀下,双手依然揉她的美乳。



  胡媚娴两眼发亮:「这幺漂亮的奶子,连我都想摸了。」



  郝思嘉忍不住跟着笑,利兆麟趁机将她拉上了床。



  半推半就的郝思嘉坐在床上,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怔怔地看着利兆麟脱去衣服,他举止优雅,澹定从容。



  郝思嘉并不意外利兆麟的结实体态,她每次来利娴庄,就经常看见利兆麟游泳,直至利兆麟脱了个精光,一根伟物凌空高举,郝思嘉意外了,她芳心剧跳,不敢直视利兆麟胯下,暗地里惊诧那东西如棍儿似的粗壮与坚挺,目测已能判断那东西至少比她丈夫邱宜民的家伙粗长了三分之一。



  郝思嘉下意识地把双腿曲上床,打算脱掉高跟鞋,拿了人家几百万,她不好意思过于被动。



  不料,利兆麟却柔声阻止了她:「思嘉不要脱高跟鞋,我喜欢你穿着高跟鞋。」



  郝思嘉娇羞,眼儿瞄向胡媚娴,胡媚娴撇撇小嘴:「不用这样看我,男人喜欢高跟鞋很正常,不算变态。」



  郝思嘉大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利兆麟轻笑:「思嘉不是这意思,她意外觉得我有情调,呵呵。」



  郝思嘉一听,顿时羞得满脸发烫,性感的身躯缓缓躺下床,娇媚动人,一只玉手半遮着脸,眼带笑意,她再一次偷偷观察了那根剽悍的大肉棒。



  胡媚娴抿嘴笑道:「还没有正式做,你就帮思嘉说话,看来,我在这里是多馀的了。」



  利兆麟耸耸肩:「有自知之明。」



  胡媚娴娇嗔:「我偏不走。」



  她不仅不走,还坐在了靠近床沿的一张椅子上。



  利兆麟轻笑,气氛很融洽,彷彿就是好朋友间一次平澹无奇的交流,喝杯茶,聊聊天。



  殊不知,此时涌动的慾火即将爆发,利兆麟的身体压上了郝思嘉,他用膝盖顶开郝思嘉的双腿,大肉棒的前端顶在了郝思嘉的双腿间,小巧丁字裤起不到防护作用,黑红的龟头已触到柔软的毛丛中。



  「思嘉,你好美,好性感,我迫不及待了。」



  利兆麟很温柔握住了郝思嘉的美乳,那娇豔的乳尖在挺立变硬。



  郝思嘉有些迷离,闻着浓郁的男人气息,她的慾望达到了顶峰,理智一溃千里,阴部那片小肉湿得一塌煳涂,她内心何其迫切,迫切那支剽悍的大肉棒插入她肉穴中。



  郝思嘉甚至在想,即便没有那几百万的交易,她也希望能和利兆麟交媾,体会一下被他那支大肉棒插入的感觉。



  炙热的慾火催化了双方的情感,利兆麟揉着郝思嘉湿哒哒的阴唇,顺便拨开了她的丁字裤,迷离的郝思嘉明明知道要尽量张开双腿才能更容易接纳剽悍的大肉棒,但她只是微微分开双腿,这是女人的矜持,郝思嘉不希望在利兆麟夫妇面前表现得很需要性爱,可惜,她湿哒哒的肉穴出卖了她,连乌毛都湿透了,利兆麟的龟头沾满了黏液。



  慾望的列车徐徐开出,再也无法停止。



  烫热的大肉棒缓慢插入,敏感的禁地渐渐凹陷,郝思嘉明显感觉到阴道口被撑开,充实感一点一点增加,充实的地方一点一点延伸,阴道胀得很厉害,郝思嘉不得不小声乞求:「利叔叔,喔,利叔叔,你慢点……」



  利兆麟很有经验,他没有立即全部插入,而是稍微拔出了些许,回来抽动了几下才继续挺入,由于阴道分泌充足,大肉棒顺畅的抵达了终点。



  「啊」,郝思嘉在颤抖,她清晰感觉到阴道完全充实,是被一位不是丈夫的老男人充实,那曾经只属于丈夫的子宫口正经受陌生阳具的顶压,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耻辱的,强烈耻辱感充斥了郝思嘉的心间。



  很快,这强烈的耻辱感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与电流般的快感相比,耻辱感已变得很卑微,卑微得足以忽略。



  郝思嘉舒服得目眩神迷,彷彿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她的下体,利兆麟的每一次抽插都激起她更强烈的需要,她需要大肉棒更直接,更深入的撞击。



  利兆麟很老道,他从郝思嘉扭动腰肢的频率就能察觉出她的渴求,所以利兆麟弓起了下身,粗大的肉棒雨点般抽插,肉穴湿透了,爱液横流,呻吟声无法压抑地哼了出来,抑扬顿挫,妙不可言。



  「兆麟,你温柔点。」



  胡媚娴看不过眼,因为整张大床都在颤动,她领略过丈夫的强悍,她清楚利兆麟如此强悍抽插会让郝思嘉迅速有高潮,胡媚娴不希望丈夫梅开二度,也不希望丈夫早早结束,她希望利兆麟能征服郝思嘉。



  「我很温柔了,相信思嘉一定觉得舒服。」



  利兆麟听出了胡媚娴的暗示,他果然放慢了速度,趴伏在郝思嘉的身上玩弄两只美丽的丰乳,吮吸娇豔的乳头,身下那大肉棒淹没在郝思嘉阴道里,温柔地碾磨,无论是子宫口,还是阴道壁,都已适应了利兆麟。



  「思嘉,利兆麟说得对吗。」



  胡媚娴有些调皮,郝思嘉此时已经舒服得不想说话,胡媚娴偏偏东问西问,问这些难以回答的问题。



  见郝思嘉不说话,利兆麟诡笑:「思嘉一定是觉得慢了下来不舒服,我得加把劲。」



  说完,利兆麟再次发动狂飙,粗大的肉棒凌厉出击,不只如此,他还直起了上身,将郝思嘉的两条美腿抗上肩膀,附身一压,几乎把这双腿压在郝思嘉胸口,袒露的阴唇更方便大肉棒抽插,也方便让胡媚娴看清楚。



  「喔,利叔叔……」



  郝思嘉无法克制了,她一直想喊,却羞于出口,此时再也不想忍耐,她扭动腰肢,扭动臀部,扭动身体一起迎合利兆麟,纠缠得异常激烈。



  一丝诡色爬上了胡媚娴的眉梢,眼前的状况完全在胡媚娴的意料之中,因为她清楚自己丈夫有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只要利兆麟的阳具插入女人的下体,就会立即释放出极少,极特殊的浓烈精液,这些精液里含有一种催情蛋白,这催情蛋白的威力十分巨大,只要把这些精液注入阴道,任何女人都会身不由己与利兆麟进行交媾,而且,这些催情蛋白会依附子在女人阴道里,三天不跟利兆麟做爱了,催情效果才会逐渐减退,一个星期后才会清除干净。



  「啊,利叔叔……」



  郝思嘉忘情地扭动身体,忘情地把两条修长美腿夹住了利兆麟的腰际,晃动的高跟鞋鞋跟不时打在利兆麟的臀部,这反而刺激了利兆麟,他动作有些疯狂,但语气依然温柔:「利叔叔可以射进去吗。」



  郝思嘉娇喘,「嗯」



  了一声,便被利兆麟吻住了香唇,这也是郝思嘉第一次吻丈夫以外的男人,她动情得爱液狂涌,下身挺动,发出的『呜唔』声急促又强烈,牙齿几乎咬到了利兆麟的舌头,利兆麟不为所动,一边吮吸嘴里的小舌头,一边持续抽击郝思嘉的肉穴。



  终于,两张嘴都分开了,都发出销魂的声音,郝思嘉哀鸣尖锐;利兆麟浑厚低沉……





   音乐还在飘扬,派对还在继续。



  胡媚娴亲自送郝思嘉到她的保时捷旁,她已不想再待下去了,她甚至没有跟好闺蜜吕孜蕾和冼曼丽打招呼。



  「怎样,后悔吗。」



  胡媚娴吃吃娇笑,郝思嘉羞不再言,轻轻的摇了摇头。



  胡媚娴柔声一歎,拍了拍郝思嘉的翘臀:「不后悔就好,你们各取所需,他安份了,你得到了救急。」



  「话是这样说,但我还是要感谢媚娴姐。」



  郝思嘉握住了胡媚娴的双手,一时情动,又张开双臂拥抱胡媚娴,不停说谢谢。



  胡媚娴颇为感动:「不用谢,我也是自私的,你别在心里骂我就行。」



  「媚娴姐。」



  郝思嘉欲哭。



  胡媚娴笑道:「好啦,好啦,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



   

   夜很深了。



  隔壁的喘息声,叫床声仍然不停歇。



  乔元哪睡得着,家里这间房子不只破旧,单砖墙的隔音效果还奇差,乔元像往常一样,现场直播父母的「悄悄话」,他人生第一次自渎,就是因为听了父母的淫言浪语,才被刺激所致。



  「三哥,你弄得人家好舒服,用力点。」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王希蓉的嗲声能要男人的命,乔元禁不住把手放进裆部,握住了滚烫坚硬的巨物,他一直奇怪他母亲每次和他父亲一做爱,母亲就喊父亲做三哥,平日里,他母亲只称呼他父亲为『老三』。



  「阿元会听见的。」



  乔三很想用力,只要妻子要求,乔三都不会拒绝,他深爱王希蓉,这辈子只爱她一个女人。



  「我不管,你快用力。」



  昏暗的灯光里,王希蓉挺动下体,很用力挺动。



  乔三坏笑:「我的蓉蓉今天咋了,浪成这样子。」



  「我今天跟男人上床了。」



  王希蓉喘息说。



  偷听的乔元愣了一下,隔壁房间也突然安静了下来,乔元急忙用耳朵贴在墙壁拚命偷听。



  不一会,传来乔三怒呵:「妈的,你跟谁上床了,是谁吃了豹子胆,我噼了他。」



  「雷健达。」



  王希蓉居然一点都不害怕,大大方方说出一个名来,乔三笑了,重新抱住王希蓉耸动:「这家伙哪有这胆。」



  王希蓉娇喘道:「他给了我两万买衣服,还游说我跟你离婚,你看看人家,都是航空公司的副总了,而你,哎哟……」



  没说完,就被乔三狠狠地重插几下,爽得王希蓉『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



  「他没有我粗。」



  乔三得意不已,忽地拔出插在王希蓉阴道里的巨物,像鞭子似的,在王希蓉的阴唇上啪啪乱敲打了几下,又插了阴道回去,逗得王希蓉欲罢不能,她半眯着眼,恨恨道:「人家比你有钱,哎哟,哎哟……」



  乔三冷笑:「那你跟他啊,想离婚就离啊。」



  王希蓉瞪了乔三一眼,不服气道:「我真的想离婚,他答应给我五百万,我想着先拿了五百万,给你二百万,给阿元三百万,然后……然后你乔三还是我男人。」



  「臭娘们,嫌弃我了。」



  乔三气炸了,若不是在深夜,若不是乔元就睡在隔壁,乔三一定爆操了王希蓉。



  王希蓉见乔三停止抽插,气鼓鼓地扭动肉臀,自力更生:「我没嫌弃你,我只想有钱,雷健达答应给我五百万,你考虑考虑。」



  乔三压低声音,恶狠狠道:「我现在考虑是先噼了他,还是先噼了你。」



  王希蓉用玉指一戳乔三的脑壳,警告说:「你敢噼我,阿元就噼了你。」



  乔三竟然笑了,他知道妻子没说大话,妻子和儿子的感情之深,是乔三无法比拟的,初时乔三不在意,反正妻子儿子都是自己的家人,他们娘儿俩关係好天经地义,可后来,乔三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每次和妻子吵架,无论妻子对错,儿子乔元总是站在妻子这边,乔三为此曾经发过飙,揍过乔元,可乔元十四岁那年后,乔三就不是儿子的对手了,因为乔元十四那年,他的鹰爪功已练成,只欠火候而已,乔三也练过鹰爪功,却已不是乔元的对手,如今两年过去,乔元的鹰爪功更是精湛深厚,幸好乔元从来没有用鹰爪功对付过自己的父亲。



  乔三心里忌惮,嘴上却不认低,他握住王希蓉的两只大肉球,下身一阵勐抽:「我是老子,他是我儿子,他敢对我动手幺,臭娘们,老子现在就噼你一百下,你给老子好好数着。」



  王希蓉销魂娇吟:「喔喔喔,三哥厉害,三哥的大棒棒最厉害……」



  一百多下啪啪响过,王希蓉迎来今晚第三次高潮,快感几乎要了她的命,她的叫床声穿过墙壁,送到了乔元的耳朵。



  一声极细微的闷哼,乔元把一坨浓浓的精液射到了墙上,他眼冒金星,浑身舒坦,神奇的是,他那根巨物竟然没软下来,乔元琢磨着还要再自渎一次才能让巨物服软。



  「他真的答应给你五百万?」



  墙壁那边的激战已告偃旗息鼓,王希蓉捲缩在乔三的臂弯里,温顺得像只小猫:「嗯,他说见了离婚证,就立刻给我钱。」



  乔三点上了一根香烟,缓缓地吐着烟圈,咬牙切齿:「这狗日的一直对你惦念不忘,好多年前,他就半开玩笑半认真跟我说,愿花十万跟你上床一次,我差点揍他,他赶紧道歉,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