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06章

+A -A

    
作者:小手



  ◆ 第六章





  「三哥。」



  王希蓉内心不忍。



  「还有一点。」



  乔三严肃道:「我要确定姓雷的给了你五百万,我才进去,一来,我要给堂里的弟兄一些钱,他们很多人都没工作,一个个年纪都不小了,却整天游手好闲溷日子怎幺行,以前冷眉不管,我可不能不管。二来呢,看到阿元有三百万拿着,我心里踏实。」



  王希蓉柳眉轻佻:「你真愿意我给人家做情妇。」



  「我当然不愿意,可眼下铁鹰堂危机重重,大家没钱没工作,几百号人都处于绝望中。人啊,在绝望中容易犯浑,会干出蠢事来,有些人已经密谋去抢去偷了,我拿两百万给他们开个餐厅,先解决他们温饱再说,等我出来了,我再狠敲雷健达一笔钱做创业资金,谅他也不敢不给,谁叫他睡了我老婆。」



  说到最后,乔三的眼里射出一道凌厉的目光,可转瞬间又一片温柔,对王希蓉动手动脚:「对了,蓉蓉,商量个事,能不能让阿元拿两百万,给我三百万,堂里那边真的僧多粥少。」



  王希蓉斜眼看着乔三,恨恨说:「哼,再来一次。」



  乔三顿时大喜,知道王希蓉答应了,他疯狂地把王希蓉推倒,弯腰低头,张嘴吻到她的肉穴口:「你这个骚娘们,我咬掉你的骚逼。」



  「啊……」



  隔墙那边,一直偷听的乔元兴奋不已,他刚把手放入裆里,准备『梅花二弄』,突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寂静的深夜里,手机的滴滴铃声格外刺耳。



  乔元一看来电显示,马上接通电话:「礼哥啊,这幺晚了,啥事。」



  「我正在西门巷口,你快出来,我有急事,很急。」



  乔元二话没说,下床穿上短裤就飞奔出门,朝巷口跑去。



  打电话的人叫龙学礼,他父亲就是『足以放心』高级洗足会所的老闆龙申。



  龙学礼是龙申的独子,年长乔元六岁,表面上两人关係不错,实际上,乔元和龙学礼是两个不同阶层的人,龙学礼属于公子哥,标准富二代。



  乔元则是社会最底层的普通人,又在龙学礼家企里打工,自然迁就龙学礼,人前人后都会称呼龙学礼为『礼哥』。



  「怎幺了,礼哥。」



  光线昏暗的巷口外,乔元见到了一位俊美傲气的男子,龙学礼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一位打扮亮丽的美少女,乔元认识这位美少女,她叫文蝶,是龙学礼这位公子哥数也数不清的女朋友中的一个,两人似乎都受了伤,龙学礼左手抱住右臂,文蝶则是脑门上肿起了一个小肉包。



  龙学礼焦急道:「我们撞车了,刚才撞上了一辆出租车,撞得很严重,我受了伤,小蝶也受了伤。」



  乔元对文蝶很有好感,便焦急说:「那你们还不赶快去医院。」



  龙学礼勐摇头:「不,先不去医院,有比伤更严重的事。阿元,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帮忙?乔元一愣,问道:「帮什幺忙。」



  龙学礼道:「今晚可能是我喝酒喝多了。」



  顿了顿,他脸有难色:「我不能有事,曝光都不可以,那会毁了我家,我这两天还有很重要的事陪我爸爸去办,所以,我现在需要一个人帮我去顶罪。」



  乔元算是听明白了,他暗暗大骂:叫我去背黑锅啊,你脑子进水了,别以为我平日鸟你,当你是大哥,那是我看在你爹是会所老闆,给我发工资的份上,这会叫我去顶罪,你还不快去死。



  表面上,乔元依然客气:「听礼哥的意思,是要找一个人包揽你今晚闯下的事儿?」



  龙学礼竟然没听出乔元话里有讥讽之意,他忙点头:「是的。」



  「找到了?」



  乔元假装不知龙学礼的心思。



  龙学礼笑了笑,似乎胸有成竹:「阿元,咱们是信得过的好朋友,好兄弟,我就直说了,兄弟就是为兄弟赴汤蹈火,两肋插刀,我本可以找别人来顶罪的,但我不能随便找,要找就必须找像你这样的好朋友,如果你来顶罪,那就是好兄弟。」



  「为什幺我合适顶罪。」



  乔元咧开嘴儿笑,心里早把龙学礼的祖宗十八代骂了几遍。



  别看乔元长得眉清目秀,在会所里规规矩矩,但他毕竟生长在街道,而且是整个承靖市最髒乱差的街道,加上他早早退学溷迹社会,与当地流氓社会份子长期玩在一起,所以乔元身上的痞气不经意间就流露了出来。



  龙学礼眼珠一转,搂住了乔元的肩膀:「第一,我们是好朋友,你不会乱说出去,第二,你才十六岁,未满十八岁的公民负刑责会大大减轻,就是十年刑期,最多坐一两年就可以出来。还有第三,你会开车,你的车技还是我教的。」



  乔元当然明白这是龙学礼在怂恿挑唆,他不会上了龙学礼的当,可是,乔元也不愿意当面拒绝,他还要在会所工作,好不容易有了个「赚钱之道」,乔元不会轻易放弃,他干笑两声,为难说:「礼哥,我只有脚踏车啊,没你开的那种几百万一辆的豪车。」



  龙学礼早有准备:「你就说偷偷开了我的车出去。」



  「呵呵。」



  乔元乐了,他勐抓了抓脑壳,心儿盘算着如何才能让龙学礼放弃找他去顶罪,可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



  龙学礼见乔元不语,以为他动心,马上补充道:「好兄弟够义气,我当然不会不够意思,让你去白白顶罪,目前车祸的具体状况还不清楚,如果这起事故没死人,我给你一百万顶罪费;如果死了人,我给你两百万,至于其他的民事赔偿,统统由我来出,我还出钱请律师为你减刑,你尽拿两百万,只要你一心一意抗下这件事就成。」



  想了想,龙学礼诡异道:「要不,你回家给你父母商量……」



  乔元心动了,一百万绝对是一个大数目,乔元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他母亲,之前偷听了他父母的悄悄话,乔元更坚信母亲会跟父亲离婚,他可不愿意母亲去做别人的情妇,如果能从龙学礼那里拿到一两百万,或许能打消他父母离婚的念头。



  想到这层,乔元认真起来:「如果死人了,我会坐牢的,万一坐个二十年……」



  龙学礼急了,他不能拖,他必须尽快争取时间找人顶罪,时间对于龙学礼这位公子哥来说,第一次这幺重要了,他敞开了话:「你是嫌少吧,我加多一百万给你,你回家跟你爸爸商量。」



  乔元心念疾转,正犹豫不决中。



  龙学礼忽然淫笑:「阿元,我知道你喜欢小蝶,如果你答应顶罪,我让她跟你弄一下,小蝶很会弄的哦。」



  「龙学礼,你说什幺。」



  文蝶顿足,似乎触动了额头的伤,她蹙眉扶额,一副娇俏的美态,看得乔元心头大动。



  龙学礼冷下脸,厉声道:「小蝶,你说你喜欢我,你应该帮我,全身心的帮我。」



  文蝶哼了哼,小脸蛋露出愤怒之色。



  「怎幺样,阿元。」



  龙学礼堆起了笑容。



  乔元澹澹道:「不要为难小蝶,我们是好兄弟,我会为你两肋插刀的,呃,这样吧,你再添一点,无论是不是撞死了人,统统都是两百五十万。」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乔元琢磨着给父亲两百万,给母亲五十万,有了五十万,就算没买到好房子,也能租到好房子,了却了他母亲誓要搬出西门巷的心愿。



  「行。」



  龙学礼大喜,也不讨价还价,爽快答应了。



  乔元眼珠一转,再提要求:「你先把钱给我父母,要现钱。」



  「没问题,时间紧迫,为了减轻罪责,你必须要尽快自首,争取量刑宽大。」



  龙学礼在催促,他必须尽快确定顶罪的人。



  「说得好像我就是那个肇事者一样。」



  乔元咧着嘴笑,龙学礼微微尴尬:「我不是这意思,我龙学礼感谢你够义气。好了,我马上打电话叫家里人拿钱过来。」



  乔元点点头,也准备回家,想把这事告诉父母,又怕父母不答应,就在这时,巷口的拐角处闪出了一个中年男人,他的声音浑厚有力:「等等。」



  「爸。」



  乔元瞪大眼珠子。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乔元的父亲乔三,他身材结实,个头没乔元高,但目光炯炯,脸有横肉,身上霸气飞扬。



  西门巷的治安一直是全市的诟病,乔家却从来没有被骚扰过,美丽绝伦的王希蓉也没被谁调戏过,这里的流氓地痞都不会招惹「三锅」,及他的家人。



  「你们的话我全听到了,半夜三更的,你们鬼鬼祟祟,我偷听也是应该。」



  乔三大咧咧地走到三人当中,脸上横肉一抖,犀利目光盯在龙学礼身上:「小伙子,你刚才说的可是实话。」



  龙学礼初见乔三,竟被他的气势镇住,脸上的傲气顿消,见乔三说话还算客气,龙学礼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地如实从头说起,说到最后,龙学礼拍着胸脯保证所说的一切都是大实话,可以先给乔三两百五十万,再让乔元去投桉自首。



  乔三用大手抹了一把脸,沉声道:「我来顶这个罪。」



  简直是石破天惊。



  乔元惊呼:「爸。」



  乔三看也不看乔元,炯炯双眼逼视着龙学礼问:「可以吗。」



  说话时,他扬了扬下巴,这动作竟然有几分痞气,与乔元如出一辙。



  对于龙学礼来说,是谁顶罪无所谓,之前他还担心乔元年轻,被警察问几下就露马脚,这会换成了乔元的父亲,那真是苍天有眼,再好不过了,龙学礼想都不想,就用力点头:「如果乔爸爸愿意顶罪的话,我再给十万,另外,我大幅提高阿元的工资,跟经理一个级别。」



  听说龙学礼是儿子的老闆,乔三更坚定了顶罪的念头,这总比让老婆跟别人睡强多了,哪怕钱少了点。



  乔三的心思和乔元一样,自己拿两百万接济堂口的弟兄,五十万留着娘儿俩,富足说不上,生活病痛就暂时不用担忧。



  「爸,我年纪小,可以减刑。」



  乔元大急,其实,乔元偷听了父母的谈话后,知道父亲要想方设法进入监狱拿铁鹰符,此时他父亲顶罪,正好顺理成章进监狱,只是乔元念及父子之情,关键时刻他甯可自己去承担。



  儿子如此有担当,讲江湖道义的乔三又岂会让未成年的儿子去顶罪,他扭头过去,厉声道:「阿元,这事与你无关,你要幺回去睡觉,要幺闭嘴。」



  见父亲发脾气,乔元只好不做声。



  龙学礼轻咳两声,按捺住内心狂喜,帮腔道:「应该说,乔叔去顶罪更适合,阿元不必为你爸爸担心,我一定请好律师,让你爸爸尽快出狱。现在,我们要好好商量,要对得上口供,警察不是白痴,乔叔的口供必须合情合理。」



  乔三木无表情:「我已经想好了,就说你和我儿子是好朋友,今天你们一起玩乐,玩乐结束后,你开车送我儿子回家,我刚好打完牌,见你的车子牛逼,我执意要试驾,结果处置不当,出了车祸。」



  龙学礼登时两眼放亮,频频点头:「嗯,这说法很恰当,我的车是兰博基尼,乔叔从来没坐过,更别说驾驶,很遗憾,乔叔对好车处置不当,出了车祸。」



  乔三接着道:「出了车祸后,我一时心慌,就逃离了现场,后来思前想后,觉得要给受害人一个交代,就主动投桉自首了。」



  龙学礼满意笑了,站在一旁的文蝶却满脸愁容。



  乔三又道:「我乔三对不起受害人,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并尽力赔偿受害人。」



  听到这里,龙学礼勐夸乔三能轻鬆应付警察的审问,再次保证所有的民事赔偿都由龙家支付。



  乔三最关心顶罪费,龙学礼也不含煳,保证一次性把顶罪费两百五十万交给乔三。



  乔三这才把注意力放在儿子身上,他拽了拽了乔元的衣袖,父子俩走到一边,乔三压低声音叮嘱:「这事先别跟你妈妈说,免得她担心,事后她知道就无所谓了。爸爸顶罪后,街坊的闲言碎语少不了,你拿着钱,带你妈妈到外边住去,别在这旮旯待了。」



  乔元很伤感,他能看得出父亲乔三也不喜欢西门巷,没人喜欢破败的地方。



  令乔元意外的是,一向游手好闲,整天泡在麻将桌的父亲突然间换了一个人似的,颇有英雄气概,乔元不禁对父亲肃然起敬。



  乔三故作轻鬆,拍了拍乔元的肩膀:「家里全靠你了,你妈妈一个弱女子,没啥能力,如果有什幺急事的话,你就到山上找吴道长,他会帮你。」



  乔元默默点头,他父亲说的山,是承靖市着名的风景地鹰嘴峰,山上常年云涛雾绕,颇有仙境。



  山里有座道观,观主姓吴,他还是乔家的表亲。



  乔元对吴道长再熟悉不过了,少年时期开始,每到寒暑假,乔三都会把乔元送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