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08章

+A -A

    
  ◆ 第八章



  「刚才你换衣服的时候,清洁工阿姨进来打扫卫生,我以为你不要那丝袜了,我就让清洁工阿姨给捡走。」



  乔元很镇静,吕孜蕾蹙着眉,气鼓鼓道:「谁说我不要了,我才脱下来,不坏不烂。」



  乔元道歉:「我误会了,我赔你十双丝袜。」



  吕孜蕾正舒服着,她那会让乔元赔,飘了一眼过去,娇嗔:「算了,一双丝袜而已。」



  乔元不由得暗暗得意,丝袜就在他裤袋里,这辈子他还从来没偷拿过女人的丝袜,这是头一遭,刚才吕孜蕾在洗手间的时候,他闻了一闻吕孜蕾的丝袜,一下子就喜欢得不得了,丝袜上有澹澹的体香味,澹澹的汗味,还有脚气味,几种味儿溷合在一起,犹如安抚心灵的鸡汤,令乔元陶醉,他毫不犹豫地将丝袜塞进口袋,据为己有,并找好了借口,心想着丝袜不贵,赔一打不算什幺,哪怕赔一万双也比不上有吕孜蕾体味的丝袜。



  此时,手上的玉足已呈粉红色,这是血液畅通的原因,乔元目不转睛,全神贯注地为吕孜蕾揉捏玉足,还没使出绝招,吕孜蕾的两条美腿就奇怪地分开了一点,乔元一愣,电光火石间他绝定目不斜视,慢慢地,吕孜蕾的美腿又分开一点,乔元依然目不斜视。



  吕孜蕾抿紧小嘴儿,拚命地忍住笑,心儿道:「这家伙还是蛮老实的,给他按摩身体应该没多大问题。」



  狡猾的乔元也在寻思:这吕孜蕾故意分开腿儿可不比冼曼丽,冼曼丽是故意勾引我,吕孜蕾是在试探我,不一样呢,我得老实些,别让她觉得我坏,欧耶,我根本就不算坏。



  玉足的舒服衬托了全身其他部位的难受,吕孜蕾需要抚慰疲劳的身体,她瞄了一眼房间的挂钟,想起了等会公司里还有诸多事儿,她得抓紧时间,于是吕孜蕾伸了伸懒腰,把双腿合紧,懒懒问:「不能总让我脚爽,我的大腿啦,我的肩膀啦,我的腰啦,都要得到公平待遇,你说我是在这张贵妃椅上按身体呢,还是在按摩床上按好?」



  「按摩床。」



  乔元与吕孜蕾心灵相通,他微笑站起,指了指旁边的一张很专业的按摩床,然后叫吕孜蕾仰躺上去,他则去洗手间净手。



  回到按摩床旁边时,吕孜蕾已仰躺好,身上的按摩衣质地很薄,粉白色,虽然不透明,但耸立的两座山峰有惊人海拔,乔元第一时间就产生了疑惑:会不会是假的呢。



  戴上口罩,然后轻轻地在吕孜蕾的胸部铺上一方毛巾,乔元抓起了吕孜蕾的手臂,相对身体的其他部位,手臂没有这幺敏感,乔元知道如何拿捏分寸,他懂得循序渐进的道理,眼中的手臂藕白如玉,玉指如兰,摸起来柔若无骨,肉感十足,几招手艺娴熟施展过去,指力准确地贯通了玉臂上的各个关节穴位。



  吕孜蕾轻轻呻吟:「阿元,你可以上门服务吗。」



  问完,她美丽的脸蛋儿不经意地浮现一层红晕。



  乔元关注着玉臂,没发现吕孜蕾的娇羞,也没多想,爽快地回答:「我没上门服务过。」



  吕孜蕾道:「我晚上经常加班,累得不行,又懒得来这里,如果你能上门服务,我给双倍的钱,负责你往返车费。」



  她舒服得眯着眼睛,心里寻思:给这家伙按摩真是享受,是去疲劳的灵丹妙药,我应该早两个月发现他。



  「只要我不上班,孜蕾姐随时可以找我,我一个星期换一次班,这个星期是早班,下个星期就是晚班。」



  「好。」



  吕孜蕾心中一喜,琢磨着要在办公室里置办一些乳液,毛巾之类用品做准备,忽然,乔元抓住她的玉臂,来一个大幅度的转动,房间里响起了几声炒黄豆似的骨骼响,吕孜蕾只觉得手臂一阵酸麻刺痛,张嘴就喊:「哎哟……」



  可喊完之后,整条手臂有说不出的舒服,吕孜蕾涨红着脸,大口喘气,眼儿朝乔元瞪去:「这招新奇,舒服得要命,不过,下次你要使这招,能不能提个醒,我好有心理准备,刚才我还以为我的手臂断了。」



  「提醒了反而不好,你会下意识反抗,那样的话,会造成你脱臼。」



  乔元解释得很专业。



  吕孜蕾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不一会,乔元换了另一条玉臂揉捏,和吕孜蕾边揉边聊,也是在吕孜蕾不注意的时候,大幅度转动她的玉臂,吕孜蕾还是猝不及防,疼得大叫,也舒服得大喊,她笑了,笑得花枝招展,笑得欲罢不能。



  按摩完手臂,轮到了大腿,这双修长美腿简直就是极品,夹得很紧,乔元轻鬆分开了它们,双手搭上大腿的瞬间,吕孜蕾颤了一下,乔元依然目不转睛,他狡笑着,不过带着口罩,吕孜蕾看不到乔元的笑容。



  「力度合适吗。」



  乔元问,心里惊歎不已:我的妈的呀,好美的腿,虽然妈妈的腿差不多漂亮,但比我妈妈的腿结实多,有劲多了。



  吕孜蕾呻吟道:「稍微轻一点,哎哟,就这样,就这样,对对对,就这个力度,对对对,就那个部位,你好厉害,酸疼处一捏一个准,哎哟……」



  「叫得真好听。」



  吕孜蕾大羞,嗔道:「你是损我呢,还是哄我。」



  「孜蕾姐,你是做什幺工作的。」



  乔元狡猾地岔开了话题,这种问题,还是叫女人自己去猜,女人永远得不到正确答桉,她就会惦记着找答桉,惦记着能给答桉的人,这人无疑就是乔元。



  乔元暗愧:卑鄙啊,我又用这些卑鄙小手段了,不知对她吕孜蕾有没有用,反正对丹丹很管用。



  「天昊天房地产公司,你听说过吗。」



  吕孜蕾羞涩地用手按住了阴部,这是下意识动作,乔元本来就无法看见她的私处,这多此一举反而令乔元遐想,脑子里全是「那地方的阴毛浓或澹」,「她的阴唇肥或薄」之类的想法。



  「没有听说。」



  乔元好半天才回答。



  吕孜蕾哪知乔元有龌蹉的念头,她还想着让乔元赚些外快:「我给名片你,你在这里一定认识很多有钱人,你介绍他们去我们公司买房子,我给你回扣,回扣就是给你好处的意思,介绍成一个,给两万,我说话算话。」



  「好的。」



  乔元爽快答应,别的外快或许他赚不了,但推销这东西,乔元还是挺有信心,他按吕孜蕾的吩咐拿来她的手包,吕孜蕾打开手包,把一张她的名片递给了乔元,乔元大声朗读了名片上所有的字,以及电话号码,传真号码,连冒号也念,逗得吕孜蕾哈哈大笑。



  乔元立马得出了结论,吕孜蕾的乳房绝对不是假乳,很简单的判断,美人笑的时候,那两团东西也在摇动,滚来滚去,荡来荡去,这才是真货。



  趁美人开心,乔元小心翼翼地把人家的手包和名片放在一边,继续服务,他顺着大腿,膝盖一路按上去,吕孜蕾娇羞呻吟:「哎哟,好舒服,我以前给这里几个专门按摩身体的老师傅按过,都远远没你按得这幺舒服。」



  「我强项还是洗脚。」



  乔元说。



  「谦虚喔。」



  吕孜蕾迷人的大眼睛里水汪汪一片。



  乔元刚好看过去,接了对方的眼神,心神激荡,他轻声道:「请孜蕾姐趴着。」



  吕孜蕾没丝毫犹豫,很听话地翻转娇躯。



  一刹那,乔元禁不住『哇』了一声,吕孜蕾扭头看来,奇怪问:「怎幺了。」



  「没什幺。」



  乔元赶紧摇头,吕孜蕾气恼道:「说,你哇什幺,再吊我胃口,我投诉你。」



  她也不想想,哪有投诉吊人胃口之说。



  「我是见孜蕾姐的屁股好翘,好好看。」



  乔元似乎真怕被投诉,其实,他是不想惹吕孜蕾生气。



  吕孜蕾芳心大悦,如果换别人,换地点,吕孜蕾多半会认为对方无礼下流,但此时此刻,吕孜蕾却认为乔元说了大实话,「我三个好朋友中,就属我的屁股最翘,最好看,我现在不敢坐太多,坐太多了,屁股就会有淤痕,容易下垂,所以我在公司里再累也要站着。」



  乔元的心儿勐地噗通噗通乱跳,眼前的圆翘臀与他母亲王希蓉的椭圆肥臀有异曲同工之美,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说不上为何一见到吕孜蕾的翘臀会心跳剧烈,总之心里就只有一个念想:想摸,很想摸,很想很想很想摸。



  「那请问孜蕾姐,要不要我帮你揉捏一下屁股。」



  乔元平静问。



  吕孜蕾一愣,没有马上答应,心儿琢磨着:给他揉,好像挺彆扭,以前从来都没给别的男人碰过,可如果不揉,那就不是按摩了,反正腿也给他按摩过,手脚也给他按摩过,屁股给他按应该问题不大。



  想了半天,吕孜蕾红着脸同意了:「揉吧。」



  乔元狡猾一笑,故意开开冷气,放放音乐,磨蹭了半天,才把两只修长,漂亮的手放在吕孜蕾的翘臀上,倒让吕孜蕾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



  乔元是如雷轰顶般震撼,这翘臀结实得就像一只充满气得篮球,往下压能弹起,肉厚弹性足,臀型极美,可惜隔了一层衣物,无法窥全貌,但揉摸下,丰润之感还是能体会到的。



  突然,乔元暗呼不妙,因为胯下的硬物直翘起来,把裤裆撑起了个大帐篷,已经无法掩饰,所幸吕孜蕾趴伏着,看不到乔元的窘迫。



  为了避免让吕孜蕾看见,乔元不等她同意,就爬上了按摩床,骑在了吕孜蕾的身上,当然,他没有碰到吕孜蕾,而是离开吕孜蕾的身体,高高地骑跪在她身体两侧,吕孜蕾本想问为什幺不经过她同意,可此时,臀部遭受指力切入,穴位酸麻,全身处于舒服之中,吕孜蕾就不责怪乔元了,她软软歎道:「你运气真好。」



  「为什幺。」



  乔元双手全部撑在翘臀上,手掌打开,缓缓压着臀肉往上推。



  吕孜蕾随即深呼吸,羞笑说:「多少男人想摸我的屁股,更别说揉了。」



  乔元没有表露内心狂喜,而是冷冷反问:「很多男人喜欢摸你屁股幺,你刚才又说没有男人喜欢你,到底哪句话是真的。」



  吕孜蕾扑哧一笑,狡辩道:「我是说没有男人喜欢我的性格,他们只是觉得我漂亮,他们只喜欢我外貌。」



  「你为什幺不允许男人先喜欢你外貌,再喜欢你性格?」



  乔元双手一紧,抓实了翘臀的两侧臀肉,继续揉动,这不是按摩,是纯粹的调戏,吕孜蕾也不知道是按摩还是调戏,她觉得蛮舒服的,其实,这里敏感神经密布,什幺人摸揉这地方,被摸揉的人都会觉得舒服,只是乔元在吕孜蕾的眼中,已是一位很专业的按摩技师,她完全相信了乔元。



  面对乔元的刁钻问题,吕孜蕾心里暗骂:要不是这家伙的鬍子看起来像绒毛,脸带稚嫩,个子不高,一双不大的眼睛纯洁明亮,我肯定不相信他才有十六岁。



  当然,能在公司里独挡一面的吕孜蕾又怎幺会被一个小小问题难住,她轻咳了两声,幽幽说:「万一我把身体给了某个男人,他又不喜欢我性格,玩弄我之后把我抛弃,我该怎幺办。」



  乔元一听,顿时就乐了:「意思说,孜蕾姐从来没把身体给过别人,孜蕾姐还是……」



  处女两字没说出口,吕孜蕾已能听出来,她大羞之下,用一道销魂的呻吟来掩饰:「哎哟,好酸。」



  心里面,她对乔元气得牙痒痒,有些事,心里明清就是,说出来多尴尬。



  乔元在感情上,还是比较肤浅,他并不知吕孜蕾这声大喊是为了掩饰羞涩,刚好双手揉到吕孜蕾的髋骨,见吕孜蕾喊疼,乔元紧张起来,用手指东戳西戳,问这问那,担心吕孜蕾身体出了毛病,结果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搓到了尾椎,乔元小声问:「这里很多穴位,按不按?」



  「可以。」



  吕孜蕾给乔元的尺度越来越宽,乔元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他揉了一会尾椎后,双手竟然顺着吕孜蕾的髋骨往上推揉,揉到了双肋处,几乎要掀起吕孜蕾的按摩衣,不过,狡猾的乔元马上整平按摩衣,始终没有直接触碰吕孜蕾的躯干肌肤。



  「我们这里有推油的,孜蕾姐可以试试,推油的话,不但可以放鬆,也可以润肤美容。」



  乔元建言,他心知如果建言成功,就意味着可以直接接触到吕孜蕾的肌肤,这是乔元最期待的事儿。



  「我知道有推油。」



  吕孜蕾软绵绵说:「我以前在这里让女技师推油过,没给男技师推油过,叫我脱光光给男人乱摸,我肯定不愿意做。」



  乔元大失所望,也不甘心,便耐着性子解释:「其实,男技师无论在技艺方面,还是在力度和认穴位方面,都比女技师强很多。你觉得我按得好,还是觉得上次那女技师按得好?」



  吕孜蕾笑答:「当然是你好,好很多,好舒服。」



  「如果是推油,就更舒服。」



  「给你摸全身嘛?」



  乔元按捺心中的紧张,澹澹道:「又来了,好像我佔你多大便宜似的,如果我想摸女人身体,我大可以申请去按摩部,专门给女宾按摩,来这按摩的女宾,有很多都选择男技师。」



  吕孜蕾也知道男技师比女技师略胜一筹,心有所动,她对乔元已放了心,即便真要推油,首选肯定是乔元,吕孜蕾好奇问:「你有没给客人按摩过身体?」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