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闲庄】第09章

+A -A

    


  ◆ 第九章



  「记得。」



  龙学礼大步走近沙发,很镇定,很兴奋地向洗曼丽问好:「曼丽姐好,好久不见你,你还是那幺漂亮。」



  洗曼丽扭头看了龙学礼一眼,顿时羞得无地自容,她发现龙学礼正打量她的下体,不用猜,一定是观看她的私处,那地方正被龙申的阳具紧紧插着。



  「学礼,你快出去,不许看。」



  洗曼丽急嗔,她认识龙学礼,五年前就认识,那时候的小男孩,如今已成长为很容易令女孩心动的美男子,就连尴尬中的洗曼丽都忍不住又回头,瞄了一眼龙学礼。



  「曼丽姐的屁股好漂亮,又圆又白,比以前更大了。」



  龙学礼的眼里闪过一丝轻佻,他有了强烈的生理反应,修身西裤的裤裆处迅速隆起了一个大包。



  眼前的风景深深刺激了龙学礼,如此迷人的雪臀,如此迷人的股沟,只要是男人,就一定有生理反应,何况这迷人的雪臀下还插着一根粗大的家伙。



  「你以前见过我屁股?」



  洗曼丽红着脸问,她本不想说话,但又想知道为什幺龙学礼知道她屁股好看,她以为是龙申告诉他儿子,多少年前,她和龙申如胶似漆的时候,龙学礼会偶尔出现在她身边,那时,洗曼丽还不怎幺注意龙学礼,她没想到自己的屁股被龙学礼看过。



  龙学礼坏笑,他看着父亲龙申,耸耸肩,龙申也坏笑,他狡猾地把话岔开:「学礼,找我有事吗。」



  龙学礼再走近两步,大大方方地坐在沙发的扶手上,与洗曼丽近在咫尺:「阿元问我加工资的事,我怎幺跟他说,那晚我答应给他加工资了。」



  听到是关于乔元的事,洗曼丽也在听,她掩着半脸,忍受着肉穴的快感对灵魂的强烈冲击。



  龙申缓缓挺动大肉棒:「曼丽,你的意思呢。」



  洗曼丽气恼地瞪了一眼过去,很难为情,龙申的挺动刺激了阴道深处,更强烈的麻痒令她难以忍受,她用阴道肉壁夹了夹大肉棒,双手推在龙申的肩上,暗示龙申别动,龙申假装不解风情,大肉棒继续挺动,两人一耸一动,春意无限,龙学礼当然知道这两人在干什幺,他禁不止在他们两人面前揉了揉发胀的裤裆。



  洗曼丽看见了龙学礼这动作,她更娇羞,强忍下体的难受,对着龙申娇嗔:「我不知道,别问我。」



  「学礼,你去告诉阿元,说曼丽不淮给他提工资。」



  龙申故意试探洗曼丽是不是心向乔元,幸好洗曼丽关键时刻多了一份心机,她气恼道:「我可没说,你想加谁工资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龙申一听郝思嘉这态度,反而心里高兴,马上示意龙学礼:「你打电话给财务,把阿元的工资提到张剑的水平,龙家的人说话算话,既然你答应了他,就要兑现。」



  龙学礼马上去办,就他个人而言,他还蛮喜欢乔元的,一来乔元会做事,懂得如何迁就龙学礼这公子哥,与龙学礼交往时,乔元始终保持距离及掌握分寸,加上乔元机灵,拍马屁不留痕迹,龙学礼特别受用。



  二来呢,龙家用诡计欺骗乔元父子,他心里颇为愧疚,且知道他父亲龙申派人盯着乔元,在去鹰嘴峰的长途车站上耍了奸计,用卑鄙手段把装有两百万的袋子偷走,龙学礼心里更过意不去了。



  知子莫如父,龙申也不想把事情做绝,所以他同意给乔元涨工资,反正乔元是会所的摇钱树,涨了他乔元的工资,就安抚了他的心,好让他替会所赚回更多。



  趁着龙学礼打电话,龙申更放肆地调戏洗曼丽,他索性把洗曼丽的运动衣脱下来,这下,洗曼丽除了脚下穿着一双跑鞋外,身体已经全裸,她拼命挣扎,两条美腿在空中晃动,龙申坏笑:「害什幺羞,学礼以前偷看过我们做爱,而且不只一次,你可是他的梦中情人。」



  「啊。」



  洗曼丽终于证实了心中猜测,心中羞涩难当,不过,听说自己是龙学礼的梦中情人,洗曼的芳心也不由得一喜,眼儿瞄向龙学礼,正好与龙学礼对上了眼波。



  「我爸说的是实话,我超喜欢曼丽姐。」



  交代了财务涨乔元的工资,龙学礼回到沙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洗曼丽的娇躯,羞得洗曼丽抱住酥胸,焦急道:「学礼,你先出去好吗。」



  「我想看曼丽姐跟我爸爸如何做爱。」



  龙学礼笑嘻嘻注意着他父亲的耸动,看着龙申的阳具在洗曼丽的阴道里进出。



  洗曼丽几番遮挡:「不许看。」



  可双手又哪里遮挡得住无处不洩的春光,滋滋声中,龙学礼调戏道:「曼丽姐好多水。」



  洗曼丽大羞:「你乱说什幺,快出去,快出去。」



  龙学礼诡笑:「我很想看,以前是偷看,这次不是偷看了,是堂堂正正地看,曼丽姐不给我看,我就告诉我妈妈,说你勾引我爸爸。」



  龙申哈哈大笑,洗曼丽羞恼不已,当然不承认勾引龙申,「是你爸爸强迫我的。」



  「你们这样子,一点都不像强迫。」



  龙学礼坏笑,与龙申一唱一和。



  龙申干脆掰开洗曼丽的双腿,让龙学礼真切地欣赏洗曼丽的阴户如何吞吐大肉棒,洗曼丽见状,急得伸手要推开身边的龙学礼,不让他看,可她的手被龙学礼抓住了,一时间,洗曼丽全身尽裸,妙处袒露,阴毛娇柔,这具性感娇躯强烈刺激着龙学礼。



  「曼丽,很多女孩喜欢学礼的,他长得怎样。」



  龙申缓缓加速抽动大肉棒,言语中颇为自得。



  正气恼中的洗曼丽嗔道:「一点都不像他爸爸。」



  龙申大笑:「像他妈妈就行,虽然不像我,但绝对是我的种。」



  说着,朝龙学礼挤挤眼:「儿子,你还不脱下裤子幺,这样包住发胀的屌儿会伤身的,让曼丽帮你含一下,纾解纾解。」



  「龙申,你疯了吗,你怎幺能让学礼欺负我。」



  洗曼丽花容失色,她举起粉拳就打,无奈肉厚粗皮的龙申根本就不在乎,洗曼丽一边打,龙申就一边用大肉棒上顶她的肉穴,几个来回下来,洗曼丽再也无力出手,呻吟着耸动翘臀迎合龙申,眉目之间春意犯滥,媚眼如波。



  龙申淫笑:「我们父子一起操你,免费的。」



  说着,抱起洗曼丽,身体一转,交构的姿势变成了女上男下,洗曼丽又骑上龙申的身体,大肉棒深入花心猛戳,洗曼丽娇躯乱颤,老老实实地俯趴在龙申的胸膛上,龙申张开大嘴,将洗曼丽的小嘴樱唇含了结实。



  洗曼丽的芳心一阵紧张,迷离中暗道:龙申这话是什幺意思,难道他知道我和乔元有关系了?难道VIP洗脚室里有隐蔽的探头?来不及细想,洗曼丽芳心大乱,因为龙学礼脱光了衣服,他缓缓跪在洗曼丽身后,轻抚那只迷人的雪臀:「曼丽姐,我爸爸是粗鲁些,我保证斯文,我确实很喜欢你,我幻想你手淫了无数次,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龙申大笑:「曼丽你听听,学礼的表白多感人,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吧,让他年少的梦想成真,这也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心愿。」



  「你们,你们父子俩欺负我。」



  洗曼丽直起了上半身,她好无奈,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即将要被乔家父子玩弄,明知道是羞辱,她已身不由己,好在龙学礼长得俊美,在心底里深处,洗曼丽似乎有某种刺激感,内心的欲火迟迟不能宣洩,洗曼丽有点焦躁,有点期盼,她暗暗寻思着跟两个男人一起做爱是什幺滋味。



  这时,洗曼丽的背脊传来炙热感,她回头看去,不禁一声尖叫,扭腰避开。



  原来是一支粗大的肉棒在触碰她的嫩肌,洗曼丽几乎可以肯定这支肉棒比龙申还要粗长,它颜色偏白,龟头红润。



  「你看,学礼的家伙多厉害。」



  龙申握住了洗曼丽的奶子,使劲地搓,非常粗鲁。



  「曼丽姐。」



  龙学礼彬彬有礼,已经把他大肉棒递到洗曼丽面前了,他也不用强,而是可怜兮兮的乞求。



  洗曼丽在犹豫,她娇躯由于龙申的挺动而耸动,肉穴吞吐着龙申的大肉棒,眼睛不愿看龙学礼的阳具。



  龙申责怪儿子:「一点都不懂事,要曼丽含你的家伙,你得先跟人家亲亲嘴,摸摸人家的奶子。」



  一语提醒梦中人,龙学礼二话不说,马上弯腰,抱住洗曼丽的香腮,张嘴就吻了下去,洗曼丽猝不及防,香唇被含,一条舌头深入了她口腔,她没有拒绝,她心里早有点喜欢龙学礼,女人对英俊男人很容易有感觉,何况正欲火焚身,洗曼丽感觉自己的另一个乳房被一只手握住,不同的是,这只手很温柔,洗曼丽迷离了,她鼻息浑浊,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处于最敏感的时候,偏偏这时候她被触摸,被两个男人触摸。



  「呜呜……」



  洗曼丽快要窒息了,阴道充实,爱液狂流,龙学礼鬆开她的嘴,舔吻她的朱唇,双指捏揉娇嫩的乳尖,柔声说:「曼丽姐,你好迷人,奶子好结实,怪不得我爸爸老是说起你。」



  「说我什幺。」



  洗曼丽娇喘,媚眼如丝。



  龙申悄悄给龙学礼使了个眼色,龙学礼会意,他诡笑着贴近洗曼丽,将粉白大肉棒送到洗曼丽的面前,用红润的龟头轻擦她的唇瓣:「爸爸说你是我妈妈之外最爱的女人。」



  洗曼丽轻哼,媚眼终于直视嘴边的肉柱,闻嗅着淡淡的精液味和男人的体味,她陶醉了,这些味道对于成熟女人来说,是致命的,她没有拒绝龙学礼的轻薄,肉柱在磨蹭她的唇瓣,唾液湿润了唇瓣,大龟头像刷牙般摩擦她洁白的牙齿,牙齿微张,大肉棒缓缓插入了她小嘴之中,洗曼丽接受了,接受了这支透着浓厚青春气息的阳具,她张大嘴巴容纳这支阳具。



  下意识地,洗曼丽又拿乔元的巨物跟龙学礼的大肉棒相比,虽然没有含过乔元的巨物,但洗曼丽能肯定眼前这支大肉棒还是比乔元的巨物差一点。



  洗曼丽心道:「好厉害,比不上乔元的大粗长,也是难得一见的家伙了。」



  她深深地含入嘴里的大肉棒,鼓着香腮吮吸着,吞吐着,小舌翻卷,唇齿之间充满了爱意,她几乎爱上了嘴里的巨物,爱上了龙学礼,那茂密的阴毛覆盖了洗曼丽的小脸,男人的气息何其浓烈,洗曼丽陶醉了,她用力地吮吸。



  龙学礼仰天深呼吸,第一次感受到口交的独特魅力,他快感瀰漫,汗毛倒竖。



  就在这时,龙申突然拔出了肉棒,洗曼丽的身体腾空,空虚的肉穴滴下了黏液,洗曼丽很意外,吐出小嘴里的大肉棒,嘤咛一声,电光火石间,一支更粗长的大肉棒从她臀后插入肉穴,满满地填补了阴道的空虚,洗曼丽的嘤咛变成呻吟,她知道,这是龙学礼的大肉棒,刚才还在嘴里,此时已经插入她的灵魂深处,胀满更甚,电流满体。



  「啊,学礼……」



  洗曼丽娇吟,身子俯低,美臀顺势撅高,大肉棒深直接插到她子宫,用力地顶在花心里,洗曼丽无序地抬头呻吟,不料,一支湿淋淋的大肉棒正等着她,她刚一张嘴,这支湿淋淋的大肉棒就插入了她的小嘴,香腮鼓起,快感似乎一直延伸到嗓子,洗曼丽毫不迟疑地将嘴里的大肉棒吞到嗓子眼。



  很熟悉的感觉,龙申以前就喜欢把他的阳具插到洗曼丽的嗓子眼,这次完全不同,不仅有大肉棒插到嗓子眼,还同时有一支大肉棒插到子宫口,两支大肉棒一起挺动,洗曼丽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被男人前后夹击的感觉,她失魂了,她紧忙抱着龙申的屁股,随着他们父子的耸动而耸动,三个人一起耸动,洗曼丽的爱液和唾液一起流淌,空气了充斥着淫荡得不能再淫荡的气息。



  「学礼,觉得怎样,爽吗。」



  龙申一边挺动,一边玩弄洗曼丽的两只美乳,龙学礼则忘情地抽插,棒棒都插到底:「太爽了,爸,曼丽姐是我的,你以后不能随便操她。」



  龙申笑骂:「臭小子,你不多谢爸爸,还抢爸爸的女人。」



  龙学礼翻弄洗曼丽的肉穴,用手指沾了沾肉穴上的蜜汁放进嘴里吮吸:「曼丽姐,你知道吗,我读书那会,整天幻想和你做爱,我一天打飞机两三次,脑子里全是你的样子。」



  洗曼丽艰难吐出大肉棒,回头凝望俊美男子,娇喘问:「你偷看过我多少次。」



  问完了,又将龙申的大肉棒含回去,三人在耸动。



  龙学礼回忆道:「好多次了,在这里有两次,莱特大酒店三次,我家在海边的别墅五次,就这幺多。每次偷看了,都想和曼丽姐做爱,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说着,大肉棒猛烈抽插,如暴风骤雨般抽插,洗曼丽闪电般直起了身子,后靠在龙学礼身上,双腿依然跪着,雪白翘臀主动撞击龙学礼的小腹,她忘情娇吟:「啊,好粗。」



  「喜欢吗。」



  「喜欢。」



  龙学礼亢奋地抱住洗曼丽的双乳,下身狂抽:「曼丽姐的穴穴好紧,给我爸爸弄了这幺久还紧紧的,好舒服,曼丽姐,我爱你。」



  洗曼丽伸出右臂,向后勾住龙学礼的手臂,哆嗦道:「学礼,快亲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龙学礼马上含住了洗曼丽朱唇,吮吸她的小舌头,她的小嘴刚才还深含过龙申的阳具,这会却已和龙学礼狂吻狂亲。

【1】【2】【3】【4】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