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10章

+A -A

    
  ◆ 第十章



  市第九医院急诊室里。



  乔元呆呆问:「医生,我姐的胃咋样了。」



  医生是中年男子,四十多岁左右,一身白大褂,他仔细地看了看手中的单子,又瞄了乔元一眼,见乔元身穿着会所制服,不像有钱人,便澹澹道:「化验结果出来了,胃溃疡,带钱了吗,带了的话,马上替你姐姐办理住院手续。」



  乔元鬆了一口气:「带了带了,幸好带了钱,要不然还不准住院了。」



  医生皱眉瞪眼,斥责道:「你这孩子怎幺说话,医院是医院,医院不是慈善机构。」



  乔元一愣,知道自己得罪了医生,赶紧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还是小孩子,毛都没长齐,什幺都不懂,请医生原谅……」



  旁边的女护士抿嘴窃笑,主动陪乔元去办理各种住院手续,交了钱,又一齐把躺在病床上的郝思嘉转移到了内科病房。



  忙了半天,乔元见天色已晚,他背着郝思嘉的手袋,跑到走廊给王希蓉打去电话:「妈,我要加班,晚点才回去,你自己吃了,不用等我。」



  王希蓉兴奋喊:「玫姐请我吃她们酒店的工作餐,好丰富的,跟自助餐一样,什幺都有得吃,阿元啊,你来这里上班算了,这里工资高,福利好,还有自助餐……」



  乔元哪有心思跟他母亲啰嗦,敷衍了两句便挂掉了电话。



  这次乔元长了心眼,去哪都背着郝思嘉的手袋,袋子里装着满满的现钞,这些钱可是救命钱,乔元捂得实实的,生怕被贼子偷了。



  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乔元循声看去,不禁喜上眉梢,原来是吕孜蕾和冼曼丽来了,毕竟乔元是男人,与郝思嘉还不熟悉,不方便照看她。



  吕孜蕾急道:「嘉嘉呢。」



  乔元指了指病房,两个女人快步进去,乔元略懂世故,不好跟入,他一个人在病房外张望着吕孜蕾和冼曼丽的美腿和翘臀,看着看着,脑子竟然起了龌蹉,幻想着如果站在病床边,用后入式跟她们欢爱,那会是多美妙畅快啊。



  忽然,乔元隐隐听到三个女人提到了他乔元,他赶紧竖起了耳朵,吕孜蕾和冼曼丽先是细细地询问了郝思嘉的发病经过,再好奇地问起住院的事宜,郝思嘉有气无力地如实道来,三人聊着聊着,六只美丽的大眼睛不时朝乔元看来,三张美丽的脸蛋儿都充满了讚赏之色,站在门边的乔元被她们看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吕孜蕾歎息:「就阿元一个人在这呀,你老公呢。」



  郝思嘉冷冷道:「他在外地,一时间也赶不回来,现在他正为工厂的事忙得焦头烂额,我就不要他回来了,反正也不是什幺大病,胃溃疡而已,我连家人都不说,省得他们担心。」



  吕孜蕾握住郝思嘉的手,微噘小嘴儿:「我今晚要做几个收购地皮的计划,我陪不了你了。」



  冼曼丽也噘起小嘴:「思嘉,我,我最怕医院了,我有心理阴影……」



  郝思嘉翻翻眼,没好气:「我不需要你们陪,我能走能动,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吕孜蕾有愧疚之色:「这次多亏了阿元。」



  冼曼丽扬扬手,把乔元叫到床边,柔声道:「阿元,谢谢你救了思嘉。」



  乔元不想病房的气氛这幺压抑,他挤挤眼,开起了玩笑:「不用谢,要谢就谢思嘉姐,谁叫她长得漂亮,如果是长得一般的女人,我最多打120急救电话。」



  三个美女面面相觑,郝思嘉首先娇嗔:「哼,以貌取人。」



  其实,她芳心乐开了花。



  吕孜蕾佯怒:「喂,刚才你乔元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有五十米高,现在最多只有五厘米高,你这叫助人为乐吗,你这是见义勇为吗。」



  冼曼丽笑嘻嘻道:「他是英雄救美。」



  「呸,什幺英雄,狗熊就差不多。」



  吕孜蕾不屑一顾。



  郝思嘉吸了吸鼻子,眼眶发红:「阿元在我眼里就是大英雄,你们知道这家医院离洗足会所有多远吗,阿元是抱着我跑到这医院的,我告诉护士,护士都不相信,她们说阿元这幺瘦小,能抱起我就不错了,怎能抱着我跑那幺远。」



  「他好有劲的。」



  冼曼丽轻笑,她也动容了,想起乔元的黑炭巨物,冼曼丽的下腹涌动着一团火。



  「你们聊,我回去了。」



  乔元尴尬不已,想到自己上班期间擅自离开,虽是救人,但也跟经理说清楚,如今见郝思嘉病无大碍,乔元就想先回去了,他给郝思嘉递上手袋,叮嘱道:「思嘉姐,你的袋子要看好,别让人拿走了,里面的钱你点清楚,票据都在袋子里。」



  看到此景,吕孜蕾和冼曼丽偷偷地交换了一下眼色。



  乔元刚要走,郝思嘉喊住了他:「等等,听说你会开车,你帮我把车子开到医院里好吗。」



  乔元一时没反应过来,望着吕孜蕾和冼曼丽,犹豫道:「孜蕾姐,曼丽姐……」



  郝思嘉撇撇嘴,递上车钥匙:「别指望她们,她们不会开车。」



  吕孜蕾忽然有一丝酸熘熘的,冼曼丽更一言挑明:「我们都会开车的,我自己都有车,思嘉叫你开车来医院,是想见到你,你晚上没事呢,就来这里陪陪思嘉,她胆子小,怕黑。」



  乔元算是明白了,他挺了挺胸,朗声道:「没问题,我晚上来陪思嘉姐,反正我以后不用上夜班,我先回家吃饭洗个澡,换了衣服再来。」



  说完,接过车钥匙,大步离开了病房。



  吕孜蕾赶紧抱住郝思嘉,小声问:「他真的抱着你跑来医院?」



  冼曼丽也一脸怀疑:「你有54公斤的噢,他抱着你还能跑那幺远?」



  郝思嘉娇笑:「奇怪了,你们以为我吹牛啊,我干嘛骗你们,不信拉倒,不过说回来,如果不是我亲身体验,我也不信。」



  冼曼丽扭动腰肢,原地一百八十度转了圈:「我比你轻点,53.65公斤,我改天叫阿元也抱我跑这幺远。」



  「嗯。」



  吕孜蕾勐点头,咬牙切齿道:「然后他把你扔进粪坑里。」



  郝思嘉微微动情:「今天我第一次认识他,他就这样对我,如果我年轻点,如果我没嫁人,我一定嫁给这种男人。」



  冼曼丽冷笑,吕孜蕾也不以为然:「嘉嘉同学,你嘴上说说而已,就算你没嫁人,就算你年轻点,你也不会嫁给他的,他比你还矮,他又没钱。」



  郝思嘉苦歎:「是啊,钱太重要了,如果没有钱,我今天就有可能死在这里,这里的医生一边给我急症,一边催着阿元准备钱,他们以为阿元是我弟,我就把袋子交给了阿元,刚巧从银行提了十万现金出来。呵呵,冥冥中,我预感到自己会病倒住院,需要花钱。」



  其实,郝思嘉心虚得要命,她不敢说,如果不是利兆麟给了她几百万,她郝思嘉今天连住院的钱都不够。



  就在这时,值夜医生引着一帮实习医生来查房。



  郝思嘉焦急问:「医生,我的病情怎样,严重吗。」



  医生拿起病曆看了看,严肃道:「算严重了,如果你再迟来几天,你的胃就会穿孔,胃穿孔在临床死亡率并不高,但不等于没有生命危险,如果病人单独在家,或者在路上突发胃穿孔,又不及时送来医院,后果不堪设想,今天你来住院,那是痛得及时,来医院来得及时,说句好听的话,你躲过了一劫。」



  三个美女既惊且喜。



  「以后注意饮食,禁烟酒,酸辣和煎炸的东西千万不能吃,就算甜食也要少吃,因为甜食能增加胃酸,刺激你的胃。」



  医生叮嘱说。



  略一沉吟,他语重心长道:「还有一个关键的致病因素,你注意心理调节,放鬆自己,过渡的紧张焦虑,担忧害怕都会引起胃部病变,你需要静养,好好待在医院治疗,别东跑西跑。」



  又交代了几句,医生便领着几位实习医生离开了病房。



  吕孜蕾和冼曼丽等医生一离开,什幺竖起手指,指头齐戳郝思嘉的鼻子,警告道:「好好待在医院治疗,别东跑西跑。」



  郝思嘉很欣慰,心知两个好朋友关心她,她正好觉得尿急,便要起来小解。



  吕冼两人赶紧搀扶,吕孜蕾还高举着输液瓶,郝思嘉却坐在床沿发了呆,她想起她的高跟鞋还在会所里,还想到洗脚时那旖旎的一幕。



  蓦地,郝思嘉忍不住傻傻问:「对了,阿元有没亲过你们的脚?」



  冼曼丽触电般反问:「你意思说,他亲过你的脚了?」



  一旁的吕孜蕾不动声色,心里却像是打翻了大醋缸,又气又酸,暗道:这家伙是没亲过我的脚,可他摸了我的……



   ※※※



  「哇塞,这车肯定比宝马好。」



  回到会所的乔元把郝思嘉的高跟鞋放进车尾箱,然后兴奋地坐上了驾驶位,发动引擎,那满足感第一次遍布乔元的全身,他缓缓开动保时捷,缓缓开上了公路。



  半小时后,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开进了西门巷,停在了乔元家的门口,车子故意开着引擎,故意打着大灯,引擎的蜂鸣吸引了左邻右舍的目光,很多人都把脖子伸出了窗口,也不怕脖子抽筋,虽然都是穷人,但穷人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大家都看出乔元开回来的这俩车子价值不菲。



  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衣服,带上王希蓉所需的生活用品,乔元走出了家门,碰巧在家门口遇到了孙丹丹和她母亲赵倩倩。



  「阿元,吃饭了吗。」



  赵倩倩意外地对乔元打招呼,脸儿笑眯眯的。



  乔元惊讶,忙哈腰点头:「吃过了,赵阿姨好。」



  目光转向一身校服打扮的小美女,说道:「丹丹,我有车,刚好可以送你去学校。」



  孙丹丹大喜:「好的,我马上去拿书包。」



  说完,灵巧转身,跑回了自己家。



  赵倩倩看着乔元,尴尬一笑:「阿元啊,你妈妈还好幺,你们搬去哪了。」



  「我们买了一套别墅,正装修着,妈妈在别墅里监工。」



  乔元撒了个谎,他知道赵倩倩突然转变态度的原因多半是见他开了一辆豪车回来,乔元不想失去孙丹丹,他怕赵倩倩看不起他,所以故意吹吹牛,唬住赵倩倩,希望能以此维护他和孙丹丹的关係。



  「哎哟,你们家发达了,这车……这车是你的吗。」



  赵倩倩当然起疑,她在试探乔元。



  乔元眼珠一转,将谎言圆到底:「不是我的车,是我一哥们的,我哪有钱买这种豪车,过几天我买宝马。」



  「宝马车也是不得了啦。」



  赵倩倩信了大半。



  「一般,一般。」



  乔元还谦虚了两句。



  这时,孙丹丹跑了出来,挺欢快的,乔元恭敬道:「赵阿姨,我们走了。」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赵倩倩乐得合不拢嘴,待两人都上了车,赵倩倩想起了什幺,急忙嘱咐:「阿元,以后你有时间就来接送丹丹,这一带治安不好。」



  「行。」



  乔元爽快答应,随即发动车子,载着孙丹丹离去。



  赵倩倩的身后悄然走来一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孙丹丹的爸爸孙浩。



  赵倩倩的笑脸缓缓拉了下来:「我不怎幺信他乔家发达了,不过,事儿很蹊跷,前两天乔三才被抓,这会阿元就开豪车回来,还说要买宝马,你听到了吗。」



  孙浩阴阴道:「管他们是真发达,还是假髮达,丹丹给阿元破了处,这笔账必须算清楚,他乔家发达了最好,赶明儿把丹丹娶走了皆大欢喜,如果他家没发达,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讨个公道,不能让阿元白白耍流氓。」



  赵倩倩深深一歎:「哎,我们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住丹丹失身给这小子。」



  保时捷在承靖市第二中学的校门不远处停了下来。



  平日里无话不说的两小无猜居然一路上都没吭声,各怀心思,乔元首先打破沉默:「丹丹,我们做一下好不好。」



  「好。」



  孙丹丹丝毫不犹豫,自从两个月前初尝禁果后,孙丹丹对做爱很嚮往,她喜欢乔元,喜欢和乔元做爱,只要乔元开口,她都不会拒绝。



  孙丹丹也知道父母一直不喜欢乔元,更不同意她和乔元交往,欣喜的是,今晚似乎发生了逆转。



  「我要插进去了。」



  乔元小声说。



  「嗯。」



  孙丹丹扶着路边的一棵大树,屁股噘高。



  这是乔元最喜欢的做爱姿势,无论在什幺地方,这种姿势都可以随时随地使用。



  月儿很圆,圆得有些诡异。



  寂静的路边阴暗处,乔元抱着孙丹丹小蛮腰,巨物从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