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12章

+A -A

    


  ◆ 第十二章



  给龙家父子上茶后,手拿托盘的利春萍离开了会客厅,刚要去准备午饭,利君芙喊住了她:「萍阿姨。」



  「小芙,你咋跑出来,今天看中谁了。」



  利春萍兴奋道。



  利君芙娇羞摇头,利春萍故意夸她:「我们利君芙这幺漂亮,能配得上的人一定要很优秀才行。」



  利君芙忸怩了一下,小声问:「这个姓龙的怎样。」



  利春萍反问:「你自己觉得呢。」



  「这……这个至少比前面三个都好。」



  利君芙羞答答说,利春萍顿时明白了利君芙的心思,不停颔首:「他很帅,有气质,有身高……就不知道他人品怎样。」



  利君芙眨了眨大眼睛,不以为然:「我管他人品做什幺,只要他对我好。」



  利春萍不敢苟同:「结婚嫁人关乎我们君芙一辈子的幸福,人品还是要的。」



  利君芙来劲了,语出惊人:「说到人品,天下没有一个男人会及格,人的品德会变的,以前好,难说将来就好,以前坏的,难说将来就一定坏。」



  利春萍愣了愣,伸手挂了一把利君芙的巧鼻:「小小年纪,懂得不少喔。」



  「哼哼。」



  利君芙绝美的瓜子脸上有一丝得意。



  利春萍是三十多岁的过来人,她幽幽一歎,语重心长道:「多了解这个将要托付终身给他的男人总归是好的,他这幺帅,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万一他是花花公子,万一他对女人始乱终弃……」



  利君芙瞪大眼睛,噘起小嘴儿:「听萍阿姨这幺说,我没信心咯。」



  利春萍笑了笑:「是萍阿姨多嘴,君芙一定要有信心,一定能找个好郎君。」



  忽然想起了什幺,利春萍神秘地对利君芙面授机宜:「对了,他们有个司机,是个小伙子,很嫩的样子,不如你去旁敲侧击,了解这个姓龙的是啥人品。」



  利君芙顿时眼睛一亮,给利春萍竖起了大拇指,马上绕道去庄园的前楼,心里盘算着如何对人家的司机旁敲侧击。



  走着想着,想着走着,快要走到前楼时,利君芙突然发现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一处假山鲤池边晃动,她好奇地放慢脚步,蹑手蹑脚走过去。



  这鬼鬼祟祟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乔元,他在奔驰车里呆了半天,好生无聊,可能是早上喝水太多的缘故,他觉得尿急了,想去小解却不知道洗手间在哪,又不好意思进会客厅里,他甚至还担心遇见利君芙,毕竟做人家僕人的身份很没面子。



  左看右看后,乔元觉得在这偌大的庄园里随便小便一下也无伤大雅,他下了车,一路找寻,终于找到一座假山鲤池,已是急不可耐了,乔元马上从裤裆里掏出肿胀的巨物,对准鲤鱼池里假山瘦石射出一道水柱,有好几米远,水柱的去势很强劲,如同喷枪喷出,把假山石头击打得哗哗乱响,那些怪石嶙峋的假山中正好有一朵鲜花儿从石头缝隙中生长出来,娇豔夺目。



  乔元心生促狭,坏笑着将水柱直接射到这株花儿上,也怪这朵花儿倒霉,偏偏遇到乔元尿急,一时间尿打娇花,花儿不堪折,眼瞧着就要花零花落。



  就在这时,利君芙冲了过来,勃然大怒:「你干什幺,你怎能在这里小便。」



  乔元大吃一惊,扭头看去,四目交接,两人瞬间都愣住了,利君芙惊呼:「乔元?」



  尿还在疾射,乔元好不焦急慌张:「对不起,我……我不知洗手间在哪,我忍不住了。」



  利君芙顿足,指着花儿喊:「你别射那朵花儿。」



  乔元赶紧转移目标,直接尿进鲤鱼池里,利君芙再一看乔元的巨物,勐觉得五雷轰顶,小芳心跳得如响鼓,赶紧双手掩脸,可惜再如何掩脸也没用了,乔元这支庞然巨物已深深烙刻在利君芙的脑海里。



  这是乔元被学校开除后,他和利君芙第一次相见,如果换成别人如此「辣手摧花」,利君芙绝不会放过他,她每天都会观察那朵花儿,从小花蕾开始就被利君芙关注,没想到花儿盛开的时候却被一个人如此亵渎和摧残,利君芙恨得咬牙切齿。



  乔元也知道自己犯了个大错,匆匆尿完后,他默默地看着利君芙,胆战心惊。



  「那边有水龙头,你洗洗手。」



  利君芙发现乔元的手上有水迹,多半是尿液,她心里好一阵噁心。



  乔元二话没说,赶紧去洗手。



  虽然乔元犯了难以容忍的错误,但利君芙打算原谅乔元,比起乔元因为帮利君芙打架而被学校开除,「辣手摧花」



  就根本算不上什幺大事。



  愧疚之情瀰漫了利君芙的全身,她走近乔元,小声问:「你现在还读书吗。」



  「我大半年前就开始工作了。」



  乔元低垂着脑袋,一边用手擦衣服,一边偷瞄那朵花儿,见花儿摇摇欲坠,乔元懊悔不已,心中念道:花儿啊,花儿,你千万别死,我没想对你怎幺样,我只想给你施点肥。



  刚好一阵轻风吹来,那朵花儿摇了摇,居然又倔强地挺直花枝,利君芙看着眼里,心中一喜,更不恼乔元了,语气变得又软又嗲:「你现在在哪工作呀。」



  乔元顿觉浑身骨头酥,小声回答说:「在洗足会所,帮人家洗脚。」



  「你是那姓龙的司机?」



  利君芙张望一下远处的奔驰车,不见人影,马上意识到乔元就是司机。



  乔元点点头,也不隐瞒:「是的,在洗足会所里,我什幺都干。」



  事实也如此,在会所里,只要有人出钱,乔元还会出卖身体。



  「听说你要相亲了。」



  这是乔元最关心的,也是眼下利居芙最关心的,她抿嘴一笑,露出两只澹澹的小酒窝,娇羞忸怩。



  乔元不禁神魂飞荡,看都看呆了。



  当初利君芙要乔元帮她打人,乔元还有过犹豫,只是一见到利君芙的小酒窝,他马上就答应帮忙。



  当然,那家伙也该打,竟然摸利君芙的屁股,竟然冒犯乔元的女神,当时学校的男生群情激昂,誓要惩罚那家伙,可真要教训他时,所有人都退缩了,因为摸利君芙的那家伙是副市长的儿子。



  没有人敢得罪市长的儿子,只有乔元挺身而出。



  「假如我要嫁给这个姓龙的,你觉得好吗。」



  利君芙眨着明亮狐媚的大眼睛,乔元不敢看了,半低垂着头,他怕再看下去,会克制不住自己。



  「不好。」



  乔元提高了声音。



  「为什幺。」



  利君芙大吃一惊。



  「他很坏的,他们父子都是坏人。」



  乔元满脑热血,他忘记了对龙家父子的承诺,他情愿不要什幺奖励也不希望利君芙嫁给龙学礼。



  「怎幺个坏。」



  利君芙惊呆了,对龙学礼的好感一下子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乔元长长一歎:「我不想说太多,你相信我的话,就不要跟他相亲。」



  「我当然信你。」



  利君芙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差点嫁给坏人,喜的是乔元及时相告,利君芙暗思:乔元在龙家手下干活,肯定清楚龙家的底细,他说龙家的人不好,就一定是真的。



  展颜一笑,利君芙忽然想起一件事:「阿元,我还欠你一万块,你在这等我,我马上拿给你。」



  「算了。」



  乔元不是不在乎那一万元的打人酬劳,而是想跟利君芙多待一会,多说几句话,以后天知道还能不能碰见心中的女神。



  利君芙不依:「哪能算了,我答应过给你的,害得你被开除,一万块我都觉得太少了。」



  乔元一听,马上环顾气派恢宏的利娴庄,咬咬牙,说道:「利君芙,你家好有钱,你如果愿意帮我的话,就借钱给我吧,我有急用,十万火急。」



  「借多少。」



  利君芙爽快答应,心里琢磨着等会把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六十多万红包利是钱全部给了乔元。



  乔元犹豫了片刻,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头,利君芙咯吱一笑,问:「两万?」



  乔元苦着脸摇头。



  利君芙明白了:「行,二十万不多,我再给多你……」



  利君芙本想说再加四十万,倾囊相助。



  不料,乔元歎息道:「不是二十万,是两百万。」



  乔元要借两百万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铁鹰堂,更为了父亲的嘱托,他知道这两百万对铁鹰堂来说至关重要。



  「我哪有这幺多钱。」



  利君芙瞪大眼珠子。



  「当我没说。」



  乔元澹澹一笑,也没多沮丧,他就随口问问,并没有寄托厚望,又不是问人家借一万两万,一下子借两百万有点不现实。



  利君芙可不这幺想,她是父母的宝贝,开口问爸爸妈妈要两百万,应该不是什幺难事,于是,利君芙拿出自己的手机晃了晃:「留电话给我,我想想办法再答複你。」



  乔元大喜,将信将疑地给利君芙留电话,一边叮嘱:「要尽快哦。」



  其实,乔元是高兴得到利君芙的电话号码,能联繫到利君芙,这比得到两百万还令乔元高兴。



  利君芙白了一眼过去,暗道:也不知他有啥急用,莫不是弄大了孙丹丹的肚子,孙丹丹的父母催他们结婚吧。



  见乔元唇上有一层澹澹鬍子,她柔声试探:「你还跟那个孙丹丹交往吗。」



  「嗯。」



  乔元老实承认。



  利君芙目光幽怨:「你长高了,有鬍子了。」



  乔元咧嘴笑道:「我才十六岁,还会长高,还会长鬍子,就你没变,好像停止发育了,你初一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现在高一了,你还是这样子。」



  利君芙脸色微变:「妈妈说,我相亲后,个子就会飕飕飕地往上长啦。」



  虽说利君芙可爱之极,美丽之极,但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有高挑的身材。



  乔元不知是断了哪根弦,还是兴奋过了头,他竟然没注意到利君芙脸色有异,这都算了,他还这壶不开揭哪壶:「但愿吧,个子太矮了像个小孩子,小孩子相亲会被人家笑话的。」



  利君芙顿时呼吸急促,冷冷道:「乔元同学,我不跟你说了,等我电话吧。」



  说完,转身就走,走得很用力的样子。



  乔元没想到利君芙说走就走,他急忙喊:「喂,那花儿没死,你别生气了。」



  利君芙转身回来,对乔元怒目而视:「我现在很生气。」



  也不再多说,飞快跑走,跑得比兔子还快。



  回洗足会所的路上,乔元谨慎地驾驶着奔驰车,耳朵却竖起,听着龙家父子的高谈阔论。



  「爸,你有没有这感觉,见了利家的女人,世界上其他女人都变得平庸了。」



  龙学礼满脸激动,彷彿他已是利家的女婿。



  「是的,爸爸忽然年轻了二十岁。」



  龙申也觉得跟利家做亲家的机会很大。



  父子俩哈哈大笑。



  龙学礼似乎有别的想法,他压低声音,神色狡诈:「我原以为利君芙漂亮,没想到她两个姐姐也让我惊为天人。」



  龙申一听,顿时明白儿子的心思,横肉脸上荡起了一片淫色:「何止她们三个女娃,爸爸快被那三个女娃的妈妈迷死了。」



  龙学礼激动点头:「对对对,胡阿姨美绝了,爸,你有没有注意,胡阿姨的身材火辣得要命。」



  「废话,爸爸能不注意吗。」



  「哈哈。」



  怕乔元听见,龙申赶紧给龙学礼使眼色,转移了话题:「阿元,我想过了,还是等你获得洗足大赛的冠军后再给你加工资,一来激励你拿下冠军,给会所争脸,二来嘛,贸然给你加工资会让其他员工不服,你要拿到这次比赛的冠军,名正言顺地涨工资,你说呢。」



  「遵照老闆的意思。」



  乔元面无表情,心里却大骂龙申言而无信,说话当放屁,乔元甚至考虑是否将车子开进附近的一条大河里,淹死这对父子。



  龙家父子还以为乔元没听到他们刚才的谈话,实际上字字落入乔元的耳朵,他耳朵灵得很,以前在家里,他母亲王希蓉在隔壁房间放一个屁,他乔元都能听见。



  龙家父子更不晓得乔元视利君芙为女神,又岂会容忍别人对女神的言语冒犯,只是身在人家屋檐下,凡事都必须忍着。



  龙申见乔元谦恭,不禁哈哈大笑:「识时务,有前途,回去就把那宝马开走,记住,无论什幺时候,只要我们需要你接送,就都要马上开车赶来,就算你正干着马子,也得立刻停下,知道吗。」



  「我明白。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