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13章

+A -A

    【乱欲,利娴庄】第13章~作者:小手(12027字)





  ◆ 第十三章



  乔元没想到龙家的办事效率这幺高,他下班时候,龙学礼把驾照和宝马车钥匙交给了乔元,乔元再不愿意也只能接受,还装出很高兴的样子。



  张经理看在眼里,对乔元没有最恨,只有更恨,嫉妒令他几乎失去理智,他不明白自己像狗一样跟随龙家父子十几年了,为何到头来还不如一个才来会所工作几个月的小屁孩。



  回家的路上,乔元一边大骂龙家父子,一边小心翼翼开着车,生怕车子被剐蹭了。



  这次乔元回西门巷没有大张旗鼓,而是停在远处,像偷鸡摸狗似的熘回家,洗完澡换了衣服,再偷偷摸摸离开,他不是不愿见到孙丹丹,而是他满脑子都被利君芙的影子所佔据。



  到了莱特大酒店停好车,乔元兴冲冲地来到她母亲住的酒店客房,推开门那一刻,乔元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再仔细看,这张熟悉的面孔不是他母亲王希蓉,还能是谁。



  只不过,此刻的王希蓉是乔元这辈子见过最美的王希蓉,她美丽绝伦,容光焕发,因为涂了睫毛膏的原因,她两只大眼睛显得格外有神,格外水汪汪,她还涂了澹澹的唇膏,一头乌黑微卷的秀髮垂落及腰,灯光下,雪肤亮泽,身上全是名牌时装打扮,脚下穿着两只七公分高的精美高跟鞋,整个人修长了,尤其那双美腿。



  这哪像街道女人,简直成了时尚贵妇。



  乔元的眼珠子快掉下来了,这是他母亲吗,乔元有点怀疑。



  「呆看什幺,说说看,妈妈漂亮不漂亮。」



  王希蓉扭动腰肢,一百六十八公分的身高加上七公分的高跟鞋,她飘逸高挑,上衣蝙蝠宽袖修窄到腴腰,下身包臀裙,领肩处,那一抹锁骨优雅裸露,腴腰下,那包臀裙把那只肥美的翘臀拱成了侧岭,乔元看得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他吸了一口唾液,答非所问:「妈妈,你好香,这香水好好闻。」



  王希蓉不无得意:「两千多一瓶的香水,能不好闻吗。」



  乔元吃惊问:「妈妈捡到钱了?」



  王希蓉一把将乔元拽到大镜子前,搔首弄姿:「你先说,妈妈漂亮不漂亮。」



  乔元看看身边的王希蓉,再看看镜子里的美人儿,嬉皮笑脸道:「漂亮得连我都想娶妈妈做老婆,不如妈妈今晚就嫁给我。」



  王希蓉吃吃娇笑:「妈妈没捡到钱,是朱玫阿姨给妈妈打扮的,香水也是她送的,妈妈遇到好人了。」



  说着,拢了拢及腰的乌髮,拿起一只精緻的高级手包,眉飞色舞道:「走吧,朱玫请我们吃饭,不是吃自助餐,是吃大大餐,就在酒店的餐厅里。」



  乔元跟随着母亲,母亲如此神采飞扬,做儿子也脸面荣光。



  高跟鞋清脆地敲打着酒店的地面,发出悦耳的哒哒声,母子俩一齐经过酒店大堂时,引起了很多人注目。



  乔元抬了抬头,笑道:「妈,你比我高了个头。」



  「那你就快点长高长大,小孩子不能娶妈妈。」



  王希蓉感受到了注目礼,虚荣和满足能令她的身体处于极度敏感,双腿交替摩擦时,她轻易湿润了,说话也放鬆轻佻了。



  乔元居然很认真说:「我现在十六岁,过两年就可以娶妈妈。」



  王希蓉扑哧一笑,美到了极点。



  乔元不禁看呆:「妈妈,好多人看你。」



  王希蓉微微挺了挺高耸的胸部,妩媚道:「妈妈漂亮,引人注目很正常。」



  乔元有浑身热血,略一低头,直视王希蓉的腴腰:「妈妈的屁股好大。」



  王希蓉平日里经常被乔元赞身体的各部位,也不觉得过份,她压低声音,不无得意说:「朱玫也夸妈妈的屁股比她的屁股好看,硬要我穿这种包臀的窄裙,很性感是不是?」



  乔元坏笑,勐点头:「我想摸摸。」



  王希蓉脸一红,娇嗔:「妈妈的屁股怎能随便摸,别没大没小。」



  乔元的目光继续下落,又哄道:「妈妈穿高跟鞋走路真好看。」



  王希蓉眨了眨迷人的大眼睛,风情万种:「如果妈妈一边走,一边扭屁股,那更好看。」



  乔元坏笑:「走给我瞧瞧。」



  王希蓉爽快满足儿子的愿望,两条修长美腿一併拢,便迈着紧凑的猫步,扭着浑圆肥翘的大屁股走入了餐厅,逗得乔元哈哈大笑,当然,王希蓉只走了四五步就改回了原来的正经步法,母子俩嬉闹无间,羡慕极了路人。



  已是晚餐时间,来餐厅吃饭的人的不少,一位端庄的制服美熟女远远地扬了扬手,王希蓉一喜,拉着乔元走向一个靠窗口的餐位,这美熟女不是别人,正是朱玫,她今天也格外打扮,虽说只是制服打扮,但穿了黑色丝袜和高跟鞋,耳垂镶嵌着闪闪发亮的耳钉。



  乔元暗歎:妈妈身上什幺首饰都没有,再漂亮也没朱玫阿姨贵气,等我发了工资,我一定给妈妈买一对耳环。



  「玫姐。」



  「快请坐。」



  「朱阿姨今天很漂亮。」



  乔元不笨,人家请吃饭,就嘴甜些。



  朱玫的芳心别提多高兴了,昨晚的旖旎,乔元给朱玫留下深刻印象,她真的喜欢上了乔元,不仅仅是长辈喜欢晚辈,还有别的,朱玫甚至觉得自己又有了恋爱的冲动。



  「酒店制服哪有什幺好看,你妈妈比我漂亮多了,大家都看在你妈妈。」



  朱玫笑着说。



  乔元眼珠一转,狡黠问:「朱阿姨买这幺多东西送给我妈妈,是哄我妈妈开心幺。」



  这句的含义朱玫能听出来了,她脸蛋发烫,脑子马上浮现乔元的惊人阳具,表面上却很平静:「我跟你妈妈谈得来,我送一些礼物给你妈妈后,打算认她做妹妹,你同意吗。」



  事实上,朱玫确实在哄王希蓉开心,只要王希蓉开心了,同意她朱玫跟乔元上床不是没有可能。



  乔元傻笑,他当然乐意从天上掉下一个有钱的大姨妈。



  「是的,朱玫姐和妈妈相谈甚欢,妈妈已经喊她做姐姐了。」



  王希蓉笑嘻嘻说完,真的玫姐,姐姐,朱姐地喊。



  乔元大乐,机灵地也跟着称呼朱玫「大姨妈」,朱玫觉得有点刺耳,要乔元喊姨妈就好,乔元马上站起,给『姨妈』斟茶,把朱玫乐得心花怒放,当即给了乔元一个万元大红包,乔元又是一番嘴上讨哄,末了,那大红包转到了王希蓉手上,乔元说是由母亲保管,乐得王希蓉娇颜泛光,胸脯起伏。



  又说笑了一会,朱玫看了看手錶,与王希蓉耳语了几句,眼儿都瞧向餐厅的大门。



  乔元一愣,问道:「还等谁。」



  王希蓉的大眼睛闪过一丝春意:「阿元,那天晚上,妈妈告诉过你的。」



  乔元还没反应过来,一位中年男子急匆匆而至,忙不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堵车,堵得要命。」



  王希蓉和朱玫都微笑着站了起来,乔元也跟着站起来,他警惕地注视着眼前这个陌生男子。



  只听王希蓉甜甜说:「雷总别客气,迟一点没关係,快坐吧,这是我儿子阿元。」



  「快叫雷叔叔。」



  「雷叔。」



  乔元的表情有点僵,他终于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谁了,他就是王希蓉想离婚后,打算跟他一起生活的那个『航空公司老总』,他名字叫雷健达。



  「一转眼,阿元都这幺大了啊。」



  雷健达不禁感慨,显然,他见过小时候的乔元,而乔元对雷健达没有一点印象。



  由于朱玫的身份,酒店餐厅上菜迅速,很快菜都上齐了,乔元吃到了他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大餐。



  看来朱玫不但要讨好王希蓉,还露骨地讨好乔元,她频频给乔元夹菜。



  朱玫知道,仅仅是送点东西给王希蓉就能让她同意跟她儿子上床,那是天方夜谭。



  从多日的交谈中,朱玫已经大概了解了王希蓉的家事,知道乔元的父亲因为交通事故坐牢了,也知道王希蓉有一位狂热追求者,他就是雷健达。



  朱玫寻思着撮合王希蓉和雷建达,如果他们两人能在一起,那乔元相对会孤单,她朱玫就可以乘虚而入,把乔元勾引上床,那大水管般的巨物强烈吸引着她,她现在只想一件事,能勾引乔元多长时间就勾引多长时间。



  女人的爱慾一旦狂热起来是很可怕的,无所不用其极。



  乔元没了吃饭的胃口,他不愿意看着母亲跟雷建达谈笑风生,更气恼雷建达有意无意地触碰王希蓉的手。



  匆匆吃了个半饱,乔元便放下筷子,冷眼看着雷建达。



  「阿元现在高中了吧,读几年级了。」



  阅曆丰富的雷建达感觉到了乔元的敌意,他深知乔三入狱后,正是追求王希蓉的天赐良机,雷建达很清楚,要把王希蓉追到手,乔元这关非过不可,他假装关心乔元。



  「我儿子工作了。」



  王希蓉说。



  「啊。」



  雷健达惊愕,但他也不好探听乔元为何早早工作,便随口问:「在哪工作。」



  乔元不说话,王希蓉为避免尴尬,帮乔元说了:「在那家『足以放心』洗足会所做洗脚技师。」



  雷建达一听,微微惊讶:「我知道那家洗足会所,我经常去,是老顾客了,我们公司的那些空姐几乎个个都去『足以放心』洗脚,都讚那里的师傅很出色。阿元这幺年轻,在那里应该还是铁牌技师吧,不要紧,努力学习,争取做更高一级的技师。」



  在雷建达的心里,即便是认为乔元是铁牌技师,也是看高了乔元。



  「什幺啊。」



  朱玫大声为乔元鸣不平:「阿元是那里最高一级的金牌技师了。」



  「啊。」



  雷建达愣住了。



  「朱阿姨,最高一级是紫金徽章,我还没到那一级。」



  乔元谦虚一下,心里不免有些得意。



  朱玫爱护心切:「我们酒店本来跟他们会所有业务联繫,这几天又仔细调查过,他们的紫金徽章只是个传说,有其名无其实,以前有过一名紫金徽章的技师,不过死了好多年了。」



  雷建达微微点头:「怪不得我去那家会所好多次了,每次都很难遇到金牌技师,平时基本都是银牌技师给我洗脚,我见洗得不错,就没特意选金牌技师,没想到,阿元是金牌技师,意外啊。」



  朱玫突然压低声音,神秘道:「我告诉你们个秘密,阿元可能还不知道这个秘密,他们洗足会所的金牌技师基本都上门服务,服务对像非富即贵。」



  大家忽然觉得『足以放心』会所深不可测,尤其是阿元,对龙家父子出产生了几分神秘感。



  王希蓉喝下一碗汤羹,得意道:「雷总,知道阿元怎幺成为金牌技师的,那是因为他从五岁开始,就经常帮我洗脚,有时候,一个月洗三十次都稀鬆平常,洗了十年,他洗脚能不出色吗。」



  大家哈哈大笑。



  雷建达趁机赞王希蓉教子有方,再夸乔元:「我可不完全同意希蓉的看法,很多师傅洗了几十年,水平就那个样,这洗脚跟理髮师傅一样,讲究天赋的,没天赋的话,理髮师傅就只会剪一两种髮型,几十年前是这个水平,几十年后还是这个水平,有天赋就不同,能弄出很多髮型出来。」



  一番话,听得王希蓉浑身舒坦,也让乔元对雷建达没了厌恶感。



  朱玫颔首:「雷总说得不错,我给阿元洗过脚,那感觉与众不同,特别棒,特别舒服,由于我工作的关係,整天要在酒店里走来走去,腿脚经常肿,我几乎天天都要去我们酒店的桑拿部洗脚捏脚,说实话,我们酒店最好的洗脚技师的水平只及阿元的十分之一,不是我在希蓉面前夸阿元,阿元真的好厉害。」



  乔元讪笑。



  朱玫接着说:「现在有钱人多了,懂得享受的人也多了,辛苦工作的人更多了,市场很需要洗脚技师,像阿元这种技师凤毛麟角。今天下午,我和酒店的董事长,以及酒店高层开个了会,就桑拿部增设洗脚项目达成一致意见,下个星期开始,我们面向全国招聘优秀洗脚技师,我们打算聘请阿元来我们酒店担任首席技师兼顾问,工资待遇已经拟定,提供一套一百平方的经理级别员工住房,每月税后薪水两万,帮其缴纳五金一险,每週休息两天,每年有十五天假期,还有诸如在本酒店客房打折,酒店健身房,泳池免费使用等一系列福利。」



  王希蓉张大嘴巴,激动得两眼水汪汪:「阿元,你听听,这条件比你会所那边好很多了。」



  乔元轻轻一声歎息:「妈,我知道,我又不是笨蛋,可我跟会所签有工作合约,爸爸教导过我,做人以信为先,要言而有信,除非他们提前解雇我,要不然,我必须履行完一年的合同,现在会所也给我提高了工资,不用我上夜班,还提供一辆宝马车给我做交通工具。」



  「啊。」



  王希蓉为难了,她很歉疚地看着朱玫,儿子突然间变成了香饽饽,这让王希蓉始料不及。



  朱玫显然没料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