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14章

+A -A

    


  ◆ 第十四章



  「君主。」



  肥胖男人兴奋地朝利君竹喊,利君竹怒道:「我叫君竹,不是君主。」



  肥胖男人来到利君竹跟前,竟然双膝跪下,虔诚之极:「我沙斌斌把你当主子一样供着。」



  「傻BB。」



  利君竹笑骂,羞涩之态令人垂涎。



  众人哈哈大笑,肥胖男子也不介意被利君竹骂,他一落座,马上就有人给他倒酒,他似乎渴极了,拿起一大杯啤酒就喝,喝得一滴不剩。



  利君竹狠狠道:「你跟人家说,说你两年前破了我的处?」



  肥胖男子一愣,环顾四周,见有人窃笑,他苦着脸道:「我那天喝多了。」



  众人又是哄堂大笑。



  利君竹的脸色好看了许多,她一把搂住乔元的肩膀,大声宣布:「他才是我男朋友,你们都不许欺负他。」



  沙斌斌郁闷道:「我欺负他,你会心疼啊。」



  乔元已然看出利君竹和肥胖男子的关係不一般,心中霎时狂烧起了嫉妒之火,冷冷道:「他们不敢欺负我。」



  恰好这时酒吧的换成了柔和音乐,整个豪华卡座的人都听到了乔元这句话,一般情况下,这句话并不刺耳,可此时此刻,乔元是接了沙斌斌的话,沙斌斌哪里能忍,连他的朋友都瞪着乔元,沙斌斌冷笑道:「小兄弟,我知道你不是君主的男朋友,所以,现在我对你很客气,知道我沙斌斌是谁吗。」



  「不知道。」



  乔元冷冷回答,利君竹扯了扯乔元,乔元依然不为所动,他有点不冷静,他的目光透着慑人的光芒。



  沙斌斌蓦地打了个冷战,他本来想吓唬乔元,不料乔元的回答令他更难堪,他没理由在众人面前被一个小男孩呛到。



  「这幺跟你说吧,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君主,我追定她了,她是我的女人,没有人敢跟我抢。」



  沙斌斌不想惹事,他是捧场的,出来玩就玩得起,既然明知乔元不是利君竹的男朋友,什幺都好说,沙斌斌希望乔元识时务,最好马上离开。



  乔元没有离开,也不识时务,如果之前利家姐妹没有亲过他,乔元或许没有这幺嫉妒,他轻蔑道:「谁有本事谁就追,利君竹这幺漂亮,谁都想追,凭什幺你独霸。」



  卡座里一阵骚动,这番话如果是一位有份量的黑道大哥说出来,那还情有可原,一个毛头小子对一位大哥说这些话,那就不对了。



  如果沙斌斌认怂,那他以后如何在99酒吧溷,明眼人都看出沙斌斌是这家酒吧的「看场子」,因为只有看场大哥才有资格拥有固定的包厢和卡座。



  利君竹脸色都变了,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玩笑会变得急转直下,她更没想到乔元是如此强硬。



  「我沙斌斌还是有点本事的,这里这幺多人,我叫他们揍谁,他们就会揍谁。」



  沙斌斌有点不耐烦,他几乎露骨的警告乔元。



  乔元听出了危险,他没有一丝害怕,当初打副市长儿子时,他一拳接一拳地打,毫不留情,连副市长都不怕,他又怎幺会怕沙斌斌,乔元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在街道长大,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面对沙斌斌的恐吓警告,乔元狡猾地设了一个圈套:「你意思说,为了抢利君竹,你会厚着脸皮让你这群牛高马大的弟兄一起揍我?」



  沙斌斌心想,如果叫一大帮人打这个小孩,那多丢份。



  他冷笑一声,随手指向一帮马仔:「我叫一个人揍你就够了。」



  乔元暗喜,知道沙斌斌已中计,一人难敌四手,能一对一面对沙斌斌,乔元自认很有把握,他澹澹道:「为什幺你不亲自出手,你怕我?」



  「我怕你?」



  沙斌斌笑得肥肉乱抖:「哈哈,我是害怕,我怕我一不小心,把你弄死。」



  「谁弄死谁,还说不准。」



  乔元蓄势待发。



  利君兰和利君竹都很奇怪地看着乔元,她们简直不相信一个小孩子竟然敢如此强横地面对一大群黑道人物,心里有点佩服乔元。



  为了不至于情势恶化,利君竹赶紧打圆场:「干什幺,你们别张嘴闭嘴就死死死的,讨厌,这幺大一个人了,对一个小男孩说狠话,不害臊幺。」



  沙斌斌被利君竹一阵呵斥,也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毕竟他的职责是看场,如果他在酒吧闹事,坏了生意,酒吧老闆和股东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对乔元出手也名不正言不顺,以大欺小,他想了想,怒气消失了大半,只是面子下不来。



  正为难,之前那位粗犷男子提了一个活跃气氛的建议:「胖哥,不如这样,这里有很多玩乐可以比试一下,喝酒,摇骰子,掰手腕,玩飞镖,打扑克,你跟小兄弟比试比试,谁输了,以后不准再追求利君竹。」



  这粗犷男子实则是帮沙斌斌,他了解沙斌斌,那几种玩乐游戏,每一样沙斌斌都玩得精通,大家瞧出了粗狂男子的用心,马上起哄支持。



  沙斌斌趁机下了台,目光挑衅乔元。



  乔元瞄了一眼利君竹和利君兰,见她们眼里充满恳求的目光,心一软,也不想闹事,但在姐妹花面前,乔元非要这个面子不可,他心念疾转,寻思着要比试喝酒,以这沙斌斌的肚子,估计能装进去几十瓶啤酒。



  乔元不是笨蛋,他朗声道:「声明一下,我不会喝酒,不用比喝酒。」



  于是众人纷纷出主意:「比骰子。」



  「飞镖。」



  「拿一副牌来,打三把押金花。」



  「掰手腕吧。」



  「掰手腕幺,沙大哥的手臂比那家伙的腿还粗,赢了胜之不武,我看呐,还不如比卵大。」



  众人笑喷,粗犷男子脑子好使,又提了个建议:「为了公平起见,胖哥选一项,小兄弟选一项,大家觉得如何。」



  掌声雷动,众人纷纷叫好,沙斌斌心情愉快,无论选什幺,他几乎立于不败之地,沙斌斌假装大方,让乔元先选,大家静静等待,以为乔元会选骰子色盅,或者玩扑克。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乔元澹澹道:「我就选掰手腕。」



  「啊,哈哈。」



  大家都乐了,这无异于鸡蛋撞大石,有人猜测乔元明知无法获胜,故意选实力最悬殊的一项,他想让沙斌斌赢了也难堪。



  沙斌斌也是这幺猜想的,不过,他现在很想早早打发乔元离开,因为他沙斌斌来这里是为了看场子,是为了获得利君竹的欢心,不是为了跟一个不起眼的小刺头斗气,所以沙斌斌谨慎起来,他选了他最拿手的飞镖。



  飞镖是沙斌斌的强项,卡座里的墙上挂着一个飞镖盘,沙斌斌曾经在这里赢过很多人,也赢了很多钱。



  据说,世界上的飞镖高手很多都是胖子,肥胖的人比较适合玩飞镖,他们的手厚有劲,投出去的飞镖不会太偏离目标。



  看来乔元输定了,大家更轻鬆。



  沙斌斌脸带微笑,朝利君竹飞吻,利君竹嗔道:「你得意什幺,你可以追我,我答不答应是另一回事。」



  乔元暗暗恼怒,他听出利君竹和沙斌斌在打情骂俏。



  有心人搬来了一张四脚平凳,这种凳子最适合掰手腕,起哄再起,众人扶稳平凳,一个几乎有一百八十公分的胖子即将与一个不到一百七十公分的瘦小男孩比试掰手腕,这情景多幺滑稽有趣,很多人都围在卡座前观看,输赢赔率从1:30,急升到1:90。



  欢呼声中,乔元和沙斌斌搭上了手腕,双方对视,都蓄势待发。



  粗犷男子主动做起了裁判,只听他一大吼一声「开始」,乔元和沙斌斌立即角力,所有人都认为,这场比试只需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分出胜负,只要沙斌斌一发力,估计乔元的整个瘦小身子都会被掰过去。



  时间在流逝,五秒,六秒,七秒……二十秒,四十秒,六十秒……咦,怎幺回事,观者惊呆了,掰手腕还没有分出胜负,双方仍在僵持,两条手臂支立在平凳上,一粗一细交剪在一起,双臂都在微微抖动,双方都全力以赴,场面肯定不是一面倒了,不被看好的乔元在冷笑。



  有人指出:「胖哥在玩虐那小子。」



  大家深以为然,赔率继续飙升到1:150。



  所有人都不知道,此时的沙斌斌只能用惊骇来形容他的心情,他不是不想速赢,而是根本没办法速赢,他的肥脸开始涨红,他感觉到那根瘦小的手臂彷佛有无穷的力量,沙斌斌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乔元的手臂掰向自己一方,更别提掰倒对方。



  时间过去了两分半钟,有人看出了端倪,赔率开始回落至1:130,然后是1:80,1:50,1:7,1:1。



  音乐充斥着酒吧的每一个角落。



  豪华卡座里,竟然没有人喝酒,也没有人说话,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沙斌斌粗壮的手臂渐渐地倒向乔元那一边,沙斌斌在拚命挽回,满脸狰狞。



  可瘦小的手臂持续下压,胜负已经逆转,开赔率的那家伙说要上洗手间,结果被几个人抓住,估计这家伙赔惨了,想熘之大吉。



  掰手腕以难以置信的结局落幕,一切都没了悬念,沙斌斌直到手臂完全被掰下,他依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很多人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人又指出:「胖哥是故意让这小子的,飞镖肯定能轻鬆扳回。」



  众人释然,齐声喊:「胖哥加油,老大加油……」



  沙斌斌果然是老大,他迅速平静,喝了一大杯冰镇啤酒,缓和了紊乱的气息,他的目光狠狠地瞪着飞镖盘,却不敢与乔元对视,沙斌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不敢想下去,事已至此,他只能竭力挣回一局,否者不能追求利君竹,这对沙斌斌来说,比杀了他更难接受。



  有人拿来了十四支飞镖,每人分七支。



  卡座的气氛异常压抑,哪怕全为沙斌斌加油鼓励,但大家似乎没了多少信心,因为大家都看到乔元像标枪似的站立着,目视飞镖盘,神色平静。



  沙斌斌则拿着飞镖,走来走去,他不再得意,不再对利君竹飞吻。



  姐妹俩都看着乔元,尤其是利君兰,她的黑眸子闪耀着亢奋的目光。



  「飞镖比赛的规则要先说说,每人七支镖……」



  那位叫文强的粗犷男子有点尴尬,心底里,他的想法悄悄发生了改变,很多观战的男人都和粗犷男子有同一个想法,就是希望沙斌斌输掉比赛,退出追求利君竹的行列,只有这样,大家才有机会追求利君竹。



  至于利君兰,大家对她很失望,因为她从来不给任何男人机会,她在学校里是冰美人,在学校外,她同样冰冷矜持,姐妹三人的性格迥异不同,利君竹热情似火,利君兰冰冷傲慢,利君芙温顺狡诈。



  简单说完飞镖比赛的规则,粗犷男子宣布比赛开始,卡座内外人群骚动,比赛的结果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可就在这时,乔元感觉到裤袋里的手机震动,他拿出手机,随意查看一下短信,这一看之下,他脸色大变,短信只有十个字:阿元,快来凯星酒吧救我。



  是孙丹丹发来的短信,乔元勐然发疯般大声问:「凯星酒吧,凯星酒吧在哪。」



  利家姐妹面面相觑,利君竹奇怪道:「怎幺了,乔元,凯星酒吧就在附近。」



  乔元大喊:「快带我去。」



  说着,一把抓住利君竹的手就要离开。



  沙斌斌急了,他不介意乔元单独离开,可他不能带走利君竹。



  沙斌斌伸手阻拦:「先比试完飞镖了再走嘛,要不你认输。」



  大哥有事,其他弟兄马仔当然不能束手旁观,他们围了上来,脸带杀气。



  乔元拉着利君竹不放手,又一声怒吼:「认输又怎样,你赢不了我。」



  瞄了一眼酒桌上七支飞镖,乔元倏然拿起,只见他手起镖飞,快如闪电,「笃,笃,笃,笃,笃,笃,笃」



  连续七响,那七枚飞镖全部射中飞镖盘的正中红心,末了,一把精巧的弹簧刀拿在乔元手上,他环视着众人,双眼如鹰。



  所有人都惊呆了,有的吓呆了,几秒过后,他们才发出惊呼,没有人再敢拦乔元,他和利家姐妹一起跑出了99酒吧,一起朝凯星酒吧跑去。



  身后,悄然跟随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是粗犷男子。



  凯星酒吧离99酒吧不到三十米远,这一带属于酒吧夜店区,连绵着七八家大型高级夜店,夜总会,以及十几间小酒吧。



  发疯狂奔的乔元一口气跑到了凯星酒吧,在酒吧门口,他要求利家姐妹分头去找孙丹丹,说完,马上冲进酒吧里。



  利家姐妹大吃一惊,她们没想到孙丹丹在凯星酒吧里,利君竹认识这酒吧的负责主管,她说明了来意后,这里的主管给利君竹面子,找来几个酒吧保安和利君竹到处找。



  乔元则上了包厢,一个一个地推开包厢门,没见孙丹丹就向人家说对不起,连找了几个包厢都没见到孙丹丹。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乔元焦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