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15章

+A -A

    
  ◆ 第十五章



  利兆麟听出妻子不仅仅是抱怨女儿,他苦笑着又做了七八个俯卧撑,才缓缓站了起来,虽然已五十多岁,但利兆麟的身体依然很好,像小伙子一样好,可惜,自从胡媚娴十五年前怀上利君芙后,他再也不能跟妻子同房,一位道家法师警告他们夫妻俩,如果他们再交合,轻则重病缠身,重则全身腐烂而死。



  利兆麟和胡媚娴相信道家法师的话,因为他们同属一个家族,同一血缘,他们的祖辈生育不多,男的都姓『利』,女的都姓『胡』,似乎他们的祖先与狐狸有某种关联,利娴庄之所以建造在偏僻的山脚前,是因为利家的人对山野山林有强烈的归属感,住在这里,心里觉得踏实。



  「回来就好,别担心,我们利家的女儿比一般女人要狡猾,除非她们愿意,否则没有人能算计她们。」



  利兆麟也来到了窗前。



  两个女儿看见父母站在窗口,她们齐招手,咯咯娇笑着跑进了屋子。



  胡媚娴轻歎:「话是这样说,可坏男人遍地都是,我不怕坏人算计我们的女儿,我怕坏人霸王硬上弓,明目张胆地欺负我们的女儿。」



  利兆麟轻搂胡媚娴的腰肢,安慰道:「真要这样,那也是劫难,在劫难逃,避不了的。」



  胡媚娴不爱听这话,翻了个白眼,娇嗔:「都要我操心,小的让我操心,老的也要我操心。」



  利兆麟微笑着拍了拍宽阔胸膛:「我不老,不用你操心。」



  胡媚娴摇了摇头,脸有忧色:「思嘉病了,秋季长着呢,你没有女人怎幺办。」



  利兆麟耸耸肩:「再找一个呗。」



  胡媚娴不由气恼:「你说的轻巧,这种事能随随便便再找一个吗,找个太好的我有压力,找个不好的,那是对我们家庭的毁灭,我了解郝思嘉,知道她只是个平庸女人,所以才放心让你跟她上床,换别的女人我不放心。」



  利兆麟诡笑:「那我就忍忍几天,反正邱宜民的厂子已在我手上,抵押出来的六千万恐怕也是无底洞,他怎幺填都无济于事,到头来厂子就是我的,郝思嘉也是我的,我每年让她还我几百万,用身体还,六千万足以让她还我十年。」



  胡媚娴冷冷道:「思嘉不是你的人,她是邱宜民的妻子,你不能跟她有感情,你只是在使用她的身体,我不许你包养她这幺久,哼,看来,我真要给她物色一个男人,免得你们日久生情。」



  「我又不小年轻,我知道分寸。」



  利兆麟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六千万能买到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也能买到感情,他喜欢郝思嘉,所以才不惜重金。



  「不管什幺分寸,思嘉不能怀你孩子。」



  胡媚娴严厉警告利兆麟,她不是怕丈夫有孩子,她是怕利兆麟有孩子之后会诱发很多不良后果,这个家庭将不会有安甯。



  利兆麟明白胡媚娴的心思,他也不愿看到平静的生活会打破,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更珍惜平静的生活,但内心中,利兆麟希望有个儿子继承自己的庞大财产。



  利兆麟轻抚妻子的秀髮,吻了吻她的前额:「我不在乎她会不会怀我的孩子,我只在乎我想发洩的时候,她要出现在我面前,可惜她病了,我得忍几天,这几天最难忍。」



  「又不是什幺大病,胃溃疡而已。」



  胡媚娴没好气,她精心设计的这场钱欲交易中,胡媚娴不完全是为了丈夫着想,也是为了郝思嘉着想,胡媚娴有自己打算,她在等待一个时机,她不会就这幺忍受一辈子的活寡生活。



  利兆麟轻笑:「思嘉是心病,人家是有丈夫的,和我上床多少会有顾虑,我认为最好先让她适应一段时间。」



  「可是,你能忍吗,你现在觉得怎样,我很担心。」



  胡媚娴明显感到利兆麟的目光有异光,他的视线一直在胡媚娴的性感部位上游离,这让胡媚娴很不安。



  她深知每年的秋季,利家的人都处于情慾极度亢奋期,去了医院检查身体无异状,医生开什幺药吃没有丝毫作用,性慾一来,利家的人都很疯狂,男人要女人,女人要男人,像动物发情一样狂野且无节制,如果性慾得不到充分发洩,那情形就如同吸毒者得不到毒品一般不堪目睹。



  所以,胡媚娴要早早为小女儿利君芙找婆家,因为利君芙十五岁了,利家的女人从十五岁开始发情,特别在秋季,一旦情窦初开,她们的情慾便一发不可收拾。



  「跟我说说话,会好点。」



  利兆麟痛苦地把目光从胡媚娴的身上移开,那具性感的肉体只能残存在记忆中,如今利兆麟甚至不能再看胡媚娴的裸体,连亲嘴都不可以,最多只能抱一下,拉拉手。



  「都这幺硬了。」



  胡媚娴碰了一下利兆麟的裤裆,不禁愁眉深锁,没有半点挑逗的意思,她在观察利兆麟的身体变化,以防万一。



  胡媚娴深怕一旦利兆麟无法控制自己情慾时,会对她胡媚娴施展暴力侵害,那后果不堪设想。



  「你还碰它。」



  利兆麟轻责,他闭上双眼,用深呼吸来克制内心涌动的慾望。



  胡媚娴关切道:「要不,你现在出去找一个。」



  利兆麟苦笑冷嘲:「这幺晚了,我不想出去,再说了,现在那些妓女很有职业水准,死活要戴套子,她们哪知道,我如果戴套子就无法发洩完慾火。」



  「你给多点钱,她们愿意不带套的。」



  胡媚娴情愿利兆麟出去找妓女,干完给钱,不拖泥带水,没有任何包袱。



  可利兆麟好歹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金融界翘楚,他要面子,他憎恶妓女,他觉得妓女很肮髒。



  说到妓女,利兆麟脸色难看:「如果我认为值得,给多少钱我都愿意,这些烂婊子,我连碰都不想碰她们,真要给钱,我还不如再包养一个情人。」



  「哎。」



  胡媚娴直能歎息,她期盼秋季尽快过去。



  「媚娴,不如让曼丽……」



  利兆麟尴尬一笑,欲言又止,胡媚娴脸色大变,她也知道利兆麟想什幺,她断然拒绝:「不行。」



  利兆麟不死心,恳求道:「反正我和她都做过了。」



  「那时她正酒醉。」



  胡媚娴她狠狠地瞪了利兆麟一眼:「利灿这两天就回来,万一曼丽闹情绪,我们连补救的时间都没有,你别吓我好不好。」



  见利兆麟郁闷,胡媚娴更郁闷:「一年里头,每到月圆中秋,就是我胡媚娴胆战心惊之时。」



  利兆麟痛苦地揉了揉裤裆,浑身微颤:「听我的吧,找两个漂亮老实的女人来家里做保姆,一来可以分担春萍的工作,二来做我的应急之需。」



  胡媚娴警惕地拉开了和利兆麟之间的身体距离,冷冷道:「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什幺叫应急之需,男女之间的感情岂是货品,用时再用,不用时搁着?万一你们堕入情网无法自拔,那我胡媚娴在这个家算什幺。」



  利兆麟忙抓起身边的一杯冰水喝下一大口,仰头长歎:「媚娴,其实我最爱你,我只想跟你做爱,其他女人,像李晓,姬安露,万晶,冼曼丽,郝思嘉,她们都无法跟你比,这幺多年来,我很难克制自己的性慾,而你同样也很辛苦,真难以想像,你能忍了十五年。」



  「我是不打算忍了,等给君芙相了亲,我就要过我的生活,我们可以不离婚,但彼此不能干涉对方的生活,这一点你必须有心理准备。」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胡媚娴在利兆麟面前丝毫不隐瞒自己的想法,她们夫妻俩一直很坦诚,这也是他们在无性的十五年生活里,依然能维繫夫妻的感情,当然,除此之外,他们夫妻俩在商业上的默契配合才是他们共存之道。



  「我知道,这也是你处心积虑为我安排郝思嘉的原因,你如此迁就我,我如果再干涉你,那对你既不公平,也太残忍了。」



  利兆麟苦笑说完,悄然背过身去,面朝窗外,夜色下,他的一张英俊的脸瞬间变得狰狞,无比狰狞,他无法容忍胡媚娴找男人,但又无法制止,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很大的秘密,利兆麟固然是金融奇才,资本运作的高手,但在胡媚娴面前这都是彫虫小技,胡媚娴拥有一种上天赐予她的高超技能,她能寻找到世界上最顶级的「翡翠」。



  胡媚娴以为丈夫在伤感,她略有歉疚,柔声道:「放心,至少目前我还没找到合适的男人,我一定先把君芙的夫家选好了再考虑自己的事。」



  利兆麟无奈点头,默许了胡媚娴的打算,他转身回来,堆起了笑容:「媚娴,过两天承靖有一场很重要的鉴石大会,据消息称,在缅甸的海域发现了一块重达六百公斤的翡翠毛石,有人赌一把,出了五千万买回毛石,说噼开后,里面有上好的翡翠,价值超五亿,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去瞧瞧。」



  胡媚娴两眼一亮,她喜欢宝石,尤其喜欢翡翠,她无需满世界寻找翡翠,那是下等人干的活,她只需在家里等着,就有人把好翡翠找上门,哪怕只是收取鉴别毛石的费用,胡媚娴每年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如果她发现了上好的翡翠,价格又奇低,她会轻鬆买入,化腐朽为神奇。



  这些年来,胡媚娴收集了很多很多上好的翡翠,都藏在利娴庄的后花园里,这些翡翠的价值大得吓人。



  「如果是上好翡翠的话,我要总值的百分之三十。」



  胡媚娴澹澹说,她了解丈夫,这出资豪赌之人多半就是利兆麟本人。



  利兆麟大惊:「看一看就要百分之三十?」



  「是的。」



  胡媚娴狡笑:「夫妻之间也要勤算账。」



  「太贪了吧。」



  利兆麟见被妻子揭穿,不禁苦笑摇头。



  不过,这桩生意划得来,胡媚娴门儿清,一出手敲得又准又狠,她讥讽道:「你不贪,给我百分之八十吧。」



  利兆麟顿时心惊肉跳,他还真担心胡媚娴改口提价,急忙应承了:「好好好,就给你百分之三十。」



  「那我回房睡了。」



  胡媚娴抿嘴一笑,妩媚动人。



  利兆麟忽然想起一事来:「对了,这两天你有时间去『足以放心』洗足会所洗洗脚,按摩什幺的,反正是免费享受,咱们明里暗里都要探探龙家的虚实。」



  女儿的终身大事,胡媚娴自然上心,她同意了,转眼就消失在隔壁的一间房间里,「咯嗒」



  一声,门上了锁。



  十五年前,胡媚娴就和利兆麟分房睡,而且房门都会上锁,杜绝利兆麟碰她一下的可能。



  利兆麟好无趣,又做了几个俯卧撑,打算去厨房拿多点冰块,准备渡过这漫长难熬的一夜。



  已是后半夜了,利兆麟穿得很随便,短裤汗衫来到厨房,他意外地发现厨房里灯光大亮,一位曲线优美的女人正背对着利兆麟,站在橱柜前摆弄着什幺。



  利兆麟知道这女人是冼曼丽,是他利家的儿媳妇。



  利兆麟本来是到厨房拿冰水,喝冰水不是因为口渴,而是冰水能减轻他心中的慾火。



  可事与愿违,利兆麟被眼前这个女人的曲线深深挑逗,慾火无可救药地燃烧,他生理反应得厉害。



  这是利兆麟第一次见识到冼曼丽的身体曲线,此时,冼曼丽只穿着性感的透明小睡衣,她的雪臀又圆又翘,两股之间横亘着一条小巧的蕾丝,内衣是镂空透明蕾丝,轻薄贴身,尤其没有穿乳罩,光看背部就充满了无限诱惑。



  利兆麟没有多少犹豫就走进了厨房,走向冼曼丽,慾火将利兆麟的理智煎烤着,他在努力克制,可他越克制,胯裆那部位越隆起,他只穿着短裤,隆起得很明显。



  「爸。」



  倏然回头的冼曼丽吃惊地看着利兆麟,原来她在煮宵夜,这段时间她纵慾滥情,消耗体力太大了,一到晚上就有饥饿感,所以想煮点麵条吃。



  「煮宵夜啊,好香,叫春萍起来煮就好。」



  利兆麟笑容可掬,冼曼丽回头的瞬间,利兆麟热血沸腾,血脉贲张,这是难以抵抗的诱惑,他首先看到冼曼丽的小内衣里,两只硕大的美乳几乎完全呈现,挺拔高耸,平坦小腹下的双腿间,那小蕾丝里一片整齐的阴影,冼曼丽还穿着高跟凉鞋,显得她圆润的双腿笔直修长,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位身材性感美的模特。



  冼曼丽犹豫了一下没有离开,她柔柔一笑,回答说:「春萍睡了,我随便煮点,不麻烦她。」



  其实,冼曼丽想过要走,不过,她很快就打消了离去的念头,她芳心砰砰乱跳,她知道她的身体正被家翁注视,一股慾火迅速上腾,她轻易就湿了,她很想交欢,滚烫的身体需要男人的慰藉。



  「我帮你。」



  利兆麟很镇定地走近冼曼丽,抢过了她手中的鸡蛋和麵条,冼曼丽不好意思让利兆麟帮她煮麵,纠缠中,双方的肌体互相碰撞,利兆麟的大腿贴在了冼曼丽的玉腿上,腿毛扎磨了柔肌,痒痒的,冼曼丽蓦地脸红,半垂下头,目光所及,她心儿狂跳,羞得抬起了头,因为她看见利兆麟隆起的裤裆,那男性特征很明显。



  冼曼丽想起了那晚酒醉时被利兆麟插入的感觉,很犀利,很强悍,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