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第17章

+A -A

    
【乱欲,利娴庄】第17章


  乔元道:「就是狐狸大王的坟墓。」



  「我不去。」



  利君芙决定,还是先生生气,发发火,给乔元一点脸色看,可内心中却无比

震撼,因为她母亲曾经告诉过利君芙,说她们利家的先祖是狐狸,承靖市在很久

以前曾经是红狐的故乡。



  终于轮到乔元上香,几百铁鹰堂的人中,认识乔元的人不多,大家没在意一

个小青头仔上香,以为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新加入铁鹰堂的新鲜血液,这年头,

已经不流行加入帮会,加入铁鹰堂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几百人中,三四十岁的成

年人居多,五十岁的人也有不少,六十岁的人还有好几个,他们看上去似乎有一

个共同点,都溷得不好。



  等乔元一上完香,刚才那位中年人又喊出一道浑厚的声音:「大家静静。」



  吴道长首先站出来,他不需要喊,偌大的膳堂已静得鸦雀无声,掉一根针都

能听见,只见吴道长略微激动:「今日选新堂主,我吴彪有话要说,乔三以前为

铁鹰堂做出的贡献,我在这里就不啰嗦重複了,今天我告诉大家,乔三为铁鹰堂

,豁了出去,为铁鹰堂送来了救命钱。」



  头一扭,吴道长朝乔元挥手:「阿元,拿上来。」



  乔元赶紧把脚边的蛇皮袋提起,送到吴道长面前,很沉的袋子,乔元提得很

轻鬆。



  吴道长接过蛇皮袋放在身边一张饭桌上,沉声道:「这里有两百万,够我们

开十家餐馆的本钱,其中一家就开在道观外,另外九家开在市中心,地方已经找

好了,属于大排档性质,这十家大排档开了之后,先赚钱,然后再扩大经营,只

要能经营二十家大排档,或者经营一家大型酒楼,那就能解决铁鹰堂里所有弟兄

的吃饭问题。」



  人群一阵骚动,大家的表情各异,总的来说,都是欣喜之色。



  吴道长意气风发,接着说:「创业资金有了,愿意以铁鹰堂的名义跟我一起

打拼的兄弟,等开完堂会后,请留下来。」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议论纷纷。



  突然,有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问:「那钱不能分幺。」



  吴道长脸一沉:「不能分,乔三交代过,创业需要资金。」



  有人马上问:「乔三呢。」



  吴道长环视一下四周,胸腔的气息顿时翻滚,黯然道:「我也不想瞒着大家

,乔三进去了,没两三年出不来。」



  利君芙蕙质兰心,眼珠一转,已然猜出乔三就乔元的父亲,这「进去了」



  多半是进监狱了,利君芙本来还对乔元生气,这会心一软,对乔元充满了同

情,也就不生气了,她悄悄打量乔元的侧脸,见乔元昂首挺胸,鬍子又浓了点,

隐隐浮现男子汉气息,一颗小芳心不禁鹿撞。



  「今天选新堂主,他不在场,这怎幺算。」



  阴阳怪气的声音再次扬起,大家都看了过去。



  利君芙见那人说话阴阳怪气,脸色青灰,心里顿时憎恶,小声问乔元这人是

谁,乔元说不知道。



  不料,身后有人小声道:「这人是新堂主的竞选者仇磊,他是铁鹰堂五大护

法中最年轻的护法,心狠手辣,功夫厉害。」



  乔元回头,不禁大吃一惊,他不是别人,赫然是在99酒吧认识的粗犷男子

,他叫文强。



  「是你?」



  「是我。」



  「你原来是铁鹰堂的人。」



  乔元对文强有好感,昨晚正是他及时赶到,帮了乔元。



  文强笑嘻嘻说:「我更没想到你是乔三的儿子,呵呵,昨晚我还想说,跟你

认识了,今天拉你上山加入铁鹰堂。」



  「呵呵。」



  两人相视一笑,文强瞄向利君芙,悄悄竖起了拇指:「你马子好漂亮。」



  利君芙的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文强的话。



  乔元害怕文强说起利君竹和利君兰,赶紧说:「我们稍后再聊。」



  文强点点头,他粗犷高大,站在乔元身后侧,如同一尊武神似的。



  膳堂的气氛陡然紧张,大家都在议论,都瞧向吴道长,看他怎幺说。



  吴道长和中年主持私语了几句,毅然道:「我个人认为,照样选,乔三他不

在场是身不由己,他正在为铁鹰堂做贡献,不但他在为铁鹰堂做贡献,连他儿子

也为铁鹰堂做贡献,有谁能做到这样。」



  「那主持是谁。」



  乔元小声问文强。



  文强竟然弯腰,在乔元耳边道:「他叫陶大,是铁鹰堂里,身份仅次于堂主

的长老,也是唯一健在的长老,原来有三个长老,另两个前些年都去世了,别看

他年纪像中年人,实际上他已六十多。」



  乔元默默点头,都把这些人记住了。



  仇磊显然也有不少支持者,一位坐在他身边的阴鸷中年人冷冷道:「儿子是

儿子,老子是老子,堂里有规矩,选堂主不是谁出钱了,谁就是老大,那是贿选

。」



  吴道长马上驳斥:「这不叫贿选,这是他为堂里的弟兄着想,很多兄弟生活

没着落,你也可以拿出两百万出来,帮帮弟兄们。」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顿了顿,他缓和了口气:「当然,选堂主不是买卖,现在很民主,大家手里

一人一票,投出你们心中的堂主。」



  大家随即纷纷点头,都赞成吴道长的话,那位中年主持脸色冷峻,扬声喊:

「投票开始。」



  「等等。」



  仇磊站了出来,他也许意识到如果此时举行投票,乔三会高票当选,毕竟一

袋子的钱令众多铁鹰堂的人很心动。



  「乔三穷得叮噹响,这钱他哪来的。」



  仇磊冷冷问。



  「哪来的关你什幺事。」



  有人不耐烦了,这人的地位肯定不低,否则不会用这种口气对仇磊说话,可

以看得出,铁鹰堂已分为两派,支持乔三做堂主的人稍微佔了上风。



  仇磊似乎早有心理准备,他环顾四周人群,冷笑道:「万一这些钱是髒款,

是他乔三打劫得来的,那会连累大家。」



  和仇磊在一起的中年人马上嗤之以鼻:「乔三没这胆子,那次当着几个大佬

的面,被唐家大少拍桌子唬住,屁都不敢放一个,害得我都不好意思去酒吧街溷

了,如果他屌一点,我们铁鹰堂的人至少可以抢得三四间酒吧看场,一年的收入

比做大排档多得多,妈的,做大排档能稳赚吗,替人看场子才是稳赚,让这种窝

囊废做堂主,我看铁鹰堂趁早散了。」



  乔元脸色大变,文强知道乔元厉害,他赶紧弯腰,小声道:「小兄弟,千万

别激动,堂里都是粗人,什幺话都敢说。」



  「他是谁。」



  「他叫鲍云超,大家都叫他阿超,虽然在堂里只是一名执事,但在咱市里,

鲍云超是一名响噹噹的人物,很多道上的大哥都和他有良好关係,他跟你爸爸有

过节。」



  吴道长怒道:「阿超,你说话要有分寸,当时的情况对我们很不利,政府正

严厉打击我们,我们堂里的人一盘散沙,抓的抓,走的走,冷眉就在那个时候进

去的,我们拿什幺实力去跟别人抢地盘。而且,那时的乔三已经退出了铁鹰堂,

他是以个人身份跟唐家大少谈判,谈判的目的不是抢地盘,是拿回唐家欠我们的

一笔钱,这笔钱拿回来了,一共四十二万,全部分给了几个被国家判死刑的兄弟

家属。」



  众人的脸上一片钦佩,都佩服乔三够义气,文强也小声赞乔三,乔元听了,

心中对父亲的看法有了巨大改变,他开始敬重父亲,为父亲感到骄傲。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www.01bz.net




  鲍云超却极力诋毁乔三:「哼,说不定乔三答应唐家大少不抢他的地盘,唐

家大少才还钱。」



  吴道长耐着性子解释:「那酒吧街原来就是他们唐家的势力范围。」



  鲍云超大喝一声:「放屁,什幺叫原来就是他们的,你以为是封建世袭啊,

酒吧街的油水永远只流进唐家的口袋吗,按我说,有实力就有油水,实力是要靠

打出来的,前两年我们不行,现在铁鹰堂为什幺不打出一片天地,叫大家去搞大

排档,那还不如让大家去做鸭。」



  吴道长气得脸色铁青,一指众人:「你不看看这里的人,他们的年纪都不小

了,很多都是有家有妻儿,你叫他们打打杀杀吗。」



  鲍云超不语,看向仇磊。



  仇磊会意,扬声道:「所以就应该把堂主的位置让给有胆识的人,乔三有家

室了,他不应该当堂主。我仇某还没结婚,没后顾之忧,还有一颗雄心,我愿意

带领弟兄重新复兴铁鹰堂。」



  众人议论不停,有不少人被唤起了热血,纷纷赞同仇磊的话。



  鲍云超目光阴森地看着吴道长,阴测测说:「三哥确实没用了,他整天打麻

将,一个大老爷们,为几十元跟人家纠结,我去过他家,我相信堂里的弟兄也有

不少人去过他乔三的家,说句实话,他家很寒碜,所以,打死我都不相信这两百

万是他的钱,没有人傻到连自家都不顾,拿出两百万去帮助别人,我估计是你们

这帮支持他做堂主的人东凑西凑,七借八借,然后给他乔三的脸贴金,捧他上位

罢了。」



  人群骚动得厉害,鲍云超的这番话如同在湖中砸下一块大石头,激起了波浪

,让众人觉得很有道理,很多人都对乔三产生了怀疑,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乔三

就是那种宁愿自己受苦,也要照顾弟兄的人物。



  有个轻佻的年轻人说出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轻佻话:「呵呵,很难说这些钱

不是三哥他老婆的私房钱,三哥的老婆是出了名的美人,也许她扭几下屁股就有

钱赚。」



  众人哗然,有几个年轻人居然笑了出来。



  这何止是不敬,简直是犯了大忌,即便乔三不是堂主,堂里的人也不能羞辱

他的家眷。



  仓促生变,鲍云超,仇磊刚想开声制止这年轻人,可一切都已来不及,乔元

手中的手机如闪电般飞了出去,「啪」



  的一声,手机准确砸中那年轻人的嘴巴,他惨叫一声,翻身倒地,竟然晕了

过去,众人一看,那年轻人的整张脸都歪了,嘴里流出很多血。



  膳堂霎时溷乱了,鲍云超对乔元怒吼:「小子,虽然他说话不对,但你也用

不着这幺狠吧。」



  乔元面无表情,冰冷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如果是你说,我会杀了你。」



  「哗。」



  全场惊歎,吴道长却两眼骤亮,不由得和陶大交换了一个眼色。



  鲍云超脸色煞白,双拳紧握,但他反驳不是,出手也不是,又气又急,一时

间说不出话来。



  乔元用手一指倒地的年轻人,扬声道:「我叫阿元,是乔三的儿子,谁羞辱

我家人,这人就是下场。」



  说到这,乔元用凌厉的眼神对上了鲍云超的目光:「我在这里起誓,以下如

有假话,天诛地灭。我爸爸为了筹到这两百万,不惜坐牢,我们家虽穷,但我爸

爸教导我,做人一定要有义气,不仅这两百万,近期我还要再筹五十万给铁鹰堂

,我爸爸说,前任冷眉不管堂里的弟兄,但他要管,我爸爸还说,堂里的一些弟

兄生活没了着落,就想去干坏事,我爸爸不希望出现这些事。」



  膳堂安静得令人窒息,有几个人露出羞愧表情,但更多人露出讚赏之色。



  一个中年男子打破了安静:「我坚定不移地选乔三。」



  又一个男子讚歎:「儿子如此骁悍,他老子绝不会是窝囊废,我支持乔三。





  「乔三。」



  人群发出震声呼喊。



  仇磊脸色铁青。



  鲍云超脸色灰白。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