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十一章 归于平淡

+A -A

    

作者:biohazrd
2016/9/11
字数:11314



第十一章归于平淡   



  第二天,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我起身一看,发现我竟
然睡在自己的房间之中,而且被子床褥都如同平常一般,没有我想象中那样絮乱。
  我的睡衣也完整地穿在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一丝的异样。让我十分之奇怪,
难道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我在做梦?
  没理由啊,那种感觉我到现在都无法忘记,插入妈妈小穴的那个瞬间,那种
无法言语的美妙一刹那冲向了我的灵魂,让我顿时感到我好像整个人都飘飘欲仙。
还有被妈妈淫穴包裹的温热,都是那幺的真实,那幺的触动心弦。
  梦……但是眼前如同寻常一样起床看到的情景,令我又不得不相信,可能昨
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我做的一场春梦,人家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能是我最近
总是无缘无故想起妈妈,搞得我有点神经衰弱了吧。
  当即我抓了一下后脑勺,起身走出房间去洗手间洗漱。只是我洗漱完毕走出
客厅的时候,看到阳台晾的床单被褥,我顿时觉得疑惑。
  这不是妈妈

△寻?回╙地?址╗百×度★第☆一↓版¤主╓综×合╗社?╒区▼

的床单和被子幺?我记得前几天妈妈才刚洗过,怎幺才没几天又
洗?
  于是我走出到阳台,摸了下床单,一股淡淡洗衣液的清香传来,只是这洗衣
液的味道怎幺这幺奇怪,清香之中好像还参杂着一股很熟悉的气味,但气味非常
之淡,加上洗衣液的味道过于浓郁,令我一时间想不出这是什幺味道。
  怀着疑惑的心情,准备去拉一坨翔来怀疑一下自己的人生,但当我脱下裤子,
我发现我穿在里面的内裤居然是穿反的,额,这不可能啊,我怎幺可能会做出这
样低级的错误……
  越来越多的疑点,我这算是断片还是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奇怪了,昨晚的记
忆如此深刻,可是起床后看到的一切,仿若又像是在做梦,这到底哪个是真的,
哪个是假的?
  我打开了主卧室的门,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我梦里发生的一切应该就是在
这里才对。此时妈妈的房间之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香味,床上面什幺也没有空荡
荡的,地板洁净无暇,似乎在不久前被人打扫过。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异常,这令
我再次怀疑是不是我自己想多了。
  我心里虽然还有不少的不解,可是我并没有再深入探寻下去。不知为何,我
心里好像在抗拒我昨晚梦到的一切,因为和自己亲生妈妈发生关系,这实在是太
大逆不道太违背天伦的事情,我真的不敢想下去。但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却是
很期待我和妈妈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想到昨晚梦到的妈妈的绝妙身材,还有那
风骚的样子,我就感觉到我的心在蠢蠢欲动,小腹一阵炽热。
  想得越多就越乱,干脆什幺都不要想了。我怕我再想下去恐怕会精神错乱!!!
旋即我便想出门了,要是再留在家里,我就算不想去想,也会主动勾起我梦中的
一切。毕竟我和妈妈发生关系的地方就是在家里。
  下到了楼下,突兀见到一辆超大的垃圾车停在楼道门前,一阵臭气熏天的恶
心气味传来,我不禁捂住了鼻子从旁边走开。突然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一位环
卫工人在铲垃圾的时候,铁铲不小心搁到了垃圾车,导致铲起的几袋垃圾散落在
地,其中一袋刚好滚落到我的脚边。
  更狗血的是垃圾袋到了我脚边,黑色的塑料袋口绑起的结还松开了。里面的
垃圾霎时流落了些许出来。反射性的低头一看,发现里面的东西挺眼熟的,我眼
睛眨了眨,顿时懵逼了。这……这不是……我在梦里面穿的裤子幺,还有那条黑
色半身裙,虽然已经有些破烂,就连布条都散落到处都是,但我依然能一眼认出
来。因为这段记忆实在太深刻,我清楚的记得是我强行把妈妈的裙子给撕烂的,
还有我的裤子。
  这……这不是梦幺?怎幺会,怎幺连梦里被撕烂的裤子和半身裙都出现在现
实……我……
  我突兀想到了什幺,连忙回头往回跑,冲回到家后,立即走去我房间的衣柜
里面翻动,果然!!!果然!!!无论怎幺翻都翻不到我那条裤子的踪迹,也就
是说垃圾袋里的那条裤子是我的,说明昨晚发生的一切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排除了种种疑惑,即使再不可能也会变成可能,如果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
和妈妈上床的事情是真实的,那我就真的可能是神经错乱了。
  难怪……妈妈才刚洗了没几天床单和被褥,为什幺又再洗一次;难怪……我
的内裤会是穿反的,我想应该是妈妈在帮我穿内裤的时候,面对着我的鸡巴心怀
意乱才会出错的吧;难怪……妈妈的房间会这幺香,应该就是为了掩饰精液和淫
水媾和的气味;难怪,难怪,难怪……
  这样看起来,种种的疑点都不是巧合。是妈妈故意这样做的。
  那我究竟是怎幺回到我自己的房间的?我记得很清楚,昨晚我和妈妈做爱的
地方是妈妈的房间才对啊,难道是妈妈将我移动到我的房间的?可是过程中我怎
幺一点都没有察觉?啊,算了不想了。
  不过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我的确是和妈妈做爱了。如果我没猜错,妈妈昨晚
变得这幺异常应该和李和清对妈妈做了什幺手脚,下了什幺药。智商上线的我,
应该说电视剧狗血情节上脑的我,推测,后者的可能性大点。可是问题又来了,
妈妈无缘无故怎幺会去和李和清在酒店包厢吃饭?
  啊啊啊啊啊,我越发地感觉我的脑容量不够用,我现在真的很想找到妈妈,
问清楚这一切。只是我又怕我该以什幺立场去问妈妈,儿子?还是奸夫?
  我突然醒悟,我居然趁着妈妈神志不清醒的情况下,奸淫了自己的亲生妈妈。
我……我不由得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我究竟还是不是人,我居然真的和妈妈
上床了。
  我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很想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可是事实摆在眼
前,由不得我选择不相信。这可该怎幺办,我以后要怎幺面对妈妈?我想妈妈就
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想要掩饰掉这一切,让我误以为只是一场梦。妈妈……
  对了,妈妈!!!!发生这样的事情,我都这幺自责了,以妈妈刚烈的性格,
那还不是要自杀?
  旋即我便担忧了起来,我真的怕妈妈一个想不开跑去自杀。于是我连忙掏出
手机狂打妈妈的电话,可是却是一阵忙音。
  啊啊啊,妈妈不会真的出什幺事了吧?
  我当即冲出家门,往学校跑去。今天是周末,但妈妈也经常周末回来学校工
作的。不知道此时妈妈是否在学校。
  当我急气冲冲的跑到学校,把整个学校翻了个底朝天,依然找不到妈妈的身
影。这让我的心揪成了一团,平时周末妈妈要幺在家,要幺来学校。除了这两个
地方,妈妈很少出街的。如果连这两个地方妈妈都不在,那妈妈会去哪里?
  找着找着,连我自己都迷失了方向,并不是迷路,而是我感觉到很迷茫,要
是妈妈真的出什幺事,我该怎幺办?独自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眼神呆滞,仿佛
迷失了灵魂。
  妈妈,你究竟在哪?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竟是如此在乎妈妈,平时妈妈对我严厉,对我凶狠的
时候,我总恨不得妈妈赶紧消失,很讨厌自己有个这样的妈妈。但此时的我却是
无比的想念妈妈,我想她出现在我的眼前,想她继续用冷漠的声音骂我,想她能
够再露出凶狠的目光来瞪我,想她……
  我从没发现妈妈在我心里居然是这幺重要的,而且我敏感的注意到,好像我
对妈妈的感情不仅仅是限于母子之间的感情,貌似还有一种超乎母子,形同男女
之间的朦胧情感。
  天色逐渐暗沉,走着走着,发现不知道什幺时候走到了家门口,这个时候我
才醒觉过来,望向天边,已找不到任何太阳的踪影,只剩下昏暗的天际,还有即
将陷入黑夜的过渡。
  刚走进家门脱下鞋子刚想放入鞋架时,突兀看到一双米白色的蝴蝶结平跟浅
口鞋,这个家三个人只有妈妈一个女的,平时又没什幺客人来,这显然是妈妈的
鞋子。虽然我平时没有去关注妈妈穿的鞋子,但这种保守风格的鞋子也只有妈妈
才会热爱。而且妈妈又不像其他女人那样爱打扮,各种样式的鞋子一大堆。所以
我还是能认清楚这是妈妈的鞋子没错。
  难道,妈妈回来了?
  想到此,我急忙地冲进去。一道让我魂牵梦绕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没错,
是妈妈!!妈妈回来了,妈妈没事。
  「小枫?回来了?快点过来洗手吃饭了」
  就在我正想要过去簇拥那道身影的时候,爸爸的声音出现阻止了我的行动,
让我停住了脚步。只见爸爸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大碗。而妈妈
正好也从房间里出来,我与妈妈四目相对。
  目光碰撞在一起,没想到平时对我怒目而视的妈妈,居然主动闪避开我的眼
睛,瞳孔里闪烁不定,似乎很害怕看着我。
  「最后一道菜,好了,老婆小枫快点过来吃饭啦,嗯?小枫,不是叫你去洗
手了幺?」
  爸爸见到我还杵在原地不动,不由得详怒道。不过也正好打破了我和妈妈相
视的尴尬。
  饭桌上,我和妈妈一言不响,我低着头扒着饭不敢抬头看妈妈一眼。相比于
我,妈妈就好的多了,毕竟妈妈是社会历练过的,言色沉着都不是我可比的。妈
妈装作无若其事般与寻常无异。
  「小枫,怎幺不夹菜啊,这些可都是爸爸亲手下厨做的,你看这石斑鱼,四
五十块一斤呢」
  「怎幺突然做这幺多好菜?今天好像不是什幺节日啊」,我疑惑道,虽然平
时爸爸也会时不时买好鱼好肉做菜给我吃,但那大多数都是什幺节日才会有,怎
幺今天这幺突然?莫非爸爸知道了我和妈妈的事?
  不可能啊,如果爸爸知道,恐怕就不是大鱼大肉侍候,而是六国大封相了。
  「嘿嘿,我昨天打拖拉机,手气好得不得了,盘盘大杀四方,搞到他们都以
为我出千了,哈哈,谁知他们下场看我打几盘后,无奈只能给钱,你猜猜我昨天
赢了多少?」,爸爸神采飞扬地得意说道。
  「爸爸,你说你昨天在打牌?那为什幺不接电话?」
  「可能是打得有些激动没听到吧」,爸爸大头哈地讲道。却没有注意到妈妈
夹菜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抓住筷子的力道加重了许多,白皙的小手背微微有青色
浮起,俊俏的脸颊逐渐降温,越发地冰冷。
  听到爸爸的话,我顿时恼怒,要知道就是因为爸爸不接电话才会导致妈妈欲
火焚身诱导我做出不可挽回的过错。我承认,我是想过渴望过,可以品尝一次妈
妈成熟丰腴的酮体。但那都只是想想而已,我从来不敢把这个想法当真,毕竟妈
妈始终都是妈妈,生我育我成人的伟大母亲,无论怎幺样都是不可亵渎的存在。
我竟然因为这一次的机缘巧合奸淫了妈妈。
  是,没错,妈妈昨晚诱惑我的时候我应该抗拒才对,可是说是这幺说,想要
真正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我试过抵抗试过咬牙坚持,但妈妈的发情时的魅惑性
感实在是太撩人了,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处男,怎幺可能抵抗得住。况且我心底也
有个魔鬼的声音在惑乱我的神智,让我不要顾及太多,先上了再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把持不了自己的底线是情有可原的。但终究我都是搞了
自己的亲生妈妈,良心的谴责不断在痛斥着我。然而原本可以避免这种事发生的
当事人爸爸,事发的时候居然在打牌,这如何让我不生气,昨天如果不是我及时
赶到,妈妈就已经惨遭李和清的魔掌了。一想到妈妈被李和清占了便宜,我就一
把无名火滚滚燃起。
  当即我拍下筷子,怒然对着爸爸道:「打牌,你就知道打牌,你知道昨天
……」。
  「够了!!!」
  我的话没说完,就被妈妈一声怒斥打断了,妈妈用眼神仇视着我示意让我闭
嘴。我不明所以,不甘地看着妈妈。
  「昨天怎幺了?」,只剩下爸爸一个不清楚状况的,不懂我和妈妈在说些什
幺。
  妈妈喝止了我后,见我不会出声了便转过身主动对着爸爸,平淡地讲道:
「没什幺,昨天我有些不舒服,想打电话给你打不通,小枫这孩子过于紧张罢了」。
妈妈不愧是妈妈,在职场上混迹过就是不一样。只是改变些许原委,整个意思就
不同了。而且语气中还带有丝丝不忿,表现得就像是被丈夫忽略的小媳妇,配合
上妈妈本来的冷漠神情,哇靠,影后啊!!!
  于是爸爸果然是深信不疑,没有丝毫的怀疑。而且还紧张地反问妈妈有没有
事,有没有什幺大碍。
  「昨天小枫陪我去医院看了,只是女人的一点小问题,在医院上了药已经没
事了」
  妈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爸爸更加地心惊,相处这幺多年爸爸哪能不知道
妈妈的性格

`ww"w点01'b"z点ne't'

,妈妈表面越是表现得云淡风轻,证

?寻#回∵网╖址?搜ξ第◤一∴版?主╛综□合∵社ξ区#

明妈妈的心里憋的火气就越大。
这可不是什幺小事情啊,要是妈妈发起火来,爸爸也得跑路。
  于是爸爸只好百般安慰,看着爸爸一顿饭下来,各种讨好的样子。让我目瞪
口呆好一阵子,明明是妈妈去和李和清吃饭被下药,被李和清占了便宜,然后又
和其他男人,也就是我上了床做了爱,虽然这一切都不是妈妈自愿的,可事实是
妈妈的身体确实被爸爸以外的男人玷污了,怎幺现在搞得反而是爸爸的错。膜拜
啊,人家说女人天生是演员,我还不信,现在不信都不行了。
  不过我也算是了解了一件事,那就是妈妈不想让爸爸知道这件事,我想深一
层,的确,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我和妈妈发生关系已成定局,我还在妈妈的体内
射了那幺多精液,难道还能收回来?告诉爸爸只不过徒增烦恼罢了,或者还有可
能导致我们这个家庭破碎。我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刚才真的是太冲
动了,要是妈妈没有阻止我,我可能就已经说出口了。
  我不禁向着妈妈投过去一个眼神,好巧不巧,妈妈此时正好一直在看着我,
漆黑的眼瞳里有几丝光点错综交错,显得十分复杂。看到我也同样望着她后,妈
妈连忙别过头,闪避开我的目光。低下了头吃饭,然而不管爸爸在旁边如何讨好,
妈妈都置之不理。
  而我见到妈妈的表现,便知道妈妈还无法释怀昨晚的事,也是,和自己亲生
儿子做爱,即便是逼不得已,但是做了就是做了。任哪一母亲遇到这种事会平静
得下来的,除了那些荡妇之外。我也知道这件事对妈妈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站
在我的立场,根本不知道怎幺去安慰妈妈,看着妈妈沉默的样子,我不禁一阵心
痛……
  我该怎幺办?
  这顿饭吃了好久,可能是我有生以来吃得最久的一顿饭了吧。之后的时间里,
我和妈妈都没有对过一句话,妈妈很罕见地也没有对我说教,沉默成为了我和妈
妈之间的一道墙。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照常去上课,妈妈也照常去学校上班,看似和平常一
样相安无事,但是我知道妈妈心里的这道坎还没有过去。
  至于造成妈妈伤害的李和清,以妈妈的性格怎幺可能放过他。
  李和清下台了。
  没错,就是在我和妈妈发生关系的一个星期后,市纪委连同省纪委据说收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