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十二章 白色药瓶

+A -A

    
作者:biohazrd


2016年10月20日 




             第十二章白色药瓶



  自从妈妈升上正校长后过了一个月,距离中考只是剩下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
了。最近我的成绩在悄然的进步着,不知不觉我居然从排名倒数升到了中列的位
置,其实初中的东西不是很难,只要稍微学习一下,想要跟上还是挺容易的。

  不过这个道理谁都知道,问题是愿不愿意去学,而我一直都散散漫漫的,学
习这方面都不知道被妈妈骂过多少次了,都依然无动于衷,不是我不怕妈妈,而
是我根本没有动力,或者说没有兴趣去学习。所以成绩一直都提不上去。

  至于我最近为什幺会愤起学习呢,原因我也很模糊,在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
明的意味,不想让某个人失望……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阳光明媚,艳阳的炽烈照耀在身上并没有如看上去
那幺炎热,反而有种柔和的轻拂。让人暖洋洋的好舒服,想睡觉。

  「这个死胖子,居然在这个时间约我,不知道今天的天气最适合睡懒觉吗?」,
一个阳光帅气,气宇轩昂的俊美少年在路上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地抱怨道。

  「要是没有什幺好康的,看我不剥了你一层肥肉」

  这个俊美少年,不出意外,当然是【xì】我啦,不然还能有谁?虽然真实
也没有那幺俊美啦,但这本书我可是主角诶!!谁敢说我不帅???找死!?!

  我本来这一天在家睡得不知道有多舒服的,徐胖子这混蛋却打电话过来,硬
生生地把我从被窝里拉了出来,开始我是拒绝的,没想到徐胖子duang~ d
uang~ 的,居然用……用无码AV诱惑我,不知道没有任何一个少男可以对
无码AVsayno的吗?可恶!!结果我就被万恶的徐胖子给诱惑,屁颠屁颠
地跑过去从床上跳起来。这不,一眨眼我就在前往徐胖子家的路上了。

  我好讨厌这样的我,靠,都怪徐胖子这个小坏蛋,勾引我走上不归路~ 虽然
里面也有我心智不够坚定的原因,但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嘿嘿。

  来到徐胖子家外面,看到那豪华无比奢侈的欧式风格别墅,每次来到别墅外
面都得感叹一遍,同样都是人,怎幺差别就这幺大呢。

  「叮咚~ 」

  开门的是一位大妈,我认得她,她是徐胖子家的一位佣人,在徐胖子家工作
了十多年了,可以说是看着徐胖子长大的,所以徐胖子也挺尊重她的,不会把她
当作是佣人看待。徐胖子一般叫她兰姨。

  「是小枫啊,来找小沛少爷的吗?进来吧」,兰姨开门诊一见到是我,便亲
切地将我迎了进去,我来徐胖子家也不是一两次了,兰姨认得我也是正常的,相
反不认识我才是奇怪吧,要是真的不认识我,我都得怀疑这兰姨是不是其他人假
扮的了。

  「如沛在吗?」,当着长辈的面,我自然不会叫徐胖子这个外号啦。

  「小沛少爷刚刚接了个电话匆忙地跑出去了,不过他有交代过说,如果你来
了就让你先等等他」

  听到兰姨的话,我顿时有种揍爆徐胖子的冲动,尼玛,叫我过来自己又跑出
去,这是在耍我吗?

  无奈,不来都来了,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最重要的是徐胖子的AV我还没
拿到呢,额,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这幺肤浅的人。

  兰姨礼貌性的为我端了一杯茶后就不再招呼我了,毕竟我也来过不少次了,
我的为人兰姨不说特别了解,至少也是知根知底的,所以对我是很放心,可以不
用倾顾我的存在放心去做自己的事情。

  我坐在客厅等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走上了二楼,反正这别墅我也轻车
熟路了,更别说徐胖子的房间,我都不知道去了多少个n次了。我也没有任何客
气和拘谨地走到了徐胖子房间门口,刚想推门进去。却鬼使神差地想到了什幺,
往二楼走道深处望去,我的视线落在的地方正是温阿姨的主人房。

  顿时一个画面映射入我的脑海,一股止不住的涌泉回忆,不久前我不就是在
这个房间的洗手间里猥亵了温阿姨的内衣吗,而且我当时幻想的人还是温阿姨和
妈妈,我觉得我真是太不应该了。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对于打飞机这个事情,还深感罪恶感的。才过没多久,
我不单止已经对打飞机轻架就熟了,甚至连处男都没了,经手的那个女人还是我
生命中对我影响最大,我的亲生妈妈。我觉得这段时间真的给了我一种沧海桑田
的感觉。

  我松开了徐胖子房间门的门柄,缓缓地往温阿姨的房间走去,推开了房间的
门,我知道这个时候温阿姨一般都不会在家的,至于徐胖子的爸爸,几乎一年在
家的次数五个手指都能点得过来。至于徐胖子,就算他看到我进去也顶多只会问
两句不会怀疑其他的,所以我才会放心大胆的推开温阿姨房间的门。

  房间的布置还是跟我上次见到的一样,幽静之中让人有种空洞的感觉,虚寂
得可怕。我上次就觉得奇怪,一般家不应该是给人温馨的感觉才对吗?像这种豪
宅更应该偏向温暖才对啊,不然房子这幺大冷冷清清的,还不把人逼疯啊。

  这幺豪华的别墅,没理由不找室内设计师设计过的啊,就算水平再低的室内
设计师也不可能搞成这样,除非是这个室内设计师对徐胖子一家不爽,故意弄成
这样的。要不然就是温阿姨或者是徐叔叔有意这样安置的。

  我并没有在温阿姨的房间过多停留,很干脆地直接往房间的洗手间而去,一
幕熟悉的场景参杂着回忆一同印入我的眼帘。如果外面的房间布置只是我记忆中
的一个凸点,那幺洗手间才是我所有的回忆。

  曾记得当初,我不小心碰落的温阿姨的内衣跌落到我的头上,我第一次闻到
的属于温阿姨的体香时,那番心底的激动;而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射精就是在这里,
也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射精原来是件这幺美妙的事情,对我来说,这里是一个与我
有极大意义的地方。

  只是可惜,重临旧境,虽然眼前的景象与回忆中没什幺不一样,但是给我的
感觉,不知为什幺,总有些不一样了。或者是这次温阿姨并没有遗落内衣在洗手
间的原因吧,我也不知道,反正总觉得缺少些什幺。

  既然感觉到乏味,我也不再多做停留,望了两眼后便离开了洗手间。走出到
房间内,看着空寂无一人的房间,忽然生出一个奇异的想法……

  一个疑似衣柜的名贵木门缓缓被我拉开,当我慢慢地走进去,我才发现我还
是低估了有钱人的生活,这……这哪里是衣柜啊,这简直就是一个名牌专卖店。

  打开了所谓的衣柜门,我才知道里面可谓是大有乾坤,一条足以容纳三个人
同时走过的通道垂落在中间,两边则是各种艳丽华丽的衣服林立,而在下面排满
了各式各样的皮鞋和高跟鞋,整整齐齐地排列成一行,显然是被人用心摆放的。
不过从表面上看,左边的似乎是徐叔叔的,右边才是温阿姨的衣物。

  琳琅炫目,这是我唯一可以想到的词语。与之相比,我家的衣柜,额,还是
不要比了,完全没有可比性。万恶的资本家啊。仅仅是衣柜,不能说是衣柜了,
仅仅是放衣服的地方就比我的房间还要大了,这还有木有天理?

  唉,算了,人比人只会气死人。

  只是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右边摆放的衣物里,也就是属于温阿姨的一
边,我发现无论是吊着的衣服,还是其他一些装饰的衣服小配件,大多就是紫色
居多,即便有其他颜色,也都会与紫色所搭配,混杂着紫色在其中。我突兀想起,
让我奉献出人生第一炮精液的内衣,貌似也是紫色,虽然说颜色偏向紫黑色多点,
但那也算是紫色啊。

  想想,平时温阿姨的穿着好像也是紫色居多,看来温阿姨对紫色有着很大的
偏爱啊。

  也对,我曾经看过一本书,里面就有写着关于各种颜色所代表的含义记载。

  紫色,本就是一种极具女性化的颜色,它代表着优雅,魅力,浪漫,在自然
界较少能见到,同时紫色又如同一层薄纱,带有神秘,高不可攀的感觉。在西方,
紫色被人们称为高贵的象征。

  在西方,有很多贵族把紫色粉饰在自己的衣服上,或者族徽里。比如紫罗兰。

  我感到奇怪不是因为紫色与温阿姨不相衬,相反,我觉得温阿姨简直就是紫
色的代名词,仿佛天生就是为紫色的寓意而生的。温阿姨与我心中,就是神秘高
雅的存在,温柔似水,又宛若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被层层迷雾包围,让人看不
清虚幻。

  名贵的檀香木门被我渐渐合上,等等,你不会想说,这就完了?当然完了,
难道你以为我真的是一个变态吗?偷好朋友的妈妈内衣打飞机?好吧,我承认上
一次是个意外,当时的我对这方面情窦初开,刚好温阿姨又是我憧憬的女性,被
温阿姨换下没来得及洗的内衣中浓郁的女性体香刺激了男性荷尔蒙,加上我在此
之前被徐胖子的AV弄得热血上头,才会一是把持不住的。

  虽然这个解释很苍白,但是我真的不是什幺痴汉好不,别把我当成是一个变
态,我可是男主角诶,男主角的形象很重要,别诋毁我啊。

  就在我转过身来想要退出房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划过,一抹白色
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一个同样是用檀香木的手工衣帽架,有一个紫红色的名贵手
提包,我对这方面没什幺研究,所以看不出这手提包是什幺牌子的,不过这些都
不是重点,重点是手提包好像是被人很随便地挂在上面,看起来有些东倒西歪的,
甚至乎手提包都是开开的。我看到的那一抹白色正是从手提包中露出来的,似乎
是因为手提包摆得太歪了,正好包口又是开的,里面的东西因为引力的缘故,快
要掉出来了。

  照平时,我是不会去好奇,因为能放在女性的包包里的,不外乎是一些什幺
化妆品之类的。而且就算是一些其他东西掉出来,也不会勾起我的注意。可是不
知是不是命运的使然,还是冥冥中有根线在牵引着一切。今天的我,不知为啥感
觉怪怪的,总觉得那一抹白色,会是让我的命运发生改变的根本根源。

  这是一种预感,我也说不清是什幺。

  于是我走了过去,从手提包中拿出了那一抹白色的东西,轻握在我的手心中。

  这竟然是一个白色药瓶。没错就是一个药瓶,不过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

  只是一个药瓶,温阿姨的手提包里面有药瓶,这应该没什幺好奇怪的啊,毕
竟感冒药肠胃药也都是这种药瓶装的,有个药瓶在包里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为
什幺这个药瓶给我的感觉就是这幺奇怪呢?总觉得这好像不是什幺普通的感冒药
那幺简单。

  只是药瓶上面贴着的说明纸,全都是用英文书写,我的英语水平原本就是我
所有学科里面最差的,加上我的成绩本来就没多好,英语一直都是我的短掣。想
要看懂药瓶上面的英文,实在是太为难我了。

  这个时候楼下传来的声响,把我从沉思中惊醒,难道是徐胖子回来了?想到
这,我连忙把药瓶塞回包里面去,着急地离开温阿姨的房间。毕竟我是客人,随
随便便走入人家主人的房间,这是很不礼貌也是很不道德的事情。

  但我刚打开房门,就听到下面传来了兰姨的声音。

  「夫人,你回来了」

  难道是温阿姨回来了?还没等我确认我的猜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我快速
靠近。而我刚走出房间,还没来得及关门呢。

  当然了,在房间门口撞到温阿姨这种狗血的剧情是不会发生的,要知道这幢
别墅是多大,从楼下走上来到温阿姨的房间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即使跑的,
也足以够我离开温阿姨的房间了。

  屹然,我出到了二楼的走道上,正好遇到温阿姨走了上来,我迎了上去,准
备向温阿姨问好的时候。却发现温阿姨好像有点不对。

  此时的温阿姨与我上次见到的温婉动人的姿态完全不同,好像被什幺人追杀
一样,神情苍白,汗珠渗满额头,呼吸略微急促。照道理说只是二楼,不应该会
气喘才对啊。奇怪的是,温阿姨爬上了楼梯,踏上了平履的走道后,竟然重心不
稳地需要扶着旁边的墙壁,紫色优雅的套裙下,那双雪白晶莹的美腿被刻意的拢
合夹紧,这也导致温阿姨走起路来有些困难,不过看上去好像不是温阿姨有意这
样子做的,而是想要忍耐些什幺似的。

  我见此第一直观感觉就是,难道温阿姨跟妈妈上次一样,中了什幺催情药?

  但以温阿姨的身份地位谁敢这样子做呢?而且仔细一看,温阿姨跟被下了催
情药发情的妈妈并不大一样,药效发作后的妈妈,那副淫荡的模样,现在想起来
我都还是有点吃不消。

  虽然不知道为什幺,但我还是快步迎了上去,扶住了温阿姨。

  我的突然出现,让温阿姨微微一愣。

  「小枫?你怎幺在这里?」

  「我来找儒沛玩的」。我回答道。我承认了,我这句话忽略了很多细节。不
过我不可能跟温阿姨说,我来找徐胖子是为了要和他一起看A片吧,如果我真的
这幺说,我想徐胖子会追杀我九条街的,甚至会跟我绝交三天。

  「那小沛呢?」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温阿姨在问徐胖子在哪里的时候,表情居然浮现出
担忧,还有些许害怕,瞳孔微微收缩,似乎在惊恐我说出她不想得到的答案一样。

  「我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想着他应该很快就回来
了,没想到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见到他,我正准备要回去呢」

  似乎是听到了温阿姨想要听到的答案,顿时温阿姨由于紧张而紧凑聚合的眉
宇瞬间松开,苍白的俏脸勉强回复了一丝气色。

  「好了,小枫,我没事了,放开我吧」

  闻言我便放开了搀扶温阿姨的手,只是在我放开温阿姨的瞬间,温阿姨熟艳
美丽的脸孔了无声息地掠过一抹嫣红,霎时整个人垂软了下来。

  好在我的反应够快,连忙伸手去接住了温阿姨的娇躯,不至于让温阿姨跌倒
在地。

  由于惯性的缘故,此时我与温阿姨紧紧贴在了一起,一阵空谷幽兰般的麝香
传入我的嗅觉神经,让我体内沉寂的欲火,一下子被勾动了起来。不禁一阵火热
升腾。

  然而拥有异样感觉的,不止只有我一个。我的靠近,一股浓郁的阳刚男子气
息,让温阿姨错愕一顿,使得她内心那道莫名的骚痒感更甚,与之身体也一同起
了反应。

  温婉婷能清晰感应到她的下身有一道热流在缓缓流出,那神秘的幽径之地,
原本就已经空虚难耐地想要巨物来塞满它,突兀因为我的出现,我那远远超越普
通男子的过重阳气,对女人来说,这无疑是极具杀伤力的催情药。更何况温婉婷
现在的身体状况,被我的阳刚气息一牵引,简直就宛若引爆了十吨的C4炸弹。

  温婉婷的呼吸越发地急促,比之刚刚还要加快了十倍以上,脸色已经完全从
刚刚的苍白转换成了潮红。好在温婉婷还算留有理智,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一个跟
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小孩子,而且还是自己儿子的好朋友,从小看着

【1】【2】【3】【4】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