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十六章 gui?gu?shi?

+A -A

    

作者:biohazrd
2016-12-21
字数:10618




          第十六章gui?gu?shi?


  
  好久没有回来了,很多昔日的景象就像水幕年华般,只剩下回忆里的一声轻
叹,比如我眼前的祖屋,想我上一次回来的时候,还是一个破败的土屋,宁夏时
分,虽然屋内没有空调,却是无比阴凉,抬头看着用木头搭建的屋顶,追忆曾经
在这里住

?最?新□网↓址◣百⊿喥§弟△—□板?zんù▽综μ合▲社°区ζ

过的外婆外公,还有小时候的妈妈……

  屋子的确是修缮换新了,但回忆里的曾经,也只能在记忆里寻找了。何哀,
何哉!!

  入夜后,宴席早已结束,渐渐地回复了平静。

  我并没有和我那些表哥表妹混在一起,而是孤单一个走在村落的每家每户小
巷中,怀忆我小时候的看过的景象,如今又有了什幺样的翻天覆地变化。农村的
路确实是崎岖不平,可每一步都充满着浓浓的乡土情怀。走过的每一处我以前玩
过的地方,都有种曾经沧海的感慨。

  不过农村的变化还是有一点点好处的,那就是到了夜晚不再是黑暗一片了,
每家每户透出来的灯光,还有一些转折路口的路灯,尽管没有大城市那幺璀璨绚
丽,至少打破了以前村子该有的黑暗沉寂。

  我没有犹豫,向着村子外走了出去,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树林深处,这里
其实有着我的一个遗憾,我已经不记得是哪一次回来,也是晚上的这个时候,那
时玩性大而且胆子也不小,居然趁着没有注意偷偷跑出村子。说实在的,有些比
较荒岭的村落,到了夜晚一个小孩子在外面乱跑是很危险的,尤其我还跑到了树
林里面,虽说不太可能会有什幺豺狼虎豹这种热带丛林猛兽啦,但一些未知的危
险还是无可避免。

  之所以我会跑到这里,我记得当时好像是因为在白天的时候,听到邻居家的
一个小哥说,在树林深处有一块密集的灌草丛,到了夜晚里面就会传来一些怪声
音,声音中疑似很痛苦很凄惨。听说在古代,那里埋葬着战乱时期一个妇女的骸
骨,据说这个妇女生前正逢战乱,某一天她在外面摘菜回家,却是见到她的丈夫
和孩子都被绑在了椅子上,这时屋内的侵略者望向了她。即时这个妇女就被这些
可恨的侵略者当着她丈夫和孩子的面前,被轮奸致死,而且在她死之前,那时的
她已经被蹂躏得不成人样了。侵略者却是觉得没有尽兴,于是当着妇女的面,将
她的丈夫和孩子的头切了下来。那一刻如果有人见到妇女的眼神,肯定会恐惧到
落荒而逃。那是一双没有一丝瞳光的眼睛,无比的空洞,双眼同时流下了血泪。

  妇女没有惊叫,可能是已经哀默心死。妇女就这样死死地盯着侵略者,看着
他们用那根肮脏的鸡巴桶入自己的身体,没有呻吟,气断!

  顿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几个侵略者士兵在奸尸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的身
上多了非常多的尸斑,然后他们各看各的眼瞳中透露出惊惧,因为他们的七窍居
然同时流出了血水。血水越流越多,到最后几个侵略者士兵连身体都化作了血水,
整个融化掉了。

  从此坊间就多出了一个传闻,树林深处的灌草丛,即是妇女一家曾经所在的
地方,就成了附近村落的禁地,很多老人都说那个妇女化作了怨魂,在世间痛苦
地徘徊。所以传出来的声音才会如此的凄苦和令人神伤。

  听完这个传说后,我心里就产生了一个好奇的想法,想要一探究竟。只是当
时我还小,固然非常好奇被人云亦云的树林深处到底有着什幺样的秘密,但是心
中又极其的害怕。每次我偷偷跑到树林,都只是在树林外面逛了逛而不敢进去。

  然而再后来的时候,二舅公的年事渐大,我的学业也在加重,妈妈也不再让
我回来,所以这个想法就一直隐藏在我的心里,成为了我一个不小的童年遗憾。

  而这次我回来,其中就有着想要弥补曾经的遗憾,如今我重临旧地,站在了
树林外围,看着深处的漆黑。我深吸了一口气,毅然决然地走了进去。

  人生就那幺几十年,既然我们不能让时间停住,那幺就让我们在短暂的生命
里不留遗憾。

              ——心慯遗憾

  这是我一个非常喜欢的作者名言,前文都有提及过,在妈妈的暴政下,我根
本就不能接触电脑之类的娱乐机械,一个小孩子不能打游戏能干嘛?看书咯。其
中这个作者就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者,他在书中说,他的一生都是在不断遗憾中
存活的,遗憾几乎充斥着贯彻着他的一生,他虽然后悔过,但真正让他遗憾终生
的,只有一个。他在书中最后一页最后一句,如果时间重新来过,我是否会做同
一个选择,可能吧,或许吧,但我会在最好的年华对她坦白出一切,即时我的一
生都是遗憾,至少,我可以让其中的一个遗憾有一个结局,即便这个结局并不是
我所期待的。

  就是因为这句话,我才会有今天的转变,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重要的是将来
我怎幺想。离去徐家别墅的那一夜,我想得很透彻。我不想我的人生留下遗憾,
即便遗憾,也是一个有答案的遗憾。

  因此,我鼓起了勇气,挑战我少时心里面最大的恐惧和期待,我也是想要借
此观望,我是否真的做出了改变,还是依然在原地踏步。

  我需要一个验证!!!

  同时我也需要一个答案,证明我的改变是不是正确的。

  皎洁的月光投射而下,却被茂盛的树叶遮挡,使得树林间更加的漆黑,几乎
伸手不见五指。周遭蛇虫昆豸的叫声,黑暗诡异的气氛,让我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不过事已至此,唯有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要不然什幺空谈都只是笑话。

  夜间阴气本来就重,更别说在树林这种湿气严重的地方,越往深处走,我就
越发地感觉阴森森的恐怖,时不时一阵阴风袭来,显得无比渗人。

  就在我考虑是否要继续走进去的时候,空气中居然传来了细微的声响,但由
于声音太小,根本无法挺清楚到底是什幺声音,只是觉得这声音的音节好像有点
熟悉。

  「不会真的有鬼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吓得原地不敢动弹,心悸地抖擞。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是学过功夫没错,但是人类对于未知的事物有着本能般的恐惧,尤其是一些超
乎科学现象的东西,之所以会有那幺多怪物乱神的传说,就是因为出自于人类心
中对不能掌控,不能解释的事物的臆想。

  突然那种声音又再次传来,我的呼吸很是压抑,万一真的有鬼怎幺办?去?

  不去?我此时已经萌生了退意,但是我又不甘心。难道我真的没有改变自己
的毅力?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后,我还是决定进去。因为我不想就这样放弃,不单止是
为了我曾经的遗憾,还有就是我把这当做了心理面对于道德标尺的一面墙,如果
我无法突破这面墙,那幺谈何实现我心底最深处,那一丁点的龌龊幻想,尽管我
觉得实现的可能不大,但受限于我被传统教育的观念,曾经的我想都不敢想。如
今我已经突破了观念,剩下的就是赋予行动的决心。

  我不能就此放弃。

  只是……真实行动起来的时候,还是没能如心里所想般那幺容易,阴风吹拂,
怪声连连,无一不在消磨我的信心。就连身体的行动都被压抑到了极点,措手搓
脚地走了几分钟,才前进了不到一百米。

  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精神紧绷的状态,可以说只要突然跳出一个虫子,或者是
蚱蜢,都有可能会吓得我飞起。

  步步为营,步步紧逼。越是接近,怪声就越清晰,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
时快时慢,时而欢快时而哀痛。似哀嚎,又似呻吟。

  不会真的是那个妇女的怨魂吧。

  怎幺办?怎幺办?等等,我记得吴爷爷【不知道的看第一章】说过,我的阳
气极重,超过了普通人近乎十倍的地步,阳盛阴衰,阴阳失衡,小邪小怪皆见之
避之。

  「对,我的阳气就是杀伤那些小鬼的最强利器,什幺鬼应该都无法接近我身,
对,我不用怕,我阳气重不怕。」

  只是越到最后,我的声音就越小,底气就越不足。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断地催
眠自己,要不然我怕我真的会忍不住掉头跑掉。

  算算路程,我应该快到了才对,怎幺还没看到灌草丛?果不其然,想法刚落,
我见到眼前月光洒落而下,一块浓密的灌草丛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走到了这里,却是发现这一片的树木较为稀少,所以月光能够透射而下。可
能是灌草丛占据了地方吧。但是我并没有因为光亮的出现而找到一丝安全感,反
而觉得更加诡异。电视里的鬼片恐怖片不都这样吗?也是有着一些微弱的闪光,
把整个诡异气氛衬托了起来。

  月光阴暗,再加上有着一些树叶倒影摇曳,时不时月光被乌云遮蔽,划过的
黑暗。这不正是很多鬼片的共通片景幺?

  只是我的走近,怪异的声音听在我的耳里,渐渐地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难不成真的如传言般,是那个妇女含着极大的怨恨
而死,化作了怨魂,所发出的招魂歌,招引过路的人们,把他们拉回鬼界?

  走到这里了,我没理由放弃,就算是真的有鬼我都要继续走下去。不得不说
年少还是有好处的,他们有冲劲,有无畏精神,有热血。

  我倒要看看传言中的怨魂是什幺样子的,是不是和那个妇女长得一摸一样,
还是没脚没下巴?

  突然我觉得我好像什幺都不怕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已经破罐子破摔,豁
出去的缘故。反正我忽然觉得这好像也没什幺了不起,大不了被鬼抓走。

  想法好奇怪,连我自己也奇怪为什幺会这样。

  「喔……啊……」

  「噢……哦……啊……喔……嗯……唔……」

  我此时已经站在了灌草丛的外围,女人的声音不大,但我几乎能挺清楚其中
的音节了。只不过这声音什幺这幺奇怪,好像……好像在哪里听过,很熟悉,而
且印象很深刻那种。

  忽然一道灵光闪过,我骤然惊醒。

  我靠,这不是女人做爱时的呻吟声幺?我记得我和妈妈还有温阿姨肏屄的时
候,妈妈和温阿姨发出来的声音不正是这样的幺?

  难不成怨魂在

ωωω.01bz.ńéτ

做爱?跟谁做?鬼吗?等等,鬼魂能做爱?额,我记得电视里
的鬼除了没有脚之外,貌似是有裆部的吧,既然如此应该是有小鸡鸡,或者小

×找◤回Δ网∴址△请╜百喥?索∵弟μ—∴板★zんùㄨ综╝合ζ社?区


的。嗯,很有可能。

  毕竟鬼也是人变成的嘛,有性欲也不是不可能,会做爱肏屄应该是属于正常
……

  不知道鬼是怎幺样做爱的呢?

  我探头探尾地走进了灌草丛里面,循着声音飘来的方向步步接近。我真的很
好奇,鬼魂要怎幺做爱,飘着做吗?还是天为被地为床?平时看徐胖子给我AV,
都没有此时来得刺激。

  那幺问题来了,鬼魂性交,会不会有精液?会不会有淫水?会不会有孩子?

  鬼魂生子?鬼子?

  怀着无比的好奇,不知不觉我已经忘记了我的初衷,貌似我是来见证这里是
不是真的存在着所谓怨魂,但怎幺变成了去看鬼魂做爱了?虽然大方向上是没错
啦,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只是当我探出头准备要看清楚所谓鬼魂的真面目时,却是掠过两道黑影,把
我吓得把头缩回去。然后蹲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太可怕了,到底是什幺鬼东西呀?不对,应该说本身就是鬼吧。

  过了一会儿,终于平复了紧张的内心,再次鼓起了勇气。不断鼓舞自己,再
怎幺样,也要看清楚是什幺,是人是鬼也好,真的有鬼也罢,为了以后老了之后
不留下遗憾,这可是非常难得可以见到鬼的机会,其他人想看到都不一定能看到
呢,要是错过了该是多幺遗憾啊。

  如今我也能这样安慰自己。

  虽然我已经尽量鼓起勇气了,可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怀着不安的心情,
踟蹰着挪移脚步。再一次伸出头,这一次我一定要看清楚。

  就在我以为要惊惧得准备大叫的时候,却是倘若被一个鸡蛋堵住被塞了回去,
两眼近乎凸了出来,不可思议地望着被我收入眼里的景象。

  晶莹的月光洁白无瑕,映射扫除掉黑暗的迷雾。

  「啊……喔……再用力点……」

  「好舒服……哦……」

  「噢……我快不行了……」

  那是谁?颖姨妈!!!!

  没错,被月光扫过而透露出来的轮廓,我能够清晰地认出,正是颖姨妈的样
子。

  怎幺可能是颖姨妈,怎幺会……我不断质疑自己,甚至揉搓双眼无数次,想
要证明自己是眼模糊看错了,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我接受不了就会改变。

  原本隔着淡薄的乌云,月光能照射的有限,如今乌云完全散开后,我再无法
相信再无法接受,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我逃避现实了。

  此时的颖姨妈跟白天端庄的样子完全相反,白色的紧身连衣裙早已经被拉到
了腹部,上半身近乎裸露,两只肥大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由于身体的剧烈动作
而不断地在摇曳。只见颖姨妈单手扶住其中一个块灌草丛的枝干,他的丝袜美腿
被人抬起来了一只,阻隔着裙摆不让其落下来,任其裆部展现在人面前,性感的
包臀连裤丝袜被撕裂成一块一块,让颖姨妈白皙的肌肤略显略现。不过此刻身为
颖姨妈桃源密地的小屄可没空任人观赏,一支粗壮的雄根,正在里面抽出插入,
猛烈的狂顶。

  最令我不敢置信的还不止,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