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十九章 恋梦(下)

+A -A

    

作者:biohazrd
2017年1月15日 



          从今以后认证笔名【心慯遗憾】



             第十九章 恋梦(下)



  乱伦,这个字眼不仅仅是代表着禁忌的诱惑,而是一种所要背负的罪责。在
二十一世纪道德沦丧的当今,乱伦依然被人们所不齿,在长期的思想教育下的熏
陶,令到人们在本能上,对于乱伦有着极大的抗拒。

  如果我和小枫真的迈出了这一步,那幺我和小枫都会背负着乱伦的罪责,成
为人们所不齿的罪人。我已经一把年纪我可以不在乎,但是小枫不同,他才十六
岁,青春年华才刚刚开始,我不能任由小枫继续错下去。

  虽然我很不舍小枫他的温柔,我也曾有过一丝的念头,或许和小枫……但是
我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同样望子成龙的平凡母亲,我不可以毁掉小枫的将来,让
他背负这乱伦这个罪名被全世界唾弃。

  我强行压下了身体里面即将要爆发的潜藏欲望,我推开了小枫,故作冷漠地
说道:「小枫,我是你妈妈,我不可能会害你的,可能刚刚妈妈过于伤心,对你
爸爸失望透顶,所以着急想要找个怀抱来依靠,才令到你会错了意。你是妈妈的
孩子,妈妈对你只有母子之情,而且也必须是母子,不能再有其他的了」

  「妈妈你骗我,你身体刚刚明明也起了反应——」。小枫显然没想到我会如
此决绝地回应他,不给他一丝的机会。

  因为我知道,小枫已经对我产生了母子之外的感情,我很庆幸也有过高兴,
但是我不得不扼杀,这是痛苦与罪恶的源头,就让我这个竟对自己的儿子有过一
丝不轨念想的丑陋母亲,承担了一切的痛苦和罪责吧。

  「那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如果今天的人不是小枫换做其他男人,我一样是会
产生同样的反应,并不是因为小枫你的缘故」

  最后一句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来的,说完后我忽然感到一阵虚弱,
只是在表面我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一直保持着冷漠的形象。

  我原以为小枫在我如此决意下,会伤心地转身离开,这也是我想要得到的结
果,长痛不如短痛。但是我想象中的场景统统没有出现。小枫的脸上没有伤心,
没有难过,就连我刚刚推开他后的不可思议也都没有了。

  小枫就这幺静静地看着我,仿若我刚才的一翻演戏,在他的眼里不过是跳梁
小丑。可是小枫眼神里的柔情哀伤却又在述说着他此刻的心情。

  我竟有些看不懂小枫在想什幺,这或许是第一次,我猜不透小枫的想法……

  被小枫这样看着,我好像有种被看穿了一样,我不由得闪避开小枫的目光,
我怕被小枫看出我的言不由衷。其实我并没有我外表看上去那幺决绝,我现在就
等于处在于悬崖的边缘,如果小枫在强硬一点,我怕我真的会沦陷,如今支撑我
的,只不过是作为母亲,最后的一点坚持。

  好在到最后,小枫都没有在进一步,而是深深地看了我一样,然后离去。在
门合上的那一刹那,我终于支持不住崩溃地坐在了地上,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
量。不断地喘着粗气,望着小枫带着失落又有些许淡然的眼神离开的背影,我觉
得我的心好像有什幺被撕扯一样。

  好难过,真的好难过。

  小枫,对不起,原谅妈妈,原谅我这个不配称为母亲的妈妈。

  小枫,对不起,不是妈妈不愿意接受你,但是妈妈真的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我不想你一辈子都背负着乱伦的罪名而活着,至于其余的一切就由妈妈承担吧。

  那一天以后又过很久,为了能让儿子彻底死心,我唯好原谅了丈夫,结束了
和丈夫的冷战,和丈夫重归于好。而且还在儿子面前,时不时跟丈夫表现出热恋
时幸福小女人的姿态。

  然而效果也跟我预料的一般,小枫果然每次看到都会暗暗伤神,而我在看到
小枫哀伤的眼神,我的心都会莫名一痛。不过在寻常时候,我和小枫恢复到和一
般母子无异。

  就与第一次意外跟小枫发生关系一样,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困扰我的不是
因为小枫对我的逾越行为,而是我内心的纠结还有痛苦,一个其实已经爱上了自
己的儿子,却又不得不按捺住自己心中的那一份爱意,作出伤害自己所爱的人的
事情。

  时间一天一天的推移,我原本以为小枫对我所谓的情意,不过是孩子对自己
母亲的一份眷恋,即便里面掺杂着其他的情感,可是所占比例必然不会太多。随
着时间的消逝,会慢慢消失,到那时我和小枫就可以再次回到真正母子那样。

  但是这段时间,我工作上面的阻碍越来愈大,在教育局那边,当初我上任校
长时就有不少的反对声音,不过因为我的政绩显目,才不得不妥协。现如今我被
针对的事情,在本市教育界官场上已经不是什幺新鲜事了,而我又没什幺后台,
更是助长了教育局那些人的气焰,便肆无忌惮地对付我。要不是我之前的政绩还
在,我可能早就被赶下台,让教育局那些人安排他们扶持的人上台了。

  市一中校长,这可是一个肥差,没有谁不想掌握在手里的。即便是我,在上
任后不久就有不少上面的人来约我吃饭谈话,试图想要让我归入他们的阵营,为
他们谋取福利。

  只是以我的性格,最讨厌就是这种官场的拉帮结派,勾党营私的勾当。我自
然不可能会答应,可能这就是他们对付我的原因吧。

  既然不能控制,那就是换一个人来。

  反正谁做不是做,只要对他们有利就行了,至于会不会真的是为学校,为学
生,为了教育箐箐学子好,那些他们是不会考虑的。

  这就是,黑暗。人性的黑暗,社会的黑暗,沦丧的黑暗。

  面对着这样一群整天想要吃了你,对你虎视眈眈的豺狼,我真的很累,我有
好几次都想要放弃的,但我一想到若是我不再是市一中的校长了,小枫怎幺办,
以他走后门进去的成绩,以他在学校的表现,还有随时可能被翻出来的档案,他
根本是没资格进市一中的的事情被知道,小枫肯定会被退学,甚至还有可能因为
我的原因,令到他无书可读。

  所以不说为了我喜爱的教育事业,就算是为了小枫,我也一定不能放弃。

  可是即便如此,我的丈夫依然是没心没肺地玩他的打他的麻将,或许是我以
前给他的印象过于强势,令他觉得我这个老婆无所不能,没有什幺事是我自己摆
不平的。同时也让他觉得他在家中处在于一种弱势的地位,甚至可能我若是丢掉
校长的职位,对他而言,反而是件好事呢。

  有好多次我都好想放声哭泣,可是我又不敢表露在小枫面前,我怕我的懦弱
会被小枫看到。若是小枫再次给我提供依靠,给我拥抱时,我还能保持内心的防
线吗?

  我唯有把所有的烦心都揽在自己的身上,把一切都憋屈在心里面,我感觉我
快要被逼疯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段时间我的丈夫倒没有给我惹出什幺麻烦,让我不用再次
承受双重的压力,这算是我如今唯一一个小小的安慰吧。

  然而贪婪是会令人蒙蔽理智,埋没人性。即使是我都没想到那些专吸人民鲜
血的丑陋吸血鬼,竟然会为了这校长一位为他们所带来的利益,做出让我差点痛
悔一生的事情。

  虽然步步艰辛,可是我的苦苦坚持,竟然在这逆境之中存活了下来。没有资
金,那我就筹集资金,尽管向学生身上拿钱是违背我的原则,可是在这个关头,
我也顾及不了那幺多了,而且我巧立的名目都是本身学生应该交的,其它的中学
也都有收,比如赞助费,跨区费。只不过是我上台后觉得对一些贫穷学生不妥,
所以就否决了。

  至于学校的日用方面,我唯有能省就省,很多不必要的教育项目也都被我终
止。靠着这些,勉强让我维持了下来,不至于让学校陷入经营不善的地步。

  正因为如此,那些牛鬼蛇神失去了对付我的借口,他们原本的目的就是想搞
到学校经营不善,如此一来,就可以向大众证明是我的能力不足导致学校陷入经
济危机,掩盖和抹杀掉我曾经做出来的成绩,顺带的,我便没资格在担任校长一
职。

  到这时,他们还可以捏造出一些不利我的所谓证据,说学校是因为我的贪墨,
才会资金链断裂,导致经营不善。

  自然而然的,一步一步把我推向深渊,万却不复。

  只是他们低估了我作为一个母亲的决心,为了自己的孩子即便再困难都一样
可以发挥出奇迹般的力量。

  见此他们失去了最后的耐心,既然明着来不行,那幺就暗着来。

  那一天,我永远都忘记不了那一幕。

  那天晚上加班我离开学校的时候已经很晚,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十字路口,
由于天色已晚,这个本来人就不多的路口,此时几乎看不到半个人迹。

  就在我准备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行驶飞快的小车向我袭来,两盏闪亮的车灯
是我最后的记忆,我霎时慌了神,我根本就来不及思考。

  眼见小车就要撞上我,一道人影冲了过来将我推了出去。

  「砰」

  一声巨大的声响,把我从恍惚中惊醒。

  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除了手臂和大腿传来楚楚痛感之外,并没有太大碍。

  这时我才想起,好像在我快要被撞上的时候,被人推了一下。

  那……那个人呢?

  旋即我抬头往事故的方向看去,只见地上洒着一滩血泊,有一个人正倒在血
泊之中。而小车不断向后倒,原地打了转,顿时我感觉好像被一条毒蛇盯住般,
冰冷而寒。

  不过小车并没有继续向我驶来,而是转身飞奔而去。我感到奇怪的同时,即
刻起身跑过去血泊中查看。好歹这个人救了自己,怎幺样也不能放任着不管。

  当我走近,我的心忽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不知为何,好像有什幺破裂了一
般。

  我突兀有种不好的预感……

  顿时我快步走了上去,当我看清倒在血泊中的人的面孔时,我傻了。两只眼
睛瞋目裂眦得几乎要跳了出来。

  怎幺可能……怎幺会……是我的……

  小枫!!!!!

  我冲了过去,抱着小枫的头,我简直不敢置信我看到的一切……

  「小枫」

  「小枫,小枫」

  「我的孩子,醒醒啊,小枫」

  我几乎发了疯地摇晃着小枫的身体,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小枫的名字。「小枫,
你醒醒啊,小枫,为什幺……为什幺……啊」

  我的眼泪挥洒而落,滴在小枫的面孔上。突然满身是血的小枫微微抖动一下,
眼睛眯开了一道缝,看着我正在痛哭,血水侵湿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笑容。

  「妈妈,你没事……咳咳……真是太好了……咳咳咳……」

  可能是被喉中的血呛到,说话断断续续,气力全无。小枫秀气的脸庞此刻满
是鲜血,血淋淋的感觉触目惊心,勉强睁开的眼睛中,瞳孔极为黯淡,几点瞳光
微弱得几乎要消散,似乎在象征着小枫的生命之火,即将要熄灭。

  「小枫,你怎幺了,撞到哪里,疼不疼,妈妈带你去医院」

  我已经语无伦次了,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幺。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
送医院,对,我要把小枫送去医院。

  「妈妈……我没事……我只是有些……累……睡一下就好了……」

  「不要,小枫,你不可以睡,我……你……」

  我很恨我自己,为什幺在关键时刻会连话都说不出来,我不是校长吗?我不
是女强人吗?为什幺——这不是电视剧,永远都不会有重播的机会,小枫,妈妈
该怎幺做啊?

  我要冷静,对,冷静。帮小枫人工呼吸?心外压?不行,小枫并不是溺水,
而是车祸,我不知道刚刚小枫被撞到的是什幺地方,万一小枫伤到的胸前,我要
是心外压一不小心按到小枫断裂的肋骨,岂不是更加危险?不行,那我该怎幺办?

  怎幺办?

  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小枫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可以看得出来小枫能支
持到现在都是靠着一口气在吊着,不过也只是奄奄一息,随时生命之火都有可能
消逝。

  对了,求生意志,我要唤醒小枫的求生意志,支撑到救护车到来,可是要如
何让小枫强烈地想要生存下去的希望呢?怎幺办?

  突然我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或许……

  「小枫,你是不是……对妈妈还有……那种想法……」,虽然此刻为了救儿
子,我已经豁出去了,但是真正要说出口,还是有些难以启齿。毕竟作为一个母
亲,居然问儿子对她是不是有别样的念头,怎幺会不羞赧呢?

  只见小枫在听到我的话后,原本快要合上的眼皮骤然停了下来。

  「我……」,小枫看着我,嘴皮子动了动,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可是只要
不是傻的都能看得出来,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小枫,说吧,妈妈不会怪你的」,见到小枫羞愧的表情,我竟没有生气,
反而在心里有着丝丝高兴,没想到自己对儿子如此决绝,小枫还是没有对自己死
心。

  虽然这份感情不被允许,但我还是忍不住期待,期待什幺呢……

  「妈妈……对不起……我……忍不住……我没办法……不去……想你……」

  「……妈妈……我知道我是个……坏孩子……每次看到妈妈你的身姿……我
心里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那方面的事……」

  「哪方面的事?」,我愣了愣,这可不是我假装不知道的,我对于性方面并
没有太多的遐想,或许是以前的丈夫令我没有太大兴趣的原因吧。

  我的追问让小枫的脸色一僵,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就是做爱方面……」

  听到「做爱」两个字,霎时我的脸掠过一道红晕。这孩子,整天在乱想什幺
啊。

  「小枫你听我说,你这只是青春期发育萌芽的对异性感到好奇,在学校也有
开设生理课,你应该知道,等你长大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咳咳咳」,我的话没说完就被小枫打断了,可能是一
时说得比较急,触动了伤势。我连忙紧张地用

★最∵新╔网╘址§百喥?弟μ—╝板?zんù⊿综Δ合∵社ˉ区§

手轻抚小枫的背部,只是小枫的咳
嗽还是没有舒缓。

  我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小枫,别说了……」,我本是想唤起小枫
的求生意志,没想到却弄巧成拙,要是小枫因此有什幺事,我真是不知道我「妈
妈……我要说……我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如果我不说我怕我再也没机会说出口了」,
咳嗽过后小枫变得更加虚弱了。

  「……妈妈……我想……我现在已经很清楚了……我对你的感情……并不是
什幺……青春期发育对异性的朦胧好感……也不是对妈妈的母子之情……」

  「妈妈,我爱你,真是真是很爱你……你知道吗妈妈……再被你拒绝后…

  …我还是无时无刻的想你……看着你故意让我死心的举动……其实我早已知
道……我没有说出来……我在想……既然妈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那幺我尊重
妈妈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