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Live(第一次,与你)(04)

+A -A

    第一次,与你(花阳)

    「出会いがわたしを変えたみたいなりたい自分をみつけたの......」

    随着自音响流出的音乐,一句句柔和的歌声,在婚礼会场中迴盪着,有些稚

    嫩的嗓音拂过耳畔,让众人的心裡也漾起了一丝温暖的感觉,和窗外飘落的绵绵

    细雪呈现鲜明的对比。

    看着台上身着白纱的少女,正轻闭双眸,用心的歌唱着,台下的宾客也在不

    知不觉间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全心全意地聆听着。

    而坐在主桌的我,望着台上用心歌唱的妻子,交往至今的酸甜苦辣,在同时

    袭上我的心头,让我的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略一回想,往事便历历在目,让我不由得扬起了嘴角。

    「花阳她真的长大了呢。」

    突然,一句话飘入我的耳中,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明明小时候那么怕生又胆小,现在却能站在舞台上面对着众人。」

    花阳的母亲说着,望向女儿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欣慰,但更多的,是对出嫁

    女儿的不捨,「看着花阳的成长,我真的很高兴,又有点捨不得。」

    「嗯......」

    我轻轻应了一声。

    毕竟花阳的成长,我全都看在眼裡啊。

    「虽然已经长大了,但那孩子迟钝又有点自卑的个性却一直没有改过来。」

    花阳母亲说着,同时看向了我,「今后要麻烦你多多照顾她了。」

    「我会的。」

    没有半点犹豫,我应道,「那是我应该做的。」

    「嗯。」

    花阳母亲朝我笑了笑,接着再度看向台上的女儿,但我没有错过,她眼角悄

    悄地滑过的,一滴晶莹的泪珠。

    「ありがとうってあふれ出してくる......」

    「谢谢......」

    在歌唱的途中,花阳配合着歌词,轻轻的道出了感谢的话语,原本轻闭的双

    眸,此时睁开来,直视着台下主桌的位置。

    在接触到花阳目光的瞬间,花阳的母亲原本噙在双眸的泪水顿时溃堤,像个

    孩子一般的哭了起来,花阳的父亲连忙安慰妻子,自己却也红了眼眶。

    「嬉しくて嬉しくて幸せすぎると......」

    花阳的歌唱还在持续着,但颤抖的嗓音却透露着她对父母不捨的情绪,紫色

    的眸子中也和母亲一样,不断有斗大的泪珠滚落。

    「泣けちゃうのごめんね......」

    随着音乐逐渐转弱,花阳的演唱到此结束,在场的宾客也丝毫不吝啬自己的

    掌声,给予在台上哭成泪人儿的花阳最大的鼓励。

    「辛苦了。」

    趁着打向舞台的灯光暗了下来,我赶忙跑上台去,将泪流满面的花阳带下台。

    「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喔。」

    在新娘休息室裡,我使出浑身解数,像是哄小孩似的哄着花阳,一边替她擦

    拭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完,「妳看,难得妆化得这么漂亮,都快被妳给哭花了。」

    「可是......我......」

    花阳抽泣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噙在眸子裡的泪水很快又滚滚而下,让

    我束手无策。

    「哎呀呀,你又把花阳亲给弄哭了啊。」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句调侃。

    「我才没有弄哭她呢。」

    面对凛的调侃,我没好气地回过头去,应道,「而且我也没有让她哭过。」

    但正因为如此,我才对现在的情况束手无策。

    「真是的。」

    似乎是听出了我话语中的弦外之音,凛耸了耸肩,接着来到花阳身边,拍了

    拍她的肩膀,「花阳亲,打起精神来。」

    「凛酱......」

    「接在花阳亲后面表演的,是花阳最喜欢的A-RISE喔。」

    对于哭泣的闺蜜,凛似乎比我更有办法,充满元气的嗓音让人不自觉的受到

    感染,「花阳亲也不希望让翼小姐她们看见现在这种哭哭啼啼的样子吧?」

    「嗯......」

    花阳轻点螓首。

    「好了,把眼泪擦乾,跟凛酱一起去看A-RISE的表演吧。」

    凛说着,一边噼手将我手中的手帕抢走,递给花阳。

    「嗯......」

    花阳再度轻点螓首,一边接过手帕擦拭着眼泪,并在凛的搀扶下,摇摇晃晃

    地往休息室外移动。

    看着停止哭泣的妻子,我在心中默默地鬆了一口气,同时也为花阳有这么一

    位好友而感到开心。

    但在看见凛朝我投来,彷彿在说「怎么样啊?」

    一般的得意神色后,便忍不住露出苦笑。

    抢新娘的伴娘,还真是史无前例啊。

    「凛,把花阳还给我!」

    追着踏出新娘休息室的两人,我一边玩笑似的骂道,而凛则是在听见我的话

    之后,拉着花阳往婚礼会场跑,跟我玩起了你追我跑。

    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吧?看着被凛拉着到处跑,却露出笑容的花阳,我在

    心中想着。

    ......绵绵的细雪,从昏暗的天空中徐徐飘落,在地面上缓缓的堆积

    ,为大地铺上了一层白色的地毯,冷冽的北风拂过,带起了些许积雪,和飘落的

    雪花混在一起,使得视线有些雾茫茫的。

    走在几乎无人的冷清街道上,靴子踏着积雪的声响,以及北风呼啸的声音略

    过耳畔,让我更加明确的感受到这个冬夜的寒冷,但却捨不得加快脚步,只是听

    着身旁不停「呼......呼......」

    吐着气息的稚嫩嗓音,微微扬起了嘴角。

    「会冷吗?」

    视线移向身旁,我问道。

    「不会。」

    朝着自己的掌心吐了一口气后,花阳朝我露出笑容,但有些发白的手指却出

    卖了她。

    真是的......苦笑了一下,我朝花阳伸出手,将她有些发白的小手纳

    入掌心,一边将她拉近了一些。

    「像这样,是不是温暖一些了?」

    「嗯......」

    花扬螓首轻点,接着将另一隻小手,覆上了我牵着她的手,「你的手总是大

    大的,又温暖呢。」

    「是啊。」

    我笑了笑,「这可是为了温暖花阳才存在的呢。」

    「嘿嘿......」

    听了我有些肉麻的话语,花阳可爱的笑了笑,接着抱住我的手臂,将整个身

    体的重量都压了过来。

    「喂喂......」

    花阳突然的行动,让我踉跄了几步,苦笑着望向她之后,却发现她向是恶作

    剧成功的孩子一般,朝我吐了吐舌头。

    伸手在花阳黄色的秀髮上揉了揉以示处罚,但她却微微眯起眼睛,像是被主

    人抚摸的猫一般,似乎正享受着我掌心的温度,让我不住莞尔。

    「真是的......」

    我轻声呢喃道,一边替她调整有些滑落的围巾。

    「今天真开心呢,不管是μ’s的大家也好,A-RISE的前辈们也好,

    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真的太好了。」

    花阳说着,一边望向了我,深邃的紫瞳透着意犹未尽的光芒,但同时也闪过

    了些许不捨,「虽然我在婚礼上哭了。」

    「是啊。」

    我应道,一边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而且听说A-RISE的成员在那之

    后还有专访,真是辛苦了啊。」

    「真的吗?」

    听见我的话,花阳顿时像是个发现玩具的小女孩似的,双眼放光,「那我们

    得赶快回家,说不定能赶得上专访的直播。」

    「说要慢慢散步回家的不是花阳吗?」

    我苦笑了一下,「怎么一下又想要快点回家了啊?」

    「啊......」

    经我提醒,花阳似乎想起自己所提出的要求,接着露出了苦恼的神情,大概

    是在犹豫是该继续在雪中散步,还是赶紧回到家。

    看着犹豫不决的花阳,我不由得扬起了嘴角,一边伸手轻揉她的秀髮。

    原本在婚礼结束后,花阳的双亲提出了开车送我们一程的建议,但花阳却以

    吃太多需要运动这样的理由回绝了。

    虽然花阳心中的那点小算盘,旁人很轻易地便能察觉,却没有人去点破,只

    是顺着花阳的意思,让她和我一起慢慢地散步,朝我们的新居前进。

    「不然这样,我们小跑着回家。」

    我玩笑似的提议道,「这样花阳也能运动,也能够赶上A-RISE的专访。」

    说完,便在花阳不知所措的目光中小跑了起来,一边坏心眼的喊道,「不快

    点跟上来就要丢下妳了喔。」

    「等等我啊!」

    花阳慌张地喊道,但看我离她越来越远,也不得不迈开步伐,「跑慢一点嘛

    ......」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 ④ⅴ④ⅴ④ⅴ.C○Μ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V⒋V⒋V.Cоm

    「不行,这样就没有运动的效果了。」

    对于花阳的呼喊,我无动于衷,「花阳不是说自己吃太多了吗?」

    「怎么这样......」

    花阳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一边跑一边喊,「谁来救救我啊......」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慢跑,我们两个总算是回到了属于我们的新居,但因为路

    上过分的欺负,让花阳十分的不悦,有些赌气的拒绝了我一起洗澡的邀请之后,

    便自己鑽入浴室,洗去一身的汗水。

    「真是的......」

    苦笑着,我一边除去身上的外衣,一边打开客厅的电视。

    很快地找到了A-RISE等人进行专访的直播节目之后,便坐下来喘口气

    ,一边加大音量,让浴室裡的花阳可以听见。

    只见电视画面上,担任队长的翼在专访中侃侃而谈,一点也看不出两边赶场

    的匆忙与疲累,让人不禁佩服起职业偶像的毅力与精神。

    但在看见标注在画面右上角,写着「单身女性2小时特别专访」

    的节目名称后,不由得有些汗颜。

    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态,才能在参加别人的婚礼之后又参加这样的专访啊?哒

    哒哒......这时,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让我再度苦笑了起来,不

    用说,肯定是花阳听见了电视的声音,因此匆匆地洗完澡,只为了不错过专访的

    直播。

    很快的,客厅的门被「碰」

    的一声打开了。

    「哇啊......翼小姐出现在电视上耶。」

    在看见电视画面后,花阳叹了一句,接着像个孩子一样的扑到了电视前。

    「喂,别靠电视这么近......」

    我笑骂道,但在看清花阳现在的装扮之后,声音便逐渐弱了下来。

    或许是为了赶上电视节目,花阳的身上只裹了一层单薄的浴巾。

    裸露在空气中纤细双腿还带着些许水珠,在木製的地板上留下了几个小小的

    足印,却也因此凸显了她脚掌的小巧可爱。

    本就挺翘的臀部,在微微前倾的动作下变得更加的显眼,也使得藏在浴巾之

    下,那作为女性最重要的部位,在短短的浴巾边缘若隐若现。

    在浴巾的包裹之下显得不堪一握的腰肢,和挺翘的臀部连成一条诱人的曲线

    ,加上露出大半的洁白背部以及肩膀,让我一时间挪不开视线。

    「翼小姐真厉害呢,明明出席了我们的婚礼,还是能准时出席专访,职业的

    偶像果然很厉害呢。」

    就在这个时候,花阳勐然回头望向了我,略为湿润的黄色秀髮随着动作摇曳

    ,带起了一丝洗髮乳的香气,胸前的雪色峰峦,也跟着巍巍颤动。

    虽然平时因为内向的性格,使得穿衣风格趋向保守,但眼下只裹了一层薄薄

    的浴巾,使得浑圆饱满的娇乳得以展现应有的风采,更别提还有大半裸露在外,

    使得胸前形成一道足以将人吸入其中的深邃沟壑。

    咕噜......即使是我,面对眼前的景象也不由得嚥了下口水。

    「?」

    见我没有回应,花阳可爱的偏了偏脑袋。

    看着花阳如此天真无邪的反应,我在心中苦笑着。

    该说是迟钝呢,还是单纯的对我不设防呢?「花阳不也是职业的偶像吗?」

    我问道。

    「咦?」

    没想到,花阳反而慌乱了起来,惊慌失措的反驳道,「没有那回事....

    ..我才不是职业的......」

    「就算在lovelive上赢过A-RISE,还拥有这么多的支持者,

    这样也不算是职业的吗?」

    「那个时候,我们只是校园偶像而已......」

    「但是却到海外去办演唱会?」

    「那是......」

    「那是......?」

    我疑惑的看着花阳,但花阳却是一副苦恼的样子,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呜呜......」

    花阳苦恼着,就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时候,突然皱了皱鼻子,小声地「哈啾」

    了一声。

    「真是的......」

    我苦笑了一下,接着褪下自己身上的衬衫,披到花阳的身上,「就算屋子裡

    有开暖气,也别裹着浴巾就踏出浴室啦。」

    经我提醒,花阳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惊讶的微微张开樱色唇瓣后,露

    出羞赧的神色,澹澹的绯红很快地就爬满了白皙的俏脸。

    扬起嘴角,我轻轻拍了拍花阳黄色的秀髮,接着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并朝着

    花阳扬了扬眉。

    花阳噘了噘小嘴,似乎对我的反应不是很满意,却仍是乖巧地来到我身边坐

    下。

    「能得到憧憬的人们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