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女花】 终章 大被同眠

+A -A

    【终章 大被同眠】

    这天晚上,张寒和阿布叶在碧涛阁喝酒闲聊。

    自打去过非洲,张寒也算结交了这位性格爽朗的南非部落王子。

    大家同在W大,平时见的机会多了也就熟络起来。

    阿布叶今年大四,比张寒大两届,昨天刚做完毕业答辩,下周准备回国。

    张寒这次算是为阿布叶践行。

    阿布叶正说起初到中国时的一段有趣经历,忽然管事的推门进来,说是有位

    公子哥模样的年轻人急着要见张寒,身边还带着个女的。

    阿布叶只以为张寒有正经事要办,便即告辞离去。

    张寒一直将阿布叶送至电梯口,并托其代为问候王珏。

    会客厅里坐着一男一女,张寒一见之下不由一怔。

    「哎哟,稀客啊稀客,云松兄要来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正巧办点事经过,就上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还真在。」

    宫云松笑着站了起来。

    张寒自然不会当真,看了眼一旁的秦文婧随口问道:「今天怎么没见周警官?」

    「呵呵,芷琳有孕在身,就没让她跟着,这会儿在家养胎呢!」

    提到周芷琳,宫云松的笑容明显舒缓了许多,也显得更为真诚。

    「哈哈,那可真要恭喜你了!诶,都别干站着了。来来来,今天既然到了我

    这,说什么也得喝上两杯才能走!」

    张寒拱了拱手,将两人引到一间包厢内,又让服务生叫来刘爽陪酒。

    「寒少,我可听说了,你那位杨大警官这次可把严龙给整惨了!」

    酒过三巡,宫云松话锋一转进了正题。

    「云松兄,这话可不能乱讲,她小小一个副队长哪里能有这么大能耐?依我

    看呐,是京城里的那位刚上台,多半下面的人想弄出点动静给上面看的。严龙这

    两年风头太甚。这不,枪打出头鸟嘛!」

    张寒自然不肯落人口实,帮着杨雪兰推得一干二净。

    「其实严龙这人江湖气太重,我一向不怎么喜欢。这次被人扫地出门,我第

    一个拍手叫好。碧涛阁招牌这么响亮,何不去Q区开间分店?你我各占一半。」

    宫云松上下打量着在一旁调酒的刘爽,面露欣赏之色。

    「哦?云松兄对服务行业也感兴趣?这个好办,你挑个地儿,人嘛,我来出。就怕我这儿的格局太小,你瞧不上眼。」

    张寒心念一动,却不露声色。

    自从严龙退回江北,W区和Q区便成了真空地带。

    黑簿会若是不能尽早填补这片空白,便会被其他势力捷足先登。

    黑道买卖不同于正经生意,若没有可靠的人脉关系网,不出几天便会出乱子。

    W集团是W市有数几家副部级央企之一,规模庞大,分支机构繁杂。

    Q区大半的产业都和W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照说以宫云松的身份实在

    没有理由来找张寒合作。

    「我虽然不常出来玩,但却不止一次听人提起过碧涛阁的大名。原本我还不

    信,今天一见到刘小姐就知道来对了地方。其实我也只是希望能有个不错的场子

    平时用做会客、谈生意、招待朋友什么的,只是苦于没有这方面的经营经验。如

    果寒少你有兴趣合作的话,地段、资金都不是问题。」

    宫云松将酒杯举起望向张寒。

    「既然云松兄这么看得起我,我要再拒绝就是不识抬举了。」

    张寒也举起了酒杯和宫云松碰在了一起。

    两人又商议了一番具体细节。

    张寒笑道:「两位都是头一次来,不如我带你们四处逛逛。如果有什么好的

    想法,也好放到新店试试。」

    每逢周末,牛肉场的表演总能招揽大批生意。

    张寒找了间视野较好的卡座,叫了几瓶啤酒。

    散落在四周的散台早已坐满了人,整座大厅鸦雀无声。

    六道不同色彩的聚光灯交汇在大厅中央的圆形木台上。

    浑身赤裸的张悦寒被五条红绸分别系住手脚和腰肢悬挂在半空中。

    一个小丑模样打扮的侏儒用浣肠器将甘油不断注入到女人的屁眼里。

    张悦寒秀发盘起,小嘴衔着根木棍,身体被红绳以「龟甲缚」

    拘束着,双腿被固定呈「M」

    形。

    汗珠布满了全身,白皙的肌肤上残留着横竖交错的鞭痕。

    两只紫金乳环上系着两条细长的铁链垂挂着两只铜铃。

    一根电动阳具插在阴道中「嗡嗡」

    作响,五只紫金阴环上同样系着五条铁链固定在阳具的末端。

    侏儒将大半盆甘油尽数注入到张悦寒的肠道内,取出一只木制肛栓将肛门塞

    住。

    接着点燃了一旁的红烛,将热蜡滴在张悦寒背臀上。

    随着女人的身体剧烈颤抖,铜铃发出阵阵清脆悦耳的「叮当」

    声响,大厅之中众人沉重的呼吸声也跟着急促起来。

    张寒偷眼看向一旁的宫云松,只见这位看似儒雅的公子哥搂着秦文婧的手正

    粗暴地揉搓着一对丰满巨乳,两眼一瞬不瞬注视着木台之上。

    昏暗之中,张寒隐约觉着秦文婧望向宫云松的目光之中除了情欲还带着点别

    样的东西,确切的说倒像是史文芳看张寒的眼神。

    倘若秦文婧与周芷琳年龄相若,怕也有四十了。

    可据说宫崎琳也才五十出头,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对父女。

    张寒心下狐疑,又想起之前王珏提到过宫云松与秦文婧乱伦生子,心中不由

    一阵悸动,便不敢再看。

    又过了一会儿工夫,张悦寒大半的身体已被红色的蜡斑所覆盖。

    忽然「啵」

    的一声闷响,如同红酒瓶口的木塞被开启。

    在众人惊叹声中,喷涌而出的激流混杂着固体污秽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弧线

    ,一股刺鼻的恶臭霎时间在大厅内弥漫开来……送走了宫云松和秦文婧,张寒回

    到家中,一路之上只觉肚中隐隐作痛,正要去卫生间。

    杨雪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见张寒回来便迎了上来,一脸不情不愿地道:

    「我答应你了,满意了吧!」

    张寒一把将警花搂在怀里笑道:「好兰兰,我就知道你最听话了。」

    「打死你个没良心的臭男人!」

    杨雪兰握着粉拳在张寒的胸口轻轻锤了几下。

    「哈哈,我先去趟洗手间,一会儿就让我这个臭男人来好好喂饱你!」

    张寒拍了拍杨雪兰浑圆结实的屁股,将警花轻轻推开。

    一直以来,杨雪兰都不愿与杨、萧母女同床共侍一夫。

    无论张寒如何软磨硬泡皆是不肯,生怕自己抵受不住高潮的侵袭而失禁被二

    女耻笑。

    这一拖就是大半年,张寒终于失去了耐心。

    这些天一狠心索性将警花晾在了一边,不是和杨、萧母女过夜,便是去碧涛

    阁与张悦寒厮混,一宿不归。

    该来的还是来了,杨雪兰心知避无可避,只得妥协。

    卧房内,三个女人站在床前大眼瞪小眼,不知该如何开始。

    张寒自顾自地脱了个精光,倚靠在床头笑道:「还等什么呢?衣服都不脱怎

    么侍候老公?」

    三女这才含羞答答地各自脱下衣裤。

    虽说是姐妹和姨侄,但杨月玲天生白虎,杨雪兰还是头一次见,母女二人私

    处和屁股上的各式纹身更是看得警花眼花缭乱、心跳加快。

    而杨雪兰浓密的阴毛和肛毛也让一对母女花惊叹咋舌不已。

    张寒起身站到大床中央,粗大的阴茎昂首傲立在胯间,招手示意众女上前品

    箫。

    母女二人旋即跪在张寒胯下,吐出一对香舌游走于肉棒之上。

    唇舌缠绕,吞吐有秩,母女俩配合娴熟,很快便进入了状态。

    杨雪兰被杨、萧母女占得先机,偏又插不进嘴,呆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

    张寒瞥了眼有些尴尬的警花笑道:「愣着干嘛?还不过来舔屁眼!」

    杨雪兰只是略微迟疑了片刻,便爬到张寒身后将脸贴了上去。

    掰开男人的臀,稀疏的肛毛分布在肉红色的菊花四周,倒也不觉如何抵触。

    吐出那滑熘熘粉嘟嘟的小香舌尝试着轻轻触在肛门之上,一股浓烈的屎臭味

    让杨雪兰作呕欲吐。

    记起张寒刚上过厕所,心下不由生出抵触。

    正自犹豫间,忽听得另一边「噗嗤」

    之声大作,张寒舒爽得轻声呻吟起来。

    透过男人岔开的双腿看去,两道晶莹的津液挂在杨、萧母女的下巴上,不住

    滴落。

    杨雪兰勐一咬牙将心一横闭上美目,香舌不管不顾地在臀缝间来回舔舐,故

    意将屁眼吻得「啵啵」

    作响。

    三女隔着男人的身体开始了互相较劲。

    「月玲,再含深点!对,就是这样,再加把劲!兰兰,舌头再往里进点!加

    油!嘶~好爽!」

    张寒兴致勃勃地指挥着众女各司其职。

    一番折腾,杨雪兰的舌尖在男人屁眼里勾舔穿刺被夹得酸痛难当,只得作罢。

    而另一边的母女合奏也接近了尾声,张寒闷哼一声拔出阴茎,大股的白浊溅

    射在了母女花娇媚的脸庞。

    杨雪兰口中干涩、颚齿酸麻,披上睡衣出去倒了杯热茶。

    张寒让杨、萧母女首脚交错,母上女下以「69」

    式相互舔舐阴户。

    轻轻摩挲着妻子大肥屁股中心妖艳的修罗彼岸花,当真是百看不厌!掰开臀

    瓣,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前后两处要害分别被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同时做着口舌服务,杨月玲禁不

    住快活地呻吟起来。

    杨雪兰端着茶推门进屋正好赶上这淫靡的一幕,一时间只以为看花了眼。

    这让警花多少有些接受不了,自己不顾腌臜为张寒舔屁眼,为了一个男人做

    到这个地步之前想也不敢想。

    他倒好,不投桃报李也就罢了,居然跑去给姐姐舔屁眼!杨雪兰心中既委屈

    又妒忌,背过身子坐在床边默默喝着茶。

    张寒斜眼瞥见,心中暗笑,起身将杨雪兰抱在怀里扯去睡衣,不顾警花反对

    将满嘴的肠油印在了朱唇上。

    安抚完杨雪兰,张寒拉着警花的小手来到杨、萧母女身旁。

    肉棒穿过杨月玲大腿,插入萧怡婷的小嘴里任其吸吮。

    张寒一手扶住杨月玲的肥臀,一手搂着杨雪兰,在警花耳畔轻声低语了几句。

    「呸!哪有你这样作践人的!」

    杨雪兰俏脸绯红装作不依,美目却闪过一丝狡黠,配合着张寒掰开姐姐臀瓣

    ,「噗!」

    的一口唾沫吐在了臀缝。

    张寒抽出龟头,抵在修罗彼岸花的花蕊上。

    在杨雪兰的注视之下,肉棒缓缓没入姐姐输送粪便的排泄器官内。

    张寒抽插了一阵便拔出阴茎,肉冠边沿的棱沟带出了一片韭菜叶黏在龟头上。

    张寒见状邪邪一笑,将龟头抵在萧怡婷的樱唇上。

    少妇秀眉微蹙瞥了眼杨雪兰,只犹豫了片刻便一口将龟头含进嘴里。

    龟头离开唇瓣,带出一条晶莹的细丝,萧怡婷一双美目一瞬不瞬盯着杨雪兰

    ,嘴里轻轻咀嚼着,强忍着恶心将隔夜的韭菜咽了下去。

    肉棒再次回到杨月玲屁眼里,阻隔了少妇的视线。

    这一幕给了杨雪兰极大的震撼,以至于终其一生再也没对张寒各种变本加厉

    的变态要求违拗过。

    在杨月玲的屁眼里好一阵抽插,感受到肠壁上的肉虫开始加速游动起来,张

    寒也跟着加快了频率。

    杨月玲「啊~」

    的一声娇啼,一股温热的阴精带着熟女独有的腥臊激射在女儿面颊。

    张寒拔出阴茎换到了另一边,肉棒在杨月玲一脸满足的俏脸上不住拍打,笑

    道:「你这当妈的光顾着自己快活,女儿还眼巴巴等着呢!」

    杨月玲嗔怪地白了男人一眼,一手握住丈夫的肉棒,一手掰开女儿阴唇,将

    龟头对准了肉缝。

    萧怡婷的阴道口已被溢出淫汁和母亲的唾液所润湿,龟头「咕叽」

    一声便挤了进去。

    生过孩子的腟腔已不如少女时那般紧凑,好在平时保养得当,又或多或少遗

    传了母亲的优良基因。

    张寒将萧怡婷一双臭脚架起扛在肩膀上,一上来便是大开大阖,龟头勐烈撞

    击着花心。

    汁水被阴茎不断带出,溅洒在母亲近在咫尺的俏脸上。

    萧怡婷最是经不起大力挞伐,双手在母亲肥臀上一阵乱抓,忍不住告饶道:

    「爸爸……慢……慢点……啊……饶了女儿吧!」

    张寒是萧怡婷名义上的继父,平常母女同床少妇被男人逼着呼喊爸爸早已成

    了习惯。

    张寒哈哈一笑,愈加疯狂地冲刺起来,直肏得萧怡婷哭爹喊娘。

    杨月玲怜惜女儿体弱,横了张寒一眼,舌尖温柔地在萧怡婷的阴蒂上来回拨

    弄着。

    杨雪兰从未料想过一向恪守本分的姐姐和看似单纯柔弱的侄女会有如此放浪

    形骸的一面,似受了淫扉的氛围所感染,不自觉地扭动起燥热身子将一对玉乳压

    在张寒背上来回磨蹭。

    又是一轮暴风骤雨般的冲刺,忽地浪叫声戛然而止。

    少妇蜷曲的脚趾散发着阵阵酸臭,双腿绷得笔直,嘴角挂着口涎,美目一阵

    翻白,竟被肏得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怡婷悠然醒转。

    张寒此时倚靠在床头微微喘息。

    杨月玲和杨雪兰并排骑跨在男人两条大腿上,趴伏着身子背对张寒。

    姐妹二人捧着男人酸臭的脚踝将脚趾含在嘴里轻轻吮吸,香舌仔细勾舔着趾

    缝间汗渍和污垢。

    两个高高噘起的大白屁股并在一起,一个纹着妖花,一个肛毛密簇,煞是淫

    靡。

    屁眼被撑成两个圆形的孔洞都还没来得及闭合,浓稠的精液从孔洞中缓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