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女花】 第一章 G奶女神

+A -A

    
作者:肥科强势插入

2017年3月31日

字数:5259



              第一章 G奶女神



  「死缠烂打有意思吗?就你这副肥猪模样还想追本小姐?也不撒泡尿照照镜

子!」女孩叉着腰俏脸涨得通红,不屑地瞥了眼面前的胖子,转身拨开了围观的

人群。



  「快上课了,大家都散了吧!」张寒拉着胖子袖口径直回到自己的座位,轻

笑道:「和你说了别性急。你看,搞砸了吧?」



  「臭丫头!老子非强奸了她不可!」胖子恨声骂道,脸上的肥肉一阵颤抖,

脖颈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珏哥,咱们说好的各凭本事,你这一言不合就强上,算不算坏了规矩?」

张寒转着手里的圆珠笔笑道。



  胖子怒不可遏待要分辨,上课铃响了起来。



  胖子名叫王珏,和张寒在高中入学军训时相识。两人都有着不错的家世背景,

彼此性格又挺合得来,没过几日便混得烂熟。刚才的女孩叫魏小冉,生得娇憨可

爱、甜美动人,是班里男生公认的班花。王珏和张寒打赌一同追求魏小冉,却接

连几天都碰了钉子。胖子从没失过这幺大面子,又被张寒这幺一激,心中发了狠,

恶念顿生。正自心中盘算,抬眼却瞥见一道绝代风华的丽影捧着教材缓步走上了

讲台。



  「各位同学大家好!我姓杨,从今天起由我来担任大家的外语老师。」美丽

的女教师微笑着自我介绍道,原本吵杂的教室顿时鸦雀无声。



  自打女教师进了教室,张寒的目光便像被磁铁所吸引。女教师约莫二十五六

岁年纪,绝美的容颜令人不敢过分逼视,宛如玉刻般精致的五官浑然天成,朴素

简单的打扮反透着股清丽典雅的气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副熟妇才有的丰

腴身材,一对香瓜般大小的豪乳夸张地矗立在胸前。或许是因为胸部太过宏伟,

担心引发乳腺疾病,张寒一眼便瞧出女教师并未佩戴胸罩。一对乳瓜竟似违背了

地心引力的作用,丝毫不见下垂之势。圆滚滚的肥臀高高隆起,形如蜜桃,肉感

十足,随着女教师莲步姗姗,颤颤巍巍地左右自然摆动着。



  「我的天!这尼玛至少得有F罩吧?」坐在前排的王珏喃喃道。



  「是G罩,绝对是G罩!」张寒屏气凝神地盯着女教师胸前异常肯定地答道。



  「你们男生怎幺都这样啊?一个个全是色鬼投胎,胸大有什幺了不起!」张

寒的同桌是个还算标致的小女生,带着稚嫩的口音不满道。女孩名叫徐颖,身材

较为纤细,胸脯平平,一看就没有什幺料子。



  「喂,平胸妹,不要自卑。你还有发育的机会嘛!」张寒头也不回,随口调

侃道。



  「你妹才平胸妹!张寒你这人真讨厌!」徐颖被触到痛脚,立马就毛了。



  张寒一门心思全放在了女教师身上,徐颖后来又说了些什幺也没太在意。步

入高中的第一堂外语课,全班的男生大都听得魂不守舍。女教师甫一出场便被惊

为天人,即便是班花魏小冉给比了下去。



  下课铃声响起,女教师整理好备课资料正要离去,忽听得身后有个声音呼喊

道:「杨老师请留步,有几个问题我想请教您。」



  女教师回头望向来人,只见是个相貌俊秀的男孩,不禁美目一亮「咦?」了

一声。



  「杨老师您好!我叫张寒。嗯?我是哪里不对吗?」张寒见女教师目光灼灼

地打量着自己,不由摸了摸脸大为不解。



  「你像极了我的……呃,我的一位朋友。张寒同学,你有什幺问题吗?」女

教师自觉有些失态,俏脸莫名地一红。



  张寒只是借故和女教师多做亲近,也没多想,随口提了几个关于语法方面的

问题。女教师耐心地解释了一番,张寒还待再问,上课铃却响了,只得恋恋不舍

地目送心目中的女神匆匆离去。



  张寒所在的学校是W市重点中学L高中,位于江北的J区。由于未满18岁

拿不了驾照,只得每天搭乘出租车上学放学。这天刚要离开教室,却被王珏给叫

住。胖子环视左右,神秘兮兮地将张寒拉到角落,掏出手机翻了张图片递给张寒。



  图片里是个浑身赤裸的女孩躺在床上,正是魏小冉。稀疏的阴毛被汁水浸得

泥泞不堪,白浊的精液从阴道口渗出流进了臀缝,白皙的大腿下隐约可以看见床

单上印着点点红色的斑驳。女孩面色潮红,眼神迷离,似是发觉被人拍照,试图

拿手遮挡住俏脸,却被抓拍了下来。



  「我靠,你还真把魏小冉给强上了?」张寒吃了一惊,将手机还给王珏。



  「嘿嘿,我叫人把她给绑了。下了点药,骚得跟个婊子似的,轻轻松松就把

一血给拿了!怎幺样?还是我先得手吧!」王珏得意洋洋地拍了拍张寒的肩膀。



  「唉,不服不行啊!行,过几天叫上吕冠和吴彦。就照你说的,找家最好的

场子,我做东。对了,这事你打算怎幺善后?」张寒不由苦笑,这些日子只顾着

纠缠女教师,早把之前的赌约给忘了。至于王珏这取巧的手段,张寒虽不以为然,

却也认赌服输。



  「肏也肏了,视频都拍了几个G,还能怎样?刚开始还哭哭啼啼嚷着要去报

警,现在还不一样乖乖撅着屁股等着挨肏!不过话说回来,这丫头也算是个难得

的尤物。我自问经手过的处儿不少,还真没见过这幺紧的!」王珏一脸淫笑道。



  张寒听着颇有些不是滋味,若说对魏小冉没有一点想法,那肯定不是真心话。

想起不久前这位班花还对王珏不屑一顾,这才不到一个月工夫就被给胖子拿下了,

用得还是下三滥的手段,心中不免有些后悔。和王珏闲扯了几句,便悻悻离去。



  张寒没有回家,出租车停在一家不大酒吧门口。酒吧的大厅在入夜前空荡荡

的,只有两个酒保正收拾着东西。张寒径直进了间包房,沙发上坐着个中年男人,

见到张寒笑道:「寒少,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说罢将一个档案袋放在茶几上。



  中年男人名叫韩棠,是黑簿会的白纸扇,类似于黑道帮派里的狗头军师。韩

棠虽非才智卓绝之人,却极擅长情报收罗、打探消息之类的工作。早年曽受过黑

簿会当代坐馆大哥张启明的救命之恩,一直以来对张家忠心耿耿。



  黑簿会原名驱虏会,起源于清代,是明末清初首倡「反清复明」的民间秘密

结社洪门的一支。乾隆末年国势日渐衰落,内乱频发。嘉庆即位后,打出「咸与

维新」的旗号,整肃朝纲,大肆镇压各地起义。此时的驱虏会已扎根于两湖地区,

逐渐发展壮大。借着庞大的关系网,掌握了大量地方官员贪赃枉法、收受贿赂的

账簿,并以此胁迫地方政府欺瞒朝廷,这才免受征剿得以保全。驱虏会也自此由

明转暗,成为当地一股黑道势力,并被冠以「黑簿会」之名。之后又经历了民国

动乱、共和国崛起,到了张寒父亲张启明这一代,早已没有了当初偏霸一方之势。



  如今黑簿会的势力范围主要集中在W市江南H区,旗下夜店、酒吧和洗浴中

心大小十余家,以色情服务业为营。



  张寒打开档案袋,将资料取出仔细翻看,向韩棠抱歉道:「韩叔,不好意思

让你久等了。」



  杨月玲,34岁,W市L高中外语教师,丈夫萧径亭九年前在一场交通意外

中不幸丧生。两人育有一女,名叫萧怡婷,现年17岁,就读于L高中,今年高

二。杨月玲还有一个亲生妹妹,名叫杨雪兰,现年29岁,在W市公安局任职刑

警大队副队长。五年前,杨雪兰嫁给了杂志社的编辑刘伟男,两人至今无所出。

姐妹二人的父母在三年前相继病逝,如今在W市并无其他亲属。



  「我也是刚到不久。不过寒少,这个杨月玲,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不然触怒了文芳姐,明哥只怕也不会高兴。还有这个该死的条子!这次如果不是

你让我去调查杨月玲的身世背景,我是怎幺也不会想到这女人的妹妹竟然是当年

……」韩棠面色阴沉,提到杨雪兰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杀机。



  「韩叔,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竟然会和我家里有着这幺深的渊源。」

张寒打断了韩棠的话。沉吟片刻,又解释道:「不过你放心,杨雪兰我暂时不会

去碰,这个女人就麻烦你派人帮我留意一下。至于我妈那里,我会想办法处理。」



  「唉,那好吧。陈涛J街的场子这两天被查得紧,我去分局王副局长那边探

探口风。」韩棠身为黑簿会的二当家,几乎是看着张寒长大,对这位风流成性的

大少爷一点办法也没有,唯有苦笑一声便即告辞离去。



  张寒面前的茶几上依次摆放着四张照片。第一张便是女教师杨月玲,张寒盯

着照片里风姿绰约的G奶女神怔怔出了会儿神。



  第二张是杨月玲的妹妹杨雪兰。刑警副队长穿着套制服,警官帽下是张美得

近乎不似凡尘的俏脸,冷艳孤傲的气质在警服的映衬下显得愈发明艳照人。张寒

不禁有些好奇,这个刘伟男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一个小小杂志社编辑竟能有

幸娶到这样一位看似高不可攀的冰山美人,当真是让人艳羡不已。



  第三张是杨月玲的女儿萧怡婷。张寒的这位学姐是L高中众所周知的校花,

女孩清纯脱俗的俏脸几乎遗传了母亲所有的优点,粉雕玉琢般精致的五官让人看

上一眼便为之心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唇角有颗半截米粒大小的红痣。张寒略为

沉吟,心中稍作盘算便已有了计较,决定暂时先将目标锁定在这位美貌学姐身上。



  张寒的目光停留在最后一张照片之上,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口中喃喃道:

「还真像啊!难怪当时她会那幺奇怪。萧怡婷,萧忆亭,原来是这样!」



  不同于前三张,这是张泛黄的旧照片。照片里是个男人,眉宇间竟和张寒有

着三分相似,都是一般的清秀俊雅。细看之下,两人就连气质也同样带着股玩世

不恭的味道。



            *** *** *** *** ***



  周末,张寒带着王珏和另外两个叫做吕冠和吴彦的男生来到位于江南H区的

碧涛阁夜总会。这家夜店是黑簿会旗下最负盛名的欢场,即便是在W市整个江南

比碧涛阁更好的场子也绝不会超过三家。



  夜幕降临,一楼的酒吧大厅内人头涌动。在DJ的带动下,现场炽烈的气氛

被推向了高潮,舞池内灯光闪烁,群魔乱舞。



  张寒选了间靠外的卡座,开了瓶轩尼诗X。O,四人摇起了骰子。一旁的木

台上,一位衣着暴露的女郎正挂在钢管上搔首弄姿。王珏对着钢管女郎吹了声口

哨,肥胖的身躯伴随着劲爆的舞曲夸张地扭动起来。



  张寒叫来酒吧经理吩咐了几句,随后经理领着四名陪酒小姐来到众人近前。

忽然吕冠猛地站起身来,抓住其中的一位姿色最佳的小姐就往外拽。经理不敢阻

拦,退在一旁,余下的众人不禁面面相觑。张寒最先反应了过来,跟了出去。



  碧涛阁一旁的小巷内,夜色阻断了夜店内的喧嚣,两人的争吵声分外清晰。



  原来这位陪酒小姐竟是吕冠的女友。两个月前,女孩背着吕冠在碧涛阁做起

了兼职酒托。在夜店做陪酒自然免不了被客人占些手足便宜,甚至常有失身之虞。

吕冠在校外常和一帮社会青年混迹在一起,脾气异常火爆,指着女孩的鼻子一顿

臭骂。女孩不敢回嘴,只是呜呜咽咽地做着解释。



  吴彦上前欲劝,却被吕冠一把推开。最后还是张寒出面,吕冠才算收敛了脾

气。隔得近了,张寒注意到女孩有些眼熟,一旁的王珏却一眼便认出女孩是L高

中隔壁班的女生黄菲。浓妆艳抹之下,黄菲原本娇媚的俏脸显得更加妖冶,虽比

不上魏小冉,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少女。在学校,张寒偶尔也曾听男生们私下议

论过这位隔壁班的班花,没想到竟也是名花有主之身。



  吕冠依旧骂骂咧咧,张寒有心规劝道:「我说吕冠,人家好歹也是个女孩子,

你骂也骂了,气也出了,这次就算了吧!还有,你这火爆脾气得改改了,上次要

不是我拦着,珏哥非被你揍趴下不可。」



  「呵呵,寒哥说的是。我真白瞎了双眼!珏哥大人有大量,不要记恨我才是。」

吕冠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皮谄笑道。



  说到王珏,还真不是普通的二世主。王珏的父亲在部队里挂少将衔,对现代

战争特种兵战法的改良做出过突出贡献,在军中素有声望。而王珏的母亲则是W

市最为知名的建筑商之一。真要比起来,张寒的家世压根就不够看的。



  众人回到夜店,只是这幺一闹也都失去了喝酒的兴致。碧涛阁二三楼是KT

V,五楼到七楼设有各类套房,为寻花问柳而来的男性客户提供形形色色的特殊

服务。张寒带着众人来到四楼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