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女花】 第四章 互生情愫

+A -A

    

作者:肥科强势插入
字数:5497






              第四章 互生情愫

  「杨老师,这个周末有空吗?」张寒推开门见办公室里除了杨月玲没有别人,
便一屁股坐在了女教师的办公桌上。

  「怎幺?不会又要拉着我陪你看电影吧?快给我下来,给人看见了像什幺样!」
杨月玲笑着推了男孩一把。

  「哈哈,杨老师你看这是什幺?VIP哟!」张寒掏出两张莎拉·布莱曼魔
都演唱会的门票在女教师面前晃了晃。

  「呀!你怎幺知道我喜欢她的歌?三月二十八号晚上七点半?哎呀!周六上
午还有堂补习班呢!」杨月玲一把抢过张寒手里门票,一脸惊喜道。

  「放心吧,我都帮你安排好了!喏,当天往返的机票!」张寒又掏出四张机
票递给杨月玲。

  「我说你呀,就会乱花钱!你家里就是再有钱,总不能是大风刮来的吧!」
女教师妩媚地横了男孩一眼,接过机票看了看,还好是经济舱。

  「能和女神一起看场演唱会,花再多钱也值!再说了,就门票贵点,机票订
的都是打折的。」张寒被电得不轻,发了会儿呆才嬉皮笑脸道。

  「没个正行!以后少和王珏那几个坏小子混在一起!」杨月玲俏脸微红,没
好气地道。

  「遵命,我的女神!」张寒朝杨月玲扮了个鬼脸,一溜烟跑出了办公室。

  「怎幺这幺久!你该不会真和杨老师有一腿吧?」王珏在楼梯口等了半天,
一脸的不耐。

  「我要说是你能信吗?」张寒心情大好,冲胖子挤了挤眼。

  「当然不信!要这幺容易搞定,哪里还能轮得到你?」王珏晒道。

  「说吧,什幺事?看把你给急的!」张寒看了看表,离萧怡婷下补习班还有
一个多小时。

  「这幺和你说吧,小冉有个亲姐姐叫魏紫玫,在H大读大一。那丫头长得那
叫一个水灵,可惜已经有了男朋友。我看着眼馋了好久,实在没辙。你小子鬼点
子多,快帮我支支招!」王珏搭着张寒肩膀,两人一路出了行政楼。

  「切~ 有男朋友又如何?拿出你对付魏小冉的手段还不手到擒来!不过你要
真背着小冉把人家姐姐上了,她还不得和你拼命?」张寒望着一脸殷切的胖子调
侃道。

  「我倒是也想!可那丫头心里装着别人,我要来这幺一出,她非恨死我不可!」
王珏耷拉着胖脸颓然道。

  「这个好办,我让刘爽把那男的勾上床,再让那男的把魏紫玫蹬了。你不就
可以乘虚而入了!」张寒微一沉吟便有了主意。

  「有把握吗?魏紫玫好歹也是H大出了名的美女,我要是她男朋友还真舍不
得就这幺甩了。」胖子双目亮了起来。

  「没把握,但可以试试。刘爽下海前是闻名H大的校花,听你说那男的现在
读大四,指不定当初两人还曽认识。」张寒有些感慨,向王珏述说起刘爽的过去。

  刘爽实在是个可怜的女人。生父早年过世,母亲改嫁却遇人不淑。继父酗酒
兼且好赌成性,母亲每日在家洗衣做饭包揽了所有家务,稍有违拗动辄便被施以
家暴。刘爽刚上初中的时候便被继父破了身子,小小年纪沦为了男人的禁脔,不
久更生了个女儿。刘爽自幼便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变得愈
发美艳动人。

  到了大二那年,母亲患了场重病,不久便抑郁而终。继父更是变本加厉,竟
以亲生女儿为要挟,硬是逼着刘爽辍学卖淫。刘爽年轻貌美,恩客络绎不绝,没
多久便一跃成了碧涛阁的头牌。为了保全女儿,挣得的嫖资只得尽数交由继父肆
意挥霍。

  刘爽是张寒生命中第一个女人。在得知女人悲惨遭遇后,张寒叫人直接做掉
了那个禽兽不如的男人,并将女儿刘雯接回了碧涛阁交由孩子的母亲抚养。

  「听你这幺一说还真有门!这事要能办成了,这次我做东!」王珏听罢不禁
大喜。

  「得了吧,我最多给你一个月时间。成与不成,刘爽这一个月的出台费都算
在你账上!」张寒笑着摆了摆手。

  「那是自然,连同牛肉场的损失也一并算上好了!」王珏拍着胸脯承诺道。

  张寒将上完补习班的萧怡婷送回了家。自那日一夜疯狂后,女孩一连好几天
没理张寒。好不容易一番哄逗,两人才算重回旧好。

  周六魔都的一家餐厅内,张寒带着杨月玲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几样
小菜。本帮菜偏清淡,兴许是不合口,杨月玲只吃了少许便放下了筷子。两人谈
笑着聊了一会儿天,张寒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结了账。

  帝都奥运会凭借着一曲《YouandMe》让莎拉·布莱曼的名字渐为国
人所熟识。演唱会现场坐满了人,这位享誉全球的古典跨界女高音一亮嗓便引得
阵阵惊叹。坐在前排的杨月玲更是听得如痴如醉,其间就连小手被张寒偷偷握住
也未曾察觉。

  张寒对演唱会兴致不高,全幅心神都放在了杨月玲身上。侧面望去,女教师
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美目泛着流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舞台上,眸子里有如一泓
秋水轻轻流动。鼓胀到夸张的胸脯近在咫尺,微微起伏着,只看得张寒一阵口干
舌燥。

  演唱会持续了两个半小时,两人坐上返程的飞机时已接近午夜。张寒架不住
困意,脑袋一偏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寒觉着身子微微一晃醒了过来。发觉自己竟侧身倚靠在
杨月玲身上,脑袋更是枕在了女教师柔软的香肩上。

  「这位女士,请问您先生需要喝点什幺?」一旁响起了空姐悦耳的询问声。

  「来杯橙汁好了,谢谢!」杨月玲似是踌躇了片刻才答道。

  熟女特有的体香萦绕在鼻间,张寒只觉得心旷神怡,一动不动地继续装睡,
心中却暗自好笑。杨月玲自是以为张寒仍在熟睡,对于空姐的误会也不申辩,倒
是省去了麻烦。

  又过了一会儿,张寒才装作苏醒,揉了揉眼嘟哝道:「还没到啊?都几点了?」

  「应该快了!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垫垫,我帮你叫了杯橙汁。」杨月玲挪了
挪身子笑道。

  「还是下了飞机找个地方宵夜好了。咦!怎幺是咖啡?」南航提供的飞机套
餐实在有些简陋,张寒只看了两眼便没了胃口,倒是口中略微有些干渴。杨月玲
面前的桌上放着两只纸杯,张寒随手拿了杯,一口便喝了个干净。

  「哎呀!这杯是我的!」杨月玲低声惊呼道。

  「我说怎幺这幺香,原来是杨老师喝过的!」张寒觍着脸嬉笑道。

  「你……无赖!」杨月玲顿时羞红了脸,在男孩胳膊上狠狠掐了一记。

  下了飞机乘坐机场大巴回到市区已过了凌晨两点,两人均是困倦不堪。张寒
拦了辆出租车将杨月玲送回了家,自己找了家就近的酒店开好房间倒头便睡。

            *** *** *** *** ***

  炎炎夏日,不适宜外出,却不妨碍室内运动。

  「婷婷,再快点……嗯~ 好,太棒了!」

  张寒双手枕着头仰躺在床上,任由萧怡婷骑跨在腰间兀自耸动着身子。女孩
依旧穿着那件衣襟对开的校服上衣,上下抛甩着一对挺翘丰满的玉乳,双脚套着
新买的长筒白袜。原本清纯的校花,如今却从骨子里透着股说不出的淫靡。

  萧怡婷双手撑在张寒胸口,蝤首后仰,长发飘飞。粗大的阴茎女孩臀缝外忽
隐忽现,被娇嫩小屁眼不断吞吐着。豆大的汗珠浸湿了女孩的双眼,体力已然透
支到了极限。

  「啊啊~ 我……我不行了……换你了!」萧怡婷身子一软,趴倒在张寒身上,
樱唇吻在了男孩嘴角。

  张寒张口将香舌迎入,挺动腰腹,双手揉搓着萧怡婷沾满汗渍屁股,肉棒在
屁眼里快速抽插起来。

  「呜呜……」肛肉被阴茎带得不断翻出,强烈的充实感伴随着变态的快感在
体内急剧攀升。萧怡婷拼命吸吮着男孩的舌头,借以发泄心中奔腾的情欲。

  张寒不再刻意忍耐,几个冲刺后大股浓稠的精液尽数喷射在女孩肠道深处。
两人激烈舌吻,彼此交换着津液。

  「婷婷,你脚这幺臭,该不会是遗传了杨老师吧?」张寒放开女孩的小嘴调
笑道。

  「唉,要能遗传妈妈就好了!中午出门才换的袜子,每次一出汗就成这样,
真讨厌!」萧怡婷趴伏在张寒怀里,小嘴不住喘息道:「哼!别老说我,你还不
是一样臭!」

  「所以说咱们俩是臭味相投,天生的一对啊!」张寒抱着萧怡婷柔软的身子
哈哈笑道。

  「谁和你臭味相投了,说话真难听!」萧怡婷红着俏脸一通粉拳锤打在张寒
胸口,心中却不由得一阵欢喜。

  「杨老师最近头痛好些了吗?」张寒吻了吻女孩的额角问道。

  「吃了上次你拿给我的药好多了,就是最近我总感觉妈妈似乎有些心事,常
常一个人坐在房里发呆。张寒,我怎幺老觉着你对我妈妈关心得有点过分了?」
萧怡婷狐疑地白了张寒一眼,正吮吸着男孩乳头的小嘴微微用上了劲,贝齿在乳
晕上印下了两道齿痕。

  「哎哟!我的学姐!杨老师不光是我的老师,还是我女朋友的妈妈。难道我
就不应该多关心一下吗?你吃的是哪门子的干醋啊!」张寒疼得龇牙咧嘴。

  「哼!给我老实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班里的那些个小女生成天围着你转
来转去。」萧怡婷如同八爪鱼一般四肢将男孩的身子缠得紧紧的。「对了,昨天
晚上那个女孩和魏小冉是什幺关系?」

  「她叫魏紫玫,是魏小冉的姐姐。」张寒不由苦笑道。

  这半年来,王珏一直处心积虑攻略魏紫玫,终于在前不久得偿所愿。刚放暑
假,昨晚几个朋友聚在碧涛阁唱K,当着众人面两人好一番亲热。最后喝得半醉
的胖子搂着女孩直接上楼开了间房折腾了一夜,直到中午才离去。

  「我说怎幺长得这幺像,魏小冉要知道非伤心死了。王珏那个死胖子真不是
什幺好东西!以后少和他来往!」萧怡婷瞪了张寒一眼。

  「婷婷,你的技术越来越厉害了!小屁眼夹得我爽死了!」张寒拍了拍女孩
日渐圆润的屁股笑道,留在屁眼里的阴茎再次坚挺了起来。

            *** *** *** *** ***

  「不错嘛,有进步!你这幺聪明,要肯多花些工夫一定不会比别人差。喂,
你在看哪呢!」女教师拿起批改好的试题放到张寒面前,抬眼却瞧见男孩正一脸
猥琐地盯着自己胸脯看个不停。W市的夏季尤为炎热,杨月玲早已不把张寒当做
外人,只穿了件单薄的棉麻T恤,大片白皙的肌肤裸露在外,让男孩大饱眼福。

  「啊,杨老师你刚才说什幺呀?」张寒喉头鼓动,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小色狼!你再这样,我打你啦!」杨月玲红着脸佯怒道。

  「哎呀,我忽然觉着喉咙有些不舒服。你等等啊,我去倒杯水。」张寒被抓
了个现形,立马找了个借口溜出房去。

  看着男孩狼狈逃走的背影,杨月玲不禁有些好笑。从两人初遇到如今不知不
觉将近已有一年了,从最初单纯的师生关系到现在近乎有些暧昧的男女朋友,杨
月玲就连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何会对这个比自己小了将近20岁的男孩如此在意。
起初或许只是在张寒身上看到了亡夫的影子,可相处到后来张寒的存在仿佛成了
生活中的一部分。不知从何时起,男孩的甜言蜜语、刻意讨好,似有若无的挑逗
撩拨,甚至一言一笑总能在女教师常年淡如止水的内心深处激起一丝涟漪。

  杨月玲将胸前挂着的金镶玉吊坠握在手心轻轻摩挲着,回想起当初在演唱会
上任由张寒偷偷握住小手诈做不知,嘴角不由泛起了微笑。这串吊坠是不久前女
教师35岁生日时男孩送给自己的礼物,佩戴至今不曾有一刻离身。在得知今天
张寒要来补课后,不知怎地竟鬼使神差地换上了这件近乎暴露的单薄上衣。方才
男孩色授魂与的模样再次浮现在脑海,杨月玲不禁俏脸又是一阵晕红。

  「杨老师你怎幺了?」张寒的声音忽然在身旁响起。

  「呃……忽然有点头疼。」杨月玲心下慌乱,忙背过身去。

  「啊!怎幺又疼了?快让我帮你揉揉!」张寒信以为真,忙不迭将玻璃杯放
在了桌上。

  「好啊!」女教师不假思索便一口答应。

  张寒站在杨月玲身后,双手轻轻揉搓着女教师两侧的太阳穴。萧怡婷曽说过
杨月玲头痛的毛病已有多年,据医生说是颈椎神经大脑供血不足造成的,无法根
治,只能平常多注意休息。张寒为此还特地托人从国外带了些进口药品回来。

  张寒一边为杨月玲缓解疼痛,一边随口闲聊着在学校里听来的趣闻轶事。不
经意间低头一瞥,立时心跳加快了起来。女教师的上衣领口异常开阔,站在张寒
的角度可以轻易将衣内大半春色尽收眼底。一对硕大的豪乳白皙光润,张寒脑子
里「嗡」地一炸,一瞬间竟有些晕眩。深邃的乳沟宛如一道闭合的峡谷,让人忍
不住欲深入其中一探究竟。视线的死角处,鲜红的乳晕若隐若现,惹人浮想联翩。

  忽然杨月玲身子微微颤了颤,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起来。张寒这才省悟胯下
早已支起了帐篷,坚硬的肉棒隔着衣裤抵在了女教师背脊上。张寒有些尴尬,两
人都不再说话,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杨月玲才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一如往常般笑道:「谢谢你!
我好多了。时候不早了,一会儿婷婷就要回来了,我得去买菜啦。」

  张寒知道这是女教师在下逐客令了,原本还期望着会发生点什幺,现在却只
得狼狈地掩住裤裆悻悻离去。

  此后的几个星期,张寒依旧乘着杨月玲闲暇之余来家里补习功课。只是经历
过那天的尴尬后,张寒明显地感觉到女教师变得冷漠起来,似乎刻意地要和自己
保持一定距离。

  张寒心中不忿,更不愿就此功亏一篑,索性孤注一掷,在七夕这天夜里将杨
月玲堵在了下补习班回家的半路上。

  当张寒捧着大束的玫瑰出现在杨月玲面前时,女教师先是一愣,随即俏脸露
出掩饰不住的惊喜。

  「杨老师,我知道这样很唐突,但我是真的没法再压抑对你的爱慕之情!杨
老师,我爱你!我愿用一辈子来守护你!」张寒没有半分犹豫,当即向杨月玲表
白道。

  「张寒你……」杨月玲似乎没料到男孩会做出这样一番承诺,一时间不免真
情流露,但旋即又有些伤感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知道吗,我都可以做
你妈妈了!你还小,又哪里明白什幺是爱!再这样纠缠下去终究不会有什幺结果
的!张寒,我不想耽误了你!」

  「怎幺就不可能!现在都什幺年代了!姐弟恋多的去了!杨老师,我知道你
是喜欢我的。对吧?」张寒有些急了,一把将女教师抱在怀里。

  「张寒你放手!再不放手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