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女花】 第七章 捉奸在床

+A -A

    作者:肥科强势插入

    2017年4月26日 

    字数:6488

    第七章 捉奸在床

    一夜放纵,直至疲不能兴,醒转之时已是日上三竿。张寒看了看表,忽然想

    起一事,暗道不妙,匆匆摸索出被调至静音的手机。一看之下,十多个未接来电

    全是萧怡婷。

    原本计划着平安夜同母亲开房,圣诞节陪女儿逛街,鱼与熊掌两不误。却未

    料到杨月玲两大名器太过销魂,一时贪欢竟误了和萧怡婷约定好的时间。

    「几点了?好困,陪我再睡会儿嘛!」两人肢体交缠,一番动作惊醒了睡梦

    中的女教师,杨月玲半睁着惺忪睡眼将张寒搂得更紧了。

    张寒有些心虚地将手机藏在枕下。这下大条了!现在还不是母女相见的时候。

    但要撇下杨月玲去和萧怡婷相会,一来颇为不舍,再者总得有套说辞。

    张寒探手在女教师臀缝间摸了摸,干涸的精液和肠油早已凝结成块,初承雨

    露的小屁眼闭合如初。张寒吮了吮中指,小心翼翼地插入杨月玲恢复紧致的肛洞,

    在肠道内轻轻搅动。才一会儿工夫,肠壁又泌出了油脂,滑腻异常。

    「干嘛?呀……别扣!好痒!」被折腾了一夜,骨头都酥了,杨月玲连抗议

    的力气也使不出来。小腹感触到坚硬而灼热的肉棒,却也没法再睡了。「求你啦,

    晚上再做好吗?」

    「就算我想答应你,可我的小兄弟不干啊!谁让你昨天没把它招呼好呢?对

    了,晚上还是去你家吃饭吧。好歹也是圣诞节,放着学姐一个人在家多不好!」

    张寒一个翻身将女教师压在了身下。叫女人起床,最好的方法不是用嘴,而是用

    棍。

    一发晨炮打完,已过了中午饭点。张寒让服务生取了些瓜果糕点送来,草草

    吃了几口,便借口回家处理些私事,将瘫软在床的杨月玲留在了套房内。

    匆匆赶到杨月玲家中,萧怡婷一通埋怨自是在所难免。张寒鼓动如簧之舌总

    算给应付了过去,又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移到了杨月玲身上。

    萧怡婷不虞有他,嘟起小嘴抱怨道:「说是参加什么同学聚会,结果一个晚

    上都没回,电话也不接。真急死我了!」提到母亲,女孩急得直跳脚,关切之情

    溢于言表,却还不忘横了男孩一记白眼。

    张寒苦笑道:「不是解释过了吗?手机落在家里,我又脱不开身。这不,事

    情办完了立马就赶了过来,连午饭都还没来得及吃。要不这会儿你再给杨老师打

    一个,不一定就接了。」

    正说着,电话便响了,却是萧怡婷的手机。一看来电,正是杨月玲。

    待到萧怡婷挂断电话,张寒问道:「杨老师那边是怎么个情况?」

    萧怡婷略微有些迟疑道:「昨天大概是弄晚了,错过了末班车,又没带现金。

    最后去酒店开了间房,一直睡到现在。诶,你说……我妈会不会在外面有了男人?」

    张寒心中一跳,试探着道:「这个还真不好说。杨老师这么漂亮,在学校一

    直都是女神级的存在。有了男人也很正常吧?」

    萧怡婷白张寒一眼:「你是不知道,这些年妈妈身边的追求者多的去了,可

    从来也没见她假以辞色过。」

    「也许是她从前没遇上好的,就比如我。」张寒嬉笑道,心中不免有几分得

    意。

    「去你的!张寒,你要敢打我妈妈主意。我非……咬死你!」萧怡婷在男孩

    胳膊上掐了一记。

    「你没和杨老师说我在这里吧?」张寒貌似不经意地问道。

    「我哪敢呐!本来还说要去逛街的,可妈妈非让我在家吃晚饭。你看现在都

    几点了!都怨你!」女孩对张寒失约的事一直耿耿于怀。

    「逛街改天好了。婷婷,咱们好久没做了!」张寒说着一边松皮带,一边拉

    着萧怡婷往卧室走去。

    「瞎说!前几天才去过碧涛阁。诶,还是不要了,一会儿妈妈回来撞见可就

    惨了。喂!张寒,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看着男孩自顾自地脱衣解裤,若说萧

    怡婷不为所动那一定是假的,可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情欲。

    「放心吧,熬夜的人哪有这么快恢复体力的。」张寒说得格外笃定。

    「你怎么就知道妈妈熬夜了?」萧怡婷有些不解,却被张寒硬按着香肩跪了

    下来。

    「你刚才不是说她一直睡到现在才醒吗?」不容女孩多想,张寒便将不久前

    才从母亲屁眼里拔出的阴茎插入到女儿的小嘴里。

    果不出张寒所言,杨月玲拎着购物袋回到家时已是两个多小时之后的事了。

    看见女儿正在为张寒补习功课,杨月玲心中没来由地松了口气,同时也感到一阵

    温馨,装模作样地盘问了两句便去了厨房。

    桌上摆放着几盘平日里常吃的家常小菜,只是今天多了样韭菜炒蛋。三人分

    坐三角,各怀心事,皆是默然不语。

    虽然往常也曾三人共处同坐而食,但如今却有种说不出的暧昧。杨月玲有些

    不敢面对女儿,若是将来萧怡婷得知身旁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男孩竟成了继父,

    不知将会作何感想。

    却不知此刻女儿也存着一般的心思,相对于将来,萧怡婷更担心的是现在。

    之前两人一轮酣战后,战场打扫到一半恰巧母亲回来,也不知是否瞧出了些端倪。

    女孩媚目含春、心中忐忑,俏脸透着红润,明眼人一看便知两人在家里做过什么

    好事。萧怡婷刻意隔着方桌坐在母亲对面,生怕杨月玲嗅出异味。这会儿热水还

    未烧好,也来不及清洗,阴道里仍旧夹着热烘烘的精液。

    母女二人自顾自低头扒着饭菜,忽然身子同时微微颤抖,却是张寒将两只脚

    分别伸入二女的私处。脚趾感应到内裤上的湿痕逐渐扩大,张寒若无其事地夹着

    菜,眼角的余光却偷偷落到母女二人的俏脸上。

    母女俩不约而同夹紧了颤抖的大腿,将男孩使坏的双脚牢牢禁锢在胯间。三

    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张寒见状适时收回了双脚,再要这么下去怕是要玩脱

    了。

    吃过晚饭,萧怡婷匆匆进了卫生间。杨月玲略微有些奇怪,正要收拾碗筷,

    突然被人从背后揽住腰腹,坚硬的肉棒抵在了肥硕的屁股上。女教师吓得花容失

    色,一把将男孩推开。张寒半强迫地搂住杨月玲一阵亲吻,直逗得女教师娇喘吁

    吁才满意地离去。

    此后的半个月,张寒周旋于杨月玲、萧怡婷母女间享尽艳福,倒也相安无事。

    这天,学校临时停电,萧怡婷提前放了学。一如往常回到家里,门口却多了

    双熟悉的篮球鞋。得知张寒在家,女孩正自惊喜不已,却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气

    味,没来由地心中一凛,似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萧怡婷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对性

    事懵懂无知的清纯少女,立时辨认出这是男女交媾后才有的气味。

    萧怡婷捱下心头狂跳,蹑手蹑脚摸到母亲卧室的门口,映入眼帘的情景却令

    女孩僵立当场。

    凌乱的床上,两具赤裸的肉体正首脚交错地纠缠在一起。母亲趴伏着身子骑

    跨在男人脸上,螓首耸动,将粗大的阴茎含在嘴里不住吞吐,啧啧有声。萧怡婷

    虽看不到男人面容,却凭着对身体的熟悉很快便认出那正是自己的男友张寒。

    在这一刻,一向以清丽典雅面目示人的母亲将淫媚放荡的另一面毫无保留地

    呈现在女儿面前,萧怡婷一时间竟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看着素来敬慕的母

    亲和自己深爱着的男友以「69式」相互做着口交,女孩的泪水如同断线的珍珠

    般滚落下来。一个是至爱之人,一个是至亲之人,萧怡婷的心就像被狠狠划了一

    刀。

    或许是母女间心灵相通,杨月玲忽然心中一阵抽痛,含着龟头侧过俏脸正好

    和女儿一双泪眼对上。女教师立时脸色惨白,停止了动作,一时间空气仿佛为之

    凝结。

    「小宝贝,别停啊!」张寒的舌尖在阴蒂周围打着转,一边大口吮吸着汁液,

    一边拍打着大肥屁股不满道。

    「婷婷,你……你不是在上补习班吗?」杨月玲吐出龟头,慌忙拿起被子将

    身子围住,试图维护作为母亲所剩不多的尊严。

    「你是在怪我撞破了你的好事吗?我的好妈妈!」萧怡婷语气生硬得像是在

    和一个陌生人说话。

    杨月玲皱了皱眉,刚要说话,张寒插口道:「婷婷,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

    你想的那样!」

    话刚出口,张寒便即后悔。果然,只听萧怡婷紧咬着樱唇冷笑道:「母女通

    吃,真是好本事!我萧怡婷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偏偏爱上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

    我……我恨死你们了!」说罢猛一跺脚冲回自己的卧房,栓上房门抱头痛哭起来。

    「你……你们也……你把我们母女当成什么了!呜呜……」杨月玲这才省悟

    女儿和男友之间的关系。自从丈夫死后,自己含辛茹苦将女儿拉扯长大,如今却

    为了同一个男人而反目,禁不住悲从中来。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和婷婷交往在先,可是我真的无法抑制对你的爱!

    月玲,你要相信我,我最爱的人至始至终都是你!」张寒这下慌了手脚,一把将

    杨月玲紧紧搂在怀里赌咒发誓。感受到怀中的女教师情绪略微稳定下来,张寒暗

    自松了口气。

    「那你打算怎么办?」沉默良久,杨月玲才幽幽叹道。不知为何,对于眼前

    的男孩,杨月玲竟生不出一丁点儿恨意,即便他背着自己和女儿有着不清不楚的

    关系,哪怕明知被他蒙蔽受了欺骗。想到母女二人竟会爱上同一个男人,不禁暗

    叹造化弄人。

    「婷婷那里我会好好劝解,就算做不了恋人,做对父女也不错!」张寒的舌

    尖在女教师面颊划过,将泪珠轻轻舐去。

    对于男孩的调笑,杨月玲似乎并没有听见,嘴里不住喃喃自语:「我真是一

    个失败的母亲,居然落到和女儿抢男人……」

    第二天,萧怡婷竟跟个没事人似的照常上学回家,只是无论张、杨二人如何

    道歉劝说皆不予理睬,在家里更是将母亲视作空气。杨月玲自觉羞愧,搬进了教

    职工宿舍。张寒知道此时说再多也是无益,悄悄留了张银行卡放在餐桌上,也跟

    着住进了宿舍。也许给萧怡婷多些时间平复伤口不一定会有转机。

    宿舍就在教学楼旁边,是学校提供给教职员工的福利,多用于午休或临时歇

    息。到了晚上极少有人会在此留宿,倒也清净。一张小床虽说简陋了些,却不妨

    碍张寒和女教师纵欲行淫。

    两人每晚旦旦而伐,杨月玲试图借着激烈的交媾不断麻痹自己。在黑暗的角

    落仿佛有双满是怨恨的眼眸注视着二人,只有肉体的放纵方能暂时摆脱心中的阴

    影。面对女教师主动求欢,张寒欣喜不已,在床上竭尽所能讨好杨月玲。高品质

    的性爱让杨月玲乐此不疲,渐渐沉溺于情欲中不可自拔。

    白天杨月玲在教室为学生们教授外语,晚上张寒在床上为女教师做棍棒教育。

    杨月玲的变化是显著的,即便是在课堂上,眼角眉梢也时常透着化不开的春

    情。衣饰着装一改平日朴素简单,貂皮大衣、性感的长筒皮靴、镶钻的紫金耳坠

    将女教师绝美的容颜和火爆身材衬托得更加光彩照人,也处处迎合着张寒的品味。

    这一切的改变是如此突然,然而学校的师生们也只在私下里有所议论,却无人敢

    当面亵渎心目中的女神。

    若是有人走进这间封闭而狭小的宿舍内,定然无法将之与这里的女主人联系

    在一起。在这间充斥着浓郁淫靡气味的房间里,诸如跳蛋、乳夹、肛栓、浣肠器

    之类情趣用品随处可见。打开衣柜,更是堆满了各式各样大胆而暴露的情趣内衣。

    夜深人静的傍晚,在漆黑一片的教室里,张寒站在杨月玲白天授课所在的讲

    台前享受着美貌女教师的口舌侍奉。杨月玲的口交技术经过多日悉心调教已非当

    日的吴下阿蒙。吞吐多时,张寒已有些把持不住,一把将杨月玲抱起摁在讲台上

    肏弄起来。

    这已不是两人第一次在教学楼内宣淫。夜虽已深,却仍不得不小心在意,以

    免弄出些大动静惹来保安巡查。熟悉的环境刺激着两人的情欲,肉体的撞击和压

    抑着的呻吟伴随着隆隆的空调声响回荡在空旷的教室中。

    一晃到了寒假,这天下午张寒接到了韩棠的电话后便匆匆赶往约定的地点。

    上了车,韩棠简要说明了情况,颇有些不忿道:「寒少,不是我说你,这次

    那条子落到万九爷手里正好借刀杀人。我们又何必去蹚这趟浑水?」

    「韩叔,这事我自有分寸,你就当帮我个忙。一会儿不论如何也要帮我把人

    给弄回来!」张寒没工夫多做解释,连声催促道。

    每年临近年关,黑簿会都会照例给道上几个交好的帮派大佬置办些年货,最

    近几年都是由韩棠负责操办。中午从万九爷住所回来的时候,正巧遇见几个彪形

    大汉押着个女人进了别墅。韩棠只一眼便认出是之前张寒一再拜托自己留意的刑

    警副队长杨雪兰,于是不敢怠慢,当即给张寒打了电话。

    说到万九爷,在道上可是位赫赫有名的人物。万九爷原名万鸠鸿,是大毒枭

    章汉东的表弟。早年在帮派械斗中被人斩去了尾指,名字中又带了个「鸠」,私

    底下便被人安了个「九爷」的尊号。此人精于谋划计算,甚得章汉东倚重。随着

    章汉东的生意越做越大,水涨船高之下万九爷的名号也就渐渐传开了。

    原本黑簿会是攀不上这棵大树的,只因几年前万九爷在牢里被仇家暗算,幸

    得同在狱中服刑的张启明施以援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