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女花】 第八章 密室调教

+A -A

    作者:肥科强势插入

    2017年5月9日 

    字数:8000

    第八章密室调教

    昏暗的地下室里,身无寸缕的警花被缚住手脚吊挂在屋顶垂落的铁链上。自

    警校毕业以来,杨雪兰一直身处在打击各类刑事犯罪活动的第一线,所经历的凶

    险不在少数,却从未陷入过如此绝境。冷眼注视着面前一脸阴沉的男人,杨雪兰

    心中不禁涌起了一股寒意。

    「杨警官,你不是挺能打的吗?这次为了捉住你,我手下的兄弟们可是吃尽

    了苦头。这笔账咱们今天好好算一算!啧啧,这奶子真够挺的啊!」男人双手肆

    意揉搓着警花胸前的一对玉乳,放声淫笑道。

    「拿开你的脏手!王八蛋!我毙了你……呀~ 」杨雪兰屈辱地扭动着身子,

    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给我老实点!今天你要不乖乖把兄弟们都侍候好了,老子把你卖到窑子里

    做暗娼!哼!把东西拿过来!」男人猛地一记重拳击在警花肚子上,一旁已有手

    下递过来一支盛有蓝色液体的注射器。

    「咳咳……呃……你要做什么?」杨雪兰蜷缩着身子忍不住吐出一口酸水,

    满脸惊恐地盯着男人手里的针管尖叫道。

    「高浓度可卡因。嘿嘿,沾上这玩意儿就是意志最坚定特种兵也戒不掉毒瘾。

    我要让你这辈子都做一条最下贱的母狗!」男人一声狞笑,残忍地将针头对准了

    警花挺翘的乳房扎去。

    「啊……不要!」

    杨雪兰一个激灵猛然醒了过来,浑身赤裸的肌肤布满了冷汗。警花平躺在床

    上大口喘着粗气,原来只是场噩梦。略微平复了一会儿情绪,杨雪兰支起身子惊

    魂未定地打量起四周。

    这是一间豪华套房,落地窗外大雪纷飞,屋内却暖烘烘的异常舒适。杨雪兰

    见床头的衣架上挂着两套睡衣,正要去取。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美艳绝伦的女

    人走了进来。

    「杨警官你终于醒了!」女人半推半抱地扶着杨雪兰坐到床边。

    「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你给我吃了什么?」杨雪兰试图挣脱女人怀抱,

    却不知为何使不上力。

    「我叫刘爽,这里是碧涛阁会所。寒少千辛万苦将你从章老大手里救了回来。

    你都忘了吗?」刘爽打量着警花完美无瑕的身体暗自赞叹。但见杨雪兰小腹之上

    是一大片黑色森林,阴毛之浓密令人咋舌,远非寻常女性所能比拟。

    杨雪兰这才记起调查大毒枭章汉东失手被擒之事。正要开口询问,抬眼瞥见

    刘爽正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私处看个不停,不由满脸羞臊。刚欲出言怒斥,敲门

    声恰巧响起,一个男孩走了进来,正是张寒。

    「张寒怎么是你?快报警!走,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呀~ 你别看!」杨雪兰

    忽然见到姐姐的小男友顿时松了口气,勉强站了起来,却又记起自己正光着身子,

    慌忙间只得护住要害。

    「杨警官,别怕!这里很安全。」张寒走到床边将杨雪兰赤裸的身子搂在怀

    里,目光停留在警花的私处却再也无法离开。杨雪兰肚脐下方不足一寸处布满了

    乌黑发亮的阴毛,一直延伸至紧紧闭合的大腿深处,将阴户完全覆盖其中,形成

    一个巨大的黑色倒三角。

    「你……你做什么?快放开我!」杨雪兰一丝不挂地靠在姐姐的男朋友怀里,

    不禁又羞又怒。一旁的刘爽识趣地将房门轻轻掩上退了出去。

    「啧啧,杨警官,没想到你居然是条女青龙啊!」张寒兴奋地分开杨雪兰并

    拢的双腿,但见黑色森林一直延伸到会阴处仍未见止。张寒将警花的身子翻转过

    来,掰开两片臀瓣,赫然见到臀缝内密布着大团肛毛,将娇嫩的小屁眼包围在其

    中。

    「张寒你这个王八蛋!你对得起我姐姐吗?我发誓一定会抓你坐牢!」杨雪

    兰不住挣扎着怒骂道。

    张寒呵呵一笑,将警花抛到大床中央,随手除去衣裤爬上了床,将杨雪兰的

    身体轻易制住,饶有兴趣地把玩起乌黑柔软的阴毛。

    「哈哈,居然是『蝴蝶屄』!你们姐妹俩真的是让我惊喜不断呐!」剥开阴

    毛,警花的阴户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张寒眼前。

    两片鲜红色的小阴唇向外翻开2CM有余,色泽鲜嫩,厚薄适度,像极了一

    只振翅飞舞的蝴蝶,性感而妖艳。「蝴蝶屄」亦属罕有之物,而眼前这块品相极

    佳,单以外观而论,比之杨月玲的「馒头屄」还要美上几分。张寒心中欢喜,忍

    不住将这难得一见名器含入口中细细品尝。温热腥臊的淫汁仿佛春药入喉,激得

    男孩欲念愈发高炽。

    杨雪兰头一回见到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体,身子不由一滞。粗大的阴茎昂首翘

    立,尺寸和丈夫相比完全不在一个级别。杨雪兰心中震撼,忽觉下体一阵温热,

    两片外翻的阴唇已被张寒含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男孩的舌尖异常灵巧,

    时而追逐着阴蒂不断挑逗,时而插入阴道中一阵翻江倒海。只是片刻工夫,警花

    迷人的阴户已是汁水泛滥。杨雪兰紧咬玉唇强忍着不愿发出呻吟,试图维持最后

    的尊严。

    「杨警官,我来了!」张寒一番口舌侍奉,做足了前戏功夫。见杨雪兰已进

    入状态便不再迟疑,龟头蘸了蘸阴道口的汁液,挤开阴唇缓缓插入。腰腹猛地一

    挺,龟头来到杨雪兰丈夫从未触碰过的禁区,警花阴道狭长,整根阴茎几乎尽根

    没入。

    「哎呀~ 好疼!快停下来……你太大了……呀~ 」坚硬而火热的肉棒突然侵

    入体内,一插到底。杨雪兰想起张寒胯下的巨物,不由心中发寒。

    张寒的龟头抵在子宫口不再动弹,只是手口并用不断刺激着警花周身各处敏

    感部位。杨雪兰鼻息粗重了起来,阴道渐渐适应了男孩的尺寸,一股酸麻感不可

    抑制地在体内集聚,终于忍不住「啊~ 」的一声叫出声来。

    张寒立时就像得到了指令,开始缓缓抽送起来。随着频率加快,之前的酸麻

    感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如同潮水般的快感席卷而来。张寒抽插的速度越发快

    了起来,势大力沉,每一下都直击在警花幽径深处的花心之上。杨雪兰觉着自己

    仿佛惊涛骇浪里的一叶扁舟,大脑一片空白,本能地双臂环抱住张寒脖颈,两腿

    盘缠在男孩腰间,放声浪叫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雪兰感到积压的快感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一股尿意猛然

    间迸发。「呀……」一声尖叫,尿液决堤而出,温热而强劲的尿柱激射在张寒小

    腹,一股尿骚味迅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高潮失禁?还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啊!」同一时间张寒感受插在阴道内的龟

    头被一股温热的阴精浇灌,马眼一阵酥麻,几乎就要忍不住喷射出来。

    杨雪兰平日性事平淡,丈夫天生短小且不善床事,每每三五分钟便草草了事。

    结婚数年,浑然不知性高潮为何物。当有生以来第一次高潮来临时,杨雪兰整个

    人都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欢愉之中。

    「这才刚开始呢,杨警官。」略做休息,张寒笑着一口噙住警花坚硬胀大的

    乳头啧啧吸吮,腰部再次挺动起来。

    张寒此番不再一味地疯狂冲刺。阴茎肉冠边沿的棱沟来回刮磨着阴道壁上的

    褶皱,杨雪兰舒爽得直哼哼,却总是相差一线未能尽兴。肉棒忽地狠命一捣,龟

    头猛地撞击在花心上,杨雪兰只觉心神俱颤,美得双目翻白。张寒的龟头抵住子

    宫口一阵的研磨,正当警花皱着眉苦捱难耐的酸麻之际,肉棒又是一记重击。杨

    雪兰顿时涕泪横流,四肢紧紧缠住男孩身体一阵痉挛,如痴似狂般浪叫起来:

    「来了!又来了!要死啦……啊……」

    大床被水渍染湿了大半,汗水、尿液混合着淫汁布满了两具相互交缠着的肉

    体。空气中散发着男女交合后浓郁的淫靡气味和尿骚味。

    杨雪兰趴伏在张寒怀里,已记不清被困在这间套房里有多久。十天?半月?

    抑或更多。这些日子她和眼前这个男孩——姐姐的男友,一次又一次做着比和丈

    夫更加亲密百倍的激烈交媾。除开吃饭睡觉,张寒几乎将所有时间和精力用于开

    发杨雪兰的肉体。让张寒意外的是,警花冰冷的外表之下隐藏着的竟是一具性欲

    极强的敏感躯体。一个多星期的调教令杨雪兰的身体完全沦陷,面对张寒粗大的

    肉棒丧失了抵抗能力,只剩下伦理道德维持着人妻警花最后的底线。

    每天的饭食都由刘爽按时送来,并定时喂警花服食一种药丸。这两天剂量已

    有所减轻,杨雪兰的身体略微恢复了些许气力,起码在和张寒交合时已能够本能

    地做出配合,甚至反客为主骑跨在男孩身上忘情驰骋。

    「小美人,刚才快活吗?」张寒抱着云雨之后一脸满足的杨雪兰,吻了吻沾

    满汗渍的娇艳面额。

    「你打算把我关一辈子吗?」杨雪兰默然半晌才反问道。

    「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发誓要让你一辈子做我的女人。」张寒凝视着警花

    一双美目半真半假地说道。半软的阴茎浸泡在盈满精液和淫汁的阴道内,暖烘烘

    的很是舒服。

    「张寒,我是有老公的人,而且……你已经有了我姐姐。你放了我,我也不

    为难你。」杨雪兰捋了捋被汗水浸湿的秀发,避开男孩灼灼的目光。

    「嘿嘿,我才不管你有没有老公!我也不怕告诉你,不光是你们姐妹俩,婷

    婷也跟了我。」张寒得意地笑道,双手在警花浑圆结实的屁股上肆意揉搓,留在

    阴道内的阴茎再度勃起。

    「连婷婷你也不放过……王八蛋!你当我是什么?」杨雪兰气得不住捶打男

    孩的胸膛。

    「情人也好,炮友也罢,总之被我粘上,你这辈子是逃不掉了!来,自己动

    起来!」张寒抱起杨雪兰的身子令其跨坐在自己身上,拍了拍警花的屁股调笑道。

    * * * * * * * * * * * * * * *

    一楼酒吧的舞池内灯光闪烁,杨雪兰身子有些僵硬,紧张地抓扯着张寒的衣

    衫,和四周疯狂扭摆着的男女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杨雪兰穿着件紫色紧身露背连衣裙,内里中空,胸前两点坚硬的凸起清晰可

    见,下摆齐臀,乌黑的阴毛若隐若现。修长的美腿被薄如蝉翼的黑丝紧紧包裹着,

    颇为不适应地踩着双黑色高跟鞋。浓妆艳抹之下,厚厚的粉底掩盖了警花原本冰

    冷的气质,浓浓的风尘风韵透着股别样的摄人魅力。

    「杨警官你很热吗?」张寒搂着杨雪兰的纤腰随着舞曲迈动步子,在警花耳

    边吹着热气。

    杨雪兰扭头怒目瞪视男孩。此时正值严冬,酒吧内虽有暖气,但被迫穿扮得

    如此暴露,即便警花体质极佳亦不免微微有些寒意。然而凭着多年刑侦经验积累

    的敏锐洞察力,杨雪兰很快便觉察到周遭几道充满色欲的目光集中在自己大腿根

    部。自知春光已泄,杨雪兰芳心大乱,身子一阵哆嗦,鼻尖、额角霎时析出了汗

    珠。

    说来真够讽刺,当初杨雪兰带队扫荡并查封碧涛阁之时,自是万万不曾想自

    己堂堂市局刑警大队副队长有朝一日会扮作娼妓模样在这个令她深恶痛绝的淫窝

    内被人肆意视奸亵渎。

    杨雪兰心中倍感屈辱,忽然下体一凉,被张寒探手伸入裙内拨开阴毛,在娇

    嫩处轻轻一抹,带出满手汁液。

    「这味儿好浓啊!你又发春了?」张寒将中指放在嘴里咂了咂,一脸坏笑。

    一旁两名打扮妖冶的女孩冲二人暧昧一笑,显然将杨雪兰当做了同行。

    「张寒,快带我离开这里,你想怎样我都随你!」杨雪兰羞臊得将头埋进男

    孩怀里。

    「杨警官你说什么?太吵,我没听清!」张寒咬着警花的耳珠笑道。

    「肏我!我想要!」杨雪兰抬头无奈地望向张寒,贝齿轻咬红唇,美目中泛

    着一丝从未有过的媚态。

    酒吧大厅设有VIP包厢,在昏黄的灯光映射下,包间内人影幢幢,透过扇

    形玻璃隔断可以看到两条模糊的人影一前一后正激烈交媾着。

    虽然无法辨认清二人面目,但如此肆无忌惮当众宣淫很快便被人给发现。众

    人只以为是酒吧安排的助兴节目,在DJ推波助澜之下,现场气氛愈加炽烈起来。

    此时的杨雪兰全身只剩两条黑色丝袜和一双高跟鞋,半支着身子趴伏在沙发

    靠背上娇吟浪叫。

    「刚才不是挺热的嘛?这会儿帮你降降温!」张寒一边奋力肏弄,一边将冰

    桶里的冰块不断塞入警花娇嫩的屁眼里,茶几上摆放着半杯喝剩的红酒。

    「啊啊~ 不行了……让我去厕所!」杨雪兰带着哭音扭动着身子挣扎着,却

    被男孩死死抱住屁股脱身不得。

    「嘶~ 真紧啊!不愧是刑警副队长,身体承受力就是不一样!」张寒命人暗

    中在杨雪兰酒里下了双份剂量的泻药,加上大量冰块入体,警花早已苦不堪言。

    张寒挺腰大力抽动了几下,拍了拍杨雪兰的翘臀笑道:「我还没射呢,你急着去

    厕所干嘛?」

    杨雪兰强忍腹中绞痛,勉力提肛缩臀。冰块被肠道内的体温所融化,小屁眼

    微微翕张,溢出一股淡黄色的秽液,将浓密的肛毛浸得越发黑亮。新的冰块再次

    被强塞入不堪重负的肛洞,杨雪兰牙关紧锁打着颤呻吟道:「饶……饶了我吧!

    快憋不住了……我要大……大便……呀~ 」

    「屁眼给我锁紧了!嗬嗬……小骚屄真他妈的会夹人……噢~ 」腟腔内湿滑

    的淫肉随着杨雪兰收腹提肛不住蠕动,冰块隔着阴道壁传来丝丝凉意刺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