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女花】 第九章 母女归心

+A -A

    作者:肥科强势插入

    2017年5月15日 

    字数:6618

    第九章 母女归心

    近一个月没露过面,学校方面倒也罢了。算上寒假也不过才错过不到一周的

    课程,又有罗主任帮忙亮绿灯,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也就是了。张寒唯一在意

    的是杨月玲、萧怡婷母女。这么久了,也不知两人的关系是否有所缓和。

    这大半个月里,张寒几乎每天都要和杨月玲通上一次电话。由于女儿的疏离,

    张寒成了女教师唯一的倾诉对象。至于杨雪兰,已有了自己的家庭,倒不好时常

    打扰,况且这事又如何能向妹妹提起。却哪里想得到电话的另一头,自己的妹妹

    正躺在男友胯下婉转承欢。张寒谎称随父亲去了外地谈生意,好在杨月玲对于张

    家所经营的营生一概不知,倒也容易蒙混过去。

    张寒也给萧怡婷打过几个电话,女孩倒是接了,只是并不言语,电话另一端

    传来的是呜呜咽咽的哭泣声。面对张寒不住地劝慰,萧怡婷也只是偶尔简单回应

    一两句。

    放了学,张寒径直来到萧怡婷家。当日事发后杨月玲为避免母女俩见面难堪,

    一直住在教职工宿舍。萧怡婷开门见到张寒的瞬间一双美目亮了起来,接着又暗

    淡了下去。女孩面容憔悴了许多,原本平滑的俏脸微微凹陷了下去,露出两边凸

    起的颧骨,失去光泽的头发披散在肩头。张寒心疼地将萧怡婷一把搂在怀里,低

    头印上柔软的樱唇。女孩象征式地挣扎了几下便伏在张寒怀里微微抽泣起来。

    「婷婷,这些天委屈你了。」张寒搂着萧怡婷坐在沙发上。见女孩仍旧低头

    不语,只得继续哀求道:「好婷婷,我错了!究竟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

    「张寒,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萧怡婷盯着张寒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反问

    道。

    没曾想萧怡婷有此一问,张寒不由怔了怔。记起当初将萧怡婷骗上了床更多

    是为了接近女孩的母亲,不禁有些愧疚。一年多的交往,若说没有感情,那肯定

    不是真心话。只是张寒心中明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至始至终都是杨月玲,哪怕是

    杨雪兰亦丝毫无法改变,对于萧怡婷则是欲多过于情。可即便如此,若要让张寒

    就此割舍眼前这朵娇艳欲滴的清纯校花却是绝无可能,况且萧怡婷与杨月玲的母

    女关系带来的禁忌快感早已让张寒欲罢不能。母女同床,甚至三女大被同眠才是

    张寒的终极目标。

    念及于此,张寒凝视着女孩满是期寄的双眼同样一字一句答道:「婷婷,我

    爱你!但更爱你妈!」

    这恐怕是世上最厚颜无耻的表白,张寒说得情真意切竟未有丝毫滞碍,只听

    得萧怡婷瞠目结舌。女孩竟似松了口气,面有喜色,旋即又嗔骂道:「你……不

    要脸!」

    「婷婷,你恨你妈妈吗?」张寒温柔地为女孩捋了捋额前的刘海。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妈妈一个人将我抚养长大。在我心里,妈

    妈是比我生命更重要的人!可是……」萧怡婷用力摇了摇蝤首,想起与母亲因妒

    生隙,不禁又是一阵黯然神伤。

    「可是做妈妈的却抢了自己女儿的男朋友,难道你不该恨她吗?」张寒打断

    了萧怡婷的话。

    「不,我从来没恨过妈妈!我只恨自己没用!这些天我想了很久……张寒,

    答应我,你要好好待我妈妈!我……」萧怡婷泣不成声,竟早已下定决心要将男

    友让给母亲。

    「婷婷,你听好了。」张寒再次打断女孩的话。「你爱我,也爱你妈妈。既

    然如此,我们三个彼此相爱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三个人?在一起?这……这怎么可能?要让人知道了,我和妈妈还怎么做

    人!」萧怡婷不可置信地望着张寒,张大了小嘴。

    「何必在乎旁人的目光?我要你们母女俩都做我张寒的女人,谁敢说半个

    『不』字,我要谁好看!况且咱们自己不说,谁能知道?」张寒双眉一扬,将女

    孩搂得更紧了。

    萧怡婷倚靠着张寒宽阔的肩膀,只觉心如鹿撞,立时便想开口应允了男孩。

    是啊,这年头权钱当道,只要是个官抑或有所倚恃,谁个不是明里暗里妻妾成群。

    母女共侍一夫之事古今皆有。据闻明嘉靖年间,应天府举人王别情公然迎娶玉氏

    母女,举世皆知,更被后世引为一段香艳佳话。即便在当下,刘晓莉、刘亦菲母

    女同被富商包养,在娱乐圈里也不是什么秘密。

    一言点醒梦中人,萧怡婷实在想不出能有比这更好的提议,虽不得已要和母

    亲分享同一个男人,却也不觉得如何难过了。

    忽然间萧怡婷豁然开朗,一时阴霾尽去,不由憧憬起将来。想到今后或许会

    和母亲在同一张床上与张寒欢好,不觉满面红霞,竟有几分莫名的期待。兴许自

    己潜意识里想要的便是这样一个结果,只是若由自己嘴里说出,那便显得有些廉

    价了。

    萧怡婷将蝤首藏进男孩胸膛,仿佛呓语般低声说道:「张寒,带我和妈妈去

    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我们快快乐乐过一辈子!」

    「行,都听你的。不过那也得你妈妈同意才行啊!」张寒察言观色,心中大

    喜,吻了吻女孩的琼鼻,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我去和妈妈说,她一定会答应的!」萧怡婷勾着张寒的脖子忙不迭向男孩

    做着保证,旋又省悟,霎时羞得俏脸通红,一通粉拳捶在张寒胸口。「坏蛋,你

    真是坏死了!」

    萧怡婷少女心性,见目的达成,心中欢喜溢于言表,加之两人许久未见,自

    免不了一番缠绵。事罢,梳洗妥当,萧怡婷的气色才算好了许多。出门简单吃过

    晚饭,两人在杨月玲暂住的教职工宿舍外分了手,留下萧怡婷独自一人和母亲相

    聚。

    张寒心思缜密,杨月玲自觉无颜面对女儿,心中正自愧疚,由萧怡婷出面劝

    说势必事半功倍。

    当晚张寒回到家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满脑子都是和杨、萧母女同床的画面。

    第二天外语课,女教师似乎心绪不宁,偶尔望向张寒的一对明眸忽喜忽忧,

    也不知想着什么。

    吃过午饭,张寒偷偷摸进了杨月玲的宿舍。反手带上了房门,只见女教师坐

    在床边,似已等候多时。

    杨月玲近一个月未见男友,按耐不住相思嘤咛一声投入到了张寒怀里。

    美人在怀,张寒亦是心中火热,三下五除二将女教师扒得精光。「馒头屄」

    一经发情便汁水充盈,甚至没有太多前戏,「咕叽」一声阴茎便插进了早已湿腻

    的阴道。狠命捣鼓了一阵,便将肉棒退了出来,吐了口唾沫在杨月玲臀缝里抹了

    抹。被淫液浸湿的龟头抵住小屁眼沉腰一挺,又在油滑的肠道里肏弄起来。张寒

    忽前忽后肏得极是爽利,只恨自己少生了根肉棒。也就一顿饭工夫,张寒闷哼一

    声,将滚烫的精液灌溉到了杨月玲阴道深处。

    张寒随手拉来毛毯为两人盖上。杨月玲蜷缩在张寒怀里,舌尖沿着男孩淡红

    的乳晕画着圈,有些怯怯地道:「张寒,我怕!」

    张寒吻去女教师的额角汗渍,柔声道:「放心好了,我绝不会让你和婷婷受

    到任何伤害!」

    杨月玲不能没有张寒,更不愿失去女儿。和萧怡婷一样,母女共侍一夫是杨

    月玲现下唯一的选择,这是昨晚母女二人达成的共识。女儿的原谅、荒诞的提议,

    没曾想事情竟出人意料地有了峰回路转的发展,杨月玲禁不住欣喜若狂。可纵然

    心中早已千肯万允,但出于母亲的尊严和女人的矜持,依旧羞于面对三人之间新

    的关系。至于旁人的闲言蜚语,杨月玲倒不至像女儿那般单纯。世上岂有不透风

    的墙,而这些年一直背负着「克夫」之名,更是令女教师受尽了白眼。

    「小宝贝,要不咱们今晚搬回家住?」见杨月玲闭口不言,张寒试探着问道。

    「张寒,给我点时间好吗?我还没准备好。对不起!」杨月玲抬起螓首略微

    有些歉意地望向张寒。

    「咱们之间还需要说『对不起』吗?」张寒吻了吻杨月玲香滑的朱唇,一双

    手在女教师的大肥屁股上大力揉搓起来。

    * * * * * * * * * * * * * * *

    母女二人虽和好如初,但杨月玲迟迟不肯回家,张寒只得每晚轮流在杨月玲

    宿舍和萧怡婷家中留宿。好在这样的状况仅仅持续了一周,杨月玲终于在张寒软

    磨硬泡之下答应搬回家里。

    这天是张寒18岁生日,恰逢周末,便陪着杨、萧二女逛街购物。张寒为母

    女二人各自挑选了套礼服,又买了些金器首饰和进口化妆品。一来固然是为了讨

    美人欢心,另一方面则是为赴王珏下周的生日宴会。王珏和魏氏姐妹都不是外人,

    自己和杨月玲的关系瞒不了胖子多久,倒不如大大方方带出来打个招呼。

    逛街果然是女人的天性。母女二人心结已解,亲昵地挽着胳膊一路有说有笑,

    似姐妹多过于母女,反倒是将拎着大包小包的张寒给晾在了一边。不过张寒也不

    是吃素的,仗着脸皮厚实好几次当着旁人硬是挤进试衣间一逞手足之快,直逗得

    母女俩娇喘连连。

    当晚,三人一如往常般在家吃着晚饭,似回到了从前,然而气氛却有些不太

    一样了。张寒不断为二女夹着菜,说着腻人的情话,时不时来几句不知从哪里听

    来的荤段子。母女俩低着头一声不吭、面红耳赤,一顿饭吃得全然不识滋味。

    饭毕,三人依次洗漱,萧怡婷红着俏脸率先进了卧室,轻轻掩上房门。杨月

    玲在卫生间里一呆便是一个多小时,之前还答应好的和萧怡婷一同在床榻之上为

    张寒庆生,事到临头却又踌躇起来。张寒等得有些不耐,心知杨月玲依旧抹不开

    面子和女儿同床欢好。于是推门而入,顾不得沐浴清洗,一把将女教师抱起径直

    走进卧房。

    萧怡婷等待良久,正自跪坐在床头低垂着蝤首,手指局促不安地绞弄着衣角。

    抬眼瞧见张寒抱着身无寸缕的母亲出现在面前,顿时羞得满脸晕红,「啊!」的

    一声将头扭到了一边。

    张寒轻轻一抛,将杨月玲放在床上,随手除去自身衣裤。女教师躺在床上抓

    起一旁的枕头将螓首藏了起来,娇躯微微颤抖,雪白的肌肤因为羞耻和紧张变得

    酡红,然而身体的本能却对即将发生的事充满着期待。只一小会儿工夫,肥厚的

    阴户已是汁水横流,淫液顺着臀缝将床单染得点点斑驳。

    张寒分开杨月玲双腿,埋首其胯间。淫汁入口温热,熟女体液浓郁的腥臊味

    刺激着男人的情欲,起身正要提枪上马。却见萧怡婷偏着身子躲在床角,正斜眼

    偷瞥着纠缠在一起的两具赤裸肉体。张寒呵呵一笑,一把将女孩拉了过来,扯下

    浴袍。至此,三人终于裸裎相见。

    张寒一手将女儿滚烫的胴体搂在怀里,一手轻抚母亲光洁肥美的阴阜,一股

    自豪感油然而生,一时间心潮澎湃竟无法自持。母女双飞,古往今来多少男人终

    其一生也无法实现的梦想,而今这对极品母女花玉体横陈于胯下,任其摆布。

    萧怡婷双手掩面,透过指缝偷偷注视着男友的龟头在母亲阴道口来回磨蹭,

    母亲极力压抑着的呻吟在耳畔回荡,女孩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忽然樱唇被一张

    嘴给封住,一条舌头撬开唇齿侵入了檀口,男友的唾液混杂着母亲的淫汁带着股

    淡淡的腥臊。

    同一时间张寒的龟头挤开杨月玲的阴唇,伴随着女教师「啊~ 」的一声娇吟,

    阴茎进入到了温暖而紧凑的腟腔内。

    「婷婷你看,这就是你出生的地方,紧得跟处儿似的,哪里像是生过孩子的!

    你妈这叫做『白虎馒头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名器。」张寒咬着女孩的耳珠嬉

    笑着说着下流不堪的淫词秽语,一边奋力抽插,一边将阴茎带出的淫水涂抹在杨

    月玲纤巧的小屁眼周围。

    「你……你不要再说了!」萧怡婷羞耻地转过头,小手撑在男人胸口用力推

    了一把。饶是如此,仍禁不住好奇,飞快地瞥了眼两人性器结合处。记起幼时和

    杨月玲一同洗澡,母亲的私处并不陌生,只是当时不曾留意。如今的萧怡婷已非

    当年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何谓「白虎」自是知晓,但「馒头屄」却是闻所未闻。

    只见母亲双腿根部阴阜高高隆起,白白嫩嫩,果真像极了一只白馒头,煞是可爱。

    「还有这小屁眼,这叫『千蚯油肠』,也是万中无一的名器。」张寒拔出湿

    漉漉的阴茎,龟头抵住屁眼,挤开括约肌捅了进去。

    萧怡婷骇然道:「怎么没用润滑液就进去了?妈妈会受不了的!快拔出来!」

    母女连心,萧怡婷心中惶急,试图将张寒拉开。

    「没事,你妈妈浪起来,屁眼里流的油都够炒盘菜了。别担心,都说了这是

    名器!」张寒说罢抄起杨月玲两只小脚一阵揉搓,架在了肩膀上,双手掰开女教

    师肥硕的臀瓣。琥珀色的肠油随着阴茎抽插被带出体外,肛门周遭已是油汪汪的

    一片。萧怡婷看得真切,不由啧啧称奇,原本对母亲的担忧转眼变作了羡慕和妒

    忌。

    当着女儿面肆意玩弄母亲污秽羞耻的排泄器官,让张寒兴奋异常,「啪」的

    一巴掌扇打在杨月玲肉乎乎的肥臀上,羞得女教师挂在男人肩头的小脚一阵乱颤。

    张寒不再刻意忍耐,几个冲刺后很快便在杨月玲的肠道深处痛快地一泄如注。

    张寒拔出依旧坚挺的阴茎,倚靠在床头。女教师和女儿趴伏在张寒胯下,用

    小嘴为男人清理肉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