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女花】 第十章 谁动了我的母女花

+A -A

    作者:肥科强势插入

    2017年5月28日 

    字数:5605

    【第十章 谁动了我的母女花】

    三月十五是王珏18岁生日,宴会的地点设在X大酒店。

    中午张寒带着杨月玲和萧怡婷来到这家位于江北的五星级酒店。这是母女二

    人头一次以张寒女友身份在公开场合同时现身,二女左右各自挽着张寒一条胳膊,

    三人一并走进了宴会厅。母女共侍一夫毕竟有悖伦常,这要放到现代社会的公众

    舆论必定落得身败名裂,但在今天这种场合却也算不得什么。要知道在天朝上层

    社会莫说是母女兼收,便是把人玩残玩死也是常有的事。

    大厅内约莫二三十人散落在四周,大多为年轻貌美的女孩,分别围拢在四、

    五个一看便知是二世主的男宾身旁,其中不乏三四线的女明星或是嫩模、网红。

    母女二人头一次经历这样的阵仗不免有些怯场,好在天生丽质,一经打扮更显得

    光彩照人。

    王珏搂着魏氏姐妹正和一个富少说笑攀谈,瞥见张寒进来,正欲迎将上去,

    却瞧见张寒身侧除了萧怡婷还跟着杨月玲,女教师一脸娇羞地挽着张寒臂弯,模

    样甚是亲昵。胖子这一惊非同小可,立时瞪圆了双眼。张寒向王珏点头打了个招

    呼,同时注意到角落里三个有些局促的熟悉身影,微微有些意外。轻轻捏了捏杨

    月玲紧张得不住颤抖的小手,搂着母女俩走了过去。

    张寒没料到竟会在这样的场合遇到吕冠、吴彦和黄菲。萧怡婷与三人早已熟

    络,如今多了母亲,反倒羞涩地垂下蝤首。杨月玲更是不济,被相熟之人撞见自

    己和女儿一同委身于一个年龄相差将近20岁的高中生,毫无防备之下一张俏脸

    涨得通红。吕冠和黄菲也是颇为尴尬,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

    「杨老师,你好!寒少、学姐,你们怎么才来?宴席都撤了!」好在吴彦见

    机得快,最先打破了僵局。

    「我靠!张寒,你小子今天要不说清楚怎么回事休想走出这扇门!」张寒未

    及答话,王珏已领着魏氏姐妹快步走了过来。

    「也好,今天兄弟几个都在,我也不瞒大家,杨老师现在已经是我的女朋友

    了!只是我们的关系不便公开,大伙千万莫要声张出去!」张寒心中得意,情不

    自禁吻了吻怀中的女教师娇艳的脸庞。

    「张寒,你他妈母女通吃不怕噎死!」王珏近乎咆哮般的嘶吼惹来周遭诧异

    的眼神,立时便有数道炙热的目光投向杨月玲和萧怡婷这对绝色母女花。

    「寒哥,我算服了你!当初不知用了什么花言巧语将校花骗到了手,现在又

    不声不响把我们的杨老师也给收了。」经王珏这么一闹腾,吕冠也少了平日里在

    学校的拘谨,开起了杨月玲的玩笑。

    「张寒,你可得把你的杨老师给看紧了,别被你这群狐朋狗友占了便宜,到

    时一顶绿帽子戴在头上一定好看极了!」魏小冉嘟着小嘴故意不去看王珏。

    一旁的魏紫玫没有说话,只是有些警惕地注视着杨、萧母女。女孩不论是脸

    蛋还是身形均与魏小冉有着七八分相似,乍一望去还以为是一对孪生姐妹。

    「就是,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见着漂亮女人就跟猫儿闻了腥似的。」黄菲所

    在班级并非由杨月玲授课,见众人肆意调侃,便也无所顾忌,狠狠瞪了眼吕冠附

    和道。

    「胡说!朋友妻不可欺。我像是那种人吗?」王珏一脸不忿。

    然而众人却不约而同面露怀疑之色。

    「月玲!」张寒当着一脸艳羡的众人拍了拍杨月玲肥硕的大屁股。

    杨月玲从挎包里取出个红色的小信封递给王珏,羞涩地道:「生日快乐!密

    码是你生日。」

    「诶呦,杨老师谢谢你了!」胖子乘机握住杨月玲软绵绵的小手一阵揉捏,

    吓得女教师慌忙缩手。魏氏姐妹看在眼里,却也无可奈何。

    「怎么?还有什么贵宾没到吗?」张寒略微观察了一会儿便即发现包括王珏

    在内几乎所有人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唉~ 还不是我家老头子派来的,准没好事!就在刚才我妈还特地打来电话

    说人一会儿就到。走,陪我一起去瞧瞧!」王珏一改之前的油腔滑调,圆圆的胖

    脸竟难得地带着几分肃然。

    张寒陪着王珏在酒店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正当胖子等得不耐烦的当口,一辆

    蓝色玛莎拉蒂停在了两人面前。两侧车门同时被打开,两名绝色美人径直走到了

    王珏近前。张寒细看之下这才发现竟是一对难得的极品孪生姐妹花。二女年龄与

    杨雪兰相仿,均是一头齐耳的短发,英气中带着几分妩媚,肌肤呈淡淡的古铜色,

    容貌气质丝毫不逊杨月玲和杨雪兰,身材更是前后凹凸有致性感十足。

    姐妹俩彼此交换了个眼神,笑吟吟地望着目瞪口呆的王珏道:「怎么,珏少

    爷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们了?」

    「你……你们是萱筎姐姐和月茹姐姐……怎么可能!我不是在做梦吧?」王

    珏有些语无伦次,自打姐妹俩出现后便仿佛换了一个人。

    「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我们呀?」之前开口的美人继续追问道。

    「哼!我可听说人家身边有一对小美人呢!哪里还会把咱们两个老太婆放在

    心上!姐姐,你还是别自作多情了!」另一名美人撇了撇小嘴装作一副生气状。

    「我的好姐姐!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你们!别说那两个小丫头,在

    我心里就算是全世界的美女加起来也比不上你们!真的!我王珏若有半句假话就

    他娘的是四条腿在地上爬的!」胖子总算回过神来,色心又起,握住姐妹俩的小

    手便不再松开。「对了,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将军派我们来的呀!范总没和你说吗?」姐妹俩任由小手被王珏握着也不

    气恼。

    「什么?原来是你们!嘿,老头子也就算了,我妈怎么也不说清楚,搞得神

    神秘秘的。」王珏心中的不满早已被巨大的惊喜所替代。

    「看来范总是要给你个惊喜啊!」妹妹笑着解释道:「这部『总裁』半年前

    就订好了,是范总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至于我们……」话到关键处却语音一顿故

    意买了个关子。

    见王珏一脸期冀地被吊足了胃口,姐姐这才笑道:「我们是将军送给珏少爷

    你的礼物。」

    「什……什么?!」胖子张口结舌,再次陷入呆滞。

    「不喜欢吗?那我们回去了!」见王珏一脸懵逼,妹妹抽回被握住的小手,

    拉着一旁掩嘴娇笑的姐姐转身作势欲走。

    「别走!」王珏又岂会容她们走脱,一手一个将两个美人揽入怀中。「呃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们现在应该算是我的女人了。」

    「珏少爷你说的一点也没错。从今天起,我们姐妹和这部车都是你的个人私

    有财产。」姐妹俩倚靠在王珏怀里,两对巨乳紧紧贴在胖子胸口。

    王珏心情大好,搂着一对孪生姐妹花回到宴会厅。张寒在一旁忍不住用余光

    悄悄打量,越看越是惊艳。只得不断在脑海中幻化出杨月玲和萧怡婷的形象,强

    行压抑对胖子的妒意。但随即又想到王珏对杨月玲早有觊觎之心,若非今次得到

    了这对绝世尤物,以胖子的秉性难保日后不会打自己母女花的主意。

    王珏正要推门而入,隔着门便听到厅内一阵喧哗,还夹杂着女人的惊呼声。

    进入大厅,宾客们不再像之前三五成群散落在四下,而是聚在了一处,人群

    之中似乎有人正在发生争执。四人来到近前,只见人群中央两拨人正相互对峙着,

    一边是吕冠、吴彦、黄菲、魏氏姐妹和杨、萧母女,另一边以两名衣饰名贵的男

    宾为首。其中一人指着吕冠的鼻子怒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再不滚开老子找

    人打断你一双狗腿!」

    吕冠目露凶光,脸上挂着五道指印清晰可见,若非吴彦拦在一旁相劝,早已

    冲将过去和对方干了起来。杨、萧母女已被吓得花容失色,被众人护在身后,萧

    怡婷更是在黄菲搀扶下低声抽泣着。不难看出双方之间的冲突多半便是因母女二

    人而起。

    王珏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刚要开口,一旁已有人率先发难。

    「谁他妈的动了我的母女花!」张寒暴怒之下快步上前推开两名富少,将受

    了委屈的杨、萧母女揽在怀中柔声抚慰,同时也是向在场所有人宣示这对母女花

    的所有权。

    「嘿,正主到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宫云松,家父宫崎琳。这位是F集团

    的谭公子。大家既是同道中人,开个价吧,这俩妞让给我。咱们交个朋友,以后

    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如何?」宫云松见张寒与王珏联袂而来,甚是熟稔,

    也不敢太过轻慢。

    这位翩翩公子哥背负双手气度不凡,身后站着两名姿色绝佳、气质迥异的绝

    色美妇。左首一人生得极为冶艳,杏眼桃腮、身材惹火,极尽勾魂夺魄之能事,

    让人一见便心生肉欲,想要将其压在身下肆意蹂躏一番。另一名美妇则冷若寒霜、

    傲似梅雪,与杨雪兰颇为神似。两人约莫三十上下,此时大厅内虽美女如云,却

    丝毫无法掩盖两名美妇半分光彩,就连魏氏姐妹也给比了下去。

    宫崎琳是W市副部级单位W集团董事长,权柄之重便是W市市委书记也要忌

    惮三分。至于F集团则是本土赫赫有名的地产公司。张寒已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冷冷地望着宫云松道:「别说是你,就是你老子站在这里,我也不会相让!」

    「好啊!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是不是?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谭公子是个

    火爆脾气,刚被张寒推了个踉跄,有心找回场子,撸起袖子便要上前干架。

    「寒少、云松兄、谭公子,三位今天都是我的贵客,就当给我王珏一个面子

    如何?」胖子这番话是要给张寒台阶下。谭公子姑且不论,这宫云松绝对是张寒

    开罪不起的主。

    主人家既已发话,谭公子只得悻悻作罢。宫云松微微一笑,朝王珏摆了摆手,

    淫邪的目光在胖子身后那对孪生姐妹脸上略微停留了片刻,便带着两名美妇翩然

    离场。

    张寒很快清醒了过来,心中暗道一声侥幸,拍了拍王珏的肩膀表示感谢。随

    后也带着杨、萧母女和吕冠等人一同离去。

    出了这档子事,为防宫云松和谭公子报复,张寒将杨、萧母女接到了碧涛阁

    暂做安顿,出入皆有专人护送。

    一个月后吕冠出事了。电话是黄菲打来的,却与宫、谭二人无关。三天前吕

    冠在校外参与了一起群殴事件,被H区分局下设的派出所当场抓获,人给扣在分

    局里。黄菲想尽办法就连见上一面也是不能,无奈之下只得向张寒求助。

    张寒松了口气,想了想便给韩棠打了个电话,简单说明了情况。H区再怎么

    也是黑簿会的地头,别的不说,就冲吕冠当日为保护杨、萧母女挨的那一巴掌,

    怎么也得把人给弄出来。

    不一会儿韩棠便有了回复,只是带来的并非什么好消息。H区与黑簿会相熟

    的王副局长去了市局开会,电话一直接不通。好几十人的群体恶性事件在当地造

    成了极其不良的影响,没有局长一级的批示,即便以韩棠之能亦无法轻易将人给

    捞出来。张寒听到「市局开会」不由想起了杨雪兰,也不知道这位刑警副队长有

    没参加。一个多月过去了,杨雪兰并未主动联系张寒,虽是意料之中的事,却也

    难免有些失落。

    鬼使神差之下张寒拨通杨雪兰的手机。约莫过了一分钟左右,就在张寒刚想

    挂断的前一秒电话接通了。

    「请问是杨警官吗?」张寒有些紧张。

    「是我。」警花的声音依旧如从前般冷漠。

    「嘿,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接的。最近过得好吗?」张寒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

    情绪,思念就像涟漪般扩散开去。

    「还好,有事吗?」电话的另一端有些嘈杂,似乎是一间比较大的办公室。

    张寒将吕冠的情况又复述了一遍,其间杨雪兰问了几个问题,然而具体情况

    张寒也不得而知。于是杨雪兰决定亲自前往H区分局走一趟,两人约好了在距碧

    涛阁不远的一家咖啡厅门口见面。

    一个半小时后,杨雪兰的车停在了张寒和黄菲面前。对于黄菲的出现,杨雪

    兰显得颇为意外。警花面色不善,强烈的敌意让黄菲原本苍白的俏脸更加难看了。

    张寒慌忙解释,杨雪兰虽仍面有狐疑,但终于没再给张寒脸色看。

    杨雪兰将车停在离H区分局不远的一条小巷里,又和黄菲再次确认了一遍吕

    冠的信息便下了车。

    黄菲心系男友安危,又见杨雪兰年纪轻轻,虽不便明说,但焦急惶恐之情却

    愈发明显地写在了脸上。张寒不住安慰,心中却也无甚底气。好在杨雪兰没有让

    两人等太久,不到两个小时便将吕冠给带了出来。

    「须得走些内部程序,花了点工夫。要不是我杵在里面,李局又肯卖我几分

    面子,最少15天刑拘铁定跑不了。跟他一起的全在里面蹲着呢!」杨雪兰向二

    人解释道,俏脸难掩得意之色。

    黄菲这才知晓这位年轻貌美的女警官来历非同小可。两人关系暧昧,显然绝

    非张寒所说的朋友关系那么简单。事既已办妥,黄菲不敢耽误二人,与吕冠一再

    千恩万谢后便识趣地告辞离开。

    两人刚走,张寒便迫不及待地将警花拥入怀中恣意亲吻起来。杨雪兰起初还

    有些抗拒,象征式地挣扎了几下便渐渐软化下来,伸出香舌回应起男人。

    一个多月前,杨雪兰离开碧涛阁回到了丈夫刘伟男身边,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