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女花】 第十二章 母女同孕

+A -A

    作者:肥科强势插入

    2017年6月8日 

    字数:5606

    第十二章 母女同孕

    萧怡婷终于如愿考上了W大学,母女俩都非常兴奋,张寒也为女孩而感到高

    兴。

    这天,三人一同在家吃着晚饭,萧怡婷忽然放下碗筷,捂着嘴冲到卫生间里

    一阵干呕。

    「婷婷是不是怀孕了?」张寒望着萧怡婷,小声对杨月玲道。

    「我这个月也停经了。」杨月玲红着俏脸悄声道。

    「不会吧!这么巧?太好了!你们等我一下。」张寒兴奋地抱着女教师一通

    猛啃,接着一溜烟冲出了门外。

    只一会儿工夫,张寒便气喘吁吁地拿着刚买来的验孕纸跑了回来,兴冲冲地

    推着满脸晕红的母女二人进了卫生间。自打母女同床以来,张寒便不再给二女避

    孕,实是有意而为之。

    果不其然,母女俩都是红红的两道杠。

    「哈哈,我要做爸爸了!」母女同时怀孕!这种只在色情小说里才有的荒诞

    剧情居然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

    母女俩一瞬不瞬地望着男人,目光中有些彷徨,又带着些期待和欣喜。

    短暂的兴奋后,张寒握住杨月玲柔软的小手,望着女教师一对泛着光彩的明

    眸诚恳地道:「月玲,嫁给我好吗?」

    对于张寒突然求婚,杨月玲先是面色一喜,旋又颓然叹道:「那婷婷怎么办?」

    「你做大,她做小,只是我无法给婷婷名分。对不起!」张寒转头又望向萧

    怡婷。

    女孩望了望男人,又看了看母亲,咬着玉唇默然不语。

    「你还是娶婷婷吧。你想要,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女教师的声音有些凄苦,

    一张俏脸泫然欲泣。

    「不行!我娶的必须是你杨月玲!私底下你们母女俩都是我的女人,我会爱

    你们一辈子。」张寒握住杨月玲一对香肩的手紧了紧。

    「妈,只要张寒一辈子对我好,有没有名分我都不在乎。我只希望我们三个

    永远都能在一起不再分开!」萧怡婷低垂着蝤首轻声说道。

    「这个周末我带你们回家见我爸妈。」张寒闻言大喜,一把将母女二人搂入

    怀里。

    「谁要见你爸妈了!我还没答应你呢!」杨月玲白了张寒一眼娇嗔道。

    「不去也得去!见过未来的公公和婆婆,你们以后就是我张家的媳妇了!」

    张寒在母女俩红扑扑的脸蛋上各自吻了一口。

    「可是……我们年龄相差这么大,你爸妈会同意吗?」杨月玲怯声嗫嚅道,

    美目掠过一丝忧虑。

    「放心好了,一切包在我身上!」张寒伸手在女教师的肚子上轻轻摩挲,嘴

    角不由泛起笑意。

    * * * * * * * * * * * * * * *

    听说儿子要带女朋友回家,史文芳很是高兴,一早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当

    年跟了张寒的父亲张启明,两人未婚先孕,18岁不到就有了张寒。史文芳年轻

    时便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多年来保养得当,如今35岁的年纪看着却和二十八九

    岁的少妇一般无异。当然,若非如此也不会被当时还是帮会小头目的张启明给看

    上。张寒继承了母亲的相貌,从小就不缺女人缘。儿子有过很多女朋友,史文芳

    是知道的,却并不怎么过问。

    尽管风流成性,张寒却从不曾将女孩带回家里,史文芳不禁对这个即将上门

    见家长的女孩充满了好奇。只是当她见到杨月玲的一刻,脸色却立时变了,变得

    非常难看。

    张寒心中了然,拉着同样面色大变的杨月玲和一脸不知所措的萧怡婷走进大

    厅向父母笑道:「爸、妈,我给你们介绍下,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杨月玲,你们

    未来的儿媳妇。这是她的女儿萧怡婷,也是我的女人。」

    张启明倒不以为意,只是觉着自己这个儿子实在有够荒唐。这两个女人看着

    年龄似乎相差不大,眉目间确有几分相似,本以为是一对姐妹,没曾想竟是母女。

    一边声称着自己要娶母亲做老婆,一边却又直言不讳地承认和女儿有着非同一般

    的关系,而母女俩虽羞得满脸通红,却并未开口否认。好嘛,母女通吃!

    母女二人俱是一等一的绝色美人,尤其是母亲,当真是美艳绝伦、仪态万千,

    即便是自己如花似玉的妻子也略有不及。张启明经营色情服务业多年,见过的美

    女不在少数,却没一个比得上眼前的美妇人。单就泡妞而言,做儿子比起老子确

    要强过不少。

    「我不同意!」史文芳忽地勃然大怒,态度之强硬几乎没有回寰的余地。

    「为什么?」张寒也不着急,母亲的态度原在预料之中。

    「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史文芳瞪视着杨月玲恨恨地骂道。

    「老妈你是不是弄错了?难道你们从前认识?」张寒奇道。

    「总之我不同意你们交往!想娶她做老婆,更是门都没有!」史文芳一时语

    塞,丢下一句狠话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将门重重摔上。

    张启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妻子今天的举动着实有些奇怪。

    「爸,你觉得我这两个女朋友如何?」张寒揽着母女二人对父亲笑道。

    「我没意见,我一贯主张婚姻大事自己拿主意。不过你得过得了你妈这关!」

    张启明笑了笑,向史文芳的房间努了努嘴。

    「那好,我这就去让老妈为我做主。」张寒拉着母女俩走到母亲房门口吩咐

    道:「一会儿我叫你们进去,当着我妈的面你们俩小嘴可得甜一点!」

    萧怡婷忙不迭点头答应。

    杨月玲却急得扯住张寒的胳膊道:「不行的!我和你妈……」

    张寒打断了女教师的话:「不用担心,你只管照我说的做,我保管她会答应

    我们的婚事。」说罢便不再多言,迈步走进屋内。

    「妈,你和杨月玲很早就认识吧。当初我让韩棠帮我调查杨月玲家世背景,

    没想到居然查出你们之间竟会有段陈年旧怨。」张坐到母亲身旁笑道。

    史文芳与杨月玲不仅很早就认识,更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闺蜜。两人年纪一

    般大小,亲如姐妹,感情极是要好。在当时均是远近闻名的美少女,追求者络绎

    不绝。但两人自小受人追捧,眼界极高,寻常男孩又哪里瞧得上眼。直到两人各

    自考上了不同的高中,遇见那个宿命中的男人。

    这个改变二女一生命运的男人名叫萧径亭,是刚从大学毕业不久来高中任教

    的语文老师,也是后来萧怡婷的亲生父亲。

    萧径亭虽出身农村,却生得清秀俊雅,谈吐也颇为不凡。史文芳的出现让一

    贯风流自赏的萧径亭为之惊艳。两人朝夕相处渐生情愫,不久便坠入爱河。史文

    芳将处女献给了自己的老师,女孩初尝云雨,一时情根深种不可自拔。

    然而萧径亭却并非情场初哥。一次偶然的机会,萧径亭被学校安排到当地另

    一所高中听课学习,其间遇见了一个叫杨月玲的女孩。萧径亭一见之下惊为天人,

    施以各种风流手段,很快便俘获了美人芳心。

    萧径亭心思缜密,脚踏两条船左右逢源一直相安无事。直至史文芳听闻杨月

    玲忽然休学半年,前去探望。却发现闺蜜已是身怀六甲、肚大如瓜。问起缘由,

    这事才终于盖不住了。

    萧径亭虽迷恋史文芳青春美妙的肉体,却最终选择了杨月玲,不久便将史文

    芳弃如敝履。

    遭此沉重的打击让史文芳一度崩溃,最要好的闺蜜居然抢走了自己的男人。

    自此,两个幼时好友从此不相往来。

    经此一事,史文芳开始自暴自弃,旷课逃学流连于酒吧夜店,更结识了一些

    社会上的男人。史文芳不再矜持,纵情于酒色,不断麻醉着自己,直至有一天遇

    见了张启明。

    张启明在当时已是黑簿会旗下独当一面的得力干将,为人豪迈不羁、义气为

    先,深得帮众爱戴。自从和史文芳交往后,张启明便视其为珍宝,从此断绝了和

    其他女人的往来。张启明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多年,身体健硕,本钱也好,床笫之

    上对史文芳更是千依百顺。史文芳受创的心被男人的温柔渐渐抚平,不到一年便

    有了个儿子,取名为张寒。

    杨月玲在和史文芳决裂不久诞下了一个女儿,取名为萧怡婷。之后杨月玲完

    成了学业,在萧径亭的帮助下入职W市L高中任教。一年后两人结为夫妻,一家

    三口倒也幸福美满。可好景不长,在萧怡婷8岁那年,萧径亭因一场交通意外而

    去世。一夜间杨月玲成了寡妇,萧怡婷失去了父亲,母女俩从此相依为命,直到

    遇见张寒。

    这段陈年往事张寒早已知晓,在决定追求杨月玲之初便已预料到今日或有可

    能出现的状况。

    「原来你都知道了,我和这个小贱人势不两立,又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儿子送

    给仇人!」史文芳咬牙切齿地盯着儿子的眼睛。

    「妈,我这不是在为你报仇嘛!」张寒笑着为母亲解释道:「不瞒你说,杨

    月玲和她女儿现如今都怀了我的孩子,这辈子是跟定我了。从今往后她们母女俩

    对着你还不得毕恭毕敬,竭力讨好您这位婆婆大人。」

    「你说什么?!」史文芳闻言身子不由一震,一双美眸阴晴不定地望向张寒,

    过了良久才道:「你把人家母女肚子都搞大了,那你究竟是娶母亲还是女儿啊?」

    「当然是娶母亲!这样杨月玲才算名正言顺矮你一辈,人前人后都得喊你一

    声『妈』。你说这算不算为你报了仇?」张寒挽着母亲的胳膊嬉皮笑脸道。

    「你这小坏蛋!什么好处都让你给占尽了,真是便宜你了!」史文芳依旧寒

    着脸,眼中却闪过一丝促狭之色。

    「这还不算完,杨月玲有个妹妹,你应该见过吧。她现在也是我的女人,改

    天让她们姐妹俩一起侍奉您如何?」张寒终于松了口气,趁热打铁又下了最后一

    剂猛药。

    「连兰兰也被你……你这小子真是女人的克星!不过这样也好!你把那个小

    贱人叫进来,我有话问她!」史文芳站起身来,坐到了一旁的靠椅上。

    张寒领着母女俩正要进房,回头不忘提醒道:「记着我刚才说过的话!还有,

    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得罪了我妈!」

    萧怡婷点了点头。

    杨月玲略微踌躇了片刻才「嗯。」了一声。

    母女二人依言来到史文芳面前怯生生地喊了一声「伯母。」。

    「月玲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要比我大两个月吧。你喊我做『伯母』,

    觉得合适吗?」史文芳望着杨月玲嘲弄道。

    「我……我……」女教师羞耻得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行了!你可给我记住了,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如果你想嫁给我儿子,在

    这个家我就是你妈!哪怕在外人面前你也得管我叫『妈』!」史文芳得意地看着

    杨月玲讥笑道。

    「知道了……妈。」杨月玲浑身颤抖,几乎快要哭出声来。

    「你自己不是有老公吗?怎么还要来勾引我儿子?」史文芳继续羞辱着昔日

    的闺蜜。

    「径亭……十年前就过世了。」杨月玲低垂着螓首呜咽道。

    「哦……」史文芳虽隐约猜到,却仍不免有些伤感。但一回想起当年的旧事

    不由得恨声骂道:「死得倒也干脆,只是便宜他了!」

    「就算你是张寒的妈妈,也不可以这般侮辱我过世的爸爸!」萧怡婷再也忍

    耐不住,开口反驳道。

    「婷婷!」张寒怕萧怡婷坏了事,大声呵斥道。

    「婷婷,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是我和你爸爸做得不对。文芳……妈,请你相

    信我!当年我要知道你和径亭在一起,就不会答应他了。」杨月玲慌忙出言制止

    女儿的冒失。

    「有点意思!小丫头,我在医院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史文芳也不去理

    会杨月玲,对萧怡婷笑道。

    「我叫萧怡婷。心旷神怡的怡,袅娜娉婷的婷。」萧怡婷不卑不亢地答道。

    「不错!婷婷,你看这样如何?你来做大,你妈妈做小。等你和张寒上了大

    学,就把婚事给办了。」史文芳笑眯眯地望着萧怡婷,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萧怡婷不知该如何回答,踌躇了半晌才道:「我不要名分,只要能和张寒在

    一起就好。」

    史文芳满意地点了点头,对杨月玲道:「我暂且答应了你们的婚事,从今往

    后你们母女俩要对我儿子一心一意、从一而终。还有,记住你答应我的事。」

    「我记得的,妈。」杨月玲低声答道。

    「好了,一起去吃饭吧,菜都凉了。」史文芳说罢起身走出了房间。

    就这样,张寒又一次涉险过关。

    次日,张寒托关系为母女二人办理了准生证,又去省妇幼医院为二女做产检

    建了卡,忙前忙后弄了一整天。

    张寒心情大好,当晚约了王珏在碧涛阁喝酒。张寒带着母女俩来到包房时,

    人都差不多都到齐了。胖子搂着新宠姐妹花,黄菲陪在吕冠身侧。借着王珏的面

    子,吴彦也叫来了刘爽作为陪酒。几个人正玩着骰子,唯独少了魏氏姐妹。

    张寒随口问起,胖子不耐烦地答道:「两个丫头不识好歹,以后都懒得带她

    们出来玩!」

    张寒瞥了眼那对孪生姐妹,心道都说男人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想不到就连

    魏氏姐妹这般出色的美女也未能幸免。张寒说起杨月玲和萧怡婷双双怀孕的事,

    众人自然又是一阵羡慕嫉妒恨,却也不忘恭喜一番。

    「杨老师这娃儿生下来,该管我们的校花叫姐姐还是阿姨呢?」王珏每次见

    到杨月玲总不忘调笑两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