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女花】 第十六章 母女嫁一夫

+A -A

    作者:肥科强势插入

    2017年7月5日 

    字数:5784

    【第十六章 母女嫁一夫】

    高考终于结束,婚期定在一周后,张寒几乎是数着日子盼着这天的到来。做

    惯了甩手掌柜,具体事宜都扔给了老妈去操办。

    靠坐在沙发上,张寒无聊地翻看着手机。怀中的萧怡婷嘟着小嘴道:「能不

    能让别人来做伴娘?」

    张寒头也没抬便拒绝道:「不行!都说了多少遍了。明天带你去挑件婚纱,

    我看谁敢说半句闲话!」

    「还好我谁也没通知,不然可就惨了。」萧怡婷不再坚持,将蝤首枕靠在张

    寒肩头,吐出丁香小舌舔了舔男人的耳垂。

    「啧啧,这奶子该有E罩杯了吧,生过了孩子就是不一样。嘿嘿,婚礼那天

    记得把胸罩摘了,内裤也不准穿!」张寒闲着的一只手掀起萧怡婷的胸罩。一对

    雪白的巨乳依然呈现水滴状,只是乳头已不再粉嫩,更不及怀孕前那般挺翘,乳

    晕也大了两圈。

    绵软的乳肉在男人掌中变化着形状,乳汁飞溅,大厅一时间乳香四溢。

    转眼一周即至。这天,黑簿会坐馆大哥的公子大婚,宾客满堂。在座的除了

    男方亲朋和道上诸如万九爷之类与黑簿会关系密切的江湖朋友,还有十来个年轻

    人围坐在大厅角落的一张大桌周围。

    「这些人个个凶神恶煞的,看着都不像什么好人!」一个戴着边框眼镜的男

    生面色颇有些难看,正悄悄地四下打量。

    「瞧你这副熊样儿!怕什么!这是张寒的地头,只要你不挑事,我保管没人

    敢动你半根毛!」王珏见惯了大场面,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出言讥笑道。魏小冉

    和魏紫玫坐在胖子左右首。

    眼镜男吐了吐舌头,一旁一个面容姣好、略显青涩的女孩开口道:「张寒还

    不到20岁吧?没到法定年龄怎么可以结婚啊?收到请帖的时候吓了一跳,到现

    在我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新娘该不会是萧怡婷吧?」

    「先把酒给办了定个名分,到了岁数再去领证呗!你只猜对了一半,萧怡婷

    是伴娘,新娘另有其人,而且在座的各位都还认识。」魏小冉接口道,冲着众人

    神秘一笑。忽然记起这个叫徐颖的女孩当初和张寒还是同桌,后来貌似去了文科

    班。

    吕冠、吴彦、黄菲三人均微笑不语,其余诸人见状不禁愈发好奇起来。

    王珏双手搭在魏氏姐妹幼嫩的脖颈站起身子,对一旁的吕冠和吴彦道:「时

    间差不多了,我去后台,这边帮我照看一下。」

    两人忙不迭点头答应。

    王珏穿过大堂,进入一扇小门。走道的尽头是间小房,门框边斜倚着一具动

    人的娇躯,正和屋内的人说着什么,不时发出银铃般的娇笑。王珏快步上前将林

    月茹一把抱住,忍不住上下其手,美妇温顺地伏在胖子怀里任其施为。王珏一时

    兴起,正欲将林月茹拖入房中就地正法,抬眼却瞧见房内除了林萱茹还坐着位美

    女,正是今晚的主角杨月玲。

    「都快要做爸爸的的人了,还是老样子。林妹妹有身孕,也不懂得爱惜人家

    身子。」杨月玲有些羞恼的嗔道。

    「杨老师,从今天起你要改口喊我一声珏哥了。」王珏一脸坏笑地冲杨月玲

    眨了眨眼,双手在林月茹已然微微隆起的小腹上轻轻摩挲。

    「珏……哥。」杨月玲羞得连耳根也红了。叫一个小了自己近20岁的学生

    做哥哥,这种事放在从前当真想也不敢想。但如今的杨月玲却不敢违拗,毕竟这

    位少爷是连自己丈夫也不敢轻易开罪的主,哪怕他只是随口一句调侃。况且自己

    曾经的闺蜜而今也骤然变成了婆婆,如此想来倒也不觉如何难堪了,只是她却不

    曾想自己将要嫁的那位丈夫同样也是个小了自己近20岁的学生。

    「好啦,化妆间在隔壁,寒少还等着呢。」坐在一旁偷笑的林萱茹适时为杨

    月玲解围道。

    「哦,杨老师,忘了告诉你,今天婚宴上来了不少老相识呢!」王珏留下一

    句莫名其妙的话便即匆匆离去。不知为何杨月玲的心跳忽然加快了起来。

    随着悠扬的旋律,一对新人步入殿堂,新郎年少英俊,新娘美艳绝伦,当真

    绝配,一众来宾尽皆拍手称赞。当司仪介绍两人从相识,相知再到相爱的经历时,

    众人再度发出惊叹。

    「我去,师生恋啊!」

    「学生肏老师,现在的年轻人可真够开放的!」

    「我说陈叔,就许你老牛吃嫩草,人家老妻少夫咋就碍着你了?」

    「放屁!那小娘们儿瞧模样顶多也就二十七八。女大三抱金砖,懂么你?」

    一众黑道汉子口无遮拦、吵吵嚷嚷,气氛顿时炽烈起来。两位新人交换了戒

    指,又拜过父母,最后在司仪的鼓动下相拥热吻。

    两人唇齿相连彼此交换着津液,抱着怀中妻子的娇躯,张寒感到从所未有的

    满足。从今而后,这具身体只属于自己一个人。强烈的占有欲在心中激荡,甚至

    超越了第一次进入杨月玲身体的一刻。

    好不容易应付完一众亲朋和道上的朋友,张寒已有些站立不稳,就连一旁帮

    着挡酒的伴郎王珏也是不住摇晃。之前被刘伟男给缠住,因为托了张寒的关系升

    任临时副主编,绿帽妹夫表现得异常殷切。张寒老大不耐烦,一个劲向杨雪兰连

    使眼色。怎料这冰山美人偏偏装作视若不见,只是目光闪烁不定地注视着姐姐杨

    月玲。张寒有些着恼,一面应付着宾客,一面暗自盘算着改天如何肏翻这个大肚

    警花的屁眼。

    忽然杨月玲止住脚步,满脸娇羞地望向张寒。前方不远处的一桌正是L高中

    的同学,张寒轻轻握住妻子微微颤抖的柔荑大步走上前去。

    先前那个戴着边框眼镜的男生抢着道:「要不是那个司仪一番介绍,我们还

    都真不敢相信。我靠!寒哥,行啊你!我说杨老师怎么忽然辞职不干了!」

    一旁几个男生也跟着起哄,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着。

    「还能有啥?回家为我带孩子呗!杨老师给我生了个女儿,都三个月大了。

    你们还不快恭喜我?」一言激起千层浪,自然又是笑骂声不断。

    这些个同学平日与张寒素来交好,言语间不忌荤腥,张寒浑不在意,却苦了

    一旁的杨月玲。毕竟是自己带过的学生,平时一副为人师表、高不可攀的姿态,

    这会儿却被肆意调侃。美妇只觉脸颊发烫,倚在张寒怀里低着头默不作声。

    徐颖忽然略带挑衅地盯着萧怡婷道:「我们的萧大校花,你这一身好像不是

    伴娘的装扮啊!」

    众人这才发觉萧怡婷穿着的赫然是件婚纱,款式与杨月玲相仿。联想起二人

    在学校时绯闻不断,气氛顿时有些不一样了。

    正当萧怡婷不知该如何应付时,张寒酒意上涌,众目睽睽之下将这位曾经的

    校花一把搂住,冲徐颖嘿嘿笑道:「你寒哥我今晚洞房花烛夜,母女双飞!平胸

    妹你要来帮我推屁股吗?」

    「呸!谁要给你推……张寒!你个臭流氓!」徐颖立时招架不住,脸颊羞得

    通红,一连退了好几步。

    怀中的母女花更是不堪,嘤咛一声将俏脸藏进男人胸膛。张寒双手下移,停

    在母女俩的屁股上,感受到婚纱内均是空空如也,不由心中一荡。

    一旁几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何曾见过这等阵仗,一个个红着眼喘着粗气,裤

    裆已支起了帐篷。

    「我靠!你他妈真够无耻的!不过我喜欢!」胖子被魏氏姐妹左右搀扶着,

    大着舌头嚷道:「你有你的母女花,我有我的姐妹花。时候不早了,都散了吧。

    大家各回各家,各肏各花。」

    次日清晨,卧室的大床上三具赤裸的肉体相互纠缠在一起,屋内弥漫着浓郁

    的淫靡气味混合着阵阵乳香。杨月玲像只小猫似的慵懒地蜷缩在张寒怀里,一对

    的豪乳压在男人胸口,黏黏的乳汁从两人紧贴着的身体缝隙间不断渗出。美妇半

    张着的檀口细细娇喘着,秀发被汗渍浸湿沾在脸颊上。臀缝间原本纤秀紧致的小

    屁眼成了个深邃的孔洞,粘稠的精液顺着不住蠕动的肉红色肠壁缓缓流出。

    张寒半软的阴茎依旧留在妻子泥泞的阴道内,嗅着成熟妇人独有的体香,心

    中有种久违的宁静。瞧了眼一旁正自熟睡的萧怡婷,年轻少妇双手环抱着张寒沾

    满乳汁的手臂。一对雪白的巨乳被压得变了形状,产后的屁股足足大了两圈。嘴

    角微微翘起,还残留着干涸的精液,却不知又在做着怎样美梦。

    一夜盘肠大战,三人尽兴而眠,一觉睡至天色近黑方才醒转。

    第二日,留下两个女儿交由保姆照料,张寒带着母女二人驱车来到W市T国

    际机场。原本杨月玲是想去北欧诸国度蜜月的,只可惜萧怡婷期末考试却在月末,

    算来时间不足两周。母女俩最终将目的地定在了日本,对于这个提议张寒自然不

    会反对。

    当晚,三人在东京一家酒店落脚。这是张寒第二次来日本,搂着母女二人四

    处闲逛。享受着异域风味的料理,漫步在繁华都市的街道,三人都感到了从未有

    过的放松和愉悦。不再避讳世俗的目光,三人嬉笑、疯闹、湿吻,做着各种亲昵

    的动作,甜蜜而又温馨,时间仿佛在这个夜晚就此定格。

    回到酒店已是凌晨,各自简单洗漱,三人赤裸着身子坐在床上。

    张寒对妻子笑道:「月玲,你之前不是想要弄个纹身吗?明天我就带你去。」

    「什么纹身?」萧怡婷有些摸不着头脑。

    张寒将杨月玲搂在怀里,轻轻摩挲着妻子肥美光洁的阴阜解释道:「你妈妈

    对『白虎克夫』的说法一直很在意,我就建议她在这弄个漂亮的纹身。」

    「昏!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亏你还曾经是人民教师!」萧怡婷一

    脸不可置信。

    杨月玲向张寒瞧了一眼,红着俏脸地对女儿道:「婷婷,你爸爸走得早,这

    些年我过得好辛苦,直到遇见老公。我真的不想再失去老公了!而且只要他喜欢,

    我……我没什么不可以的。」

    「妈妈……」萧怡婷一脸歉然地低声道。

    张寒听着一阵感动,抱着妻子的手不由紧了紧。「东京有家公司做这个很专

    业,我想给你纹这两个图案。」张寒打开iPad翻出两张图片递给杨月玲。

    杨月玲只看了两眼,俏脸立时变得惨白,一旁的萧怡婷亦是面红耳赤。

    第一张图片是一个女性生殖器的特写。阴毛已被剃除,阴阜上纹着5朵绽放

    的樱花,一把武士刀和刀柄成「×」型悬于樱花之前,几片花瓣随风飘落,栩栩

    如生。这还不算完,女人两片阴唇各被穿上了两只阴环,阴蒂包皮也穿了只较小

    的阴蒂环。最令人震撼的是女人的阴蒂被剥离了包皮,完全裸露出来,被一根小

    巧的阴蒂钉从中贯穿。

    第二张图片就简单了许多。一个女人跪在地上,双手掰开臀缝努力向后撅起

    屁股。传说中的修罗彼岸花曼珠沙华以纤细的屁眼为花蕊,妖异地呈现在浑圆的

    屁股正中心。

    两张图片的一角分别印着「ZoikhemLab」的水印,仔细对比不难

    发现两幅纹身都是一般大小,约莫和啤酒瓶底座相若。

    「这两个女人真不要脸!把自己身体弄成这副模样还怎么嫁人?」萧怡婷有

    些愤怒地望向张寒。

    「放心,你妈妈是我的宝贝,我绝不会给她穿环!」张寒急忙解释道:「这

    两幅纹身属于同一个人,名叫choye,是ZoikhemLab的专属模特。

    我可是她的忠实粉丝哦!」

    「老公,你真的很喜欢吗?」一直低着头的杨月玲突然开口道。

    「当然,我做梦都想让我最心爱的女人纹上这两幅图案!」张寒不假思索地

    答道。

    「我……我愿意为你纹身。」杨月玲抬起螓首望向张寒展颜一笑。

    「哈哈,好老婆,我爱死你了!」张寒一口吻住妻子的朱唇。

    「什么『白虎克夫』,都是为满足你变态欲望的借口而已!」萧怡婷不满道。

    张寒也不否认,将杨月玲拿着的iPad翻到另一张图片。「婷婷你先别忙

    着吃醋,我也为你准备了一副『专属纹身』。」

    图片上是两个面部打着薄码的赤裸女人,手牵着手并排而立。身上的装饰和

    choye相若,两片阴唇和阴蒂包皮同样被穿了环,阴蒂却没做过处理。因为

    是全身照,图片中的女人多了两对耳环和乳环,光洁无毛的阴阜上各纹着一副图

    案。手动放大一看,赫然是三个猩红的汉字『姐妹花』。不同的是,一个在『姐』

    字上圈了个墨黑色的圆,另一个圈的是个「妹」字,似挥毫泼墨,极是写意。两

    个女人身上的各类环饰款式一致,一金一白,交相辉映,显得淫靡异常。图片的

    一角同样印着「ZoikhemLab」的水印。

    张寒用手指了指照片中女人的阴阜,望着萧怡婷邪邪一笑。少妇已明其意,

    霞生双颊,却没出言反对。

    「咦!她们好像是……」杨月玲忽然指着图片上的两个女人面露惊骇之色。

    张寒心知妻子已然认出二女身份,当下也不隐瞒,将魏氏姐妹如何失宠,又

    如何哭着向自己求助,如何花重金为二女「改造身体」,最后姐妹俩如愿重回王

    珏身边这些事原原本本说与母女二人知晓,只是刻意漏掉了三人在富士山下大打

    野炮的经过。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母女俩异口同声地骂道。

    张寒哈哈一笑,搂着杨月玲滚倒在床上。

    一觉睡至次日中午,在下榻的酒店匆匆用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