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烟波楼(2.1)

+A -A

    【烽火烟波楼】第二卷:魑魅魍魉烟尘靡 第一章:摩尼现

    作者:子龙翼德

    2018年8月10日 

    字数:9617

    自江南道一路向西,便是通往南疆的方向,南疆自古属于不毛之地,源于那

    南疆与中土之间,隔着一道横断山群,山群之上连绵起伏,却是险要无比,即便

    是修为强如南宫迷离一般,亦是感觉浑身酸痛难忍,不免有些无趣,当下眉目一

    扫,却是一眼望向了车轿角落里缩成一团的萧逸。萧逸立时面露惊恐之色,这几

    天下来,他可是知道了这南疆神女的厉害之处,那自己看来神秘莫测的黑古道长

    在她面前跟一只温驯的小猫差不多,整日来被她呼来喝去,如今又是在外架着马

    车,终日惶惶不安,眼下这女人瞧向自己,定然不会有甚好事。

    「哼,二皇子殿下,这几日来连日赶路倒是委屈你了。」南宫迷离语带讥讽,

    明眼人一听便知,这萧逸虽不算聪慧,但也能听出她的语意,赶紧回答道:「不

    敢,承蒙仙子不杀之恩,小人如今已不是皇子,谈不上委屈。」虽是语音低沉,

    但难免也带着些许不满之意。

    「哦嚯嚯嚯。」南宫迷离捂嘴笑道:「那二皇子可知道我要带你去哪里呢?」

    萧逸闭目自思,那日在萧驰坟前他自是听得清清楚楚,此去南疆凶多吉少,

    但他自幼性格急切,此刻听得南宫迷离如此大笑,以为她心情大好,当下一个侧

    身,跪在南宫迷离身前:「仙子饶命啊,我,我还不想死。」

    「哼,废物!」南宫迷离重哼一声,对这贪生怕死之徒却是嗤之以鼻:「我

    还以为你萧氏子孙当是悍不畏死,却不料我们的二皇子殿下却也是个孬种。」话

    音未落,却已是见得萧逸面色铁青,显是愤怒至极却又不敢爆发出来,不免更让

    她轻视,她话音一挑,笑道:「可我倒是有意留你一命。」

    「啊,当真!」萧逸本是铁青的脸色立时变得飞快,跪在地上迅速朝着眼前

    仙子爬去,直到南宫迷离那鲜艳的红裙之下,连声道:「感谢仙子不杀之恩。感

    谢仙子…」

    「我话可还未说完。」

    「啊?」

    「我身边正缺个端茶倒水、揉背捏腿的小厮,看你模样还算不错,怎么样,

    不委屈你吧,二殿下?」

    「你,欺人…」萧逸本欲破口大骂,可旋即醒悟过来,如今人为刀俎,他又

    有何尊严能够选择,莫说眼下生死都系于她一念之间,若真到了那人生地不熟的

    南疆,到了她所述那般厉害的劳什子井中,自己焉有命在。当下脸色突变,居然

    强行挤出一抹谄媚的笑容:「不委屈,不委屈,能侍候仙子是我的福分。」

    「是吗、嚯嚯嚯。」南宫迷离捂嘴大笑,显是对这小人举止颇为不齿,有意

    戏弄道:「那便先为我捶捶腿吧。」说完将红裙之下的长腿轻轻抬起,搭在了马

    车轿中的横座之上。佳人玉腿自是紧致万分,虽是穿着长裙不露分毫,但这横置

    于两座之间的长腿确实笔挺有力,看得萧逸大是兴奋,却是忘记了自己此刻的处

    境。「咳咳!」南宫迷离一声轻咳,自是将他唤醒,萧逸吞了一口口水,小心翼

    翼的半跪着行至这美腿之前,稍稍伸出双手,正欲朝那佳人玉腿摸去。

    指尖还未触至长腿,却听得一阵魔音绕耳:「你只管好好捶腿便是,若是轻

    重不稳或是锤到了不该锤的地方,那下场可不要我多说了罢。」

    萧逸只觉后背一瞬之间冷汗直冒,一股凉意涌上心头,当即不敢造次,握手

    成拳,轻轻的朝着那鲜艳的红裙长腿锤去,萧逸自幼锦衣玉食,这等伺候人的事

    虽是从未做过,但却见识得多也体验得多,依葫芦画瓢总是能学个三分,一时间

    南宫迷离只觉还算舒适,便也放下心神,幽幽闭上双眼,享受着这戏弄的快感。

    孤峰绝顶,庙宇幽深,青牛观作为超越武当的第一大道派,却依旧只有七座

    简单的阁楼小庙,并不奢华,但却优雅宁静。青牛观不修香火,亦没有值得常人

    拜祭的地方,若说经营,那便是青牛观的一众道长常去附近讲解道经,教习武艺,

    因而青牛观虽说庙小,但也备受江湖中人尊崇。而此刻的深夜,各处小庙灯火已

    熄,只余着主庙之中还残余着一丝烛光。

    一道紫衣飘然而至,庙门并未紧锁,秦风轻轻走了进去,道家祖师老子的金

    像立于堂前,而堂下却是坐着一位四旬的道长,风轻云淡,气宇轩昂。

    「你来啦。」秦风虽是脚步轻盈,但灵虚毕竟是当今武林第一人,他缓缓转

    过身来,神色安详,似是期盼已久。

    「你知道我要来?」秦风倒是有些诧异。

    「自你那日不慎落败,我便早已看出,你会再来的。我也,一直期盼着你来。」

    「哦?」

    「你一心于剑道,却是像极了我当年的样子。」

    「这么说,你不愿意比剑了?」

    「能在有生之年遇到剑道知音,如此机会又怎能错过,只不过,比剑之余,

    贫道想有一事托付于你。」

    「何事?」

    「摩尼教重现江湖,贫道已然无能为力,还望烟波楼能出手相助。」

    「嗯?」秦风轻哼一声,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份瞒不住他,但被一语道破总是

    有点不快。

    「秦公子莫要惊异,贫道却是听人说起那深宫中烟波楼主身边的一位绝顶高

    手一身紫衣擅使快剑,故而有此推论。」

    「我烟波楼如何行事全凭小姐一人,助不助你我却做不了主。」「那便开始

    吧。」灵虚微微一笑,不做多言,从桌上取出那柄淡绿色木剑,怡然而立,宛若

    洞穿万物一般潇洒自如。木剑缓缓舞动,在殿中划出一道漩涡状的气流,将秦风

    的目光紧紧吸引。

    秦风不由自主的紫衣出鞘,面色凝重,却又义无反顾的朝那剑旋之间奔去。

    「啪」的一声脆响,萧逸自车中轰然摔下,紧紧捂住通红的脸颊,却觉五脏

    六腑尽皆疼痛难忍,瘫倒在地起不得身。而南宫迷离自车中走出,似是看死人一

    般凝视着萧逸,哪里还有刚刚马车之中的风情万种。

    「仙子饶命,仙子饶命啊!」萧逸想起刚刚一幕,立时低下头来,他轻轻锤

    着的玉腿太过嫩滑细腻,即便是隔了一层红色长裙,亦是让他心猿意马,心中燥

    热难忍,又见这眼前仙子一时小憩正香,不由得脑子一热,将一只手缓缓自佳人

    裙摆之间伸了进去,果然,那裙中风景自不是外面所能比拟,萧逸不敢多看,唯

    有将大手缓缓靠近佳人的小腿之处,轻轻攀了上去。而便在魔手刚刚触碰到南宫

    迷离的雪肌之时,南宫迷离忽然醒来,一掌扇出,直将他扇得天旋地转,也就仅

    仅这一掌,萧逸便觉得五脏剧痛,甚至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看来你等不及那千蛊乱神井了,这会儿便在寻死!」南宫迷离目光中杀气

    尽现,萧逸直觉浑身冰凉,不知哪里生出的一丝力气跪倒在地,不断的哀嚎求饶。

    「嚯嚯嚯。」南宫迷离见得这萧逸这般窝囊,却是突然变脸笑了出来,转而

    娇笑道:「不想死也可以,继续给我好好捶腿。」

    「啊?好好好。」萧逸却不知为何这般轻松便化解了她的杀气,连声说好。

    正欲起身回车,却觉体内翻江倒海,四肢酸软无力,只得苦笑道:「仙子息怒,

    小人实在没有力气起身了。」南宫迷离冷眼一撇,随手朝萧逸甩出一颗黑丸,轻

    哼道:「吃了它。」萧逸不疑有他,连忙将那黑丸吞入腹中,稍稍咽下,朝着马

    车走了两步,忽觉腹中犹如万蚁噬心一般剧痛,较之前更为剧烈,最后确实倒在

    地上不断翻滚。「啊!啊!啊啊啊!」

    「嚯嚯嚯!」南宫迷离捂嘴大笑:「怎么样,我的这子母蛊还好受吧,你体

    中有我的子蛊,自此刻起,我要你生便生,我要你死便死,我若要让你生不如死,

    那你也唯有——生不如死!嚯嚯嚯!」笑声凄厉诡谲,甚是骇人,而萧逸确实只

    能在地上不断承受着子母蛊所带来的噬心之痛,这份生不如死的感觉已然让他万

    念俱灰。

    赤沙城外杀声震天,不断有匈奴兵杀上城楼,而鬼方勇士却仅仅只能据城而

    守,鬼方人本就人口不多,而赤沙城又新破,新俘还需看管,城外的拓拔威为子

    复仇心切,引了手中的五万大军将这赤沙围得像个铁桶一般密不透风。

    完颜铁骨面色肃然的望着城下黑压压的一片,心中有些怆然,自斩杀了拓拔

    元奎那一刻起,他便在精心布置着赤沙城防备,可再如何准备,面对拓跋威十倍

    于他的实力,完颜铁骨亦是只有挨打的份。如今四门皆在顽抗,但死伤已是惨重

    无比,显然破门是迟早的事。

    「阿爸,突围吧!」完颜铮浑身是血,作为鬼方第一勇士的他,此刻也稍感

    疲累,他也并非莽汉,知道眼下情势不对。

    完颜铁骨久久不语,他如何不知突围,但这赤沙城本就易攻难守,四面八方

    尽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届时匈奴铁蹄杀至,哪里还有他逃离的一线生机。被困此

    处犹能作困兽之斗,若是突围而出,怕是不出一个时辰便被擒住,两相抉择,更

    让他陷入沉思之中。

    「大汗,有个汉人说要见你!」

    「嗯?汉人?」完颜铁骨眉心紧锁,确是不知这大漠赤沙城中哪里来的汉人。

    「这时候见什么汉人,没见我跟阿爸商量着吗?」完颜铮朝那传令员斥责道。

    「等等,带他过来。」

    两名士卒领着一名灰袍之人缓缓走进,完颜铁骨禁不住多看了这灰袍之人两

    眼,只觉这灰袍男子看似平平无奇,可行进之间却又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不自

    觉地将他目光吸引,这灰袍男子目光深邃,面貌并不出众,但额头之上却是有着

    一道弯弯的疤痕,这灰袍人慢慢走进,在完颜铁骨面前站定,摘下头上的发巾,

    悠然道:「摩尼教夜八荒,拜见鬼方大汗。」

    「摩尼教,三十年前曾是一名唤作夜千纵的异人所创,其教义译作汉文便是

    破而后立之意,故而一直便以颠覆武林为目标,三十年前夜千纵授首于武林群雄

    之下,而其子夜百历五年前卷土重来,我便用这幻剑之道将其击毙,可这五年回

    想起来,我总觉得,他没有死!」

    「为何?」

    「一来,我的幻剑之道近年来颇有圆满之势,更能感觉到五年前的那一剑威

    力并不足以致命;二来,他摩尼教奇诡之术颇多,他中剑落崖也非必死之局;这

    三来,他摩尼教那次就他一人前来寻仇,并未有教众起事,可五年之后摩尼教一

    夕之间荡平天山,可见其运营有佳,五年之前或许只是一次试探。」

    秦风纵马狂奔,脑海中飞速回忆着在青牛观与灵虚的那一番长谈。

    「你若想追查摩尼教,我倒是有个提议,最近京城一带传言有位唤作『落花

    公子』的采花大盗四处作案,其手法最特别的一点便是令受害女子颇多留恋,反

    似中了邪一般变得淫邪起来,这手法像极了当年夜千纵的手段,故而你不妨去趟

    京城,探查一二。」

    秦风望着这燕京南门,心中百感交集,两个月前她才从此门走出,这么快便

    又回来了。城门过往人群众多,门口一尊告示却是映入眼帘,「悬赏擒凶:兹有

    号『落花公子』之淫徒近日四处行败坏女子贞洁之恶行,藐视国法,败坏纲常,

    现悬赏一千两捉拿此贼,若有线索提供,另有重赏。」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 發郵件到 DìYīBǎnZHǔ @ GMAIL.COM

    秦风暗自思忖:看来这京城官府也无计可施,这淫贼倒也有着几分本事。正

    踱步间,一声轻唤却是将她吸引过去。

    「秦公子!」秦风扭头一望,却是一绿衣彩带的美人儿小姐朝她走来,见秦

    风回头,更是欣喜,连连挥动着手中的丝绢,不住的朝秦风打着招呼。秦风会心

    一笑,旋即便朝那女子走去。女子身侧还有着一位素衣丫鬟,正不住的拉扯着小

    姐的衣襟,显然是觉得小姐太过招摇,颇为谨慎。

    「秦公子,泰安一别,我们果然便在京城见面了。」慕容尔雅面色微红,但

    行止却是十分有礼,见秦风靠近,稍稍行了一礼,谈吐自然得体,加之她那悦耳

    之音,更让秦风心生好感。

    「尔雅妹妹不在家中,却是在这街头露面,不免有些…」

    这一声「尔雅妹妹」却是让慕容尔雅芳心扑通一跳,立时羞得低下头来:

    「家中无事,便向爹爹讨了个施粥的差事,至于安全嘛,爹爹也派了人护卫的。」

    秦风微微一笑,眼神朝着四周微微一扫,却是有几只戒备的眼神藏于暗处,

    心中想道这慕容尔雅却不是寻常人家,身边的护卫皆是武功高强之辈,也算得安

    全了。

    「你便是秦公子啊,我可告诉你,我家小姐每日在此施粥是假,其实是为了

    等你来京呢。你倒好,答应了小姐,却迟了两个月才来。」那素衣丫鬟倒是牙尖

    嘴利,一股劲儿的将她家小姐的心事尽皆吐了出来。

    「小莲,休得胡说。」慕容尔雅更觉羞恼,直朝着身边丫鬟喝道。

    「我,临时去了趟江南,便耽搁了。」秦风不知如何应答,只得搪塞过去。

    「秦公子是做大事之人,能再见到秦公子,尔雅便也知足了,秦公子,尔雅

    有个不情之请。」

    「哦?」

    「尔雅想带秦公子去一个地方。」

    二人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