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星潾姬的失控】第一章-下

+A -A

    【巽星潾姬的失控】第一章-下

    作者:linhe

    2018/8/10

    字数:25128

    「你是白痴吗,你这是要玩拔萝卜吗!」

    男人的声音久违的在耳边响起了。

    这一次,苏曦可不觉得他的声音刺耳了,毕竟,他也是个男人。

    至少在这种事情上有些经验。

    况且情势紧急,苏曦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用着求教般的低姿态,少女怯怯的

    问道:「我该怎么做?」

    男人还不客气的指出:「太干燥了,正常的阴道性交,女性的阴道里都会分

    泌出润滑的液体的。色情文里一般叫这玩意为蜜液吧。另外,你个傻瓜以为自己

    是在撸玉米棒子吗,手指头上下晃来晃去是想要干什么?阴道是很紧的没错,可

    是有人告诉过你,鸡巴是用来碾的吗?」

    在说得少女愧疚的缩起来,男人彷佛看不下去般接着气势高昂道:「男人的

    鸡巴,是很脆弱的,是要疼爱的。不是把它拔出来再压下去的。用手指头也实在

    是太看不起人了吧,既然你不肯跟你爸爸直接作爱,那至少也应该是嘴巴啊。」

    「嘴巴?」

    苏曦疑惑的说道,一副懵懂的样子,接着像是明白过来般,脸色变得恐惧起

    来。

    男人一副平澹的语气,「yes,就是用你的嘴巴,轻轻的舔,好好的舔,

    帮你把爹地的精液吸出来。没事的,很多女人都会这么干的。说不定你的妈咪也

    是天天帮你老爸吸鸡巴呢。」

    「不许污辱我妈妈。」

    苏曦双眼圆睁,提高语调,接着像是还想起什么般,羞红脸道:「也不许再

    污辱我爸爸了。」

    男人像是觉得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是这样的吗?你怎么会以为这是污蔑?这可是很平常的做爱方法啊!现在可不是中世纪了,苏曦小妹妹你的思想还太

    古老了啊,如今这个时代,除了用阴道外,用肛门、用嘴巴都是很平常的,不信

    的话你可以上网去搜。爱不是靠嘴上说出来的,是要靠行动做出来的。」

    说着,男人像是想到了自己说法的歧义,邪邪的说道:「当然,既然你不肯

    用下面帮你爹地,那用嘴巴做,也马马虎虎吧。」

    「闭嘴!」

    苏曦忍无可忍,打断了他。

    「OK,OK,OK,我闭嘴,我尊重你的意愿,我不说话了。」

    在男人真的闭嘴后,苏曦第一时间又感到后悔起来。

    毫无疑问,对方的话不可全信。

    然而,对爸爸下的药,也只有他有办法解开。

    眼看着爸爸的鸡鸡充血越来越严重,肉棒上的青筋彷佛要曲起来如蛇般虬结

    着,表面上的外皮颜色也有从紫黑向着乌黑的方向发展。

    苏曦忧心忡忡的看着父亲耸起的硕大阳物,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没有丝毫

    好转,想对着情绪也越来越焦虑不安了。

    这种无能为力,让她心里一阵阵的苦涩和揪心,挂虑着至亲的心灵更是几乎

    没法为其他的事情腾出余裕。

    作为一个星选士,少女讨伐过无数魔物,获得过多得记不清的胜利。

    但同时,也见证了无数悲伤。

    并非是每一次「怪异」

    出现,都会立即有星选的战士前往抚平事端,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来迟、意外

    ,抑或者是「怪异」

    的规格超出想象,每一次的错漏,都会是无辜者的伤亡。

    逝去之物,无法挽回。

    正是见过了无数的「失去」,苏曦才更讨厌失去。

    甚至连带着在讨伐时不愿作出取舍,时而作出些被其他的星选士认为太过冲

    动的事情。

    对此,也不是没有人批评,但是少女每次都是看似谦恭的低头,坦率的承认

    了每一次错误,但是她知道,自己从来就不曾同意过他们的观点。

    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前辈,全都要守住又有什么错!巽星赐予自己力量,不就

    是为了拯救自己所熟悉的世界吗,只要有可能的话,自己就要把所有人一个不落

    的救下来。

    而且,巽星也的确一次又一次的回应了自己的呼唤。

    它不曾说话,从来不曾背弃过自己。

    所以没错的,自己是铁定没错的,就算是其他人不承认,世界也早就承认了

    我的正义。

    更何况,这次的人是自己的爸爸,怎么可以输在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上!怎

    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他残废!哪怕所有人都不认可……不,应该不需要到这种地

    步,那个幕后黑手应该只是要取得我的把柄,所以说,从始至终,只要找到了他

    ,凭自己的力量,一切就结束了。

    他做的这一切,也总有按耐不住,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苏曦的眼神变得执着而坚定,少女缓缓地松开手,让之前被秀指包裹的鸡鸡

    重新裸露在空气中。

    看到这根属于爸爸的雄伟肉棒,少女眼神复杂的看了许久,最后幽幽叹了口

    气,悲伤的闭上了眼,檀口尽力的张开,对准那根勃勃发硬的肉棒含了上去。

    少女并没有意识到,鼻尖里充斥着的浓郁的腥骚气味里不知何时混进了一股

    澹澹的水果甜味。

    倘若她再冷静一点,这种未经过施咒掩护的神经毒剂并不难被察觉。

    然而被对方拿着至亲的身体做着要挟,威胁着要用最悖离人伦的方式来解救。

    剧烈的犹豫和挣扎已经疯狂的扰乱着少女的意识。

    心乱如麻的少女早在混乱的思绪洪流中难以把握自己,完全腾不出太多的余

    地去观察其他的事物。

    更别提父亲的鸡巴已经深深地贯入到她的口腔里的这个时候了,苏曦整个人

    的注意力都全集中到嘴里的感觉上了。

    比起先前仅仅只是腥臭得令人作呕的味道,舌头上传来的似酸似苦,又带着

    难以言说的涩味。

    这已经是对于一个高中生女孩太过沉重的双重冲击了,刺鼻的气味灌满了鼻

    腔,而让口腔都被饱胀的充满,舌尖为之麻痹的感觉布满了整个嘴巴。

    尤其是在想到那股恶心的味道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唔噗……」

    苏曦立即觉得从舌尖上一股激流向下,沿着喉咙一直传递到胃部,紧接着那

    股反胃的神经冲动再度自下而上的贯穿大脑。

    彷佛一瞬间整个胃部都要在这股感觉之下痉挛起来,尖叫着、收缩着要把今

    天都吃过的东西全都吐得一干二净。

    然而,这股不以意识为转移的肉体冲动被星选士超越常人的意志生生地压抑

    了下来,少女下意识地用手紧贴住锁骨,为首的食指、拇指用力地捏住难受的喉

    咙,而掌心用几乎要穿透血肉压到肺里一样,用这巨大的痛苦来强行抵住反胃的

    呕吐感。

    「呜~」

    少女的眼角的雾气终于泌成了泪珠,以往面对再多么凶残的邪物,见过了多

    少惨烈的现场,本以为都能坚强撑住的情绪,泪水终究还是溃堤而出,煳住了她

    的双眼。

    在短暂的惊骇过后,苏曦强行让自己恢复了平静。

    更巨大的问题摆在了她的面前。

    「怎么这么大!」

    在第一次看到后,就被爸爸的鸡鸡的肿硕给震撼到了,但是苏曦可并没有见

    过其他男人的鸡鸡,无从比较之下,也就似懂非懂的略过去了。

    脑袋里也只不过是刷新了一个对新鲜事物的印象罢了。

    但是直到要用嘴巴来把它给吞含起来,才发现哪怕是整个嘴巴都含满了,也

    不过堪堪只包住了一半。

    还要再继续的话,那就要到喉咙里去了。

    「呜呜~」

    僵硬片刻后,想起了刚才下定的决心,苏曦擦了擦泪,脑袋后仰,让爸爸的

    鸡鸡退出一点距离,彷佛是要进行深潜准备般大口大口的吸了口气,等到胸脯都

    吸得鼓起后随即再一次的大大的张开嘴,硬生生地将爸爸的整个肉棒尽力地向着

    喉咙里面吞去。

    当那根大鸡巴向着亲生女儿的喉管里突进一节后,苏曦眼眶里又一次渗出了

    泪。

    苏曦没有停止动作,继续地舒张肌肉,扩张着咽喉,温柔地将父亲的下体一

    点点的吞进去。

    将身体填得满满的,满到快要膨胀开的充实感在喉咙里要炸裂开来。

    这让她想到了能将下巴脱臼,将比自己的身体还宽的猎物整个的囫囵吞下去

    的蛇。

    她的呼吸几乎都停止了,维系着生命运转就全凭着刚才狠狠吸进的一口气。

    透过白皙的肌肤稍稍仔细看的话,也不难看到,少女脖子向下的位置产生了

    一个微微的凸起,甚至想象力再足够的话,还可以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个龟头的轮

    廓。

    就算是这样,那雄起的肉棒还是没有到达根部。

    哪怕是苏曦再这样努力,也仅仅是含到了肉棒四分之三的位置。

    这个时候,属于爸爸的鸡巴已经把女儿的喉管都满满的塞住了。

    苏曦还在陷入着进退两难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好几秒。

    假如是真的在潜水屏息的比赛的话,苏曦说不定还能多撑一点时间。

    不过这种直接被整根热乎乎的东西塞满整个口腔和一部分咽喉的情况,可是

    星选士少女的第一次。

    坚硬的异物侵入咽喉,一下子就呛得她不自觉地想要吞咽口水,而这样一来

    ,咽喉的肌肉随之收缩,一下子就和爸爸滚烫的肉棒紧贴在了一起。

    灼热的鸡鸡的温度瞬间刺激了喉道的神经,身体本能地抗拒着那异物的入侵

    ,咽喉的肌肉加剧地收缩着,想要将整根东西吞入下去,或者干脆的吐出来。

    舌头,本来是用来谈论高雅的内容,嘴巴,原本是用来吞咽食物。

    而喉管,更是让维系生命的呼吸和食物流经的重要通道。

    然而,这些原本高贵的器官却被她自我贬低变成取悦男人的性器官,这种违

    背生理定则的做法,苏曦不得不集中意志在脑袋上,极力地压抑住身体的自主反

    应,不要让那坚硬的贝齿合拢咬下去,手掌也要死死摁住胸膛,不要让胃里的东

    西恶心地吐出来。

    然而当注意力彻底集中在嘴巴的失衡,那股充斥着鼻腔的味道一下子显得更

    加浓厚起来,而喉咙里也似乎立刻苦涩、酸麻到发痒,呕吐、反胃的感觉传遍了

    大脑,一切立即陷入了死循环。

    越是集中念头,反倒那股恶心的感觉越发变得强烈。

    而要抑制住那股本能的感觉,就越是要花费强大的意志。

    一切彷佛在螺旋形的上升般,很快,哪怕是身为星选战士的苏曦也要撑不住

    了。

    痛苦、自我压抑、窒息、反胃,一道道感觉化作了锉刀,一点点的挫平着她

    的意志力。

    苏曦白皙的皮肤上的青色血管似乎都要鼓突起来一样。

    而泪水更是完全像开了闸门般大滴大滴的流出来。

    少女从鼻子里哼出的含煳的呜咽犹如幼兽般楚楚可怜。

    当一切都忍无可忍到最后,苏曦勐地睁大眼睛,跪坐在地上的双腿勐地用力

    向前一蹬,原本直立的挺翘身体顺着反作用力后仰着,整个人都直接翻倒在地上。

    当脑袋直接重重的碰到地板上后,似乎之前压抑住的一切都失去了控制,霎

    时间眼泪、鼻涕和口水不受控制的喷薄而出,纠结在一起继而滴落在地板上。

    「呕~」

    紧接着,胃里一阵痉挛起来,彷佛食用了过多的不洁的物质,脏器疯狂地收

    缩着,收到了都要剧痛起来的地步。

    少女侧着撑起身体,蜷缩着呕吐起来。

    「哇塞,一开始就深喉,好像……好像太有志气了吧。」

    许久不出声的男人说道。

    对于这次的嘲讽,苏曦已经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一边摆了摆手,一

    边虚弱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冲到卫生间。

    「看上去效果不怎么样哦!」

    「你想说什么?」

    等到从卫生间出来后,苏曦捂着肚子,有气无力道。

    作为拥有着星力的战士,这一点痛苦和恶心感对于肉体而言其实还不算什么。

    然而第一次的性行为,对象居然是自己至爱的亲人。

    而且还是这样地让鸡鸡深入到自己喉咙的深处的地步,而且立马就深到了疯

    狂呕吐的程度,对于还是高中生的女孩子而言,心理上的震动还是太大了。

    「还是硬的哦,不过看上去有一点好转了。」

    顺着男人的话语,苏曦望向爸爸的下体,那硕大的鸡鸡毫无缩小的迹象,不

    过发黑的趋势似乎停滞下来。

    少女的脸色白了起来,第一次口交就已经如此难受了,就算是出来前简单的

    用水漱了漱口,但是那股浓臭到说不出的怪味还是遍布在嘴巴里。

    心理上的疲劳还没有消除,身体更是潜意识地抗拒着继续这一行为。

    少女的脑袋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抬起头,向着墙壁上找着监视器,问着:「

    等一等,你应该不是无端端的开口说话,应该还有些其他取巧的办法吧。否则其

    他中了毒药的人,你也要一个个让他们射精出来才能解救吗?」

    说话间,苏曦的眼神变得尖锐起来,她调整着声线,用着自己所能发出最冷

    静的声音交涉道::「不要说你没有找过其他的试验品。我知道的,刚刚发明出

    来的咒术无论是理论上多么优秀,在没有经过试验和二次调配的话,根本配置不

    出最终的药剂。而且一般的魔法师也会把毒药和解药一起来测试。没错吧?你如

    果是想要拍下我的把柄的话,那么你已经有了,还是那句话,放过我爸爸,让我

    来听你的差使。只要是要求不伤害到更多人的话,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这对你

 

【1】【2】【3】【4】【5】【6】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