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恋(涩情)】(6)

+A -A

    涩恋(6)

    回到宿舍,夜深人静中我悄悄的哭了一夜。

    但我坚持和哥嫂的约定没有把遇见他们的情况对家里说,始终守口如瓶。

    日复一日,工作中我表现的更积极了,加了几次薪,年底我回了趟老家过年

    ,到家之后看着念叨着哥嫂如果也能回来过年,一家就团圆了的爸妈,我忍了又

    忍还是没有把哥嫂的事情说出来。

    之后我重回这个城市继续工作,这期间只要是节假日,我都会去那间潮湿的

    地下室买些生活用品和吃的去看望哥嫂。

    本来我打算定期给哥嫂送一些钱,但倔强的哥哥第一次就坚持不要。

    为了他的尊严,我也只能靠送些日用品尽一点微薄之力。

    偶尔,赶上下午去看他们,嫂子会经常不在家。

    按我哥所说,嫂子是去打第二份工了。

    但只有我知道嫂子第二份工做的真正内容,每当此刻我心里就不由得发出一

    阵酸楚刺痛。

    而每到这种日子,一般在辞别哥哥离开后,借着傍晚华灯初上蒙蒙的夜色,

    我会不自觉的漫步踱到色情街。

    任凭街边的流莺飞燕怎么招呼挑逗,我也不为之所动。

    再也没有进过任何一家色情店,没对任何一个妓女有过回应。

    我根本不是为了自己的生理需求来的,而是连我自己都不知为什么,会一次

    次悄悄站在嫂子卖身的那家色情店街对面的一株大槐树下,默默的掏出烟,点上

    一根,仔细盯着看的一清二楚的色情店内众人呆呆发愣,伴随着一支支的香烟燃

    尽,任由时光流逝。

    直至店铺打烊或是嫂子提前下班,消失在我视线内,我才怅然若失的独自孤

    独的回工厂宿舍,而后怅然若失久久不能睡去。

    我原本并没有抽烟的习惯,只有工作中心烦意乱的时候才会偶尔抽个一根,

    借此缓解一下焦虑的情绪。

    但自打不知何时起,每当我看完哥哥,想看一眼嫂子悄悄来色情店对面这株

    老树之下的时候,我就变得不得不靠吸烟来压抑自己悲伤愤怒无奈的心。

    因为隔着不远,色情店里灯光璀璨,落地玻璃门后老板芳姐和沙发上穿着短

    裙翘着美腿吸引路人的几个姑娘的一举一动都看的很清楚。

    而我所处之处,又是夜色中最偏僻最漆黑的角落,里面的人却不几乎发觉不

    到我所处的位置隐藏着我这么个暗中观察者。

    店里的姑娘数量从不不固定,多的时候五六个,少的时候一两个。

    我第一次去时的胖姑娘和漂亮的姑娘有时不在里面。

    只有嫂子,风雨无阻永远穿着与众不同的长裙长裤安静的坐在沙发最里面。

    从没像其他姑娘一样放肆大胆的隔着玻璃门挑逗路人。

    在人多没有客人时姑娘们们偶尔会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不时因为

    个笑话哄堂大笑。

    而嫂子大多数则一人孤零零的坐在一旁,几乎从不参与这些年轻女孩的聊天。

    除了偶尔和老板娘说个一两句话外,不是无聊的看着店里那台不太清楚的破

    电视,就是对着屋顶一个人发呆。

    有客人时那些年轻姑娘表现的极其热情,而嫂子会随着这些女孩一起站起身

    像个商品一样默默地的任男人挑选。

    客人选了别的姑娘,嫂子会显得有些失望的重新坐下。

    如果客人选了她,她则又有些羞涩的看起来不知所措。

    偶尔也会有和嫂子相熟的客人,进门会和嫂子笑着打招呼调笑几句,然后一

    边递给芳姐钱,一边色眯眯的对嫂子说些什么,嫂子那时虽然会羞红了脸,但却

    不那么拘谨,也会和熟客说笑一两句,然后被客人搂着慢慢的消失在色情店后门

    前拉着的那道帘子后。

    每当看着嫂子跟嫖客从色情店里消失,我就能不自觉的想到色情店后院那间

    狭小的炮房内,嫂子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娇弱的身体任由那些恶心男人玩弄蹂躏

    的场面。

    虽然不是亲眼所见,但还是一次次刺痛着我的心。

    嫂子命运多舛,如果不是身在农村父母双亡,在大城市里也许她这种小家碧

    玉大学毕业也许会成为一名女教师,或者医院的护士,或者企业的白领……

    嫁给一个身体健康,同样门当户对的男人生个健康的孩子幸福平澹的过完此

    生,这也是她心里向往的生活。

    但现实却是如此残酷。

    这么一位璧人竟然落入泥泞中,被各种男人用最廉价的价格轻轻松松像买便

    宜的商品一样,轻而易举就得到她那本该高贵的身体和最让女人羞耻的服务。

    这一切我看在眼里却只能远远的观望而无能为力,让我对自己力量的淼小也

    是无比愤怒。

    这期间还有那么几次次,隔着玻璃看着嫂子虽然不像别的姑娘一样穿着暴露

    ,靠露着白白的大腿吸引客人,但认真观察着她,越看越觉得她坐卧间,颇有成

    熟优雅之美。

    当她站起身后,向客人报以勉强的微笑时,嫂子丰满窈窕的身材,清秀的容

    颜,在我眼中即使穿着再普通的衣裙也难掩她的秀色。

    这时通常我会不禁怦然心动。

    那次和嫂子在床上的肌肤之亲也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来。

    虽然我深知再主动想起那次的逆事是对嫂子大大的不敬。

    但隐隐间却又有无限的甜蜜和冲动。

    娶妻当娶嫂子这样美丽善良的女人,这是我遇见哥嫂后不止一次暗暗下的誓

    言。

    不仅仅因为她为我哥做的牺牲是那么的伟大,而且即使我想刻意回避却难以

    摆脱一个事实:嫂子人很美,也很有女人味,对情窦初开的自己而言第一次的性

    伙伴又是难以磨灭的美好回忆,即使再怎么刻意回避,嫂子的倩影始终烙印在我

    心间。

    嫂子的美,不是艳若桃李那种能一眼就把人吸引之美,而是澹若兰菊,越看

    越觉得漂亮的类型,至于气质,更是那种看上去风尘女身上难得一见的羞涩腼腆

    ,却又在床上带有些许迎合的态度,最能让男人忘我。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 發郵件到 DìYīBǎnZHǔ @ GMAIL.COM

    每当我大着胆子做贼似的悄悄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再看见进色情店的客人要

    么选比嫂子更年轻艳丽的姑娘,要么选比嫂子胸大屁股大庸脂俗粉的女孩时,我

    竟暗暗有些为嫂子鸣不平。

    虽然我对女人的认知不能以点带面,代表所有男人,但看到嫂子没有生意时

    ,一边长出了一口气,庆幸嫂子少受了一番蹂躏,一边却又暗骂刚才的嫖客好没

    有眼光。

    这么极品的一个女人放着不要,却搂着一头母猪兴高采烈,暗暗为他不值。

    矛盾万分中,多少个纠结的夜晚就这么度过了。

    这期间我认识了两个做水果生意的老乡,接触久了,他们觉得我人诚实可信

    ,又是学农业种植专业的大学生,水果方面理论知识远比一般人了解的多,便有

    让我入伙共同做生意的想法。

    细谈之下,每次他们收购一车皮水果由这个城市运往老家贩卖虽然利润颇多

    ,但一来合伙人少,每人要出的股份是一笔对刚工作一年多的我来说根本拿不出

    的巨款,二来我也了解水果生意风险性太大,稍有不慎,赶上天灾人祸,政策法

    规稍有变化一单买卖就会赔的血本无归,因此虽然跟他们来往密切,偶尔工作之

    余也会出个人力帮他们做些采购质检的工作挣点小钱,但正式跟他们一起合伙做

    生意的事却始终含含煳煳没有答应。

    转眼间日子已经到了深秋。

    一天我在宿舍收拾衣物,把不穿的夏装洗干净封存,不经意间在衣柜里发现

    去年嫖娼偶遇嫂子时那家色情店老板娘塞给我的几张招嫖卡片不知何时被我遗落

    在衣柜角落里,拿起看了看,这家色情店的招嫖卡片居然不是像大部分店家用日

    本av女优做的封面,而是由嫂子和那个长的不错的姑娘亲自拍摄的。

    两个漂亮的女人半解衣裙露,出内衣摆出性感的姿势的照片赫然印在招嫖卡

    片正面当做封面广告。

    背后详细写了店的地址和电话。

    这种用店里头牌姑娘照片做招嫖卡片的情况在这座色情业发达的南方城市其

    实也不少见,但一般多是高档的夜总会洗浴中心才会认真做这种东西,没想到那

    家角落里生意着实一般的小小色情店也这么下本钱。

    看着卡片上半裸娇躯用手羞答答的做出去解乳罩背钩还要强颜欢笑的嫂子,

    我心里一酸,凝视了片刻,用手轻轻在照片上的嫂子脸上爱怜的抚摸了片刻。

    苦笑了一下把它揉成一团扔到废纸篓里,我可不想一个不小心把这玩意夹带

    回家被父母和哥哥发现,给嫂子没事惹麻烦。

    一旁,同宿舍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光棍也在整理衣物,我拿着招嫖卡片看的时

    候,他就发现小小的卡片上印着的是性感女人。

    在这个城市混的久了,他自然知道那是张什么卡片。

    这个叫做老山炮的东北老头是工厂里年龄最大的工人之一,一辈子吃喝嫖赌

    有钱就乱花,从来不攒。

    五十出头还是光棍一人,他总说我为啥不娶媳妇?告诉你们这些小年轻,男

    人的鸡巴一辈子不能只在一个洞里,待长了就硬不起来了!人生在世就为两巴,

    上为嘴巴,下为鸡巴。

    只要这俩巴满足了,明天就算死了也他娘的值了。

    死了俩腿一蹬谁还知道死了的事!他是这么说的,平时也是这么做的。

    最让他开心的事就是月底发了薪水赌场里先赢点小钱,然后找个酒馆喝上半

    斤白酒出来路边顺便找个妓女风流快活一宿。

    第二天从小姐那出来,往往他还会拍上几张小姐的裸照和几段自己干小姐的

    视频回来给我们炫耀。

    宿舍里光棍多,妻子不在身边的汉子也多,爱嫖爱赌是他们共同的爱好,往

    往一见老山炮拿玩女人的视频照片跟他们炫耀,就会聚在一起一边欣赏,一边拿

    他的吹嘘当做一场笑谈。

    此时老山炮见我把卡片揉成一团随手扔了,斜眼看着我,坏笑着弯腰从废纸

    篓里又把那张皱皱巴巴的卡片顺手捡了起来。

    整理平整后看着背面的字,一字一字的念到:「丽人香美发,联系人芳姐,

    地址xx大街西口路北,电话xxxxxxxx」

    他是久经风月场的老流氓,自然知道那xx大街就是着名的色情一条街,而

    这种色情招嫖卡片在这个城市更是司空见惯。

    只是我平时很少参与他们这些光棍关于嫖娼的下流交流,平时工作中又是他

    们的上司,他们见我不上道,对我一般都是敬而远之。

    这次这张色情招嫖卡片居然是我从衣柜里被我信手扔掉的让他略微有点诧异。

    读完卡片上的字老山炮反过来看了看印着嫂子半裸身体的封面坏笑着说:「

    哎呀,我们小李段长可以啊。看不出来,藏得挺深呐。哎呀我操,这上面印的小

    娘们还挺水灵啊!这还有行小字:欢欢,盈盈,欢迎您!这俩小娘们是这店里的

    鸡么?行啊,老去那地界我咋没发现有这么水灵的娘们呢!小李段长,这俩小娘

    们哪个活更好?更能让爷们舒服?真是店里的小姐么?」

    说着老山炮流着口水摩挲着卡片正面嫂子和欢欢的半裸照片咽了口口水。

    「去你妈的,别碰我东西。」

    看着老山炮对着嫂子的照片色眯眯的德行,我气不打一处来,抢过卡片几下

    撕了个粉碎又重新扔进了废纸篓。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 發郵件到 DìYīBǎnZHǔ @ GMAIL.COM

    老山炮悻悻地说:「哎我操,咋还急眼了呢?别是你小李段长真看上那俩小

    娘们了吧?你听老哥说,这群鸡就是个逼,肏一遍过过瘾就得了,可不能认真,

    否则有多少钱都得续进她们的骚屄里,那就是个无底洞知道不?还有……」

    老山炮已一个嫖场老客的身份语重心长的指导我,在他看来,虽然我工作中

    是他的领导。

    但其实论岁数阅历,其实就是个生瓜蛋子,还想好心指导我怎么把小姐就当

    个满足自己欲望的生殖器,而不要用任何感情。

    但他这番天马行空的胡言乱语让我更加厌恶,没等他说完,我咬着牙从嘴里

    迸出一个字:「滚!」

    到了周末,我从哥嫂家回来,宿舍里的光棍们少了一半。

    头天正好是发薪的日子。

    每到这个时候,这些苦哈哈出门打工的中年汉子们都会出门享受一下辛苦劳

    作一个月后必须的放纵。

    有的是三五成群打牌赌博到天亮,有的是在酒馆里买醉到深夜。

    更多的则是在色情街找个年轻的姑娘释放一下积蓄已久的生理需求。

    在工厂宿舍住长了,我也司空见惯,因为当晚又在嫂子所处的那家色情店外

    观察踌躇了许久,回来时已经不早了,这一觉醒来已经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

    老山炮和三个经常混在一起的老光棍正聚在自己床铺上盯着手机屏幕,几个

    中年汉子不时发出阵阵下流的坏笑。

    我知道老家伙昨晚又去嫖娼,现在又把他昨晚的战果炫耀给同伴看。

    因为平时关系一般,我也没搭理他们,从桌上拿起暖壶想给脸盆里倒点开水

    洗洗脸。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