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沉沦 第二部(04)

+A -A

    【武林沉沦】第二部:第4章:春梦? 

    在雪姨的一翻的戏弄之后,高达总算穿起了裤子,没有刚刚的尴尬,可是一

    想到刚才在穿好裤子的最后一刻,雪姨竟然伸手在自己的肉棒上抓了一把,然后

    又弹了一下自己龟头,那样的状态下龟头正值敏感之时,任何一丝触动都会无穷

    放大,这一下真是疼得高达欲仙欲死了。

    现在看到雪姨的眼睛又往高顶起的胯间看来,高达的魂都差点吓掉一半,双

    脚紧紧夹起来希望能掩盖丑态,但在‘魔佛舍利’精元的加持下,实在不是他想

    软下来就能轻易软下来的,再者像他这样的巨物,用双脚又岂能夹住,结果反而

    使裤子收紧,肉棒勾勒出形象更加具体。

    柳如雪双眼依是不离高达的胯间巨物,打趣说道:「达儿,有什么好害羞的。小时候,还是雪姨帮你洗澡的,身体哪个地方没看过?只是想不到达儿当下长

    大了,有这么厚的本钱,难怪一下子就要娶三个娇妻,可把雪姨乐坏了,你可好

    好努力,争取让雪姨抱孙子啊!」

    高达满脸愤羞:「是是……雪姨,你能不能别看了,再看下去我就没法做人

    了。」

    在高达哀求后,柳如雪也不再捉弄高达:「好了,雪姨不为难你了,你好好

    冷静下,让它软下来吧!现在你的师弟妹们正在各脉长老训斥着,傍晚时分估计

    有不少师妹们来看你,你还是这样真的不太好啊!」

    说罢,转身便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关上门。

    「呼!」

    柳如雪出去后,高达总算能舒了一口气,回想起刚刚的羞人情景,真想一头

    撞死在这里,他基本上将雪姨当成娘亲的,十年下来两人一直情同母子,却不知

    为何刚刚他竟然在雪姨眼里,看到了一丝情欲?这实在太可怕了,高达绝对不相

    信雪姨会对自己有情欲可言,肯定是自己色胆包天,丧心病狂,禽兽不如的他在

    对百草师叔做出过份之事后,又对雪姨产生了非分之想,自己倒底是什么了,变

    成一头只会发情的种马了?看到女人就想入非非,烦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高达花了很长的时间,不断地动调运‘五转

    轮法印’的功法,将‘魔佛舍利’的精元吸收消化掉,此时他方发现这个精元与

    自身所修练的真气紧紧结合一起,形成一股全新精元真气的存在,自己竟然在不

    经意已经迈入内功修为最为上乘的境界,修练出纯属自身而独特存在的真元了。

    真元!是内功修为中一种特殊的存在,练成真元出来,并不代表自身的内功

    会突飞勐进,而让人能拥有超强的回复能力,真气源于真元绵绵不绝,轻易激发

    自身潜能,使得同样的招式能发挥超越自身实力的威力,同时练出了‘真元’,

    日后内功的进步可以说日进千里,前途无可限量。

    然而真元却是一种极其修练出来的东西,有一些人往往穷极一生之力也没有

    功成,这种东西除了自身天赋外,更重要的是机遇。

    即使像高达这种拥有‘纯阳体质’这样天赋,想练出真元估计也要得花上十

    几年的功夫,偏偏他的运气极好,有丁剑赠他这样一颗的舍利精元,入腹之内再

    与黄佑隆展开生死对决,短时间内多次负伤,每一次激发出他自身潜能,因缘巧

    合之下方练成真元!先前他腹膛之内燥热异常,便是真元初成之姿。

    可是任谁也想不到,因为这颗‘魔佛舍利’本身乃‘极乐教’高手丁剑师尊

    所留之物,而丁剑一门之人皆是风流成性,天性好淫之徒,淫性深种,就连他所

    遗留下的‘魔佛舍利’也包含了无穷的淫性。

    一些‘极乐教’高手服下舍利之后,每次与女子欢爱行乐消化舍利,将不能

    吸收阴柔真元转增给女子,看似是爱惜女子,实则这些精元之中含有一股无形淫

    念,女子吸收之后将会被潜移默化,变成贪欢恋欲,性格也慢慢地转化风流娇娃!其实高达无意中练出来的‘真元’,严格来说并不是内功中‘真元’,它虽然

    同样能提供给宿主源源不绝的真气,使宿主拥有超强恢复能力,以及激发出无限

    的潜能。

    但它是更大的功能却散出淫念,当高达动情之时一旦与女子有身体接触,它

    散出的淫念就会在高达放大数倍,再传导给女性,在无形中使刺激着女性的情欲

    ,更像一枚催情药差不多,应该叫它‘淫元’!先前百草真人触及高达腹间‘淫

    元’处时,巧好是舍利与他自真气完全结合,淫元初成之时。

    散发出热量之中拥有极强的淫念,一下子无形中被破百草真人修练了五十多

    年的道心,使其不自觉间升起无限的欲念,再加高达在她身上尽施调情手段,更

    是如虎添翼,不消几下便使得其陷入意乱情迷之中,直至高达鲁莽地探寻她那幽

    谷秘径,过激刺激使得她清醒过来。

    当然这一切高达并不知情,他只是担心自己伤害了百草真人,以后该怎向她

    认错,乞求原谅自己。

    同时也为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看到女人就像一只公狗般不停发情,想入非非

    而烦恼!………………………………………………傍晚时份!各大脉的长老的授

    业教课完毕,陆续有弟子前来探望高达,高达十四岁之后发现自己不举之象后,

    性格开始转为内外沉默,与大部分师弟们的关系都不是很好的。

    只是在房间内简单地回应几句,而这些师弟们来探望高达都是出于高达乃首

    徒身份,多半人都是来走下场子意思一下,他们也没有留多久,便离去。

    唯有林动与路雪两个与其交情极为要好的,他才长留他们下来细谈长聊,林

    动一见高达被包成一个木仍伊的样子,十分之抱歉:「大师兄,真对不起,没能

    帮你在众长老面前求情,害你被挨两百多鞭。非旦如此,就连我也要被师尊幽禁

    半个月,现在能来看你,还是苦苦哀求才获准的。」

    高达有些过意说道:「真抱歉了,师弟,是师兄连累你了。在开封城里累你

    中了‘红炉点雪’,现在又累你被掌门关禁闭!」

    林动甩甩手说道:「大师兄,这是什么话啊!我中的‘红炉点雪’最后不是

    给云前辈解了?大师兄一直以来都对我这么好,我却不能让师尊收回成命,是我

    对不起师兄才对!」

    路雪见高林两人相互客套,忍不住问道:「大师兄,你到底是不是淫贼啊!

    如果是别人陷害的,三师伯为什么下这么重的处罚啊?」

    高达急道:「我当然不是,我虽然做了不错事,但可以指天发誓,我绝对不

    是淫贼,如果有半点假话,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这段话高达还真是说得理直气壮,他虽然在无意中犯了不少淫行,例如奸淫

    了两位未来岳母,那些都是‘误会’,从来不是他恶意采花!林动也跟着说道:

    「师妹,咱们一起玩到大的,大师兄是什么为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如果大师

    兄真是淫贼,你第一个就遭映了。」

    路雪害羞道:「林师兄,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相信大师兄,要不然我也

    不会来看望大师兄。只好我有些不服气,大师兄三个未婚妻也罢了,居然还跟那

    个沉红玉,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搞在一起!」

    高达无奈地说道:「路师妹,我是被人陷害的,我不是哪种人。」

    林动嘻笑说道:「路师妹你说错啦,那个沉红玉长得真漂亮,一点也不老。」

    「哼!」

    路雪狠狠地瞪了林动一眼,不想再继续这话题道:「两位师兄,你们一个重

    伤了,一个被关闭禁了,到时谁陪我练剑啊!还有大师兄,你的伤到底能不能好

    起啊!还有半个多月‘论剑大会’就会举行起了,你可是答应过我,在大会上与

    我一战的!」

    高达有些无语,路雪这个小师妹是他在平日在‘青云门’里相处得最好的一

    个师妹,唯一的缺点就是她喜欢舞刀弄枪,跟自己在一起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跟自

    己练剑切磋,只好说道:「这个,我尽量快点好起来,我也想参加十年一度的‘

    论剑大会’,错过这一次,我就没机会了!」

    高达所言非虚,‘青云门’十年一度的‘论剑大会’是为了挑战年轻一辈弟

    子作为入室弟子而举办,参赛者必须是最小的一辈弟子,年龄也要在十六岁至二

    十八岁之间,超过这个要求是不能参加了,所以每个青云门弟子一生只有一次机

    会!林动道:「路师妹,大师兄有伤在身,你不要勉强人啦。再者练剑可以找你

    姐姐路雨师姐的,对了,为什么没有见到路雨师姐过来呢?大师兄受伤这样的大

    事,她不过来看下,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路雪说道:「别提了,我来的时候叫了她一起来的,可她说以大师兄的武功

    挨几鞭子死不了,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她还要练剑,准备参加‘论大剑’,没空

    过来!」

    林动怪叫道:「哇哇……大师兄哪里是挨了几鞭子,那是整整两百多鞭,而

    且还不得运功抵挡,一顿鞭子打下来铁打的人也受不住。这个路师姐怎么能这么

    说,难道她还在记恨争取首徒一战之中败给了大师兄?」

    路雪不悦道:「姐姐,才不是那么小气之人,而且在师门中能胜过姐姐的师

    兄姐们就有好几个,难道她个个都要记恨吗?她只是想一个人好好练剑而已,别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咦?路雨师姐是君子吗?她哪里有什么君子之腹啊?我让得孔子有云:女

    子与小人难养也!」

    「你……」

    路雪气得不打一处,甩头不再理会林动,林动这个人啥都好,就是一张嘴臭

    ,在师门里是众所周知的事,不知得罪了多少人,也就大师兄高达和他合得来一

    点,高达心性内外沉默,通常是林动说了一大堆话,他却无动于衷,林动自然没

    趣收声。

    「好了,好了!林师弟,你就少说两句吧!」

    高达见到林动又将路雪气到了,只开口做和事佬;「其实路雨师妹没来也是

    一件好事,我与她好像天生就是要死对头一样,无关其他的事,可能是我们两个

    性格合不来吧!」

    路雪说道:「唉!不说这些啦!祝大师兄还是快快好起来吧!」

    林动又说道:「一句祝福怎么够,关键还得拿出爱意,有了路雪师妹的爱意

    ,相信大师兄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爱意?能治好病?林动师弟,你是从哪个庸医处听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路雨怒容再升,尚未骂出口,却有一把悦耳女声抢先帮她堵回去,而且这个

    声音,林动一听到顿时萎了下来。

    温柔提着一个药箱连门也不敲,直接推门而入,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在房

    内三人身上转来转去,然后坏笑地对林动说道:「林师弟,好久不见了,上次开

    给你的药,你还没吃完呢?」

    「不必了,师弟已经康复了,不必再用药了。」

    林动惊慌失措地说道,真是一物降一物,林动自幼仗着自己掌门之徒,在师

    门内横行无忌,再之其人好损人,得罪不少人。

    偏偏在温柔这里他的技两就不起作用,因为她百毒不侵,平时笑脸迎人,可

    谁要得罪了她,就要做好生病时被她开最苦最难吃的药,如果是苦与难吃还好点

    ,最怕就是她开些奇形怪状药材。

    没办法,谁叫她是百草真人的大弟子,平时门内弟子间的小病小痛都是由她

    医治的。

    温柔自顾自说:「唉!这怎么行?药怎么只能喝到一半就不用了?师姐,那

    可是很用心为你调配的药啊!有蛤蟆,蜈蚣,尸蛆……等等诸多名贵药材,不但

    能包治百病,还能强身壮体,回头师姐再为熬上一锅……」

    在温柔一连串古怪药材名念下来,三人只觉得肚子一阵翻滚,高达与路雪皆

    用着敬佩的目光注视着林动,这些药材光听已经让人受不了,更别谈喝下去了,

    而林动却喝了一半,两人心皆是大写一个‘服’字!林动脸色惨白如雪,勿忙说

    道:「回来师门这么久了,我还没有回去见过母亲大人呢?听说她过来照顾大师

    兄,现在正做着饭,我得过去帮忙!」

    温柔说道:「咦!孔夫子有云:君子远庖厨!林师弟,你一个男人大丈夫怎

    么能到厨房帮助呢?」

    「我们可是江湖儿女,哪有这么多凡夫俗见,我走了!」

    林动可是拔腿就跑,完全没有往日那种喜欢损人的嗜好了。

    林动走后,温柔将视线转到路雪身上,看得后者有些心里发毛,嘴角露出一

    丝狡黠的笑容:「路师妹还在正好,来帮师姐一起给大师兄换药好不,你先给大

    师兄脱裤子,师姐上药!」

    路雪满脸通红:「温师姐净是瞎说,大师兄伤在上身,哪需要脱裤子?时间

    也不早了,人家还有事,要回去陪姐姐练剑了。」

    说罢,也学着林动一般逃得没了踪影。

    温柔三除五下将林动与路雪弄跑后,脸上的盈盈笑间突然一变,将药箱往旁

    边一放,纵身一下子跳上床去一手揪着高达的衣领:「说吧!中午的时候你对师

    尊做了什么,她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师尊双眼通红,明显是哭了一场,你到底做

    了什么好事,把师父给气哭了。」

    「没做什么,我们真的没做什么,你看我一个伤患能做什么,我们只是谈了

    一些旧事,百草师叔有些触景生情罢了。」

    高达连忙矢口否认,撒谎这种事对他来说已经是深车熟路了,而且那种事是

    傻瓜才承认,不但会连累百草真人的清誉,恐怕自己连小命都不保。

    温柔静静地望了高达一阵,发现其脸上非常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