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二破处记】完

+A -A

    【韩二破处记】完

    作者:zhangyamei33

    2818-8-7

    字数:9800  

    韩二破处记【短篇】

    (1)

    那一年,韩二17岁,凭借着他的处男作《我当代笔作家的那些年》震惊文

    坛,书里不仅冷嘲热讽那些拍马屁的作家,还涉及到一些抄袭、甚至代笔的人们,

    他以庄周梦蝶的形式,加上春秋笔法来回叙事结构,列举众多例子证明「文坛是

    个屁,谁也别装逼」。

    韩二正是藉着这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让他一举成名,成为炙手可热的

    最年轻最有思想深度的在读学生作者,并引发了众多媒体对他的关注,当然,如

    果没有幕后推手,我是不敢相信一个家里没钱没势的人会有这等运气,即便是互

    联网普及的今天,穷人们的悲惨遭遇也会时不时被某些势力极力掩盖,不让他们

    发声,「试问谁未发声」在任何时代都是一个冷笑话。

    当年的教育工作者实在是有苦说不出,被媒体批的狗血淋头,其中韩二在他

    那本《我当代笔作家的那些年》也旁击侧敲的狠狠地讽刺了当代教育的弊端,尤

    其是将马德邦这个迂腐的教育工作者批的不留人情、下手狠毒。

    此书一经面世,立即深得中学生们的喜爱,里面的一些泡妞经典段落更是被

    他们熟背、并且牢记脑中,俨然成为他们的泡妞宝典,时不时引用里面几句对白

    逗得那些小女生咯咯笑。

    那几年之所以韩二最受中学生们敬重的,恐怕还是他以一己之力对抗当时整

    个现代社会教育,并引发当年的议论狂潮,其中最能代表的是他以自身真实经历

    ——七门功课高挂红灯,「照亮他的前程」引以为荣,生怕别人不知,其后更成

    为他大力批评现代教育的弊端常见招数,屡试不爽。

    他将青春期的叛逆、脏话漫天飞、泡妞技巧发挥得淋漓尽致,几乎他在其后

    十三年后,仍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的「情史」。

    那么,我将从他退学后去北京的那段经历讲述他告别处男的时代并开展他辉

    煌的十三年人生。

    (2)

    由于他的狂傲不羁,自以为是,目中无人,最终荒废功课,在被学校劝退以

    后,韩二傲然断绝拒绝了几家大学伸开的橄榄枝,这是他最明智的选择,也是他

    每次接受采访有人叫他讲述关于文学的话题都避之唯恐不及,专门靠女人来转移

    话题,说的有声有色,引以为傲!

    韩二独自一人带着自己的梦想还有身上几百块,来到北京。

    北京是中国人的梦想之地,同时也是全国权力中心,经济中心与文化交流中

    心。

    在老家呆久了韩二,本着「年轻要多出走走」的想法,于是朝着这个梦想之

    地出发,在他心里一直渴望着赛车,当个车手,寻求刺激。

    无疑,北京拥有着更好的资源,汇集全国各地优秀当代赛车手,这也是他至

    今最为自豪的事,因为比起写书,他更喜爱当个赛车手,寻求刺激是他的目的所

    在,但除了赛车,他还有个嗜好,几乎是天下所有男人都热爱的职业,试问有哪

    个正常男人不喜欢泡妞呢?

    出走北京的那段时间,韩二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失恋,他永远不会明白女

    人所想的,为什么我这么有才气,外貌英俊,于蓓蓓她怎么会和他分手?韩二绞

    尽脑汁也不会明白的。

    人生中的第一次失恋,他哭得要死要活,觉得自己生活已没有意义,天都塌

    下了,自己像个孤魂野鬼四处游荡,被心爱的人彻底否定,而且还没有什么理由,

    他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决定来到浦江边,望着滔滔江水,韩二歇斯底里地吼出自己的心声:于蓓

    蓓,你为什么这么残忍,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惩罚我?我要才气有才气,

    要样貌有样貌,多少女生扑过来我都不理,是不是因为那天我想亲你,你不肯。

    我不过就说你一句:你装什么,你是我女朋友,我亲你怎么了?男女之间的

    相爱,爱到一定的程度,自然免不了要肉体交流。我现在才想碰你一下你就……

    现在谈恋爱的人,有几对不操得自己伴侣要死要活地享受——

    于蓓蓓突然抡起巴掌,朝他的脸上狠狠地扇过去,打得韩二脸上红肿,五指

    深深印在他红肿的脸庞,气得发抖说,你无耻,你不要脸。说完于蓓蓓就哭着捂

    着脸跑开。

    嗯,是了,一定是这样的,我真的不明白,于蓓蓓,我们既然相爱,为什么

    连亲你一口都不肯?难道亲吻就是不要脸,那繁衍后代的做爱岂不是禽兽行为?

    那天晚上,韩二没有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里好几天,韩大

    很担心他这个天才孩子,生怕他会做出伤心后悔的事来,尤其是他听说自己的儿

    子失恋了,韩大在走廊里踱来踱去,双手交集在一起,心情很是忐忑。

    但韩二开门的时候,韩大听到自己的儿子第一句话居然是:爸,我想离开上

    海,离开这个伤心之地。韩大望着这个儿子,一时焦急,难道自己这个亲生父亲

    在儿子眼里什么都不是?

    未等韩大再出声询问,韩二又说了,爸,我知道现在离开家你会担心我,你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我想学赛车,做一名真正的赛车

    手,而且,我已经联系好了在北京那里的刘叔,爸,你跟他最要好了,相信他会

    把我照顾好的。

    (3)

    从上海来到北京不到一个月,韩二身上的八百块已经所剩无几,韩大在儿子

    来之前,也跟自己好朋友刘叔联系了,拜托他照顾好自己的儿子,一切都得麻烦

    你了,兄弟。

    刘叔听了一阵愠怒,韩大,你跟我客气什么,我一直把韩二当成我半个儿子,

    你尽管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现在。

    刘叔很愤怒,韩二还是个孩子,一个有着青少年的叛逆,狂妄大胆,时不时

    顶撞自己,这让刘叔很生气,那时他一时气急,顾不得那么多,一拂手,指着门

    口那边,大声颤抖地说,你那里也别想去,翅膀硬了是不是,吃我的,住我的,

    还跟我顶我嘴,目无尊长。好,很好,我现在就联系你爸,叫他带你回去。

    韩二原本就很生气,一听刘叔的话,顿时冒火三丈:操,刘叔我操你妈的,

    我的事不用你多管,你别想困着我,你以为我爱住你这里,呵!说着从身上掏出

    两百块,扔在桌上:你给我看着,这是我这十几天的伙食费,等我在北京混出名

    堂来了,我再加倍奉还你。干你娘的,真以为喊你刘叔就代表能教训我?我操!

    刘叔眼睁睁看着韩二怒骂自己,反应迟钝片刻,等自己醒悟过来,发现韩二

    已经甩门离开自己的家。

    他好气,气自己,为什么会跟一个孩子斗嘴,人家失恋了,为了一个女孩子

    没心机练车,我干吗要哪壶不提提哪壶,想想当年的自己何尝不是这样?更生气

    韩二这孩子,被韩大宠坏了,一点教养都没有。

    刘叔叹了叹气,随即拿起电话,嘟嘟几声响,喂,韩大哥

    (4)

    这天,徐静心情不佳,也许是这几天大姨妈来了,搞得她做什么事都很暴躁,

    作为一名娱乐圈人,尤其还是当时的名媛,不,是名伶,凭着自己的独特嗓音在

    她监制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国版)让作者我那时非常迷恋她的声音,

    她的音色纯净又带点小女孩的稚嫩质感。

    徐静很苦恼,也很生气,她亲眼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王作家带着一个女人回

    家。

    徐静可以理解,男人嘛,总会有偷吃的时候,但不能让她看到。再说了,徐

    静本身也不是一个良家,徐静睡过的男人一爽手也数不过来,但她气的就是王作

    家居然跟那个野女人、贱货,在自己的床上。

    曾经这张爱床是她徐静跟王作家的爱巢。此刻变成了一个陌生女人与他男人

    在自己的爱床上翻云覆雨的打滚着,那女人的浪叫,床上发出的吱吱声、以及交

    媾男女粗重的喘息甚至满房间内的浓重荷尔蒙气味扑鼻而来,让徐静很难受,眼

    角不自觉地留下痛苦的泪水。

    (5)

    此刻她正坐在吧台上,叫酒保要了一瓶威士忌,扬脖倒下喝,火辣辣的感觉

    从喉咙直灌到肚子里,让她一时痛快。借酒消愁,也许是每个饮食男女伤感时的

    消愁良药。现在她好像跟酒斗气,一来二往,渐渐地她已经有了醉意,开始发起

    酒疯来,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这位小姐,你不能因为一个男人就把天下所有男人都否定,除非你——恍惚

    间在徐静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嘶哑、带点尖锐的声音。

    难道我说得不对么?徐静望着眼前这位颇俊俏的小生,长得很青涩。还有,

    你除非什么?

    唔,当然不对,说的你好像把全世界的男人都试过了?

    哼,老娘我玩过的男人比你吃饭多。你算什么东西?

    韩二怫然道,我确实不是东西,但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徐静一听来了兴趣,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小男人,从头到脚,除了颇英俊的

    皮囊之外,还不是男人一个,能有什么好东西?

    从离开刘叔家,身上只有几十块钱的韩二,茫茫人海,他竟然一时不知去哪

    里,茕茕孑立,只好顺着人流方向,他想回去刘叔那里,又觉得很丢脸,人家明

    说着赶他走,韩二是个有骨气的家伙,断然不会回去。

    不知不觉地韩二来到这个灯红酒绿的地方,他急需要排解自己胸中积压的苦

    闷,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就算身上只有几十块,他也要进去喝酒,哪怕被人打,被人赶出来,来了北

    京这一个月,一切不顺,练车不好,失恋的阴影依旧还在,今天还跟刘叔吵架了,

    虽然现在想来刘叔是关心自己,劝自己走出阴影,可他不以为然,以为刘叔多管

    闲事,在嫌弃他。

    倒了第五杯酒的韩二,打算继续把自己灌醉,发现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女人如

    同自己的心情,都是来买醉的,韩二摇摇头。

    (6)

    韩二随即用手指了下自己裤裆的部位,挑衅地说,这,就是男人的好东西;

    也是你们女人的最爱。

    徐静看着韩二的动作,咯咯笑了起来,在耀眼的各种霓虹灯照射下,所有人

    都被欲望笼罩着,面容扭曲,看起来是那么丑陋,不过眼前的家伙,在烈酒的刺

    激下,脸色倒是涨的通红。看样子应该不超过十八岁。

    哼,这轻佻浮躁的话照理徐静听了会很生气,但她想起自己的男朋友王作家

    此刻正跟贱女人进行鱼水之欢,玩的不亦乐乎。她又端详了仔细瞧着韩二,哎,

    徐静叹了口气,不再说话,端起酒杯一喝而尽。

    舌尖触碰到的微辣感在口腔中慢慢发酵,她不由得想起往事,徐静当年也是

    独自一个来北京打拼,努力在娱乐圈摸滚打爬,付出了多少心机与身体,好不容

    易遇到一个好男人,正准备嫁给他时,想不到王作家居然这样对她。

    一想起这些,徐静不由得趴在吧台上抽泣着,这让韩二很是一惊,以为是自

    己耍流氓把对方吓哭了,他不知所措。

    徐静缓过一段时间,稍微平复下自己心情,问韩二,你刚才说什么?

    韩二又是一惊,这女人恢复得也太快了吧,他支支吾吾说,姐,我说男人的

    好东西是这个啊。

    谁想到徐静这次嘻嘻的笑了起来,虽然她平时常来这间酒店来消遣,也不是

    没有男人自动来搭讪,但像眼前这个小男生这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她的脑筋稍一转,问韩二为什么来这里?这不是你这种孩子玩的地方,快回

    家吧,听姐姐话。说着准备把手按在韩二的后脑勺摸摸。

    还没碰到韩二的头发,徐静的手被韩二用手狠狠地甩开,韩二顿时脸色黑压

    压一片,要你管,我回家不回家干你屁事。

    徐静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反应,唔,这倒是很符合青少年的叛逆性格嘛,徐静

    又咧嘴笑了笑,好,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韩二没有说话,斜眼耷拉着头,脸上很不屑,脸上一副跟你不熟的表情。但

    还是拿起酒瓶猛灌。

    徐静耸耸肩,她什么人没见过,活了三十年,这点小事对她来说真不算什么,

    何况韩二的做法已经激起了她的兴趣。不,准确说,已经是「性」趣。好,既然

    老王你对不住我在先,我也不怕给你戴顶绿帽。

    徐静注意已打定,今晚决定要把韩二拿下。

    (7)

    走出酒吧的韩二根本没有想到徐静那时的心里真实想法,他不是徐静肚子里

    的蛔虫,自然猜不到,再说,他根本就不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匆匆的过客,没

    必要多认真。

    尽管自己掏出全部身家,也不够付酒钱,这也多亏了徐静的慷慨大方,但在

    韩二看来,徐静的做法是在侮辱他,身为一个直男,她不愿女人帮他付账,所以,

    他并没有多谢徐静的解难,反而更加怨恨。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心里愤恨着。

    徐静倒没觉得什么,可是她忘记了,摆在她眼前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男生,

    他骨子里是看不起女生的,也许是于蓓蓓激发出韩二内心的魔鬼。

    在当时的韩二也许也没有知道他是一个直男癌患者,起码在病患初期,他理

    所应当地把这些当做是大男人主义。

    多年后,直到韩二拍摄影片《长风破浪会有时》接受媒体采访,回想起身边

    和他睡觉、做爱的女人,他不无感慨:如果一个女孩子愿意跟你看电影,去他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