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心牢(第一人称版)续02

+A -A

    妻子的心牢(第壹人称版) (-续写-) 第二章 彭山的条件

    原作者:xb客

    续写:妍妍小软糖

    前言:最近天气太热~手机收到一条简讯息。

    说是高温预警,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气温会升至37--39摄氏度。

    真的太可怕了,下午开车出去到沃尔玛超市买零食,一下车踩在柏油路面上

    ,就感觉路面软软的,连柏油都块化了。

    现在妍妍就是上午去公司,忙到中午回家。

    可以说还算轻鬆吧,反正一天24个小时,至少有23个半小时是躲在空调

    里不敢出去的。

    夏天有空调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看着窗外白花花的太阳,我就吓得浑身

    起毛毛~~~女孩子爱美,我才不要出去晒太阳呢。

    我要白白净净的,不要被太阳公公日的黑乎乎的!!下午和晚上除了出去买

    了点零食,其他时间都在码字,我要儘快的完成「老公」

    未完的大作。

    可是外面的大马路上今天下午施工,好像是挖开路面,在裡面填上各种管线。

    然后顿时就像开了个海陆道场一样,挖掘机,推土机,碎石机,各种机都来

    了。

    啪啪啪,轰轰轰,飒飒飒,吵得我根本净不下心来。

    一直闹到晚上8点多才停工。

    头都吵疼了,所以写完以后只是简单的校对了一下,这一章篇幅也很短,实

    在是没精力了,可能还有不少纰漏,大家见谅。

    还有就是原书写的太好了,行文如流水,字字是精粹。

    妍妍再看看自己写的....泪流满面啊!真的写的不好,压力好大...

    我一个女孩子,第一次写东西,想不到就是写小黄文...和原文相比之下,还

    写的这么烂~~唉~~就这样吧~~不服你们还能咬我的嘛~?

    妻子的心牢(第壹人称版) 续第二章  彭山的条件

    借酒消愁,愁更愁。

    古话一般是错不了的。

    中午看着妻子和彭山一起离开以后,我感觉就像自己的灵魂也和思思一起走

    了,剩下来的仅仅只是一副空空的躯壳。

    既然没有了灵魂,心为什么还会这么痛?胡乱点了几个小菜,一瓶白酒,喝

    完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在卫生间吐的一塌煳涂以后,我倒在床上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头疼欲裂,胃也难受。

    这是我的老毛病了,每次喝多了,醒来一般都会是这个症状。

    跑去客厅一口气灌了几乎半壶凉白开,饭也不想再吃就把自己瘫在沙发上。

    脑子裡一团浆煳,打开电视,不停的换着台,根本没有关注电视节目,心裡

    不停的在猜,思思和彭山现在在干什么?他们在接吻么?妻子的嘴唇娇嫩而又清

    凉,我怎么都亲不够,现在是不是被彭山的臭嘴佔领了?还是说妻子高挑性感的

    身体,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彭山的怀裡,被彭山肆意的抚摸,揉搓,猥亵了?还

    是说....彭山已经插入了?我不敢再往下胡思乱想了。

    越想的多,心就疼的越厉害。

    但是胯下不争气的东西却把裤子都顶的耸立起来。

    这种又痛苦,又纠结....又刺激的心境,可能世上没几个人能同时体验

    到。

    一手抓着遥控,不停的换台,一手扶着快炸开的脑袋,感觉到背上有什么东

    西顶的我生疼的。

    不情愿的挪了挪屁股,回头一看。

    我一个激灵,就差从沙发上跳起来了!看见的是一块平板电脑。

    平板电脑!我真是爱死了这块平板电脑了。

    赶快一把抓过来照着它就亲了两口。

    越来越怀疑我的脑子是不是被门给夹了,最近一些简单的,一想就能解决的

    事情,为什么总是想不到呢。

    还记得当时徐萍得意满满的告诉我,她请了朋友在彭山的新房裡每一间屋子

    都装上了针孔摄像头,包括卫生间,包括彭山的轿车裡。

    这一批新款摄像头有拍摄画面的同时接收声音的功能。

    我怎么竟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手忙脚乱的想打开电脑,发现不管我怎么努力,电脑都没有丝毫的反应,照

    样黑屏,我气的差点当场升天。

    不对啊,怎么就在关键时刻坏了呢?想死的心都有了。

    是没电了吧!又是手忙脚乱的翻抽屉找充电器,等我满头大汗的几乎翻完了

    所有抽屉的时候,就看见那隻白色的小傢伙安安静静的插在床头柜旁边的插座上。

    法克!!躺在床上,插好电线,深呼吸了一口,按下电源终于开机了。

    但是面对那个远程监控软体我却犹豫了。

    我问我自己,真的有必要看嘛?看了以后如果我接受不了怎么办。

    看了看錶,现在是晚上九点半。

    足足考虑了十分钟,我才伸出手指,颤悠悠的点开了软体。

    首先看到的,是彭山家的客厅,客厅里就彭山妈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打毛

    衣,还听见电视里肥皂剧发出来的腻味台词声。

    我心跳的很快,很快。

    真的紧张,嗓子眼又有点乾涩了,感觉心就要跳到喉咙上来。

    发抖的手选择了把画面切换到彭山的车上,车上黑乎乎的一片,没人。

    他们没开车出去。

    切换到卫生间,没人。

    切换到厨房,饭厅,没人。

    切换到阳台,没人。

    切换到副卧室,没人。

    切换到另一间副卧室,没人。

    切换到书房,没人。

    现在只剩下了彭山住的主卧室。

    这证明什么?是不是证明妻子和彭山都在裡面。

    我放下手中的电脑,走出卧室喝了口水,又跑去阳台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

    ,呼的一下喷出烟雾,望着烟雾中朦胧的月亮出神。

    不是我不想点开最后的主卧室,而是心跳的太快了,我真以为自己有心脏病

    ,心血管要炸了。

    烟没了,心情也平复了不少,我走回去拿起电脑,就像做了一项了不起的重

    大决定一般,手指重重的点开了最后一间房间的监控。

    看见的并不是我想像中的各种香艳镜头。

    妻子正坐在梳妆台的凳子上,对着镜子一手轻轻的摆弄她的长髮,一手拿着

    电吹风。

    她刚刚洗完澡,头髮还是湿漉漉的。

    身上穿着一件澹青色的棉布睡衣。

    睡衣是宽大的无腰款。

    即便是这样不显身材的设计,思思鼓囊囊的乳房还是把睡衣的前胸顶的饱饱

    满满。

    睡衣下摆的长度正好盖住了膝盖,只露出一对漂亮匀称的洁白小腿。

    褪了妆的思思又是另一番味道,清丽,美的自然,不可方物。

    她和我朝夕相处了5年,现在这个画面我太熟悉了,就在我这个房间,每次

    妻子洗完澡,都要坐在那儿吹头髮,我不止上百次的躺在床上,点着烟,从她身

    后静静的欣赏她摆弄头髮时的美态。

    现在近距离欣赏这一幕画面的,却换了一个人。

    彭山就躺在后面的双人床上,手指夹着一支烟,眯着眼睛盯着刘思。

    这混蛋!他全身只穿着一条宽大的四角短裤,悠哉悠哉的背靠着床头,两条

    毛腿架在一起,眼神里透露着说不出的猥琐。

    真的不是很明白,文质彬彬,一股子书卷气妻子怎么会愿意和他接触。

    他们不是一类人啊,你看看彭山,五短身材,偏偏又四肢粗壮膀大腰圆的,

    愈发显得他矮小,裸露的胸口黑乎乎的一片胸毛,不但胸毛,腿毛也长。

    这是爱乾淨的妻子喜欢的类型?打死我也不信....好吧,唯一我自叹不

    如的,就是彭山四角短裤下面那鼓囔囔,看着吓死人的凸起。

    不过我知道,思思并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妻子吹乾了头髮回过头来,

    彭山还是那样大大咧咧的躺着,思思看了一眼彭山,好像是看到了他胯下那巨大

    的凸起,妻子羞的又低下头去假装把玩手上那隻髮夹。

    「彭山,你说我今天和老公说那些话,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没有啊,我觉得完全不过分,按理说方源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他做的

    事情真的不讲究。忒不讲究了!王八蛋。操了最好的朋友的未婚妻,这是什么操

    作?」

    彭山吸了口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你就说说,思思你自己说,我们两

    个演了一齣戏,才辛辛苦苦的把户口本骗出来了。现在倒好,这婚还结不结了,

    就算我不计较头上这顶绿帽子,别人徐萍还像更占理一样,不乐意嫁我了。我看

    得出来,她是真喜欢你老公。」

    「一个是我老公,一个是我十年的好姐妹。何况徐萍帮我挡了那么大的祸事。他们....可能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你别这样说。」

    「今天在饭店和老公说的那些话,我自己都觉的心裡好难受,上了你的车,

    我不是哭的稀里哗啦的吗。」

    彭山坐起来:「思思,你也别想那么多了,计划不是你定的吗。反正不管你

    怎么决定,我彭山两肋插刀也要配合好你。」

    妻子定的计划?什么计划?我感觉事情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不由的竖起

    耳朵认真的往下听他们的对话,一个字都不想错过。

    「什么计划不计划的,对他们两个,我是真心恨不起来,但是太气人了!!

    我要让方源永远记住这次的事情,所以我才当着他的面,说做你真正的女朋友,

    气死他,让他也尝尝被心爱的人背叛的滋味。」

    「那方源如果劝动了徐萍,答应嫁给我,你怎么决定呢?」

    「我就给他一个台阶下,让他来接我。」

    妻子神色黯然的说:「而且我也不愿意徐萍一个人孤零零的跑去广深,你也

    是一个人在广深打拚过的,应该知道人在异乡的苦楚。但是经过这次的事情,我

    们两姐妹也很难回到以前的日子了。她嫁给你也好,你好好对她给她一个稳定的

    家,我们姐妹以后可能就是陌路了。」

    「那如果徐萍不答应,真的走了呢?」

    「如果她真的这么决定,我也没办法,毕竟我和方源的日子还要过下去。今

    天在饭店我这样说,也是给他压力,他那个人没点压力就会整天瘫在沙发上。就

    要让他卖力的去解决好这次的事。」

    原来是这样....我抱着平板电脑对着裡面的妻子狠狠的亲了下去。

    妻子还是爱我的,她只是为了气我。

    我看到了希望,老婆大人等着,我一定尽全力争取早点接你回家。

    「哦!!我就盘算着这事情不管徐萍答应不答应,走还是不走,你们两口子

    都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和童话里一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那我彭山呢?徐

    萍答应了还好,我捞着一老婆,不答应我狗屁都不是!我骗了我老娘这么久,她

    会怎么想。还有我乡下的一帮子亲戚朋友,我牛都吹出去了,说马上结婚,我面

    子往哪裡搁!」

    彭山这时激动的跳起来,不停的囔囔:「本来不出这事,有了户口本,徐萍

    也是答应了和我结婚的。现在你老公把我的事全搅黄了。」

    「你....你干嘛这么大声音,小心你妈听见。」

    「她年纪大了,又耳背,你不是不知道。」

    彭山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把声音降下来了。

    彭山到底想干嘛?我不由得把电脑的音量调高了一些。

    不得不说,这针孔摄像设备真的牛逼。

    这是以前间谍用的,现在改民用了吧?「思思你说,我是不是最大的受害者?」

    彭山气呼呼的,「我情愿你老公干脆就别劝徐萍了,让你当满我三个月的女

    朋友,我也算没遗憾了。」

    三个月?什么三个月?就算徐萍不答应,两个月的最高期限不是你彭山自己

    说的吗?我操!还未及细想,妻子开口了。

    我只得先听听他们接下来说什么。

    「你怎么会这样想?娶徐萍不是你提出来,我老公才答应,我才会回来的吗。」

    妻子脸上微变:「我都有点怀疑你想娶徐萍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别管我是不是真心的,我最爱的是你,思思!娶徐萍也是为了你。为了你

    能幸福!你还没明白?你老公不知道把我未婚妻按在床上操了几回了,我都不嫌

    弃。而你呢?这么久了,连你的屄都没摸到。」

    「你!」

    妻子满脸不悦,给了他一巴掌。

    结果打歪了,打在白天我丢出去的那个烟灰缸降落的位置。

    「啊!!!」

    彭山吃痛,一声大叫。

    龇牙咧嘴的蹲到了地上。

    妻子看打到了他的伤口,也是一愣,赶快过去扶他起来坐到床上。

    转身在梳妆台上拿了几张卸妆用的湿巾,凉凉的,仔细帮他敷在了额头上。

    这孙子,打得好!我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彭山他妈耳背,但彭山这一声大叫她终于听到了,凑到门口问:「山啊,啥

    事啊?」

    思思有点慌张,正不知道怎么和老太太解释,彭山说:「妈,没事。刚刚赤

    脚走路,踢到凳子的尖角上,可痛死我了。思思在帮我敷药呢。」

    「我说山啊,白天脑袋撞到窗子,晚上脚踢到凳子,你啥时候能长大啊。还

    像个小孩似的。依娘说,赶快成婚吧。也好收收心。」

    「知道啦,妈。就您事儿多,不早了,块回去睡下。明个儿我带你和思思去

    湿地公园玩。」

    「山啊,你听清楚没,人家闺女都搬过来睡你床上了,赶快定个日子成婚,

    老大不小的人了。」

    说完老太太回去把电视电灯一关,回自个屋睡觉去了。

    妻子这时站在床边,正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