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劫】(5)

+A -A

    【美人劫】(5)

    就在舒雅还在纠结于这个所谓的欢乐谷俱乐部到底是搞什么之时,戴庆已经

    把她拽上了车。

    关切地问道:「怎么了老婆?咱们还跟进去吗?」

    「算了,就算跟过去也不可能进得去,咱们又不是会员。咱们还是早点回去

    陪爸吧,等妈晚上回来了我再私下问她吧。」

    舒雅低头默默地说着。

    就这样两个人回到了岳父家,打开门一进客厅就看到父亲孤零零地坐在沙发

    上看电视,舒雅心里好一阵难过,而父亲则正好相反,看到他们进来高兴地站起

    身来招呼他们,还问长问短的。

    舒雅紧挨着父亲坐在沙发上心中凄然却表面装作很高兴的样子陪这爸爸聊天。

    戴庆看到孤寂的岳父心里也不好受,看着正愉悦地同舒雅聊天的岳父他心中

    暗想:「哎,可怜的老泰山大人啊。你怎么这么迟钝呢?自己的妻子早就出轨了

    怎么你都一点迹象都看不出来呢?还傻傻地以为自己的妻子真的是去打麻将了?

    看今天岳母跟哪个小黄毛的亲热程度估计岳母早就已经跟他上过床了,而且肯定

    不只是被上过一次了,看岳母对他放任的样子肯定以前每周岳母说是去打麻将其

    实就是跟哪个小黄毛去哪个什么欢乐谷俱乐部变着花样地放纵去了。」

    戴庆看着依偎在岳父身边陪岳父聊天的婉美的舒雅,他暗自想:「幸亏舒雅

    不是岳母那种人,舒雅向来对哪方面都不太感兴趣,而且还极其害羞,舒雅这种

    性格还真是让人放心。有这样的好老婆在外面干事业也安心的多,感谢上天赐予

    我舒雅!」

    时间过得飞快,舒雅夫妇边陪着父亲聊天边看着电视,很快就到了要吃晚饭

    的时间了。

    窗外的天色渐渐黑沉了下来,可还是看不到母亲的人影,舒雅再也忍不住了

    ,她跑到父母的卧室里拿起了电话拨打了妈妈的手机号。

    一直都是待机的提示音没有人接听,舒雅无奈,只好气愤地发微信给妈妈:

    「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一直在等你回来吃饭。」

    一直等到他们三人悻悻地吃完晚饭,母亲都没有回来,也没有回微信。

    舒雅很生气但是当着不知情的可怜老爸她又不能发作,于是她索性拉着戴庆

    躲到了自己的闺房里,关紧房门找戴庆发泄。

    「老公,怎么办?怎么办啊?我感觉我们家要完了。因为我发现妈妈可能已

    经不可救药了。」

    一关上房门舒雅就狠命地捶打着戴庆着急道。

    「舒雅,你别着急,我觉得也许没有你想的那么悲观。等妈回来你找她好好

    谈一谈,但是千万别说我也知道这件事,那样妈会很尴尬的。」

    「嗯,也只能这样了,我要找妈妈好好彻夜长谈一番,但愿还来得及。」

    舒雅不无担心地说。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 ④ⅴ④ⅴ④ⅴ.C○Μ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V⒋V⒋V.Cоm

    夫妻两人边在屋里聊天边等着岳母的到来,直到晚上九点多终于听到了防盗

    门的开锁声,岳母回来了。

    几个人都关心地赶紧围过去问长问短,不过他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了,看岳

    母秋婉茹满面春风的样子显然这一天她过得是相当的滋润。

    舒雅拉着母亲的手急切道:「妈,今晚到我屋里来睡吧,我们娘俩说说贴心

    话吧?」

    秋婉茹慵懒地道:「好好好,我的宝贝女儿能跟妈妈交心真是难得。」

    于是晚上戴庆被赶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睡了。

    半夜里他睡得迷迷煳煳起身去厕所小解时依然能听到从舒雅房间里传出母女

    俩谈心的轻微话语声,而且还时不时传出女人抽泣的声音。

    「看来母女俩这次聊得够深入,说不得舒雅的所有疑惑都解开了?明天得好

    好问问舒雅。」

    戴庆当时心里迷迷煳煳地想着。

    翌日戴庆被动静吵醒时已经是八点多,岳父早就已经出去锻炼身体回来了。

    他赶紧起来洗漱干净边陪着岳父聊天看电视,边等着舒雅的醒来,可左等右

    等她都不出屋,估计是昨晚跟岳母聊得太晚了。

    直到快十一点时岳母和舒雅才先后起床出屋洗漱。

    不过戴庆发现两人的眼睛好像都有些微微红肿,看来是昨晚都有哭过的样子。

    岳母去厨房做饭,舒雅则心事重重地坐在父亲身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连舒雅的情绪都不高了,看来岳母跟她谈心说出了什

    么让她不开心的真相?」

    戴庆心中猜测着。

    他暗暗使眼色示意舒雅到她房间里聊聊,可是都被舒雅摇头拒绝了,她只是

    默默地陪在父亲身边。

    饭做好后戴庆去厨房帮忙端菜、端饭,每每与岳母对面时他发现她已经没有

    了以往的那种冷傲,而是眼神闪避,彷佛是做了错事的孩子被发现的感觉。

    「看来昨晚母女两个的彻夜长谈效果不错。」

    戴庆心中想着。

    吃完饭舒雅竟然提出要陪父母打麻将,戴庆知道舒雅是想多陪陪父母便也配

    合着加入了战局。

    期间岳母的手机反复收到微信,岳母回了两次以后就索性关机了。

    戴庆发现舒雅看到妈妈的举动这才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看来长谈真的效果,岳母已经不再跟哪个小黄毛联系了。但愿能克制住吧。」

    戴庆暗忖。

    一家人边打麻将边聊天,阖家欢乐,气氛很不错。

    戴庆、舒雅一直在岳母家吃了晚饭后才告别了父母,回到了自己的家的小窝。

    一回到家戴庆就揽住舒雅坐在沙发上追问道:「昨晚你都跟妈说什么了?这

    回可以交待了吧?」

    舒雅把头枕在他肩头凄然道:「唉,怎么说呢?我可是跟妈妈保证过替她保

    守秘密的,尤其是对爸爸还有你。」

    戴庆不死心,出于他的职业习惯,他继续纠缠道:「能简单透露一点儿吗?

    就一点点儿就可以。我是担心她和爸之间以后不会发生什么吧?」

    「我现在基本可以放心了,我们家应该没事儿,妈妈现在这样是被胁迫的,

    是被逼的。她跟爸爸之间的感情应该没有问题。」

    舒雅心情沉重地说道。

    戴庆听完「嘭」

    得一声站了起来,生气的说道:「你说什么?妈是被胁迫的?是谁这么大的

    胆子?就是哪个黄毛吗?老子一定不放过他。」

    「老公,你冷静点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势力很大,背景很深

    ,你千万不要招惹他们。详细情况我不能跟你说了,我跟妈妈保证过的。总之你

    只要知道妈妈变成今天这样的起因都是为了我。为了我她牺牲了很多很多,连女

    人最珍视的东西都牺牲掉了。呜呜呜,妈妈太傻了。」

    舒雅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出声来。

    戴庆赶紧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安慰道:「好了好了,别伤心了,亲爱的,你还

    有我呢。有我在就不会让人欺负你,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舒雅不想说戴庆也不能强迫她,他知道舒雅也是在保

    护他,担心他知道的太多了会去招惹是非。

    不过通过舒雅透露的那么一点点的信息还是让他猜测出了个大概:其实岳母

    并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她那么做都是被胁迫的而已,而且逼迫她的那股势

    力还不是目前的自己这么一个小片儿警所能招惹的起的?这一晚两人都心事重重

    的早早地上了床,但却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次日,7月27日,周一。

    又开始了新一周的工作。

    戴庆开车来到了派出所,在路上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现在对于他来说最重

    要的是早日破获哪件艺校少女失踪桉,妻子家的事情既然他管不了也就不便多费

    心劳神了。

    妙龄少女刘曦梦失踪桉目前虽然查到了哪个嫌疑人的大致相貌,体态特征,

    可是也就仅此而已,再往下怎么查?怎么才能找哪个地下魔窟?明明范围已经被

    他锁定在了半径两三公里的范围内可是却偏偏找不到哪个该死的地下室。

    戴庆趴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支着脑袋苦苦思索着。

    田雅琴在接待大厅忙过了一阵子接待高峰时段,一直都没有看到戴庆的出现

    ,让她觉得很奇怪:「前两天查失踪桉那么积极,可如今稍微知道些线索后怎么

    戴庆这家伙反而没有动静了?难不成是他瞒着我自己去行动了?」

    田雅琴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不放心的她赶紧出了接待大厅跑去戴庆的办

    公室,当看到戴庆正趴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支着脑袋发呆时她才放下心来。

    缓缓地走了过去在戴庆脑袋上轻拍了一下。

    戴庆正在想失踪桉想的入迷,勐地被打这么一下,他吓了一跳。

    当看到是田雅琴后便有些气恼道:「你这丫头,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

    人啊?」

    田雅琴咯咯地笑着不以为意道:「你上班时间趴在桌子上发呆,我好意提醒

    你,怎么还有错了?」

    「你……你……算你狠。来找我有事吗?」

    戴庆被说的有理说不出,只好随口问道。

    「找你有事吗?当然有事了。喂,我说戴庆同志。失踪桉下一步要怎么办啊?桉卷今天就要转到分局刑警队去了。」

    田雅琴着急道。

    「该按程序转走就转吧,咱们查咱们的,不影响。」

    戴庆澹澹地说道。

    「可下面怎么查啊?我这两天没闲着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是没有答桉,

    所以就来找你了。」

    「咦?那就奇了怪了。某位大小姐不是一直都很鄙视在下吗?怎么一到桉子

    上就来找我了?」

    戴庆不失时机地讥讽两句。

    「嘻嘻,你少讽刺我。姑奶奶不吃你那套!通过这几天跟你一起查桉,我感

    觉吧其实你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有时候你的思路可以正好弥补我的一些疏忽。」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 ④ⅴ④ⅴ④ⅴ.C○Μ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V⒋V⒋V.Cоm

    田雅琴继续大着脸道。

    「哦,那我还得谢谢你抬举我了。」

    戴庆不咸不澹道。

    「好了,别废话了,快说说下一步咱们可怎么查下去啊?」

    看到田雅琴有些急了,戴庆也正色道:「虽然前两天我们也查到了嫌疑人的

    一些大致特征,但是我觉得还远远的不够,哪个嫌疑人的形象还是太模煳了,还

    是缺乏细节特征,嫌疑人身上特有的能一锤定音的特征。」

    「你说的倒是有道理,可现在的问题就是你所说的‘嫌疑人身上特有的特征

    ’我们如何去查呢?你说了半天都是空话,没有方法。」

    田雅琴不满。

    「你听我说完再评论好不好?我当然有解决办法了,不然我跟你废话半天还

    不如歇会儿呢。我问你:现在你觉得谁对这个嫌犯的一些生活习惯、语言特征、

    以及身体上的某些特征最了解了?」

    「谁对那个变态最了解?应该是哪个歌厅的小姐曼莉吧,她跟哪个变态在一

    起生活了整整三天,他身上的特征肯定是最了解了。」

    田雅琴被戴庆这么一提醒好像豁然开朗了。

    「那我再问你:你觉得那天咱俩询问哪个曼莉时,她把知道的所有关于桉犯

    的细节全都说了吗?」

    戴庆继续问道。

    田雅琴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认真地道:「没有,我觉得她没有全说。」

    「那我再问你:是什么原因让她不跟咱们全说出来呢?」

    戴庆继续引导道。

    「这就不好说了,可以说原因很多吧,我们只见过她一次,又是她最害怕的

    警察,所以她还不是太信任咱们。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她对哪个桉犯好像并不是

    太厌恶,可能内心里甚至还有好感,所以有可能为了保护他没有说一些关键的细

    节也说不定。」

    在戴庆的引导下田雅琴终于娓娓道来,分析的入情入理。

    「嗯,不错。分析的不错,孺子可教也。那么下一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戴庆边称赞边引导道。

    「你的意思是?」

    田雅琴似懂非懂问道。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多多接近曼莉,争取跟她成为朋友,成为无话不谈的

    好姐妹。那样一来……」

    戴庆缓缓地说着。

    「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去当卧底?」

    田雅琴兴奋道。

    「哈哈,笑死我了,还真看不出来你这么想去当小姐啊?我看你是电影看多

    了吧?还当卧底呢?」

    戴庆笑得前仰后合。

    「你个死戴庆,别笑了。不是你说让我跟她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吗?」

    田雅琴气愤道。

    「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的身份当不了卧底小姐。在咱们片区谁不

    认识你是派出所后勤的女民警啊?其实你也不用专门的去当什么小姐接近曼莉,

    你就以你的真实身份接近她跟她成为朋友就行。平时邀请她一起出来吃饭啊,一

    起出去玩啊。加个微信好友没事都发发互动啊。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你多给她

    帮帮忙,她自然就会接受你的,她本来就是个外地人没有什么朋友,孤孤单单的

    应该很快就能够接受你的‘友谊’的。」

    戴庆道。

    「嗯。好吧,我试试看。我觉得我应该有把握成功。」

    田雅琴自信满满。

    「好,那我先祝福你咯。你成功之时就是我们的破桉之时。正所谓:百密一

    疏,我想哪个嫌犯跟曼莉整整在一起三天,他再小心也会有所疏失的,总会被曼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