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蜘蛛:错误之错误】完

+A -A

    【红蜘蛛:错误之错误】(完) 

    作者:有德没意志

    字数:19692

    晚上7 点,天色逐渐变得昏暗下来,但是这高档住宅区却并不曾有一点安静

    下来的意思,反倒是灯火通明起来,一辆辆各色名车从小区门口进进出出,显得

    颇为喧闹.

    在看到这番状况后,陈刚深深嚥了一口唾沫,握紧了一下揣在衣兜里的尖刀

    和绳子。

    要杀的锺旭然是谁,陈刚其实对此并没有什么定义,无外乎是这个傢伙玩了

    自己前女友章小蕙又把她甩了。

    还把事情捅到了前女友上班的医院让她很难堪,而向这个男人索要精神损失

    又不成,所以现在章小蕙哭哭啼啼地找到他要他替自己报仇罢了,仅此而已。

    这种事情对於陈刚这般亡命之徒和惯犯来说应该倒是没什么难度。

    只是现在不知为何,他总是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心慌意乱,於是他狠狠摇晃

    了几下脑袋,趁着进入小区的人多了以后快步走了进去。

    「嗯?大门进去以后左转第三个路口,进去的第五家……」在暗自念叨了一

    番前女友的嘱咐后,陈刚走到了别墅门口。

    在观察了一番后他看到这条路上并没有摄影头,也没人走过来,那间目标别

    墅的铁门并没有锁且二楼亮着灯后,便摸出了刀,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过去。

    不过刚进去后他便注意到了外面有车正向这边过来,又赶紧躲在院子里的灌

    木丛后面,趴在那里大气不敢出一声,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车的状况.

    别墅二楼的卧室里,别墅主人锺旭然15岁的独生女莉莉已经洗漱完毕,换上

    睡衣,准备上床睡觉了。

    按说要是在平时的话,这个闲不住的姑娘决然是不会这么早睡的,但是今天

    早上她的初中毕业典礼举行时,父母一个都没有来。

    这让她非常失望,於是也无心娱乐看书什么了,早早便收拾整齐准备睡觉了。

    躲在灌木丛后面的陈刚原本猜想这车可能是路过的,便准备等车过去了再行

    上楼去动手。

    不料这车居然径直就开进了院子,然后在车库里停了下来。

    随后车上下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穿着白色短袖衬衫和深灰色的裤子,

    女的则穿着灰色无袖连衣裙和银色高跟鞋。

    陈刚虽然看不清脸,但是也能看出两个人身材颇为高大匀称,自己一个人恐

    怕不是对手。

    於是便向前悄悄挪了几步,准备看一看再行事。

    不过这么看来,这二人应该就是章小蕙最想杀的锺旭然和罗影了,而且他们

    并没有发现自己,看来现在正是时候。

    这么想着,陈刚从衣服里面掏出了刀子,蹑手蹑脚地跟在了锺旭然和罗影的

    身后,等他们刚进家门还没有关门的时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罗影正在换鞋的时候,突然发现家门外有一道人影闪过,不由得一下紧张起

    来,对着门外斥问道:「谁?」

    锺旭然被妻子的这一声吓了一跳,不禁本能的转过身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刚转过身来,就看到了一个个子不高但体格敦实的男人正握着一把刀

    向自己冲了过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刀就刺向了自己,随后他就眼前一黑,

    人事不知了。

    罗影眼见这个从黑暗中冲出的男人一刀便将自己的丈夫捅翻在地,不禁吓得

    尖叫起来,她想逃,但是脚上一双换了一半的高跟鞋却让她根本跑不开,於是乾

    脆瘫软在地上,眼泪流了一脸,嘴里发出一阵低低的哀嚎声。

    陈刚自然也不废话,从兜里掏出根绳子来套在罗影的脖子上,然后拽着她,

    威逼着她去找钱.

    「快点,不然马上捅了你。」陈刚恶狠狠地拿着刀子在罗影面前比划了一下,

    又抽紧了一下绳子。

    罗影抖抖索索地从地上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爬起来,然后带着陈刚去了她和丈

    夫的卧室,从保险柜里取出来了几十万现金,还有些金银之类的东西,交到陈刚

    手里.

    「钱……钱都给你了,能放了我么……」她几乎是跪在了地上,用带着哭腔

    的声音哀求道,一边还用眼光瞟着门口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锺旭然。

    陈刚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她,然后哼了一声道:「转过去,跪下,不准看。」

    已经被吓傻了的罗影只能是转过身去,原本想等这个人走远了就马上去救助

    自己的丈夫,不料她却被一把推倒在地上,随后便感到自己脖子上之前被这个人

    用来控制自己而套上的绳索被拉住了,而且越拉越紧.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 ④ⅴ④ⅴ④ⅴ.C○Μ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V⒋V⒋V.Cоm

    她赶忙挣扎着试图爬起来伸手拉开那绳子,背后却被狠狠踢了一脚,双臂也

    被一把扣住了手腕反剪在身后,不一会儿罗影粉白的脸蛋便涨得通红!

    她挣扎着想要呼吸,身体像是脱水窒息的鱼儿般拚命扭动着,还一边狂乱地

    蹬着两条被丝袜包裹着的长腿。

    她的肺被憋得很痛,只想要摆脱那条已经勒进了她喉咙的电线,但是她的手

    臂拚命扭动着试图挣脱陈刚控制举动却是完全徒劳。

    甚至连想要叫喊也不行——因为那绕在她脖子上的光滑尼龙绳勒得实在是太

    紧了,实际上她所能发出的的只不过是些粗重的喘息声罢了。

    逐渐地,罗影脸和脖子的颜色开始由红变紫,那双曾经美丽的眼睛大大地睁

    着,鼓了出来,血管都开始爆裂了。

    她的动作变得微弱下来,同时也再憋不住她那鼓鼓的膀胱了。

    她失禁的尿水浸透了她的蕾丝底裤,流进了她两股之间的间隙里.

    陈刚感觉到她正在变得虚弱起来,但还是紧紧地勒着那条电线。

    伴随着一连串肌肉的痉挛后,她的身体抽动着,心脏停止了跳动,争取呼吸

    的努力也全都停止了,她的双腿也软软地瘫在了地面上。

    脸、脖子还有伸出来的舌头这时都已经变成了深紫色。

    不过陈刚依然还是不放心地勒了好一会,又过了几分钟,这才是放开手从地

    上站起来。

    「哼。」陈刚啐了一口唾沫,把罗影还温热的屍体拖到墙角,让她的后背靠

    墙躺在那。

    然后拎起那只装满钱和黄金之类玩意的大包,转身准备离开了。

    「嗯?楼下什么声音?」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莉莉翻了一个身,从床上爬起

    来。

    连拖鞋都不顾上穿,就光着脚往一楼走去。

    不料她刚下到一半,就和背着包往外走的陈刚撞了个照面,而她的父母已经

    一个浑身是血地倒在门口,一个软趴趴地躺坐在墙角,眼看都是活不成了。

    这可怕的情景顿时让莉莉如同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全身发冷发僵,不过

    她的反应也确实很快,当即拔腿就往自己卧室跑。

    当然她不跑也不行了——在看到她后,陈刚也放下包,三步并作两步地沿着

    楼梯追了上去。

    还不待莉莉锁好卧室门,便一脚踢开门冲进了卧室里.

    但是在陈刚冲进卧室准备斩草除根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几秒钟前还不敢直面

    自己的女孩居然拎着一根棒球棍,凤眼圆睁,柳眉倒竖地站在那里——

    现在的莉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居然是在一瞬间被父母的惨死激发出了勇气,

    决心和这个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做一死拼了。

    於是还没等陈刚反应过来,女孩就尖声嘶叫了一声,挥舞棒球棍狠狠砸向了

    自己的脑袋。

    但是很可惜,莉莉虽然平日像是男孩子一样很喜欢体育运动,但是力气终究

    还是无法与真正的男人相比,这一棍只把陈刚砸的晕头转向,而棒球棍也脱了手。

    正在莉莉准备寻找别的武器的时候,陈刚已经扑了上来,试图掐住女孩那白

    白细细的脖颈.

    不料这回他却失算了,女孩虽然被撞倒在地上,却是在自己的手上狠狠咬了

    一口,而且咬的很深,鲜血淋漓。

    不过陈刚也是习於打架斗殴的积年惯犯了,这一点伤根本算不了什么,反倒

    是让他更加疯狂起来。

    於是他整个人都骑在了女孩的腰胯部,用手肘压住女孩的胸膛,另一手则抓

    起旁边床上的一个枕头,用力压在莉莉的面部。

    可怜的莉莉还没等爬起来就又被压倒在了地上,而且被一个枕头捂在了脸面

    上,几番挣扎都没能挣脱,而更糟糕的是,经过了刚才一番廝打,她已经全身乏

    力了,甚至连手臂都快抬不起来了。

    「我要死了,」女孩的脑子里面产生了这么一个念头.

    不过这个念头闪过后莉莉却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爸爸妈妈已经被这个

    人杀了,现在看来自己也逃脱不掉了,怎样才能有证据让警察能够抓到这个人?

    她的大脑不禁飞快地开始运转起来,思索着能够留下点证据的方法。

    说来也讽刺,莉莉已经开始缺氧的大脑这时候居然变得莫名高效起来,不过

    几秒钟的功夫,一部前几天看过刑侦剧的剧情就跳进了女孩的脑海——警察通过

    从女受害人的指甲里找到了罪犯的皮肤组织从而顺籐摸瓜地抓住了罪犯。

    现在看来自己也只能这样了,对不起了爸爸妈妈,女儿不能亲自替你们报仇,

    只能这样了,今天我还抱怨你们为什么不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莉莉一边这么

    想着,一边竭尽全身的力气用右手狠狠在陈刚的左脸上抓了一把。

    这一抓着实力道十足,疼的陈刚不禁一声惨叫,但是他手上的力气依然不见

    小,还是用力压着扣在女孩面部的枕头.

    当然在这一抓后莉莉全身也基本脱力了,完全放弃了抵抗,甚至连挣扎都不

    挣扎了,这时候在她大脑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对不起,爸爸妈妈,女儿只

    能这么给你们报仇了,等等我,我马上就来找你们……

    等到女孩的身体完全停止抽搐以后,陈刚方才站起来,揉着脑袋跑回楼下,

    然后拎起装钱的袋子走了——刚才那一棍子打得他真疼。

    於是他就这么背着东西出了门,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架势。

    但陈刚这廝只是胆大,并不傻,当然不会就这样走出院子,他先关掉了房间

    里的灯,在看了看周围没人后,便将背包整理了一番,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往小区出口走去。

    不过这回他彻底失算了,刚刚转过一个路口,两名保安就当面走了过来。

    陈刚倒是不怎么慌张,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但是一名保安却注意到了此人身上不寻常的地方——他的衣襟上沾着一块巴

    掌大的血迹!於是在陈刚走过去后他对另一名保安示意了一下,然后对着陈刚道:

    「这位同志请站住一下,你衣服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陈刚听见这一问后不禁心里猛地一紧,然后尴尬地转过来,满脸堆笑地道:

    「噢,刚才被骑自行车的人给碰了一下,不碍事。」

    保安仔细看了看血迹的形状和大小,一下就知道了此人不是说实话,便追问

    道:「把衣服卷起来我看看,要是厉害的话我带你去诊所收拾一下?」

    陈刚被这一句一下问住了,表情开始变得尴尬起来,眼见两名保安脸上的表

    情越来越深不可测,他突然掏出刀子,向着其中一名保安捅过去。

    虽然已经有了此人非善类的觉悟,但是这一下着实还是有些让两名保安猝不

    及防,不过两人的身手总还是要比之前毫无准备的锺旭然好不少的——被捅的那

    个一侧身闪开了,另一个则抽出警棍就狠狠砸在陈刚头上。

    显然这一棍的力量比起莉莉的棒球棍来强大的太多了,一棍子就将已经有些

    脱力的陈刚砸倒在地,随后那名躲开刀子的保安冲上去,将陈刚按在地上。

    另一保安则收起警棍,翻看起了这个傢伙的包。

    「好傢伙,都是现金,金条和钻石,这可是大案子啊。」在打开袋子后一堆

    捆紮的整整齐齐的钞票和一些金条钻石之类的东西不由得把这个保安吓得一个激

    灵!

    随后他收好包在已经被按住的陈刚身上踢了一脚,拿出步话机通知其他保安

    赶紧报警并来支援自己,然后才取出副手铐将陈刚拷在路边灯柱上,等待增援的

    保安来。

    「说,哪抢来的?」刚才那名差点被捅的保安揪着陈刚的衣领喝问道。

    陈刚有气无力地抬起头来,用目光示意了一下锺旭然的家。

    另一名保安见状,便赶紧跑上前去,推开了院子的大铁门去拉房门,果然没

    锁.

    等保安开了灯以后,便发现了被捅了一刀倒在门口不省人事的锺旭然。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 ④ⅴ④ⅴ④ⅴ.C○Μ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V⒋V⒋V.Cоm

    於是赶紧蹲下去试了试呼吸后拿起了步话机:「人没死,赶紧叫救护车,我

    先看好现场。」

    这回警车和救护车来的都很快,大概十几分钟后便到了。

    警察先进入了现场,把还有口气的锺旭然先送上了随后赶到的120 救护车前

    去抢救,然后开始逐屋搜索起来。

    很快地,他们便发现了倒在各自卧室里面,早已断气多时的罗影和锺莉莉。

    罗影的脖子上带着一道深深的红色勒痕,头发散乱地躺在墙角,沾满了泪水,

    鼻涕和口水的白皙俏脸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情!

    原本红润的樱桃小嘴无力地张开着,吐出一截紫红色的舌尖,一双充满了不

    甘和对生命眷恋的大眼睛似睁非睁,上面佈满了瘆人的出血点,她内裤和丝袜已

    经被失禁的尿水浸透了,在身下留下了一大滩带着恶臭的液体,让人作呕.

 

【1】【2】【3】【4】【5】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