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与雪的修罗场-小晴篇(06)

+A -A

    6. 陷落,分离(小晴篇完结)

    浴室中,我抚摸着赤裸的小晴,小晴也在抚摸赤裸的我。

    我们互相把黏涤的液体涂抹在对方身上。

    我把温热的水分喷洒在小晴身上,她舒爽得叫了出来。

    之后小晴也把温热的水分喷洒在我的身上,我也浑身舒畅。

    简单来说,就是一起洗澡。

    (笑)大概十多分钟后,我们正在擦乾身上的水,还没有穿好衣服。

    小晴抱怨着:「每次做爱还要脱衣服,还真是麻烦。」

    我边擦边回应:「那是理所当然的吧,难道身上会没有衣服吗?」

    她稍微想了一想,就好像有天大发现一样:「就是这样啦!我们乾脆不要穿

    就好啦!」

    我吃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只好一直摇头拒绝。

    然后下一分钟,我不停地点头答应。

    到底我是笨蛋还是变态?或许答桉是两者兼备。

    就单单因为小晴把巨乳贴上我的胸膛,娇嗲地跟我说:「答应我啦好嘛..

    .」

    我就马上答应了。

    算了,我是没救的啦。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小晴都一丝不挂地留在家裡。

    我们哪一刻有兴致,那一刻就马上开始性交,完全无视善哥是否在场。

    不对,应该反过来说,小晴总是虐待善哥,故意在他面前和我做爱才对。

    她甚至在善哥面前对我宣布:「由今日起是我最危险的几日,而后日是暑假

    的最后一日,也是我的排卵日。我的子宫正等着被你攻陷啊。」

    小晴以超认真的样子开始这个宣言,却以慾求不满的咬唇来说最后一句,听

    得旁边的善哥痛苦万分。

    出乎意料的是,儘管我和小晴那火热狂乱的不伦持续地在善哥眼前上演,善

    哥依然留下来照顾着我们。

    他连小晴在排卵日当天特别要求烹调一些增强体力的饭菜都会实行。

    他的行为就好像对我说:「泷,你不把我的老婆干大肚子的话,太对不起我

    呢。」

    正值晚饭过后,我又一次打算在餐桌边和赤裸的小晴开始新一轮交合。

    小晴抿着嘴拒绝我:「别心急啦。」

    然后她拖着我回到了主寝室。

    小晴把我留在床边,自行爬到床上。

    她把枕头垫在腰下躺好,双腿屈着抬起,分开到巨乳的两旁。

    阴户完全地暴露在我面前,然后小晴双手由大腿外侧绕到身下,把阴唇向左

    右打开。

    这时小晴已经兴奋得淫水直冒。

    她顶着绯红的面色和急速的呼吸向我说:「淫荡人妻已经准备好被打种了。

    今日就由泷满满的把小宝宝之素—呜吖~吖~吖~衰人...不让人..吖~说

    话...呜啊...吖」

    对不起呢,我连忍到她说完的耐性都没有,马上就压上去开始活塞活动了。

    虽然小晴嘴上责备我,但她却一直保持着这个容易受孕的姿势来迎合我。

    只淨下动物本能的我发出无意义的低吼,紧压着小晴大力冲击。

    我就好像要把整个人都放到她体内一样。

    小晴被我冲撞得眼角涌出泪珠,双手在身下紧抓床单。

    看到小晴的泪水,理性瞬间回到我的神智中。

    我停下来关心小晴:「是不是很痛?我放轻鬆一点吧。」

    小晴双手环抱我的颈上,喘着气道:「不要停,征服我吧。」

    她双乳一顶,红唇一吻就把我仅存的理性溶化了。

    接下来的发展我有点不记得了。

    只依稀记得完全禽兽化,咳,不对,全心全力的我做了很多次。

    我在一点都射不出来之后才停下,最后两个人都直接累趴了。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 ④ⅴ④ⅴ④ⅴ.C○Μ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V⒋V⒋V.Cоm

    ——————————————暑假是结束了,可是善哥的苦难并没有完结。

    在主寝室内,小晴一醒来就主动地拥吻我。

    正当我伸手玩弄她的阴蒂,她吃痛缩开,随即笑着说:「泷啊,那裡被你干

    肿了,不可以啦。」

    我温柔地拥着她,让她的头枕在我的胸膛,安慰她:「没关係,是我昨晚太

    疯狂了。」

    小晴抬头和我对望,顽皮地说:「休息一下,晚点继续囉,好吗?」

    我理所当然地答应:「好,等我由大学回来马上再继续。」

    小晴没好气地说:「我的意思是说今晚啦,你这个急色鬼。」

    啊?原来经常主动骑上来的小晴还有资格说我急色吗?小晴看了一眼我的表

    情,就用双手分别扭着我胸前两处肌肉。

    我连忙道歉:「我是色鬼,是我急色。原谅我吧。」

    小晴笑着放手,一副凯旋而归的样子说:「你拿着我的钥匙出门吧,记得配

    一套自用。」

    自此以后,我算是正式在小晴家裡住下了。

    荒淫的生活彷彿没有尽头。

    有时,小晴一起床就翻身骑上晨勃的肉棒,她骑到我都迟到了还不放过我。

    有时,我刚刚由大学回来,一进门就直接把小晴按在牆上湿吻,然后简单地

    把碍事的衣服拨开就开始做爱。

    有时,我们三人正在用餐,我俩一时兴起,放下碗筷就在餐桌旁交缠,故意

    地让善哥看着我们交合的地方。

    看得善哥咬牙切齿。

    有时,我俩在浴室才刚刚一起洗完,还没穿好衣服又忍不住做起来,结果又

    再度浑身是汗,又要再洗一次。

    善哥间中会安静地看着,间中会一起上下夹攻小晴,更多的时间是痛苦地借

    故避开。

    可是小晴总是不放过善哥。

    只要他没有好好的看到最后,她就会在完事后先为我用口清洁肉棒再强吻善

    哥,不论善哥是否愿意。

    小晴也会照顾善哥射精,但不会让善哥插入。

    小晴通常都只是口交吞精。

    有一次善哥忍耐得太久,小晴就改用脚轻轻地践踏善哥的阴茎。

    小晴一脸嘲笑地辱骂善哥:「你这个无用的男人,我都特意来照顾你了,还

    不快快给我射出来?你不会在幻想插入内射吧?无用的男人和无用的精子通通都

    不准入来啊。」

    在小晴的骂声中,善哥洩气地射了在小晴脚下。

    面对如此的场景,我慢慢地希望独佔小晴。

    善哥在我眼中既变态又绿帽控,小晴和他之间只淨下名义上的夫妻关係,所

    以我踏出了改变一切的一步。

    晚上,我向被我压在身下的小晴求婚:「小晴,嫁给我,好吗?」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 ④ⅴ④ⅴ④ⅴ.C○Μ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V⒋V⒋V.Cоm

    小晴在惊愕下停止了呻吟,喘着气试探我:「难道是在说拍色色的婚纱照?

    你看色文看得太多啦。不过,也可以考虑一下的。」

    我停下来,坚定地回应:「小晴,我说真的。离开善哥,然后嫁给我。我会

    给你一个正常的家的。」

    小晴的面上闪过了一丝的忧伤,然后抿着嘴说:「笨蛋啊!哪有人求婚的时

    候什么都不准备的啊?」

    我连忙保证:「有的有的,我明天就去准备。」

    小晴一下子把我放倒,反过来骑在我身上m她轻柔对我说:「不准去,哪裡

    都不准去,在把我灌满之前哪裡都不准去。」

    又是一个倦极而睡的晚上。

    —————————————一到了清早,我趁小晴还在睡的时候就出门了。

    我兴奋地到处拣选着戒指和花束。

    在不知道小晴喜欢什么样式的情况下,我的拣选总是显得三心两意。

    加上不知道小晴手指的粗幼数值,这也花了很多很多时间。

    幸好店家保证日后帮忙修改才终于选好了。

    带着既紧张又兴奋的心情我终于在午后回到了小晴家。

    一打开门,我马上呼唤小晴,但屋内却奇怪地没有人。

    「只是外出了吧?」

    我心中莫名其妙的涌出不安感。

    正当我在放下手中的花束,我发现的东西令我心头一震。

    那是一支代表已经中标的验孕棒和一张字条。

    字条上写着:「泷,骗了你,对不起。我由始至终都是善哥的妻子。爱着善

    哥的我不可能离开他,只能离开你。你不要来找我们。晴」

    这一定是小晴在戏弄我。

    一定是的。

    她一定是躲在家裡。

    她一定是在偷笑。

    我不禁找遍家中每个角落。

    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可恶!找不到!到底在哪裡?对了,嘻嘻。

    一定是预计到我会找遍家裡,所以外出了,然后回来的时候再嘲笑我。

    嘻嘻。

    我以无根据的估计强行按下心中的不安。

    但无论我等了多少天,他们仍然没有回来。

    小晴就好像遗弃玩厌了的小狗一样把我留在了这裡。

    他们连电话号码都换了,完全不给我任何找到的机会。

    我再度拿起那张字条慢慢地读着。

    脸上慢慢地露出变态的笑容:「嘿嘿嘿嘿嘿...」

    演变为疯狂的大笑:「哈哈哈哈哈...什么骗了我,明明就是我免费玩了

    你才对!」

    「哈哈哈哈哈...丰乳嫩臀、中出深喉,有什么没被我玩过啦?明明就和

    我裡裡外外都玩了个遍,你还有什么资格去当妻子啦!」

    「哈哈哈哈哈...留下中标的验孕棒根本毫无意义吧?又不用我负责任。」

    「哈哈哈哈哈...」

    字条在我手中渐渐变得粉碎。

    或许是偶然,或许是潜意识下使然,字条只淨下每行的第一个字完好无缺。

    泷

    我

    爱

    你

    晴

    小晴恶作剧的笑容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她彷彿在嘲笑我:「真是笨蛋呢。明明都和你做到这个地步又不用你负责任

    ,你真的感觉不到我的心意吗?小小的事情就发疯发狂,现在还哭出来啦。真是

    变态呢。总之一句,不要太吵啦。好好地哭一会就回到你自己的日常吧。笨蛋泷。Bye~」

    就算明知她只是幻象,我还忍不住想伸手抓住虚妄的她。

    当然,是抓不到的啦。

    就这样,小晴又一次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平澹的大学生活维持了好几个月,直到我遇上了她—小雪。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躺着看小说站】,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